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辫子时代”的反思与批判

逍遥飞翔 收藏 5 2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少炎


在人类历史与人类主流文明进入“后现代”时代的今天,中国历史正进入“后辫子”时代。“后辫子”时代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以“辫子戏”的空前火爆为标志,一直持续到现在,其兴头正方兴未艾,且有连绵不绝之趋势。一根长长的臭辫子,(英文为pigtail,曰猪尾巴),正漫天飞舞、横扫天下,这根辫子究竟有多长?至今还很难预测。“后辫子”时代存在的历史原因与现实原因何在?本文就此进行一点简单的分析。



一、一个王朝的素描



1、专制主义的登峰造极


满清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一个封建专制主义达到登峰造极的时代。中国传统的高度中央集权的专制主义制度从秦始皇开始,到满洲入关前后,已经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经过历代封建统治者的不断“发展、完善”,专制主义的力度与强度均达到“世界领先的高度”,满清王朝更是推陈出新,把这种制度和其原有的奴隶制改造组合,将其“艺术性、实用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变成足以傲视世界的“国粹”。专制主义在满清时代的全面泛滥,除历史沿革,即所谓“清承明制”之外,另有其特殊的原因。一是满洲社会的历史传统。满洲人在入关以前,长期处在原始社会阶段,到16世纪前后,才过度到军事奴隶制社会,满洲入关之后,长期保留着相当一部分奴隶制残余,甚至胤缜(雍正)时代,满清皇帝还意尤未尽的美化那些奴隶制残余,说是其祖先时代固有的 “美俗”云云,终满清一代,满大臣对皇帝始终以“奴才”自称,这种奴隶制残余势力的普遍性可见一斑。二是由其殖民压迫的残暴本性决定的。满洲贵族以异族身份入主中原,始终对汉族地主阶级与汉民族怀有深深的猜疑心理与防范意识。对于汉族地主阶级,一方面充分拉拢利用,扩大、稳固其统治基础;另一方面又刻意防范、压制,把他们限制在“家奴”的范围内,防止他们“犯上作乱”。其主要手段就是充分利用科举制和经过其毒化的奴才学说--官方理学,这一太监学说来戕害汉族士人的灵魂,达到其奴化统治的目的。对于广大的农村社会和农民,则着力强化野蛮的保甲制度和腐朽的宗法制度,保甲制度规定“一家犯法,十家连坐”;宗法制度的全面强化,把其殖民压迫下的奴化灌输渗透到殖民地的各个角落。这样,中国传统社会原有的腐朽的专制主义制度不仅没有得到松动,反而得到病态、畸形的巩固,在满清一代,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2、全面的民族压迫与民族奴役。


较之以蒙元的赤裸裸的民族分化政策,满清的民族压迫与民族奴役的方式显然是要高明的多。其技巧之圆滑、心地之奸险、手段之恶辣,足以给世界上任何殖民政府的殖民统治当教材!综括起来,不外是肉体上的野蛮杀戮与精神上的奴化、愚化、毒化,先看肉体杀戮:


资料一、清军入关,一遇抵抗,必“焚其庐舍”,“杀其人,取其物,令士卒各满所欲”,转战烧杀三十七载,方才初步平定中国;短短三十余年间,使中国人口从明天启三年(1623年)的五千一百六十五万零四百五十九人减至顺治十七年(1660年)的一千九百零八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净减三分之二。繁华的大都市尽毁于清军之手,著名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都是在几乎杀绝之后才下令“封刀”,仅扬州一城,死者即达八十余万。整个中国“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有思想、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尽,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顺服的“奴才”,以致有人说中国国民素质的低下就是缘自明清之际。 其实东方的落后于西方,正是始于明朝的灭亡。


