被冒名学生罗彩霞:我恨过这个社会

jujiwang007 收藏 0 103
导读:   “我从来没有恨过她(王佳俊),但我恨过这个社会,在我那么努力地证明我就是我的时候,别人在我的陈述与证据中,相信我就是真的罗彩霞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愿意给我实质性的帮助,都互相推诿。”   [b][img]http://img2.cache.netease.com/cnews/2009/5/5/2009050508222582fe4.jpg[/img]   [/b]   罗彩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同学王佳俊的照片   [b]罗彩霞:我是一个幸运者[/b]   罗彩霞:“



“我从来没有恨过她(王佳俊),但我恨过这个社会,在我那么努力地证明我就是我的时候,别人在我的陈述与证据中,相信我就是真的罗彩霞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愿意给我实质性的帮助,都互相推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罗彩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同学王佳俊的照片


罗彩霞:我是一个幸运者


罗彩霞:“我从来没有恨过她(王佳俊),但我恨过这个社会,在我那么努力地证明我就是我的时候,别人在我的陈述与证据中,相信我就是真的罗彩霞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愿意给我实质性的帮助,都互相推诿。”


撰稿·贺莉丹(记者)


“无论这件事情是多么不幸,但我是幸运的”,2009年5月15日,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罗彩霞的普通话带着微微的湘音。


2004年,湖南省邵东县第一中学298班考生罗彩霞被同班同学王佳俊“狸猫换太子”,上了大学,如今,在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就读的罗彩霞直至毕业前夕才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了5年之久。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历任原湖南省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原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公安局政委。


“真假罗彩霞事件”通过网络传播,热议如潮,在首先得到纸媒关注后,旋即激起轩然大波,引发公安部、教育部的表态,罗彩霞事件也成为近期的标本事件。


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三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三级纪检监察、公安、教育等部门组成“罗彩霞事件”联合调查组,5月6日起相继进驻湖南省邵东县,展开全面调查。


2009年5月11日上午,“罗彩霞事件”关键人物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因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经过一系列的调查,罗彩霞事件的相关人员的违规操作不断浮出水面,罗彩霞、王佳俊两人当年的高三班主任张文迪也被邵东县纪委实施“双规”。


“变脸”


在美国电影《变脸》(《Face Off》)中,FBI的高级探员与恐怖分子在高超医疗技术的帮助下成功换脸,正邪在一颦一笑之间展开较量,险象环生。


而现实生活中,自己身份证上的突然“变脸”,却让罗彩霞倍觉错愕,在很长的时间内,这位大四女生都深感自己“缺乏安全感”。


今年3月份,即将大学毕业的罗彩霞在办理网上银行业务、教师资格证时,发现自己的身份被顶替了,输入她的身份证号,出现的头像是另外一个女孩——5年前跟罗彩霞一起参加高考的高中同班同学王佳俊,发证机关为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


真相渐渐明朗。原来是5年前那次高考,罗彩霞的同班同学王佳俊因成绩不佳,在其父母的帮助下,盗用了罗彩霞的资料以及高考成绩,上了贵州师范大学。没想到在罗彩霞即将毕业时,东窗事发。


其后,罗彩霞三次跑到法院要求立案,但她三次受挫。无奈之中,在同学的建议下,罗彩霞开始在天涯网发帖子,陈述自己的不白之冤。之后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4年,罗彩霞的高考成绩为514分;王佳俊的高考成绩为335分,其中数学19分、英语53分。


王峥嵘是如何获取罗彩霞高考信息的?他又是通过什么手段替女儿王佳俊拿到了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的?这一直是罗彩霞事件备受瞩目的关键。


最新的消息称,“罗彩霞事件”调查组成员、邵阳市纪委副书记肖益林介绍,调查组已掌握了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伪造公文、证章的相关证据。肖益林表示,王佳俊的户口迁移证、体检表上的公章都是伪造的。王佳俊的档案已从贵州取回到湖南省公安厅进行技术鉴定,但是谁从湖南省邵东县地界岭派出所盗走了正版户籍迁移证,目前还在排查中。


据调查组介绍,罗彩霞信息的提供者也已初步查清,为原邵东县一中高三班主任张文迪,张向王峥嵘提供了罗彩霞2004年的高考分数、考号、身份证号等相关信息。


这个隐秘权力寻租链条也延伸到了贵州师范大学,王佳俊之所以能冒用同学罗彩霞身份上贵州师范大学,与贵州师大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唐昆雄代领录取通知书有关。


按照唐昆雄的说法,他的妻子是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的高中同学,他本人也是邵东县人,2004年9月上旬,王峥嵘给他的妻子来电称,贵州师范大学已录取自己的女儿,请他的妻子到校招生就业处帮拿一下录取通知书,于是他便就近帮王峥嵘领了录取通知书,由他的妻子转交给王峥嵘。


但唐昆雄的说法难以服众,一个最为明显的质疑是:唐昆雄为何不知道熟人女儿的姓氏?


