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十二章:“落草”樊城

likangjing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size][/URL] 第十二章:“落草”樊城 话说吾与庞统率殿后人马吓退曹军后,快速返回。不数日便赶上李通、吕蒙大军,一同回到汝南。吾将俘虏及缴获物品皆藏于城外隐蔽之山谷,令廖化、李严率骑兵队与一千士卒看守;众人皆回至城中。随即派出郎中医治伤员,差人安抚俘虏,清查战果。两天后,一份完整的战报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十二章:“落草”樊城


话说吾与庞统率殿后人马吓退曹军后,快速返回。不数日便赶上李通、吕蒙大军,一同回到汝南。吾将俘虏及缴获物品皆藏于城外隐蔽之山谷,令廖化、李严率骑兵队与一千士卒看守;众人皆回至城中。随即派出郎中医治伤员,差人安抚俘虏,清查战果。两天后,一份完整的战报摆在吾案桌上,吾详细阅完,方知此次战斗共俘获敌军五千六百三十二人(其中曹军二千一百余人,绣军三千五百余人,皆为精锐之士),斩杀敌军千余人,我军伤亡近四百人(主要是李通军,骑兵队只伤亡十余人),可说是一次完胜。缴获粮食八千余石,兵器六千众件,战马一千二百余匹,还有大量的车仗、器械及辎重。现在有了这些人员、马匹、物资器械等,为吾组建新的军队,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吾唤来庞统商讨本此战斗总结及组建新军之事。统曰:“此次战斗可作为我军精典之范例,从布局谋划、设伏地点的选择,出击时机的把握,到战场指挥以及收子退敌,无一不是恰到好处,应该好好细思之;寻找出克敌制胜之法,便于其后与强敌争战耳。”吾曰:“庞兄之言正合吾意。今后每打一仗,都要认真总结经验及教训,方能达到打一仗进一步之目的。另外,你我日前商议秘密组建军队之事,现条件已基本具备,吾打算取樊城、博望、桐安等地作屯兵之处,南与荆州为邻,东倚桐柏山,便于隐藏;打黄巾余党旗号或扮山贼,遮人耳目,韬光隐晦,以待使君耳!”统欣然曰:“英雄所见相同,大事成矣!”

休整完毕,吾召开了军事总结会议。参加会议的是都尉以上的将领,有几十号人。首先,庞兄就这次战斗作了全面的介绍与剖析,随后众人畅所欲言,将各自的看法和意见都端了出来,吾最后作了总结性发言,曰:“诸位的发言对吾有很大的启发与作用,古人云:‘一人计短,众人计长。’日后还请诸位对我军的建设发展及重大行动多提有益之见解,集思广益,就可有效地防止或减少我军的失误及损失,从而战胜强大之敌。关于这次战斗,成功之处诸位已讲了许多,吾主要是说存在的不足:一是我军缺乏临战经验,很多士卒第一次参加战斗,心理素质不稳,因而技战术不能充分发挥。只要经过血战恶战考验之军队,才是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今后还须多加强这方面的训练。二是士卒太过依赖主将,若主将突遭不测,部队会发生混乱甚至溃败,因此必须加强军队各级军官的训练,做到临危不乱,能沉着镇慎地指挥自己的部属;同时,吾引进后世先进的指挥系统,各级主官都安排相应的递补人员,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能保证军队指挥系统之畅通。这一招在后来的大战恶战中起到很大的作用,是其他军队不能比拟的。三是士卒的技战术陈旧落后,在已往的大兵团战斗中,大都是采用单兵对抗的形式,双方往往是两败俱伤,最后,人数众多的一方会取得胜利(吾这里是指正面对抗的情况下)。吾知道今后在与曹军的对抗中,我军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时,兵力处于劣势,要想战胜强敌,除了谋略、军队的素质、装备等方面因素之外,还须采用先进的技战术,故引进后世老八路跟小日本拼刺刀的战术,采用‘三三制’战术组合,三人一组,对敌时两人防守一人进攻或一人防守两人进攻之战术,既使三人组被击破了,又可重新组成两人组、三人组或四人组,这样以整体攻防来与敌军的单兵作战,形成局部的优势,以便快速地击杀对手;同时,又能大大减少我方的伤亡。这一战术,在后来的大兵团正面混战中,我军果然以寡击众取得辉煌战果。”言毕,众将俱都称奇。

