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往名的军旅佚事 兵路初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偿试着想要写一部军旅小说,以我所经历的军旅过程为题材。但对自己没有多少信心,不知能否写得出来写得好,但我努力吧,请看过的朋友们给我帮助和指导,对我的写法和文章的排版及文字的运用等等,对您的指导我表示感谢




足 迹


宏杰个子不高,身体有点偏瘦,体检时身高还不够162公分,体重不到100斤。体检医生问他:“想不想当兵?”宏杰低下头,咬咬牙,狠着心说想去。医生笑着对他说:“小不点,合格了。”

其实那时宏杰不知道体检这只是一种形式,他的爸爸早已经托人走关系全打点好了,就是说不想去当兵也会合格的,没准还会惹来一阵嘲笑

1997年12月12日,宏杰坐上了参军的列车,伴随着滚滚的车轮,窗外飞舞的雪花,家乡越来越远了,带兵干部让新兵们都上卧铺睡一觉,有五六个小时就能到了,睡在卧铺上,宏杰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往事如潮涌来。

宏杰不爱学习,特讨厌学校,小的时候学习也挺好的,也梦想着将来考取个大学什么的,可是上中学后就开始讨厌学校了,宏杰的家离中学有十几里的山路,每天都要走30多里的山路,晴天还行,遇到雨水天或雪天受的那个罪就没法说了,但吃苦对宏杰来说不算什么,家里穷,从小学七八岁时随父母上山下田干活了,让宏杰烦和恨的是上学路经的村庄总有一帮同龄人欺侮他,常拦路骂或打他,为此宏杰每天都要担心害怕的,学习也就不好了,后来架打多了,宏杰也累了,怕了,对上学也充满了恐惧,发了狠心,成天的在腰里别着一把刀,想着让在拦他就给谁几刀,可能那帮家伙也怕了或学好了,宏杰一直没捅到人,但学是坚决不上了,正好城里的舅舅做生意需要人手,宏杰也乐得出去,这一干就是一年多.

说去当兵,真是一件意外的事,宏杰爸早在他不上学时就和本地的官员打了招呼,为的就是将来宏杰能有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可是那个官员给忘记了,这一拖就是两年,也不知道怎么今年就想起来了,也没问这孩子还让不让去当兵卫,就给办了这事.

宏杰跟着舅舅做生意,长了不少生意场上的知识,正准备自己下海也干一番呢,听说让他当兵,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去,小时候知道当代最可爱的人是军人,可现在对当兵的没好任像,特别是在城里的这两年,没少和当兵的接触,一口一口的傻大兵的被人叫着,社会上也流传着好孩子不当兵当兵不是好孩子的话,为了不去当兵,宏杰偷着跟到长春呆了几天,后来看真是不行了,爸爸那么大岁数的人哭得成了泪人,就差点跪下来了,还能再坚持吗,就拿三年的青春赌明天吧,宏杰狠着心决定去当兵.

列车已走过了四平,再有一个小时就到军营了,不知道家里现在什么样了,突然很想很想家,很想自己的那个小乡村,想妈妈,想姐姐,

为了欢送宏杰当兵,家里大摆酒席,爸爸单位也特意出了一台车相送,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宏杰,此时真切的感受到了,离别的滋味,吃饭时一大桌的亲戚都往他碗里夹菜,可是宏杰已哽咽的不能下咽了,想哭,可是看着妈妈,还是强忍住,要走的这几天,妈妈每天以泪洗面,这么多人都在强颜欢笑,,有一个落泪的,保准会哭倒一大片,宏杰咬着嘴唇,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哭,可是当上车的一刹那,真的忍不住了,宏杰泪流满面的已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亲人们挥着手,妈妈已哭倒在姐姐的怀里.


经过了六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铁岭北部的一个军营,天色还没有放亮,宏杰随着一个老兵跨过了一个大操场,上了三楼,被安顿到了新兵三班.

