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德士上校

gaoningbj 收藏 0 199
导读:  1941年11月23日中午,德国全国广播网正在报告午间新闻及作战部队的成绩公报。在各部门的餐厅、所有的工作间及工厂福利社中用餐的工人立即静了下来,每个人都以一张充满疑问及期待的眼神望着旁人。这几天下来的作战公报都说明了德军最近为了要抵挡苏联部队的攻击,而和苏军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今天有关前线部队的报道又会是什么呢?故事已回荡在空气中,有人已经能感受到这种紧张的气氛。每个人都以关怀的眼神望着旁人——在无垠的俄罗斯大地,冬季已伴随着空前的寒冷来临,雪已经连下了好几天都没停,经过了苏联秋季泥泞不堪的日子后,德国

1941年11月23日中午,德国全国广播网正在报告午间新闻及作战部队的成绩公报。在各部门的餐厅、所有的工作间及工厂福利社中用餐的工人立即静了下来,每个人都以一张充满疑问及期待的眼神望着旁人。这几天下来的作战公报都说明了德军最近为了要抵挡苏联部队的攻击,而和苏军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今天有关前线部队的报道又会是什么呢?故事已回荡在空气中,有人已经能感受到这种紧张的气氛。每个人都以关怀的眼神望着旁人——在无垠的俄罗斯大地,冬季已伴随着空前的寒冷来临,雪已经连下了好几天都没停,经过了苏联秋季泥泞不堪的日子后,德国前线部队现在又要和冰及雪艰苦作战了。


数百万的德国人等着新闻播报的声音,播报员紧接着就开始读新闻:11月23日的德军战报报道了德军的胜利“......超过100辆的苏联战车遭我军摧毁......我军亦俘虏了数千名苏军战俘......战斗进行得相当激烈......我军成功击退了苏军的每波攻势......。”突然间新闻播报员的声音颤抖起来并中断他的广播,之后播音员的声音变为冷静,真是而且平缓的语调。在过去多年的经验中,德国人对这种造作的停顿产生一种奇特的情怀,在暂停之后往往有特别重用的新闻要接着播出——这种暂停只会有几秒钟而已,现在播报员的声音再度发出并且清楚地播报:


最高军事当局宣布,德国战斗机总监莫德士上校因一场空难而丧生。这次空难的飞机不是由莫德士上校所亲自驾驶。元首已下令为这位领有橡树叶、宝剑及镶钻装饰之德国最高荣誉骑士十字勋章的勇士举行国葬。


所有人都摒住呼吸。莫德士!死了!


以上的新闻就只是这么一个标题:德国最成功的战斗机飞行员殉职了,德国飞行员及年轻人的偶像殉职了,德国国民根本没法接受,大多数人根本没法接受德国最高军事当局那轻描淡写的解释“失事的飞机不是由他亲自驾驶......。”之后也没有对失事做进一步的报道,甚至也没有失事殉职人员名单,有的只是由每个广播电台广播的国葬纪念仪式。


这是段感伤的时刻,在东部前线的战况显然已经吃紧很久了,报上刊登的阵亡名单清楚说明了这一切;每天的报纸还要准备更多的空间刊登这些阵亡者名录,名单旁框上黑边......现在轮到莫德士,也殉职了。


德国民众很难接受这位广受人欢迎、在上千次空战中全身而退,并拥有击落115架敌机记录的莫德士,已经不在世上。他们那经常可在画报上看到的年轻上校、有着一张微笑脸孔并人人都很熟悉的莫德士,现在正为他举行葬礼。埋葬的人真的是这位29岁,官拜德国战斗机部队上校司令,年轻人偶像的威尔拿.莫德士(Werner Molders)?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位德国空军著名人物的握手,右边是莫德士,左边是(感谢song提供照片)


威尔拿.莫德士是维克多.莫德士的次子,他父亲在西线1915年一次攻击行动中战死。他母亲及其辛苦地抚育着四个孩子,虽然如此,她还是让莫德士在17岁半时完成了高中学业。