资料二、清初民族压迫的一系列暴政:清廷统治者从努尔哈赤、皇太极到多尔衮,都以凶悍残忍著称于史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句话对他们不完全适用,因为他们的做法通常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是说一遇抵抗,破城得地之后不分军民,不论参与抵抗或未参与抵抗,通通屠杀或掠取为奴婢。努尔哈赤在辽东的屠戮汉民,皇太极时三次深入畿辅、山东等地的屠杀抢掠在许多方志中有明确记载……从顺治二年四月遣兵南下开始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杀戮立威,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扬州十日”、“嘉定屠城”因为有专书记载为人们所熟知。此外像1649年(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平定大同总兵姜瓖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戮殆尽,“朕命大军围城,筑墙掘濠,使城内人不能逸出,然后用红衣火炮攻破, 尽行诛戮”“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平南王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再破广州,屠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因筑大坎痤焉,表曰共冢。”充分暴露出满洲贵族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古语云:“杀降不祥”,清军往往以“恶其反侧”等借口将来降军、民屠戮一空。(摘自顾诚《南明史》,有删节。)

(附注:无数中国和朝鲜的史料都有努尔哈赤攻入抚顺关后在辽东都司汉区内攻一城屠一城的明确记载。奴尔哈赤势力膨胀之后,大杀辽民,(尤其在其统治晚期),辽民除少数逃回关内以外,关外的汉人险被奴尔哈赤杀戮一空!(死难的百姓大约在300万左右)。皇太极破锦州,三日搜杀,妇孺不免;掠济南,城中积尸13万,其凶残不逊于乃翁。至于多尔衮,更是青出于蓝。 “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戮。” 这是多尔衮代表满洲贵族发布的“屠城令”。尔后就是血洗江南、岭南。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等等,清寇甚至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厦门)。此外还有屠四川,四川在明末遭受过张献忠的杀戮,清军进四川,杀的更干净“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这是1649年满清政府屠四川时张贴的公告!(日本人还挂出“皇军不杀良民”之类的幌子遮掩遮掩,满洲人连这都不用。)这些屠戮和“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一样的血腥、残忍,都是尸积成山,血流成河。不过是没有专著记载而已,比如清军屠昆山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昆山顶上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 清兵的野蛮、凶残可见一斑!连德、日法西斯比起来,恐怕也是小巫见大巫,自叹弗如。)



满洲贵族的全国统治确立之后,曾经不遗余力的搜书、焚书、删除、篡改古书,竭尽全力消灭自己杀人起家的罪证!这就产生了满清殖民政府的另一项重要德政:文字狱!


资料三、在二百多年前,清朝政府为了贯彻奴化政策,曾经严厉执行一个长时期的文化杀戮,旧书新书凡是有涉及外族的地方,一律修改,有诋毁的地方,全书抽毁或禁行或全毁。现存的作者一被举发,充军,杀头,籍没连接一大套。留下来的成绩是一大部经过抽、改,经过“消毒”(民族思想)的四库全书,一大套禁毁书目,和几万万被压迫人民的仇恨。清朝政府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它是少数民族,单凭一点有限的武力,和由这武力所缔构的穷凶极恶的专制政权,来奴役广大的人民。它害怕文化,害怕人民的民族思想,越想越怕,恐慌得不得了,才来这一手文化杀戮。吴晗(历史学家)说 :“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


