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三章 狙击任务(6)

sscl08 收藏 1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6 看到吹的东南风大起来,他往嘴里丢下剩余的最后一小片压缩饼干,伸动着脖子,两下咀嚼,说也奇怪,竟然在口干舌燥中囫囵吞了,力气仿佛突然长起。 草叶在风吹中往其左手方向摇动,这相当有利,他于是右手提着自动步枪上前一步,站在悬崖边,左手适时往外抛出了那颗发烟弹。发烟弹落在二十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6

看到吹的东南风大起来,他往嘴里丢下剩余的最后一小片压缩饼干,伸动着脖子,两下咀嚼,说也奇怪,竟然在口干舌燥中囫囵吞了,力气仿佛突然长起。

草叶在风吹中往其左手方向摇动,这相当有利,他于是右手提着自动步枪上前一步,站在悬崖边,左手适时往外抛出了那颗发烟弹。发烟弹落在二十多米外一个小弹坑边,在稀疏的焦草丛里打了个滚,“嘭”的一声响后便开始“突突”冒烟。

斜对面高地上那挺他联系过的高平两用机关枪率先呐喊起来,子弹发出可怕的破空声音,打在他头顶上方,泥石纷纷下落。

瞬间全线躁动,枪声大作。趁着浓烟随风散开,笼罩了暴露地段,向前进呼吸加紧,向准地方,纵身跳下了五尺多高的悬崖石壁。

安全落地,没崴了脚,也没踩响地雷,整个人都稳稳当当立在了那块岩石上。撤离行动的第一步成功了!

蹲身往右手边观察扫视了一眼,飘来的浓烟中他什么也没看到。但隔着前面的宽阔河谷,他看不到敌人并不代表敌人在那边高地上也看不到他。

第二步是通过行动计划内的第一根原木。回过头来,隔着一处草丛,那根指向十一点钟位置的原木弯弯曲曲,海碗口大小。他得跳过去踩在那上面,再迅速通过,到前面那棵炸倒的树旁再做一次纵跳。那边的情况现在看不清,但在这边原木上起步跳跃的位置他可不敢记错。

眼下最紧要的是一鼓作气!多争取一秒就是生命的保障!他毫不迟疑,于是一跨腿便迈上了那根原木。原木晃动了一下,差点将他摆弄下地。

他一手持枪,一手摆动平衡身姿,半弯着腰猛跑了两步。状态还不错,他在草丛中那根左右摆动着的原木上表现良好,一瞬间到达了倒伏的树梢旁。

但意外出现了!

在他起跳过树稍去时,速度和体力是够的,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肩背上长长的狙击枪管绊住了一根斜往上生的枝桠。由于他纵跳时用力得猛,反作用力也大,那根枝桠毫不留情拉住了他直下坠到了地面上。

这可不好!他高抬起腿踩着树梢枝叶猛用力往前又一奔,那根树枝桠并没有脱离他,而是牵扯着整株树,反作用力更大,一下子又将他拉退了回来。

这可真不好!瞬间他虚汗全出来了。这回的汗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心中焦躁,不知冷热。

这样连往前使了三次力都没成功,陷在那里仍挣扎不脱,他不免慌张忙乱。也就耽搁得这么两三秒钟,敌人反映过来了,隔着河谷,子弹从那边高地上射到,“噗噗”打在他身边。

瞬间一切都乱了。他整个人都暴露给对面河谷的敌军守兵,原本应顺利的撤离行动变成了在鬼门关前的挣扎。敌人雨点般的子弹居高临下,穿透烟幕将整片能及的地方都封锁住了。现在成了标靶!如不能及时躲进树梢前面那个弹坑,说不定下一秒钟他就得送命。

情急之下,向前进趁势往左边扑倒,冒险压在了那棵树梢上。他下意识往前面爬了两爬,可不管身下有没有地雷。但也就只爬了那么两爬,阻在枪管与肩背之间的树枝桠又拉着他爬不动了。

这真它妈见鬼了!

挣扎忙乱中,他本能地反手去右肩头上折那根该死的枝桠。偏枝桠较粗,他又没能在瞬间折断。这样半扭过头,脑门前钢盔突然“哐当”一声受到重力打击,那是子弹射中所致!直令钢盔偏转起来。此时“噗”的又一声,一颗流弹穿过他腰间军服射入地里,他感到右肋骨处皮肤热了一下。

如此弹雨覆盖,如果再继续陷在这里将必死无疑!向前进左手拉住那根树枝拼了命猛往头前一扯,松动了。再一扯,连枝带叶拉到了头前。

这样揪得紧,放手后,那枝叶““哗啦””一声便弹了回去,却在半途中“咔嚓”给另一颗流弹打断。

浑身汗透的向前进再次惊得鬼叫了一声,手脚并用,可不管什么雷区不雷区了,连滚带爬窜入了前面那个他心向往之的弹坑里头。这时节的动作虽然不够大方得体,但速度却快到了极点。