待众将散会之后,吾与庞统暗地召来李通、廖化、李严、徐来、黄叙、魏延、吕蒙等心腹将领十余人,密商建军之事耳。吾首先将与庞统拟定的计划告知众人,众人俱都赞成。接着又将有关事情作了安排,吾曰:“这次我们去樊城一带,开辟屯兵之地,秘密组建军队,是关系到日后辅助使君,争霸天下关键性的一步;望诸位同心协力,完成各自之任务。同时,吾强调此事须特别保密,泄密者定斩不饶。李通将军,吾带走汝一千士卒,汝可从流民中招收一千五百名精壮之士进行训练,所需兵器、铠甲、器械等从缴获的物资中挑选,再从缴获的钱财与粮食调拨一部分于汝。另外,吾派李严、陈杰协助汝,汝三人务必精诚团结,将此五千兵马练成一支精兵。”李通三人齐曰:“谨遵公子之命!”

次日,吾率庞统、廖化等人来到藏兵谷,召集俘虏宣布道:“我军将返回荆州,愿参加我军跟随吾去荆州者,吾热烈欢迎;愿意返回家乡的,吾发给粮食、路费,送汝等出境耳。”结果绝大部分俘虏都愿参加吾军,只有四百余人愿意返乡。因为我军对俘虏的政策十分优越,从不打骂歧视俘虏,生活也与我军士卒同样对待,甚至对伤兵也给予很好的治疗。这使俘虏非常感动。再加之战乱多年,家里音信全无,倒不如追随我军混口饭吃。同时,吾的宣传工作也起到重要作用,很多俘虏了解到我军的政策、宗旨、信仰及看到我军的实际情况后,都心甘情愿地加入我军。吾见到此种情形,心中自然大悦。派人送走了愿意返家的俘虏后,便将剩下的俘虏和一千士卒分成三队,吾与庞统、徐来领一队,廖化、吕蒙;魏延、黄叙各领一队带着缴获的钱财、粮食、辎重、兵器及战马等,悄悄地向目的地进发。

不数日,吾等三队人马来到樊城、桐安等四县,对外故意打出黄巾义军旗号,驱逐了不合作的县太爷,收降了四县县兵千余人,收缴了四县官府的钱财、粮食等物资,接管了四县县府,吾将官府上的事交由庞统负责。庞兄不愧为经世之才,几日功夫,便将各县府之事,摆布得有条不紊,清清楚楚。安民告示很快发布到四县各乡,晓谕各村父老乡亲:我军来此是保境安民,绝不扰民,凡有扰民事件发生,可直接告至县府,我军将严惩不怠。同时,将原税率十分之四降为十分之二。各乡百姓闻知,奔走相告,无不为之感到庆幸。于是便安心生产,四县局势很快就稳定下来。对于那些极少数的士族世家,我们暂不触动它,只要他不造反,不闹事,按时交税,我们便和平相处耳。

按照分工,吾主要统筹军事之事。第一步,对军队进行整顿。吾将所有老残病弱全部剔出军队,共有千余人,除极少数安排县府杂役之事外,其他绝大多数进行军屯。剩余的六千二百人,从中挑选出优秀骑兵一千二百人组成骑兵营,暂由徐来、吕蒙任正付营长。另五千人分成长枪营、刀兵营、弓兵营,其中长枪营、刀兵营各两千人,分别由廖化、魏延任营长;弓兵营一千人由黄叙任营长。第二步,各营必须在一月内修建好营房和训练场地,训练用的各种器材,吾已通知山庄按时送到。第三步,按吾制订的训练大纲和计划,进行第一轮为期三月的体能队列训练。吾将亲兵队一个小队暂时配给庞统作护卫,一个小队配属骑兵营帮助训练;将骑兵队人员分配给三个营帮助训练。同时,要求各营主官按照各兵种的特点,有目的地加强体能训练;并鼓励各营在训练中开展竞赛话动,公开告示:军队中下级军官将直接由训练中优秀士兵担任。这一信息,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士卒训练的积极性,也增强了军队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为保证士卒训练的强度和体能,吾与庞统商量将军队原有的二餐制改为三餐制,同时加强一些营养,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樊城等四县人口仅十万人,靠这十万百姓显然负担不起矣。再加上兵器、铠甲等装备,那一月所欠缺的白银当在四千两左右。对此,庞统一时亦无法可想。吾谓统曰:“庞兄,目前这笔开支可由山庄来支付,这可占了山庄财政近一半的收入,长此以往,山庄也是支撑不了的。吾给汝一年时间,能否将这笔开支减少到一半左右,可否?”统欣然曰:“行!一年时间够矣。吾可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商业贸易;同时,军队亦可轮流进行军屯,。这样,应该无虑矣!”吾喜曰:“善!庞兄,过几日吾回山庄,然后再去汝叔那里学习三月。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汝主持耳,廖化负责军事训练,军队的指挥归汝负责,吾跟各位营长都宣布矣。汝多挤时间去军营指导督促,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另外,加强汝南及襄阳的情报搜集,防范于未然也!”统从之。

