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 外传 翻墙入室

苏会领 收藏 0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URL]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12月23日 在开列上面清单的时候,张跑来通知我,一个日本士兵闯到我们这里,把我的私人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打开我存放着23万元的钱柜。我和克勒格尔迅速开车回家。闯入者刚刚离开,钱柜他一个人打不开。我们坐下来吃午饭,这时又有3名士兵爬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12月23日

在开列上面清单的时候,张跑来通知我,一个日本士兵闯到我们这里,把我的私人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打开我存放着23万元的钱柜。我和克勒格尔迅速开车回家。闯入者刚刚离开,钱柜他一个人打不开。我们坐下来吃午饭,这时又有3名士兵爬过院墙,我们厉声呵斥,又把他们从院墙上赶了回去。大门是绝对不能给这帮犯罪的歹徒打开的。克勒格尔自愿下午到我这儿来守卫。我正准备开车回总部,又有6个日本匪徒爬上了院墙。当然,他们也同样必须从墙上爬回去。到目前为止,这一类翻墙入院的事情我恐怕已经经历了20起。我下午告诉高玉警官,无论如何,即便是冒生命危险,我也要保护自己的房子使其不受这种祸害的侵扰,要捍卫德国国旗的尊严。他只是友好地耸了耸肩,事情对他来讲就算是解决了。他解释说,非常遗憾,没有足够的警察部队来重新约束这些坏士兵。当我晚上6时开车回家的时候,中山路桥栏杆前面的一排房子正在熊熊燃烧。幸好风向对我们有利,雨一般的火星被刮向北面。与此同时,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后面的一栋房子也燃起了火焰。我担心我们住所的前面紧靠中山路的一排房子也会被放火烧掉,因为在这个地方,有组织的纵火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上面提到的桥栏杆前面的4栋房子已经在我们安全区内了。这是一个无休无止的恐怖岁月,无论人们怎么想象都丝毫不会过分。在雨中,我的难民们相互依偎着挤在院子里,无言地注视着美丽得可怕的熊熊火焰。如果火焰蔓延到我们这里,这些最可怜的人们就没有出路了,我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张将4盏小煤油灯和烧剩下来的蜡烛(我们目前的照明工具)用松树枝装饰起来,并打开了圣诞节装饰用的红色小星星的包装,还在蜡烛上扎上了红丝带。明天是12月24日,圣诞节,也是格蕾特尔的生日。我的邻居是个鞋匠,他把我的旧皮靴重新钉了掌,还给我的望远镜做了一个皮套子。我付给他10元钱,但是他又默默地把钱重新塞到了我的手上。张对我说,我的钱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他说欠我的太多了。可怜的人啊!南京

致田中先生1937年12月23日

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随函附上南京外国侨民的最新请愿书,由于在本月21日时间不够,该请愿书还有3个人的签名未能得到。

这份完整的清单同时也记录了外国侨民的一致观点。

衷心感谢您为南京平民百姓的利益所做的努力。

谨致良好的祝愿

您忠实的

签名: 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南京

致田中先生1937年12月23日

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请允许我向您递交两份从栖霞山转给我、并请我转交给您的请愿书,栖霞山目前也出现了和我们在南京一样的困难局面。

希望您能够在这件事上有所作为。

您忠实的

签名: 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12月23日

前面一封信是今天由辛德贝格先生(辛德贝格先生现在可以不受阻碍地来往于江南水泥厂和南京之间,路途约1个半小时)从栖霞山带来的,信中还附上了一封17万名栖霞山难民致日本当局的请愿书拉贝没有将该请愿书收入本书,参见本《史料集》第6册第411-414页。。难民们在请愿书中请求得到怜悯及保护,免受日军士兵暴行的侵扰。日军士兵在栖霞山的所作所为同在南京一样恶劣。辛德贝格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一点从收音机里听来的外界消息。英国和法国已经达成一致,由法国负责控制地中海,以便英国的舰队能派往远东。美国的一批舰队也已经启航,但目的地不清楚。可惜的是,关于德国和意大利对这些事态有什么说法,辛德贝格也说不出什么。12月24日