这年轻人在高中一毕业即决定从军,当他志愿申请从军时,他是这支10万人陆军中的一个自愿者,当时每61名自愿者中只有3人会获选,而莫德士既是其中之一。莫德士于东普鲁士阿伦史坦(Allenstein)的第二步兵团接受了短暂的入伍训练之后,他悄悄地向当时正秘密发展的空军呈上报告,希望加入空军。但这位未来将成为空战王牌的人的第一次申请竟遭驳回,其原因是“不适宜飞行”,但这真发生在莫德士身上,在他忍受了适航测验及考试之后,还是遭拒于门外。莫德士在完成一生中第一次飞行后,跌跌撞撞从飞机上下来,脸色发白,还发生呕吐现象,在之后的飞行中,莫德士在飞机做动作时,发生难以克服的头疼及头昏眼花的情形。


就现况来看,莫德士真的不适合飞行,但一种神秘的力量拉了他一把,这种力量是没法测验、也不复杂、更没法察觉的方法:他铁一般的意志力!意志力克服了他身上种种不适,意志力让他达成许多目标,意志力让他胜券在握,也使得莫德士得到最后胜利。威尔拿.莫德士要求一次新的鉴定飞行,得到上面的允许。莫德士起飞、飞行、并完成所以得科目。莫德士使出浑身解数,德国空军的航医最后认定他“适合空勤”。这个成就是由他在位于科特布斯(Cottbus)的民航学校所进行的飞行训练来完成的。此间的医生曾经不止一次的阻止他这么做。


但莫德士绝不轻易放弃,他想他必须要成为一名飞行员;飞行就是他的生命,他会克服头昏眼花,及他那反抗他的胃。他要求飞行大队长同他一起作鉴定飞行,这一次他成功了;莫德士战胜了胃部不适,并且未感受到头痛,他很平静,他克服了自己,大队长推翻了航医的决定,并让莫德士少尉继续接受训练课程。莫德士也没让他的长官失望,他在班上领先群伦,并以非常杰出的成绩完称了全部训练。


莫德士少尉,这位未来的作战专家,在此时对于建立德国空军第一支俯冲轰炸机联队的任务,交付到他及其他几位资深军官手中,感到十分吃惊。


接着莫德士被调往殷麦曼联队,这个联队中有许多德军未来的空战王牌,如威克(Wick)、鄂骚(Oesau)、蒂森(Tietzen)及贝尔特兰(Bertram)。莫德士在这个联队呆了一年后就调往威斯巴登,以筹组新的战斗机联队。


紧接着在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了。德国民众对于这发生于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事件表现出高度的兴趣,当时的德国宣传部立即在德国所有的报纸及广播发动一场宣传战,籍由这样耸动的标题来煽动德国民众:白色对抗红色!西班牙不能落入共产党匪徒之手!欧洲的自由已至危急存亡关头!


德国的立场是支持一位西班牙年轻将领:法兰西斯.佛朗哥,他被塑造成一位自由的象征及社会改革者。德国完全认同佛朗哥为对抗社会主义者及共和主义者、共产党徒及无政府主义者所进行的斗争,这些是当时国际共产主义分子对欧洲政府的政治家们威胁最大的几种人。就军方而言,当然也很高兴能有一个由德国政府提供及担保的机会,来和“红军”进行实际战斗。在当时最符合自由欧洲的利益,就是西班牙不能落入共产党人之手。


苏联希望并资助在西班牙的革命行动在当时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苏联人提供军事顾问、武器及弹药给共和政府及共产党人。苏联人提供的俄式战机则掌控了制空权,状况对佛朗哥的地面部队是一周比一周更为危急。而由法国组织的国际纵队更是对抗佛朗哥的国家主义政府,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分子及共产党徒皆受号召来西班牙参与这场内战。


这也正是德国领导阶层决定干预西班牙内战的时刻,其主要目的是避免西班牙就此在“红流”中灭顶,其次要在中欧建立一道防御共产主义的防线。而对军方来说,这更是以“实弹演习”来测试其空军与防空武器的绝佳场合,德国在西班牙内战积累了无价的经验。