三日后,吾率一小队亲兵,悄然离开樊城,潜往山庄。经过几昼夜的长途奔驰,终于到达了山庄地界。放眼望去,大路两边的农田,水稻正在抽穗扬花,小麦正在拔节劲长,高梁象出嫁的姑娘,开始羞红脸蛋,玉米象哺乳的女人,正在挤爆饱满的胸膛。几万亩即将成熟的庄稼,带给山庄的将是一派丰收的喜悦。这一切都是勤劳善良质朴的老百姓创造的,而吾正是为天下这样的百姓去奔波,去战斗,去创造和谐安祥的社会,其心也甘,无怨无悔耶!

跨进山庄,迎面扑来的是滚滚热浪,山庄员工正在紧张忘我地劳动。吾的心为此而感动。回到庄主楼,吾连脸也顾不上擦一把,直奔娘的住处。刚进院门,就见娘在庭院里兴致勃地逗几个幼儿玩,一脸慈祥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阳光。娘已四十余岁矣,看起来仍如三十许。三个多月的休养,再加上吾用《天龙诀》替娘贯通经脉,更显得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吾连忙上前几步,跪曰:“娘!孩儿回来啦!”娘闻言惊喜不已,忙将吾扶起仔细端详,深沉曰:“庶儿,汝瘦矣!到处奔波太累尔,这次回来就多休息几日吧!”吾掺抚着娘,动情曰:“娘,孩儿不累!娘亲可要多注意身体。孩儿这次回来,看到山庄的员工都在忘我的劳动,心里很受感动耳!”娘曰:“是呵!庶儿,汝哥一天亦忙得不见人影。惟独娘一天到晚都清闲,老觉得心里闷得慌,真不是个滋味儿。庶儿,能不能找个事让娘做做。”吾看了看娘,觉得娘身边没个亲人相陪,也不是个办法,不如亠一;吾突然看到旁边正在玩耍的幼儿,计上心来。便谓娘曰:“娘,吾有办法矣。您老办个幼儿园,将这些幼儿都集中起来,您带他们识字,数数,做游戏,玩玩具等等,吾再请几个姑娘来帮助您。这样,可以使孩子父母专心干活,也减轻了这些孩子父母的负担,您看可好?”娘曰:“庶儿,汝真行!想到这个好法子,娘愿意!”“娘,这个事吾交给明月给您办好,您等着当园长吧。”吾打趣道。“什么园长不园长的,娘不知道。娘有事做就行矣!”娘笑骂道。

晚上,吾办了三桌,邀请娘与哥、忠叔一家、陈河一家、李通一家、李成、陈到、欧阳明及各部门头目来家会餐,众人相聚,其乐融融。吾首先敬酒,感谢诸位的辛勤努力及作出的巨大贡献。吾对山庄目前的状况给予高度评价。各头目也向吾简单禀报了本单位的情况。酒厂、家具厂、兵器机械厂、钢铁厂、造纸厂、农埸等生产形势良好,销售一路上涨。山庄警卫营、护卫营训练非常认真刻苦,提高很快。吾大感欣慰,勉励众人继续努力,再创新功。众人乘醉而归。

当晚,吾夫妻四人当然是大被同眠。离别又是三月余,聚少离多,无限情思都落实到行动上。吾又是一夜无眠,独战三凤,毫无怯意,愈战愈勇。好在吾的双修大法运用娴熟,又有深厚的《无龙诀》内功做后盾,可以说是无往而不胜。吾亦感觉到三位夫人的内功较前也大有提高。于是,借机将明月、诗雅的经脉(除任、督二脉外)全部打通。

