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9章 以恶制恶兵花凋谢

sxpnceo 收藏 7 8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562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不清楚里面火力配制,村子太大,推算面积约有百亩,易于躲藏,斥候兵又报告,附近三里处驻有不少日军,如果枪声一响,鬼子必来救援让,赵振华犯了难。

哨兵急匆匆跑来:“报告长官,来了一队鬼子!”

赵振华举起手枪:“干他个狗日的!”

西一欧劝阻:“等等,看看再说!”

来的是一队伤兵,七八个人,互相搀扶,来到寨门外喊话、对口令,西一欧静静的听着,他们说是刚受伤,来医治的,领头的鬼子拿出证件对上口令,寨门上的鬼子稍加盘问,放开大门,七八个鬼子进去了。

西一欧没时间耽搁,召集二十个凤凰战士:“更衣!”

当着一群大老爷们儿的面,摇身变出二十一个日本兵,头戴钢盔、肩扛三八大盖。

赵振华问:“你们打算干啥呀?怕死也不能熊成这样吧!”

西一欧道:“这叫山寨皇军!弟兄们,让赵连长看看!”

一声口令,“齐步----走!”二十个流氓来回走了三圈。

赵振华看的眼珠子要掉出来,靠他大爷,二战区来的特务学啥像啥!

计划再度实施,赵振华先调一个班骑兵去监视三里外的鬼子,再安排手下排长十五个人当俘虏,五个“皇军”佯装受重伤被人背着,其他“皇军”押送他们走向寨门。张方武为妹夫捏把汗,万一穿了帮,三十多个人就成了枪靶子。

寨门上的探照灯很快就定格在他们身上,值更的曹长(上士)恭敬的敬礼,不过没放松警惕,喝问口令。西一欧把刚才进寨子治伤的鬼子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见曹长还在看,大声训斥:“听不到外面的枪声吗?有支那部队夜袭!我们与支那人交战,部分士兵受伤,需要医治!”哨兵立刻蔫了,交头接耳询问。西一欧见他们仍有警惕,掏出敌工团的证件晃了晃,按赵振华的情报随便报了个部队番号:“这是我的证件,我们俘虏了十五个支那骑兵,联队长命令送给你们!”

“哟希!支那骑兵?”城楼上的守军喜出往外,打死他也看不见证件上面的字,只不过对骑兵很感兴趣:“好久没抓到支那骑兵啦!快,快,你们下去,协助中队长处理俘虏!”

寨门分开,吊桥放下,十个日本兵迎出来,四个押送俘虏,四个陪护伤员、两个接待中队长。

西一欧问曹长:“曹长阁下,敌人来袭,用不用我们替你们防守?”

曹长非常高兴:“谢谢中队长,这里固若金汤,我们两个班足够啦!”

“哟希!”西一欧探明日军的数量,放手大干,见“俘虏”和“伤员”们已进入院子,咳嗽一声,曹长和另一个日本兵被捂住嘴扭断了头。

西一欧带十个人走上城头慰问值勤士兵,每从值勤士兵身边走过,地上便多一具尸体,行进队伍中便少一个人,走过四面寨墙,队伍变成七人,地上多了四具尸体。那些进入院子的伤兵和俘虏也已从院中走出来寨门下汇合。

村中院落多、房屋少,天气热,院中新置了许多行军床、蚊帐,供伤兵使用。凤凰战士直闯村中大道,优先照顾巡逻的鬼子兵,护城河孳生的蚊子太多了,咬得值更的日本兵正头昏脑胀,蚊帐再热也能挡挡蚊子,站在外面只能活受罪。以帐篷、大树作掩护的凤凰战士悄无声息的干掉值更鬼子。西一欧在探照灯前挥挥手,赵振华的大部队揭地而起、涌入村中,散入鬼子营地,马家军基本以砍头为主要战术动作,土匪乐衷于割喉,结果都是一样嘀。不时有人发出惨叫,和伤兵的痛叫没什么区别,野战医院里,大家都习已为常了,而三里外的日军听惯了惨叫,见怪不怪,没有惨叫反而不正常,倒是很多据点响枪让他们格外关注,让他们揪心的是,北方时断时续有马蹄跑动,派兵出去侦察,连放枪带吆喝什么也没发现,待他们回到营地,外面的马蹄再起,搅得他们坐卧不宁。

医院里,砍瓜切菜般屠杀,一百多日军伤兵梦丧黄泉,帐篷、蚊帐上溅满道道血迹,从伤痛、梦中反应过来的鬼子们来不及反抗,都成了刀下之鬼,

十分钟后,又一个大难题摆在众人面前,七十二个日军女护士无法处置。

金钱豹子吆喝着:“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赵振华杀人是有原则的,不杀女人,他作为堂堂正规军,更不杀军医。日本女人们睡眼惺松,衣衫不整,有的露着脊背、有的露着大腿,惊恐的看着两百多个拿刀的支那男人,浓浓的血腥味让她们失去了叫喊的勇气。

官兵、土匪们渐渐都变成了同一种表情,赵振华压抑着脸上色迷迷的神色:“弟兄们,鬼子糟蹋咱们的姐妹,咱们不能便宜了小鬼子!”