随着德国的介入日深,莫德士越来越觉得奇怪的是,他有许多的同事连再见也没说一声就消失不见了。一直等到有一天他获悉许多德国飞行员在西班牙为佛朗哥将军作战时,他才知道原因。秃鹰兵团就是由德国航空部队所组成的,也是德军在西班牙活动的掩护,它最先是以民航公司的形态作为掩饰,后来以作战部队的形态公开活动。而之后佛朗哥将军所有的胜仗都和秃鹰兵团连成一气。不管秘密或非秘密,年轻的威尔拿.莫德士中尉都自愿前去西班牙参加作战。在此刻,他根本没想到他在回到德国时,会成为秃鹰兵团最成功的飞行员。


有个人已经先一步到了西班牙,这个人的名字则是为佛朗哥的国家主义者所尊敬,而“红军”却对之敬畏万分的阿道夫.贾南德。而莫德士于1938年5月25日率领他那已换装梅塞施密特战机的中队升空巡弋时,空中的优势已然由“秃鹰战机”的出现而得到确保了。


莫德士第一次驾驶梅塞施密特战机出去巡弋时就击落了一架敌机,隔天莫德士又击落一架寇蒂斯战机,而就在他单机飞返自己的基地时,又遇上一群红军战机,这群战机立即把他围在中间,而莫德士也毫不客气地击落其中一架。


莫德士在25岁时既已晋升为上尉,并享有击落14架敌机的记录,成为西班牙内战中最成功的德国战斗机飞行员,他并获颁镶钻的金质西班牙十字勋章。莫德士的“西班牙经验”使得他成为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中一名出色的“老手”。1939年3月莫德士受命出任第53战斗机联队“黑桃A”联队中的一个大队长,这个联队中包含许多空军中的菁英。


1939年9月19日,莫德士击落他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架敌机。成为莫德士第一个枪下鬼的,是一架由法国空军飞行的寇蒂斯鹰式75A型机,他获颁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以奖励他这次的胜利。在莫德士击落第七架敌机时,他获颁一级铁十字勋章,而在创下他个人第二十架记录后,空军总司令戈林元帅就颁了骑士十字勋章给他。莫德士是战斗机飞行员中第一个获颁此项荣誉的人,他的大队此时已创下击落81架各式敌机的记录。


后来到了1940年6月5日,一个美丽而充满阳光的日子,这一天差点成为莫德士最后一次出任务。这天下午在经过一段相当长的缠斗后,莫德士击落了一架法军的侦察机。这名敌军飞行员的飞行技术非常优异,而莫德士经过相当的功夫才把他击落。之后这位年轻的大队长降低他的飞行高度。“我几乎想设法去认得这个法军的飞行员,任何一个像他那样那么好的人,都不应遭人击落。”莫德士将这番话告诉他的飞行同僚们,莫德士现在已创下他个人第24及25架的记录。


下午5点15分时,大队接获空袭警报并升空拦截,梅塞施密特战机立即遭遇一群敌人战斗机,这次莫德士要教导并指引他手下那些缺乏实战经验的飞行员们,如何以最佳方式去攻击敌机。莫德士呆在后方,保持他们后方没有敌机,并在无线电中指示他们如何接战。“飞进去......再靠近点......不要紧张......现在还不要开火......现在敌机在你瞄准光网了?......上......开火......!”几秒钟后一架燃烧着的敌机拖着一道长长的黑烟坠向地面。


莫德士默然地由800公尺高度看着他们赢得第一次的空战胜利,突然莫德士的战机发出一声巨响,子弹击中了他的座舱。“被击中了”,莫德士发现他的空速正迅速往下掉,而油门杆则不知给打到哪里去了,这架飞机已经不能再做大动作。莫德士气急败坏地找寻敌机,但他什么也没看到。


莫德士往下看了看,“该试着迫降吗?”他觉得这架飞机大概没什么机会做长距离滑翔。更糟的是他身处敌境内离前线有60公里远的康白尼(Compiegne)森林上空,他唯一的机会:离开这架飞机!法军士兵远远的就看到莫德士那白色菌装的降落伞,朝着地面正缓缓地降落。


莫德士可一点都不想放弃。当他一落地,就立刻解开了他的降落伞并且离开现场。法军立即开火,但都没射中他。最后法军还是抓到了他,一名军官拿走了他的骑士十字勋章及其他有价值得东西后就不再管他了。在押送他的路上法军士兵撕下莫德士的衬衫并打他耳光,这名法军军官并未阻止他们,一直等到莫德士要求他阻止法军士兵的进一步虐待。