翌日,忠叔、陈河、李成、陈到、欧阳明、马钧几人早早来到庄主楼。吾和哥等候在此,将众人引入密室。吾便将此次主动伏击曹、绣之军,以及秘密进兵樊城、组建新军之事,详细告知,众人闻言甚喜。接着,吾又谓众人曰:“此次组建新军,碰到的困难极多,好在有庞统帮忙,解决了不少问题。但还有几个重大难题,需要众人帮助。首先是兵器与装备,争取在十二月初前完成五千套步兵新型制式兵器与铠甲;至于骑兵一千二百套新型装备,可略放后生产。现时,吾还不想将骑兵的新型装备暴露,骑兵训练这两年还是用缴获的旧装备,最后一年训练再换上新装备。但新装备的生产还是要抓紧,以防突发事件。欧阳、马钧二位师傅,汝二人身上的担子沉重呵!日后三至四年内,我们需要步兵新型装备四至五万套;骑兵新型装备五千套。按山庄的生产能力是绝对办不到的。故汝二人不但要完成新式兵器的研制及生产任务,还要大量培养技术人员,以便我们建设新的钢铁厂和兵器厂。其次是经济问题,吾和庞统算了一笔帐,要建设好这样一支规模的军队,单靠樊城四县的税收是远远不够的,汝南自黄巾祸乱以来,连年战乱,经济和农业生产遭到极大破坏,百姓生活困苦不堪,我们只能采取轻谣役,减税收的方法来稳定民心,发展生产。目前,只能靠山庄从经济上给予大力支持。日后待经济发展起来,才能减轻山庄的压力。陈总管,汝看如何?”河曰:“公子,今年三月以来,襄阳的酒楼、店铺都已开张营业,生意十分兴隆,造纸厂也开始盈利,由于我们生产的纸张质量比市场上的好多矣,销量供不应求耳。再加上农场庄稼长势良好,预计今年的粮食基本可以自给,这将为山庄节省一大笔资金。还有养殖场的规模也在扩大,基本保证肉类的供应。总而言之,今年的经济收入比去年增长一倍有余矣!支持公子建军的钱足够耳。”吾闻言大喜,曰:“哥、陈总管,汝二人辛苦矣!吾观山庄员工劳动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这是好事;但也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把身体弄垮矣。汝二人要多关心员工的生活与困难,特别是家庭困难的员工,山庄要拿出一部分钱来补助他们,让每一个员工过上快乐的生活。要让所有员工都知道:山庄就是他们的依靠,就是他们的希望,也就是他们的家。另外,我们有些生意不要扩张太快,要搞稳定搞扎实,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就可矣。而象造纸厂则可以扩大生产,我们可以再建一座造纸厂,专门生产‘卫生纸’(即解手纸,对于这个时代用棍子、竹片擦屁股,实在不习惯),这种纸质量要求不高,只要纸质柔软有张力即可,而且销售也不成问题。再就是加强养殖场的管理,各种家禽隔开喂养,发现问题,果断处理,防止疫病发生。”

最后,吾谈到人才问题,无奈曰:“这次建军,找一个合适的骑兵将领都没有,只好让徐来先代着,管理地方的人才亦奇缺。请诸位多多留心,遇有贤才,推荐于吾,吾必量才使用耳。”众人皆然。

第三日上午,吾随忠叔到护卫营、警卫营的训练场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对官兵们的认真训练,给予了赞扬,便回至家中。谁知娘早已等候在家,吾便上前问候,知娘定有事相询。娘曰:“庶儿,汝亦不小矣,人家三个姑娘真心伺候着汝,汝也应给她们一个名份,把事给办了;娘等着抱孙子呢。”吾曰:“娘,您放心!等儿忙过这阵,定取她们过门。不过,哥的事娘可要多操心,先替哥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姑娘,年前我们一同完婚可好?”娘笑曰:“善!就按庶儿说的办。”言毕,高高兴兴地走矣!

吾待明月三人回家,便将此事与三人说了。三人闻知暗喜,个个羞红了脖子。古代女子就是害羞。吾将办幼儿园之事托给明月,明月听说为娘办事,便欣然应允。吾告知三人,过几天便要去襄阳求学。三人听了,恋恋不舍,一幅怨妇模样尔。这几天,三人更是尽心伺候,无度索取。临走,吾叮嘱瑶儿、诗雅要加强情报工作,严防奸细的渗透。说完,便放马扬尘而去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