据隆回县公安局称,王峥嵘于2004年8月25日从邵东县牛马司镇党委书记调任隆回公安局政委;2006年5月,因其在担任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党委书记期间涉嫌受贿,被邵阳市纪委“双规”;同年6月,王峥嵘被检察机关刑事拘留。2007年2月,王峥嵘被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终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2007年2月,王峥嵘被免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职务,2008年7月他被邵阳市纪委开除党籍,目前王峥嵘仍在服缓刑期间。这就是说,王佳俊冒用罗彩霞信息一事发生时,王峥嵘当时的身份是邵东县牛马司镇党委书记。


但是,这个权力寻租事件中,并非一人就能一手遮天,在这个环环相扣的操作链条中,人们看到了,其中任何一环,都不可或缺。


周旋


2004年,罗彩霞的应届高考成绩上了当年的湖南省统招专本沟通线,但是,她并没有接到任何大学的通知书。


“当时我觉得,没有拿到通知书就是没考上呗!像我同学考了重点,都没拿到通知书,只觉得可能没考上,也没觉得奇怪,大家都没有查。高三那会儿没想到这一块,当时好像不懂得去求证,信息也相对不透明,现在眼界肯定比以前开阔很多”,如今回忆这一幕,罗彩霞如此感慨。


罗彩霞经历了一年的复读时光,“所有复读同学都能明白那种感受,那种想考大学的愿望很强烈。复读生跟应届生不一样,在应届生的时候,你还会有那种没有受过挫折的自信跟傲气,但是你在复读班时就不一样,你已经失败过一次了,你不可以再接受失败了”,罗彩霞回忆。


今年3月份,在发现自己的身份证有问题时,罗彩霞的教师资格证、学历证书及学位证书因为已经被“假罗彩霞”注册而无法取得。


罗彩霞曾为此给班主任张文迪专门打过电话询问,“我问张老师:有没有存在一种可能性,我们同班同学用我的信息去上大学?他说: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你又没考上!”


在罗彩霞的印象中,这位平时很和蔼的历史老师,课上得很不错,半信半疑的她,“不敢往深里去想”。




在整个事件中,与罗彩霞周旋的是王佳俊的父母,其中的一些细节,宛如一部并不高明的小说所描述的那样。王峥嵘曾为此事两次飞抵天津,企图找罗彩霞“协调解决”,“第一次我并没有跟王佳俊的父亲见面,因为他积极地希望能说服我更改我的身份证号码,他提这个要求,就让我特别反感,怎么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在他心中,他是觉得行得通的,所以他才会做这些努力,他自己才会过来的。但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罗彩霞拒绝了王峥嵘提出的这个在她看来难以置信的要求,她认为,身份证号码就如同人的尊严一样,不容践踏,“我的底线不会放弃,我不会修改我的身份证号码。我坚持,是因为这些东西是不可以放弃的,原则性问题是不能动的”。


在罗彩霞看来,她与王峥嵘的交流,“在开始时,是一个晚辈跟一个长辈之间的交流,后来就完全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交流”。“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王峥嵘后来对罗彩霞这样说,这让罗彩霞不能接受。


“我确实被伤害过,真的很残忍。他(王峥嵘)说话常常会伤害我。他给我的感觉并不好,好像让你看到一个当官当惯了的人”,罗彩霞说。


高中时,王佳俊应该算是他们班上家境较好的孩子,但整个高中期间,“我对王佳俊有一点点印象,我们是讲过话的,就觉得她性格挺活泼开朗的”,罗彩霞跟王佳俊的交情,远未深入到“友谊”层面。


事情曝光后,王、罗两家人再无联系。王佳俊也保持缄默。一个消息称,王佳俊下落不明。


罗彩霞说,她至今也没恨过王佳俊,她相信王佳俊也是难过的,“谁会愿意改掉自己的姓名,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中?”


“第一,无论你年龄多大,你都应该知道如果你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号码、别人的信息、别人的分数去上学,这个是违法的。第二,姓氏多重要啊!怎么可能,你叫另外一个名字,而且这个人还是你的同班同学?连姓都不一样,你做梦都得害怕!”罗彩霞表示。


罗彩霞历经过那种不安与焦灼,她也曾有过最为艰难的时光,“如果社会最终放弃了我,我也放弃这个社会”,这是她当时最坏的打算。“大家可以给予同情,但都怕担责任,怕第一伸出援助的手,自己就万劫不复……我害怕这种人性”,她感觉。


“我从来没有恨过她(王佳俊),但我恨过这个社会,在我那么努力地证明我就是我的时候,别人在我的陈述与证据中,相信我就是真的罗彩霞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愿意给我实质性的帮助,都互相推诿”,罗彩霞收集的证据,包括她的家乡邵东县灵官殿大石头村村民委员会于2009年3月13日出具的证明,证明她是真罗彩霞。