这种可耻的文化禁锢与精神奴化、愚化、毒化竟然被某些当今的某些汉奸文人美化成:这是全中国人民的好“领袖”大清皇帝英明圣武的文治武功最重要的功劳之一! 是中国文化史上最值得骄傲的最具开辟新纪元意义的文化工程!满清皇帝名义上是编纂图书,实际上是 “寓禁于征”,疯狂销毁、篡改古代特别是明清之际的历史文化典籍,企图以中国人对血泪史的集体失忆和奴化来维持其罪恶统冶,所造成的文化破坏是空前的。对于一个民族而言,历史就是这个民族集体人格的记忆主体,假如重大的历史事实受到严重的扭曲与压抑,就会产生可怕的民族整体历史失忆症,这种历史的失忆症当然会造成整个民族集体人格的变形,甚至会产生集体人格的变态和堕落。从百年文字狱之后,中国彻底地进入了满清的黑暗之中,满清成了中国文化的寄生虫,中国文化成了满清的替罪羊。这正是满清统治黑暗和恶毒之处。关于这一点,章太炎说的尤其透彻“乾隆焚书,其阴骘不后于秦也。群之大者,在建国家、辩种族……曰:言语、风俗、历史,三者丧一,其植不萌。俄罗斯灭波兰易其语言,突厥灭东罗马而变其风俗,满洲灭中国而毁其历史。自历史毁,明之遗绪,满洲之秽德,后世不闻,斯非以遏吾民之发奋自立,且绝其由蘖邪?自是以后,掌故之守,五史之录,崇其谀佞,奖褒虚美,专以驾言狂曜,使莫能罪状己以阶革命,伟哉,夫帝王南面之术,固骘于秦哉!”(章太炎“哀焚书”),应该说,满洲殖民者这种阴毒、恶辣的文化屠杀是成功的,中国文化素来把记载历史的真实性当成最优良的文化传统。(顾准先生甚至由此认为中国文化是“史官文化”)在满清一代,中国传统的“为官应直谏,为史应直书”的优良传统被破坏殆尽!在这种残酷的专制压迫与阴毒的文化禁锢之下,中国文化上千年来积淀起来的人格、骨气丧失殆尽!鲁迅更是精辟指出“杀尽了汉人的骨气廉耻!”(物质财富可以快速创造,但拨除一个民族的奴性,恢复一个民族的人格、尊严与自信,则是长年累月的艰难!而奴性的遗留与不断的恶性泛滥是阻碍当今中国进步的最严重的精神桎梏!)


鲁迅先生说:“对我最初的提醒了满汉的界限的不是书,是辫子,是砍了我们古人的许多的头,这才种定了的,到我们有知识的时候大家早忘了血史”。满清的手段大大的高明和阴毒,不仅是焚书,而是“全毁、抽毁、 剜去之类的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其目的非常非常的明确,即“永不会觉得我们中国作者里面,也曾经有过很有些骨气的人”!!!由此达到其彻底奴化、永久奴役的企图!


资料四、 “清朝,一个如此残暴、黑暗、专制达到中国历代王朝顶峰的朝代。一个无论肉体屠戮、还是精神摧残都登峰造极的朝代。皇帝的好坏本是次要的。然而在这样一个朝代,有骨气的人都被杀光了。中国传统的为官应直言敢谏,为史应秉笔直书的观念被彻底摧毁,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奴性跟辫子一起留了起来。在沉重的黑幕下,除了文字狱的酷烈被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为了以儆效犹之外,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边的血泪被无情地埋没了呢!这个朝代最大的成就和骄傲就是捏造篡改历史的本领前无古人,竟然在百年之后还能让后人们心甘情愿的相信这个如此黑暗邪恶的时代是前代不可企及的“盛世”,这个如此黑暗邪恶时代的卑劣、恶辣的统治者都是些“好皇帝”。清朝皇帝如有知,当由衷叹服自己果然伟大圣明!”


满清文字狱处治之残酷、杀戮之凶残,流毒之深广,都是空前绝后的!满清皇帝为了维护其严酷的民族压迫和殖民统治,不仅大规模的杀人,而且“诛心”,凡是有一点点的思想火花,一点点的独立人格,一点点气节的人,全部扑杀!玄烨、胤缜、弘历祖孙三个,制造文字狱的手段一个比一个搞的疯狂,弘历更是残酷到变态的程度:吹毛求疵、深文周纳,“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一把心肠论浊清”都成为株连、杀戮的罪证。动辄“立斩”“立绞”“弃市”“凌迟”“寸磔”“开棺戮尸”“灭族”,无所不用其极!在主子的授意下,奴才更是捕风捉影,大肆株连无辜,弘历也知道底下的奴才肆意滥杀,但却并不松手,独裁者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以此来造成专制淫威下的恐怖气氛,来震慑士人,让被压迫者不要有一点点胆敢和压迫者捣乱的念头!从思想探索的角度看,满清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最黑暗的奴隶时代!”文字狱的暴虐、焚书、篡改,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避席畏闻文字狱,著述都为稻粮谋”正是当时的文人士子风声鹤唳般的真实写照。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