直到在弹坑里蜷曲着了身子,他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随风飘来的烟雾呛人,喘息中他不觉猛吸进去了两口。正张着嘴,敌人标定了射击诸元的直瞄火炮这时先他“哐”一声咳嗽,高速飞行的炮弹头跟大气摩擦的破空声音直向着这里而来。

在双方密集的枪声中向前进听得清清楚楚,霎那间直觉得头皮发麻。蜷伏在弹坑里,他直恨不能再掘地三尺躲进去。

炮弹落在弹坑边,炸起的泥土和炽热的火光呼啸而过。巨大的炸响差点将他震晕,躲在弹坑里,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天旋地转。

离开这!下意识里他头脑中只有这样的一个念想。几乎是靠着本能直立起身,他摇摇晃晃,踉跄着逃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黑暗地方。

上了弹坑往前跑出了两三步后他才似乎回过了一点神来,但此时又一发炮弹追着打到,触在了他刚才躲避的那个弹坑斜面上。还在跑动中的向前进尚未来得及卧倒,爆炸的气浪涌过,他直感到两耳背及其下鬓角炽热,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推送着他往前扑倒下地去。这时刻逃命要紧,半秒钟也耽搁不得,哪能顾得了许多?在地上他又本能地爬了几爬,整个人晕晕乎乎,凭着的全是潜意识里对生的渴望。

喜得好爬过去没再有什么阻拦,他手脚加劲,又往前爬了十好几下,在似乎感觉到了一个温热的地方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后炮弹在猛烈地爆炸,他头顶上烈日当空,晴天无云。回望半边天空烟尘弥漫,身下大地则在震动,他有点不知所以。

原来刚才敌人首先动用了火炮,这可把前线的官兵惹毛了。这东西咱可有的是!前方电台一喊,后方重炮群足足往河谷对面的大小高地狂泄了二十多分钟的弹药,大热的天,可把后方炮兵们累得半死。

在高密度的爆炸尾声中,向前进缓过了气,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泥淖里。地上很湿很凉,他明明记得刚才到达的是一个温热的地方,怎么一下子改变了?侧着身,他扒拉开倒伏盖在身上的芭蕉叶,晕头晕脑坐起来四望了一眼。

原来他刚才并没有光荣,而是拼死爬到了芭蕉丛这里!置身在芭蕉丛旁的一片低洼积水塘中。这里还算安全,不再是那个差点要了他性命的暴露地方。

此时他头脑里虽还很有些空白,但感觉手上无抓无着,可不是个事!在“呸呸”吐出嘴里的泥后,他下意识地低头在浑浊的泥淖里找寻着什么。

他两手在泥水里乱摸,终于找到了那把不知为何甩脱了手的全自动步枪,慌忙捡起来。只怕给泥水灌进去损坏了要件,他嘴里不住叫苦。

但有枪在手,一切都好说话。

他站着身,下意识地拉动了下枪栓。任何时候,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拿起武器,心里就有了一份保障。这般往外转过来后,值风吹起,送来的硝烟味很浓,他头脑里受到硝烟味刺激,似乎在缓过气来后更清醒了一点。炮声还在隆隆响,惊天动地,于是他趁机迅速观察了一下周遭地形。

他松了口气。斜前方约百米外是他刚才撤离的敌占阵地,山谷的后面和左右两边都由自己人控制着。重要的是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安全上基本不用担虑,尽可以慢慢地探雷,安全撤回到后面高地上去。

说到探雷,这条山谷明明是高密度雷区,在刚才的生死撤离路径上竟然没碰触到一颗,这不能不说是奇迹了。不过现在可得小心一点,千万别因托大而给炸断了腿那可就千不划算万不划算了。如若那样,传出去也会笑话人,没法在前线混下去了。

蹲下身,他用匕首当探雷针将周遭都刺探过了,发现到在不移动脚步的前提下,匕首所能接触的地方只有芭蕉丛里的三处压发雷,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还好刚才没有造次,钻进芭蕉丛里去避太阳。他暗自庆幸!

折断长草,他把来插在地上做标记,免得稍后一不小心给忘了,自己吞下苦果,白挨上一场炸。

他往一棵芭蕉树下做到第三处标记时,忽然猜想道:这地雷位置稀奇,是不是敌人特工潜伏进来埋设的?特工一向都鬼精灵怪,通常喜欢来个反常思维什么的,将地雷在最不经意的地方给弄上那么几颗,只要一时大意踩中或绊到,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忽又想道:难道刚才自己九死一生爬回了这里不是因为侥幸,而是行经在了特工开辟出来的通路上?

这可很难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