“是!”

“对!血债血还!”

官、匪们的回答几乎只有这两个答案,西一欧不反对,他的姑父一家惨死鬼子手里,两个表姐被鬼子糟蹋而死,这个仇什么时候都忘不掉。

赵振华插刀入鞘:“弟兄们,咱们要替天行道,以牙还牙、以恶制恶。”

嘿嘿、哈哈、呱呱、嘎嘎,所有的人心领神会。

“西连长,我们是堂堂国军,要遵守军纪,这个任务交给你们吧!”赵振华言下之意,西一欧的部队是特务,“地下”工作者,方便执行“特殊”任务。

西一欧看看金刚,金刚摇摇头:“赵连长,干我们这一行的,是讲职业道德嘀,不能随便接任务。”他不能揭穿自己、张方武、金钱豹子的真实身份,把流氓的道德观提出来搪塞,转向张方武:“张连长,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啦!”

嗡,红枪会的人往后退,张方武心中不是不想执行光荣任务,有苦难言,红枪会讲究神兵、神符,沾了日本女人,等于破坏教规、亵渎神灵,对这个妹夫的关照还是感激有加:“我们要保持金刚不坏之身,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豹子兄弟吧!”

“中!”金钱豹子当仁不让:“我保证坚决完成任务!”

土匪们暴出了热烈的笑声。

金钱豹子吼道:“弟兄们,严肃点,任务艰巨啊,日本娘们儿多,咱人少,希望你们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精尽人亡也要为国争光!听我口令,架----机----枪----”

五十个土匪满怀着对侵略者的仇恨,齐刷刷的脱下裤子。

申志强刚从游击队过来,不习惯土匪作风,小声嘀咕:“对俘虏太不人道了吧!”

金钱豹子吼道:“凭啥光咱中国人讲道义?忘了刚才鬼子是咋对待咱们中国女人吗?”

激的申志强双眼喷火,几百个人恶煞般的眼神顿时吓昏了五六个日本女兵。

“弟兄们,拿出你们祸----拿出你们的绝招,来打击日本侵略者。听我口令,冲锋!”金钱豹子差点说漏嘴,他本想说“拿出你们祸害老百姓的绝招!”

话音未落,金钱豹子身先士卒,拖起一个日本女人按到地上,女人哭叫“卡油米西哟!(日语,救命啊!)”

旁观的张方武叫道:“靠,弟兄们,听听,日本娘们让咱卡油啊!”

周福海跟着说:“是啊!鬼子娘们儿还求咱米西米西哟!”

越来越多的日本女人叫起来,马家军和土匪们听不懂日语,但听的越来越清楚,果然是“卡油”和“米西”,有张方武和周福海的误导,所有的人只有“惩治侵略者”的英雄感,并没有负罪感,不少人还认为是日本娘们儿是为日本兵还债来了。

日本女人们哭求了几声,便被锋利的马刀吓的闭上嘴,轻轻的挣扎。西一欧顿足捶胸:“你们不能这样啊----禽兽啊----轻点嘛----”声音细若丝蚊,赵振华接口道:“你们不能这样轻啊!人家需要,你们就满足人家吧!”

西一欧怜惜的说:“你看看,俺想帮你们,你们还自愿!这怨谁呀!老子想帮也帮不了你们!唉----”

申志强安排完警戒哨,和白玉米趴在寨墙上看实况直播,暗道,当土匪就是好,既能当英雄,又用不着受繁琐的规章纪律约束,换了以前,早被枪毙三回了。

张方武看的鼻血横流:“弟兄们,关键时刻,不能服软啊!冲啊!”

骑兵们叫喝:“报效党国的时候到啦!干啊!”

“使劲干哪!”

“拿不下三个阵地,别说是中国爷们儿!”

助战声让金钱豹子热血奔腾:“弟兄们,坚持下来,就是胜利,抗日英雄咱们当定啦!”火力更加猛烈、持久。

金刚悄悄的和张方武议论:“张兄,你看这日本娘们儿咋都乖乖的让弟兄们上哪!你看,你看,豹子身下的那个娘们看着还特享受!”

“是啊!估计日本枪短小精悍,伺候得她们不满意吧!”

“哎呀!让俺想起了一个歇后语,叫做婊子罢工----抗日!”

“哈哈哈哈,日本娘们儿痛心日本人在中国做下的罪恶,在日本国内抗日,专程来中国赎罪啦!”