在经过一段不长的车程后,莫德士给解送至法国陆军上校巴索(Bassous)面前。这位法军军官帮着莫德士止血,归还了他的骑士十字勋章及其他有价值得东西,并倒了杯红酒给莫德士,对他本国军人的行止表示抱歉,莫德士至此再也不感到害怕并且接受他的道歉。


在部队的作战日志中,巴索上校以下列的文字,表现出对莫德士上尉跳伞这件事的关心:


6月5日在夏特敖步林库特(Chateau Blincourt)附近跳伞的德国空军军官已在第195师指挥官巴索的控管之下。


这位年轻军官的表现是很值得做借鉴的。


由他身上找到他下属飞行员给他获颁铁十字勋章的贺辞,归还他的勋章及个人信件是我的责任。


巴索上校望着莫德士上尉,一位充满骑士气概军官的典型,更无疑地,他是他国家所拥有年轻人的一个例子。巴索上校和威尔拿.莫德士一直在德军收复了土鲁斯(Toulouse)附近蒙特法瑞(Montferrat)的德军军官战俘营,并回到德国空军复职之后都还有联络。这段由战地情谊发展出的友谊,在这两个家族中一直持续至今日,即使这两位军官都已经辞世很多年后,仍保持不坠。


回到德国后莫德士即平步青云,而其旺盛的企图心与战功却一直保持平衡。1940年7月19日莫德士晋升少校并担任联队长,驻扎在英吉利海峡旁的基地,莫德士更有机会来证明他正是一位空战专家。不过,莫德士现在地敌人,则是由勇气十足的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所操控的更快、更灵活的喷火式及飓风式战机。


莫德士第一次出飞英国的任务就击落了一架喷火式战机,但他自己的膝盖也让一颗子弹碎片给割伤了。他这次很幸运的没摔在英伦海峡上,而其还把他那架受伤的飞机带回基地。四周之后,就在不列颠空战刚开始时,莫德士即获颁镶钻黄金飞行胸章。莫德士和他手下的飞行员和英军喷火式、野牛式及其他拱卫英国港口、都市及首都伦敦的防空气球奋战。这位飞行联队长获得一次次的空战胜利,报纸每天都在报道三位空战王牌在竞相争夺最高空战记录:莫德士、贾南德及威克。威克中尉曾是莫德士的学生,隶属第二战斗机联队,也就是李希特霍芬联队,并很快就晋级为第一流的空战英雄。9月21日,莫德士报告他击落了第40架敌机。


有天当机场的扩音器播报每日战报时,机场内所有的官兵都都忘了他们的汤:“今天在总理府,元首及德国最高军事当局决定对空军最成功的战斗机飞行员,莫德士上校授予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以表彰他最近击落第40架敌机的记录。”


等到以上消息宣读完毕以后,所有的官兵都忘了喝他们的汤——几分钟前联队长还在和他们一起吃饭,他们刚刚还看到莫德士还在机场上!没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过了一会儿他们已想到这公报及其重要性时,他们的联队长已经在前往柏林的路上,他才刚落地就收到已由希特勒签署,并在一个小时前发布的国防军每日战报。而莫德士联队里的人所知道的是——莫德士不喜欢虚荣这一套——就已经安安静静先溜了。当他一回到他的作战室,莫德士发现他的同僚把所有的祝贺电报都挂在门口,并且写了篇祝贺文挂在一进门的地方:“感谢您为我国国民的未来所采取得英雄般行止,我决定将第二个授予德国全军,饰以橡树叶骑士十字勋章颁授给您,以表彰您第40次空战胜利。”


第一位获颁橡树叶骑士十字勋章的是德军山地步兵师师长狄特尔(Dietl)将军,而他获颁此勋章的原因则是他在那尔维克一役中所表现出的个人领导统御、勇气及战争中的战术战法表现。而第二位就是莫德士,在此刻他的联队正是空军中战功最高的联队。莫德士的获颁勋章并不只是他个人的成功,也许还有人会挑剔地说因为莫德士是联队长,所以他有机会比他手下所有人要更先有开火机会。其实不然,莫德士和他手下的飞行员都是用相同的战术来追击敌人,不然的话他的成就早就超过40架了。