“反正是一步一步熬过来的,走过来的”,如今,她短促地表示。很多时候,罗彩霞都不愿再提及以前的事情,“过去这两个月,我已经走过来了,我也希望这件事情真正能有一个很好的结局”。


至今,她对媒体心存感激,却也承认自己没有应对媒体的经验,“媒体的力量很强大,所以她(王佳俊)的那些证书才有可能这么快地被注销。现在别人说我对自己的事情好像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好像我不是主角、不是当事人,可能是因为我说了很多次吧,而且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带感情地说话……”


一些人也说罗彩霞是“得理不饶人”。面对网络强大的力量,罗彩霞说自己“有点害怕”,“我觉得无论我说什么,某些人都会找出各种各样的言辞来反驳我、攻击我,他们都会觉得我不对……”她也说,看到某些负面评价与人身攻击,从委屈到哭泣,到解释,到逃避,现在决定开始学着释然。


罗彩霞事件曝光后,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也成为了“靶子”。隆回县公安局发表声明称此事与其无关。


该声明强调,隆回县现任公安局政委系彭学雷,其女儿现就读于湖南新邵县一中,还是高一学生,未到参加高考年龄;王峥嵘虽然曾任过隆回县公安局政委,但早已被免职,媒体在报道此事时,未在标题中注明“原隆回县公安局政委”,致使许多读者和网友误认为王峥嵘仍系现任政委,此事与隆回县公安局现任的政委有关,“质问、指责隆回公安局和彭学雷的电话络绎不绝,严重影响了隆回公安局和彭学雷的正常工作与生活”。


立案


“我现在可以告诉别人,我很快乐,但我永远都不会像曾经那么快乐。我的心里面总觉得有点缺失,有点担忧,难受的时候都挺多的。事情一天没有结局,我的心都是悬着的,所以必须得案子判下来以后”,除了接受部分媒体采访外,这位1986年出生的湖南女孩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生活发生的变化,“压力不知有多大”。


罗彩霞清醒地坚持,要寻求法律渠道解决该事件,并就“冒名顶替”一案向天津市西青区法院南河镇法庭提出了诉讼。“说到底,还是得走法律途径,不是吗?”她反问记者。


罗彩霞执意走完自己的赢回身份之路。2009年5月15日下午,她的“讨身份”之路有了结果:天津市西青区法院正式对此立案。“法院考虑到我没有收入,故缓收我的诉讼费”,当天晚上,她在自己刚开不久的博客上也公布了这一消息。


王佳俊与其父母,以及湖南和贵州的相关学校与教育机构等7名被告被诉至法院,罗彩霞共要求王佳俊赔偿其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13.52万元。


但由于此案涉及湖南、贵州、天津等地,等待罗彩霞的将是一段显得漫长的司法程序。


走在人群中的罗彩霞,并不惹眼。大学同学都说她:挺大大咧咧的,并且,“一根筋”到底。


至今,罗彩霞依然认为,她的被“顶替”,并非偶然,而是王家“精挑细选的”结果。事情发生后,同学们也都这样说她。


她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她在公交车被一个穿着大头皮鞋男人踩了一脚,她一直没说什么;她旁边的一个同学,后来也被一位乘客阿姨踩了一脚,这个同学说了老半天,特别生气的样子。她才告诉那个同学:我在你之前,今天也被人踩了一脚,如果你不说,这事我已经忘了。同学答:难怪别人就会选到你。


“我看起来挺软弱的,本来性格就是这样,对一些无关于原则的问题,我觉得我可以不计较”, 罗彩霞清楚地列出了这些缘由,还包括,她的父母亲都是农民。事实上,顶替事件被曝光以来,父母给予罗彩霞最多的就是“精神上的支持”,此外就是帮助她在湖南取得一些证据支持。


但罗彩霞并不因此认为她是胆小的,“如果这个事情触犯了我的底线,我肯定会说的”。现在她面临的情形就是。


湖北孝昌、山东临沂及北京西城,各种版本的类似罗彩霞的冒名顶替事件陆续为公众知晓,罗彩霞陆续有所耳闻,“因为我这个案子被曝出来以后,相继的有很多事情被曝了出来,我是很高兴的”,她不掩饰。


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对于罗彩霞而言,这不会是一个宁静与轻松的夏天。


2009年5月12日,她终于照了毕业照,为此她特意化了个妆,穿上了最爱的红裙子。同学们集合时,她才知道,学院的人都知道她的事情了,平时不认识的、不说话的同学,都会跟她说一声:彩霞加油,我们支持你。


“我做人肯定不会半途而废的,因为我可以接受自己的失败,我接受不了自己的放弃”,对于自己的“较真”,罗彩霞并不否认。


她说她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