我今天早晨将我们昨天晚上已经点过一次的红色圣诞小星星整理干净,又重新包装好,连同西门子日历记事簿一起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鼓楼医院的女士们。特里默大夫和威尔逊大夫这两个仅有的留在南京的医生也各得到了一本记事簿。趁着这个机会,威尔逊大夫给我看了他的几个病人。那个脸上有好几处刺刀伤、怀孕小产被送到医院的妇女的情况现在好一些了。一个渔民的下颚被子弹击中,全身被烧伤。日本人把汽油浇在他的身上,然后点燃了汽油。他全身的皮肤有三分之二被烧伤,他现在还能说几句话,但是估计肯定活不过今天。我还进了停尸房,让人把昨天夜里送进来的尸体的裹尸布打开。其中有一个平民,眼睛被烧掉,头颅全部被烧焦,日本士兵也同样把汽油浇到了他的头上。一个大约7岁的小男孩的尸体上有4处刺刀伤口,其中一处在胃部,伤口有手指那么长。他是送到医院两天后死去的,死的时候甚至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上一个星期我不得不去看过很多尸体,但是尽管这样,我在今天目睹这些惨烈的情景时仍然必须控制自己的神经。过圣诞节目睹这些情景是不会有好心情的。但是我要亲眼目睹这些残暴行径,以便我将来能作为目击证人把这些说出来。对这种残酷的暴行(在城市占领10天内犯下的)是不能沉默的!我在医院的时候,菲奇在我的家守卫。日军的散兵游勇随时都会闯进我的房子,我一刻也不能冒险将我的房子置于无人照看的地步。我原来一直以为,在我这儿安置的难民有350人~400人。韩先生准确统计的结果显示,在我的办公室和院子里投宿的人一共有602名(302名男子,300名妇女,其中有126名10岁以下的儿童,有一个婴儿仅两个月)。这个统计数字还不包括公司的14名职员、杂工和他们的家人,这样算起来总数约有650人。

这名男子是扬子江上一个渔民,拥有一只小舢板。他被一名日本兵击中下颚骨,随后浇上汽油焚烧。他上下部肢体被严重烧伤,全身漆黑,于送入教会医院(鼓楼医院)两天后死亡。(在这名男子临死前一天,我曾与他说过话。--约翰·拉贝)这是一名男子的尸体。日本兵把他和另外70人从金陵大学蚕厂的一栋大楼里带走,随后用机枪或者刺刀杀害,然后浇上汽油点燃。这名男子挨了两刀。虽然面部和整个头部被严重烧伤,他还是拖着受伤的躯体来到医院,入院20小时后死亡。(在鼓楼医院的停尸房里,我当着威尔逊大夫的面让人解开了受害者的衣服,以便我确认报告中的细节无误。--约翰·拉贝)

张今天喜形于色,他的妻子今天早上出院了,我们刚用车把她接了过来,她很快就和孩子们在阁楼上睡着了,我的房子里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安置他们了。

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想让我有更大的圣诞喜悦,非常感人!张买来了圣诞玫瑰,把房子装点了起来。他还买来了一棵小圣诞树,想为我把它装饰起来。刚才他喜气洋洋地拿来了6枝整根的蜡烛,这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为我买来的。突然所有的人都喜欢上了我。奇怪,以前据我所知是没人能容忍我的。或者,难道是我的错觉??我亲爱的多拉,亲爱的儿孙们,我知道,你们今天都在为我祈祷,我感觉到了,我被爱的思念所包围。在过去的两周中我不得不经历了那么多的东西,现在能有这个,真是太好了。请你们相信我,我也在心中为你们大家祈祷。我目前身陷其中的可怕灾难使得我们想起了童年的信仰。只有上帝才能在烧杀淫掠、为所欲为的匪帮面前保护我,委员会的所有的抗议都是徒劳的。人们答应要纠正,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今天传来消息,说今天要有新的部队开进来,这将会重新带来人们盼望已久的秩序,所有的违法行为都将受到惩罚,以达到惩一儆百的目的。但愿如此,上帝在上!也该是朝好的方向扭转的时候了,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我以下面这番祈祷来结束我今天的日记: 仁慈的上帝,请您保佑所有的人免遭灾难,也请您保佑所有像我们这样已经身陷灾难中的人!我丝毫不后悔留了下来,因为我的存在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但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到极端的难受!南京平仓巷3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