但下一个会是谁获颁橡树叶骑士十字勋章?谁又是下一个击落40架敌机的人?四天以后,收音机就宣布了贾南德击落了他第40架敌机,并成为德军全军第三位获颁橡树叶骑士十字勋章的德国军人。


那时候的情形是这样,一直和贾南德保持竞争状态的莫德士,当时正在罗明登西斯(Rominten Heath)接受戈林的招待,莫德士刚猎得一头高大的雄鹿。当莫德士一听到贾南德缔造了他第40架记录,莫德士立即飞回他的作战室,爬进一架梅塞施密特战机,升空并击落了他第41架敌机。等莫德士一落地后,他的修护官克劳斯中尉以下面这句话来祝贺他:“嗯!这是个好的开始。”


这真是个好的开始。1941年11月莫德士晋升中校,他击落敌机的总记录仍在不断向上攀升,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也在此时决定任命这位年轻军官出任“战斗机部队司令”。但戈林和莫德士在头一回提到此事时,莫德士回绝这项人事安排:“时间还长,帝国大元帅,我希望能再和我的联队一同并肩作战一段时间,这些兄弟们需要我。”


莫德士此刻已成为空战猎杀记录竞赛者中一位热衷的参与者,他那战斗机飞行员的表现促成他成为一位竞争者。1941年6月21日莫德士的副官告诉他:“昨天贾南德成为全德国第一位获颁宝剑骑士十字勋章的军人。”两天后德国国防部战报宣布莫德士在击落72架敌机之后,成为全德国第二位获颁橡树叶及宝剑骑士十字勋章的德国军人。


这个日子正是德国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困难及代价最高昂的巴巴罗莎作战行动的第二天,在那之前根本没有人会怀疑或想到事情会演变至此,即使莫德士也一样。他接获如下的命令:“在第一次攻击中击毁苏联战斗机及轰炸机部队。”


当发动攻击的密码在1941年6月22日清晨传送到莫德士那里时,莫德士就立即率领他的飞行员们,飞越了1939年由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中划定在波兰领土上的德苏国界。敌人的空军自然是大吃一惊,苏军拼死抵抗攻击苏联机场的德国战斗机,但德国人还是在空战中及苏联机场的停机坪上摧毁了上千架的苏联军机。莫德士联队的飞行员及战斗机回报了令人激赏的战果。他们一天中就击落了96架敌机!莫德士包办了这其中的11驾。苏联人对莫德士联队是忌惮有加,最后还下令其战斗机不得和第五十一战斗机联队接战,但还是没有效果。


7月15日莫德士击落他第98至101架敌机。击落了100架敌机,全毁!莫德士在空战中的成就已超过李希特霍芬、波尔克(Boelcke)、殷麦曼及乌德特(Udet)。莫德士是世界上第一位击落敌机超过100架的战斗机飞行员。在创下如此功业后的奖励,既是晋升至上校及获颁钻石骑士十字勋章。莫德士就在击落他第100架敌机这天获颁这枚勋章,也是全德国第一位获颁钻石十字勋章的军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刚刚返航的莫德士


几天后希特勒问莫德士有无特别的个人需求,莫德士想了一下,在短暂的暂停之后回答:“我请求我的元首,请您能下令制止对明斯特(Munster)教区枢机主教的迫害及毁谤。之前我曾写信给帝国大元帅,并以信众的身份请求停止对加仑(Galen)伯爵及对主教的批评,帝国大元帅曾向我保证他一定支持我。但我知道这位教会领袖仍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攻击。这就是我的期望,我的元首,您一定可以达成它。”


戈林那时就站在希特勒后面,对于莫德士这番话当然是坐立难安,当时在场的每位将军都有这种感觉,戈林当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但——这些德军将领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希特勒是如何反应?希特勒注视着这位年轻上校,而希特勒的回答是既清楚又平静:“你现在可以确定,明斯特的主教不会再有人敢找他麻烦,我也会交代底下的党干部,这些人会依我命令行事。”