西一欧和赵振华假惺惺的劝了一会儿,去收拾战利品,这里毕竟是鬼子的地盘,时刻作好撤退的准备。

野战医院没什么油水,只有两辆运送伤员的汽车,罐头、饼干等营养品不少,柳天罡对各种医疗器械感兴趣,日本器械工艺不错。

过了半个钟头,大战相继结束,金钱豹子疲惫的提着裤子过来,张方武关切的问:“兄弟辛苦啦!”

“报告长官,超额完成任务!”金钱豹子咕哝了一句:“奶奶的,全他娘的是残花败柳,木劲!”

申志强看的上瘾,赋诗一首:“东洋自古无娇娘,残花败柳一行行,偶有鸳鸯成双对,还是野鸡伴色狼!”

白玉米口吐哈喇子,大饱眼瘾,诗兴大发:“昨夜饮酒过度,沉醉不知归路。稀里糊涂赶路,误入密林深处,呕吐,呕吐,惊起野鸟无数,皆是穿衣提裤。”

哈哈,嘎嘎,两人饱读诗书,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交流起诗歌来。

赵振华觉得差不多了,指挥撤退。

张方武、金钱豹子今晚开心极了,跟着西一欧杀鬼子、开大炮、睡日本娘们、当抗日英雄,这辈子也没这么快活过,已进入日本人势力范围,护花使者任务宣告完结,便要告辞。西一欧担心两人受日本人袭击,提议送他们回沈丘。两人不干,西一欧一来一回得耽误很多时间。赵振华打包票,包他们没事,一夜之间,他们几人关系极为融洽,好的像兄弟一样。西一欧说:“我们此去上海执行秘密任务,张、吴两个兄弟送我们到此为止,赵连一定要将他们送到安全地方!干我们这一行的,做的活儿不上台面,一旦公布出去,会受长官责罚,今晚的事请赵连长保守机密,所有战功请赵连长笑纳!”

赵振华理解特务的难处,战功全归自己那咋不乐意?于是分配物资。

西一欧没有过多要求,带走两辆汽车、一门战防炮(赵振华的战利品太多,汽车不敢开、战防炮带不走,扔了可惜),补充了些甜瓜雷、四门掷弹筒(骑兵、土匪不会用)、弹药、罐头食品,两拨人依依惜别,赵振华、张方武、金钱豹子、大葱大叹知音难觅。赵振华暗道,一夜的战功比自己打了十几年仗强过百倍,手下的骑兵们更是深有感触,这伙特务太会打仗啦!简直是杀人机器!

西一欧拍拍屁股走了,闯下的通天大祸由骑一师承担。在他们走后不久,巡逻兵便发现了被绳捆索绑的日本女兵,消息一级一级向上传,半天功夫,传到日军总部,震动朝野,自甲午海战以来,日本攻城夺地,扮演的是主宰者的角色,而自己高贵的女兵多达七十二个(有五十一个是临时来实习的)惨遭蹂躏,开创了皇军五十年来的先河,是日本军队的耻辱,令大日本帝国蒙羞,日军总部下令严格封锁消息,处决七十二个女兵,连解救她们的巡逻兵、控制现场的救援部队也被勒令剖腹,数十个上报消息的军官被派往南洋,这件令日本人伤心的事情远未结束,尘封于历史不等于不报复。在西一欧走后,日本军队秘密侦察,根据女兵口供,将目标锁定在骑一师和土匪身上展开疯狂复仇,8月,从开封调来一百辆坦克、装甲战车,组织两个师团突破国民党七个师防线,对骑一师进行强攻,骑一师在淮阳城和鬼子打了个三进三出,阵亡两千官兵,二旅旅长马秉忠殉国。

西一欧马不停蹄驰上公路,两辆汽车上架着96机关枪,拖着战防炮,手下流氓一半成为“皇军”,一半成为“皇协军”,很快遇到哨卡,日军多个据点夜里受到中国部队袭击的事正在扩散,哨卡不敢大意,西一欧拿着20师团通行文书请求过关,哨卡对他们的装束没有起疑,倒是对战防炮看来看去,西一欧解释是路上缴获国军的,哨卡小队长在赞叹皇军骑兵实力之余,眼睛落到了西一欧腰上的武士刀刀柄上,刀柄上刻有一朵精致的菊花,那是日本皇室的特有标志,日本军官普遍配有指挥刀,但刀柄上刻的是樱花。西一欧这才想起武士刀是日本天皇的赐物,他本想拿此刀手刃小林太郎,以祭美蕙子在天之灵,此时此地,灵机一动,抽出武士刀,翻转刀面,刀身上刻的“昭和”字样让所有的日本兵羡慕,小队长出乎意料地对西一欧鞠躬、问好,显示出无比的信任和热情:“开路一马死!”

西一欧快速的复述了一遍,“开路你妈死!”喝叱部队前进。

(注:本章土匪虐日本女兵的故事取自于河南信阳的真实故事。)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