接着是很短暂的停顿,之后希特勒又说道:“但我也听到明斯特教区内信众的信提到这件事,他的工作是提供信众无上的慰籍。可是当一位象加仑伯爵这样的人来干涉帝国的政治就不理想,不论如何我对主教这件事是很清楚了。”希特勒微笑着说下去:“还有......我还有一些事要告诉你,我亲爱的莫德士,我了解我可以你及你的下属,你是德国全军最有勇气的军人,我以你为荣。”


接着莫德士就退下,就在快关上门时戈林就走了过来:“莫德士你知道吗,你真不该用那样的方式对我,你就像其他百姓一样对元首发出哀鸣。元首现在还要烦其他的事情,要是他现在还要去你们这些小事的话,那谁来处理军国大事?”


莫德士沉下脸来:“我并不知道有关明斯特教区信众写信给元首,并提到主教有干涉政治的事,我只知道盖世太保经常去扰乱礼拜及聚会的进行,以及询问常去参加聚会的人。我也知道秘密警察正进一步危害其他宗教领袖的生活安全,不然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神职人员现在会在监狱中?”


戈林仍然力持镇定,他试着用温柔的语调抚平事端:“莫德士,你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我想你大概是获得了错误讯息。我再次向你说明,教会绝对是平安无事的,什么事都没有,你绝对可以相信它。”


但莫德士仍是不太相信。戈林终于气得合击双手:“在这儿我向你保证,以帝国大元帅的身份向你保证。”


莫德士还能怎样呢?他实在没有理由再对帝国大元帅的这番话感到怀疑。他听了戈林的话,握着他的手说:“也许我看事情是太负面了,我一直想若他们告诉我的是真的话,那真是一种罪恶,这些对国家领导阶层的人来说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和莫德士飞官一样,基督徒莫德士还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军人,不会有任何事让他的想法改变,也不会有任何事改变他对胜利的信心,他相信的就和其他千百万人一样。”但莫德士绝不知道,在帝国中央保安局内还有一份他的个人档案。


莫德士事件让党卫队恩斯特.卡尔登布隆那感到非常地困窘,因为这一次的抗议事件恰好阻止了秘密警察准备对付莫德士的计划。卡尔登布隆那把他底下那些心胸狭窄又急进的家伙们给臭骂一顿,这些人正在寻找理由证明这位德国最受欢迎,功劳最大及获颁最高荣誉勋章的德国军人是“对国家有危害的人”。盖世太保们把原因归咎到莫德士起身干预他们对加仑伯爵主教的迫害行动,已经公开抗议及干扰国家对宗教的政策。后来莫德士档案就到了党卫队领袖希姆莱的手中,至此也无法阻止希特勒知悉档案上的一切。但希特勒对着把传教士拖下战场的波尔曼说:“我不希望教会再受到干扰,把宗教完全自国家中分离出来的行动要到大战结束后再进行,但现在我只要求和平。假如我听到莫德士遭到侵犯,并成为你们对付的目标,我能做的只有支持他。他是位虔诚的***徒,并且是位正直之人,你们离这位端正的军人远一点!”


希特勒很快的就转身并离开这房间。在此之后,莫德士很快的就接获他出任德国战斗机总监的人事命令。对莫德士来说,他实在感到惋惜,因为他和他联队的弟兄们相处得那么愉快,但他也知道此项任命的原因,莫德士带着115驾敌机的记录离开了他的朋友们。


莫德士新职位的工作,包括拜访东线德国空军作战部队,及听取各部队长有何需要及建议。在她就任新职几天以后,莫德士就以医生及专家的眼光看出德国空军及工业面临的所有凄惨情况,以及遭遇的瓶颈。他对他所看到的、所经历到及所听到的一切感到忧虑。后来他突然了解到在苏联的战争,不是在开战之初他们所相信的闪电战,作战部队蒙受的巨大损失让他内心不安,补给衔接不足,甚至对前线的需求一点助益都没有,这成为所有罪恶之首。这位年轻的上校了解到,及时恢复供需平衡是其首要任务,他虽然是成功了,但此平衡若无法保持,这场仗就很难再打下去了。


11月21日下了场雪。而意想不到的寒冷也立即席卷了整个东线。莫德士临时指挥部所在的辛弗若普(Sinferopol)也下雪,莫德士在此对东线南段的德国空军作战部队进行访问。


莫德士的副官没有敲门也未得到他的许可就进了房间里来,当这位年轻军官看了电报上的讯息之后,脸色登时骤变:“空军总监乌德特因测试空军新战机时发生意外而丧生,国葬将于11月24日举行,元首及帝国大元帅期待你的参加。”


莫德士的副官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前就告诉他,航空军区司令已派遣一架He 111型轰炸机准备送莫德士到柏林,此刻莫德士只好七手八脚地整理文件,莫德士想,乌德特也殉职了。


隔天上午莫德士架车前往科尔森(Kherson),亨克尔轰炸机正在这里等他,接着飞往洛维夫(Lvov),23日这架He 111型飞机在这里装了额外的邮件及包裹才上路。这架飞机载着莫德士及一位年轻的少校和中尉。这架飞机的飞行员是位经验丰富,名叫乔治.柯伯(Georg Kolbe)的中尉,当时还穿着上士的飞行服。柯伯在最近刚跳过少尉而直接晋升至中尉,并前往柏林接受军官的晋级。他们在洛维夫起飞前当地气象专家的预报是:“能见度偏低。”但莫德士还是下令起飞。这架飞机没办法爬升至云顶上,只能在无止境的云团中发出低沉的吼声。飞行员柯伯拒绝继续往前飞并建议回头。但莫德士下令:“继续飞,我必须及时赶到柏林。”


上天大概觉得事情还不够遭,在此时飞机两具发动机之一故障了,莫德士下令:“飞向最近的机场。”


飞行员报告:“我刚飞过了不勒斯劳(Breslau)附近的施米德菲尔德(Schmiedefeld)。”


紧接着意外发生了,在上午11点30分时,地面发出一阵阴沉的破碎声。不勒斯劳32,机场路132号的马丁匡德(Martin Quander)养鸡场的员工让这声响吓了一跳。接着养鸡场的负责人立即开了门并挥手:“快出来!外面有架德国军机失事了,快出来!”


就在这农场工人冲向失事飞机,并试图将生还者自飞机残骸中抢救出来时,援手来得还是太迟,一个身着德国空军中尉制服的人已躺在地上断气了,在他身旁躺着一位上校,他身着空军制服,并配挂最高阶的骑士十字勋章。这位农场工人停了下来。他认出这位军官,他曾看过他的脸,曾经?不,至少上百次!接着他想到了他的名字。“莫德士!莫德士躺在这里!”他高声大叫,其他的工人立即围到在地上躺着的这两人这儿。飞机失事时,莫德士摔断了他的脖子。


飞行员柯伯中尉还躺在飞机残骸内,他的双臂及双腿都严重受伤,当这群工人要把他抬出飞机时他疼得叫出来,柯伯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莫德士的副官及无线电通讯员则在草地上哭泣,两人都生还,无线电手在飞机坠毁前约30公尺高度时跳机生还。他摔断了手臂而且全身多处受伤,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两具发动机之一故障,这架He 111轰炸机就飞向雾中的施米德菲尔德机场。飞行员已经和地面塔台取得联系,就在他把飞机对正跑道,并且飞到下滑道近终点时,塔台叫他不要落地。但这架飞机已丧失许多高度及速度,飞行员试图让这架飞机爬升,但此时第二具发动机接着故障。这架He 111轰炸机立即失速,并且象一颗石头一般掉落地面。机身在驾驶舱后面断成两截。


马丁匡德养鸡场的工人做了一个简单的纪念碑,以纪念这次空难及在空难中丧生的德国第一位获颁最高荣誉的军人。当苏联军队席卷西里西亚后,波兰人拆了这座纪念碑,并把它丢到附近的沼泽中,后来德裔居民找到这个碑并将它埋了起来,他们要把过去几年的事情都埋入历史中。但莫德士上校已成为二次大战历史中的一部分,他是不会遭人遗忘的,他不仅仅是位杰出的军人,他也是位足堪模范的人,是位身着军装的绅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莫德士的墓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