接宏杰的老兵就是他的新兵班长了是个九六兵,家住沈阳,叫刘光,这都是路上边走边告诉宏杰的,领着宏杰吃过饭,就让宏杰好好的睡一觉,睡在床上宏杰恐惧的心理减去了不少,谁说部队老兵可凶了,总是打骂新兵,看着这个老兵多和蔼啊,路上又拎包又问寒问暖的,进了班级又倒热水又给铺床的,在家父母也没这样啊,带着欣慰宏杰进入了梦乡.

宏杰是第一批兵,几天接连的其他新兵战友也来了,由于宏杰较别人先进班早几天,就也学着班长的样子,每来一批兵都又倒水又帮着铺床,忙里忙外的,把几天来学的知识也灌输给他们,很快的在新兵圈中取得了信任.也得到了班长的赞同.

新兵差不多到齐了,不知为什么,又从分了一次班,宏杰差点被分到了别的班,还是班长向连长请求才又把他留了下来,这是后来别的班长告诉宏杰的,为此宏杰对班长的感受激之心更重了.

被分来的新兵叫程龙,和宏杰是老乡,宏杰记得新兵点名时就听到了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叫李鹏的,当时就引起了一阵的轰动,没想到现在竟然分到了一个班.


老早就班长们聊天,今年的这批兵中有太多的关系户,特别是锦州的这批兵,后来也证实确是如此,他们中有的是某首长的亲属,有的是某将军的子女,被分到我们班的两个兵中有一个竟是中央军委某副主席的亲属,这批兵来的那天,不是接兵干部去接的,而是十几个兵由军区专人专车送来的,团里的几大常委班子成员全都出来迎接了,看着这些平常对下属们横眉冷对的团首长们,在这些兵中露出的关怀亲切的面容,宏杰感到恶心,也在心底升出一股自卑感,也梦想着自己也有一个当首长的亲属,也能来部队看看他,然后这些团首长们也露出笑容给自己开某些绿灯,可是必竟还要面对现实的,宏杰相信,只要自己去努力拼搏争取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的.


被子是一个战士的脸面,被子叠的好的战士在别人的心中地位也就高,反之也就低一些,叠军被要求五直一平,真的要达到这一点,那是要付出相当大的心血的,

宏杰每天看着班长最后一个起床,三两下就把被子搞定了,那动作特娴熟,那形像特酷,特有老兵味,宏杰也就下了狠劲,一定也要和班长一样,叠被子的第一步是先要把被子压薄,压出两竖三折的印出来,这要在地方社会上那可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你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去完成这事,可是部队就不行,不准采用任何投机取巧的方法.宏杰当时就想这要是拿压路机或几块大板石往上一放不就解决了吗,为此还特意咨询了班长,班长告诉宏杰,叠军被不单单是叠这么简单,它也代表着军人的形像,更重要的是在打磨每一名战士的心志,在部队里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 ,如果不重一点一滴的生活中打磨,纵有严格的军纪在此也往往会出事的,这和其它军事训练一样,也在练一个战士的耐力和盛气.

明白了这一点,宏杰也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当兵的第一步从这开始为了把被子叠好,宏杰只要有时间就打开被子狠命的用手和肘部压,每天睡觉前都在被子上坐一个小时,有时干脆不盖被子就压在身下,直到被班长批评了,才不再这样,但肘部和手也被磨破了,每一次叠被变成了与伤痛作斗争了,

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宏杰的被子被评上了内务标兵,


来部队半个月了,新训生活也以顺利的展开,宏杰一直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把每一天发生的事都记在日记里,不断的总结与进行自我批评,在同届兵中也取了一定的地位,除了每天的工作训练学习外,也偶尔的想想家,但总的来说还不错.

部队按作息时间晚八点半是点名时间,今天是每二次全新兵连点名,指导员在队列前先总结了近段时间的工作及成绩,然后宣布入伍半个月里表现好的同志,每个排里报了一名,宏杰伸着耳朵听,满怀希望的以为一定有自己,可是当部队带回时也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指导员宣读的是本班的另一新兵郑宇

回到班里,宏杰总结了又总结,反思了多次,也没发现哪做的不如郑宇,真到一次听班长和战友们聊天发牢骚才知道原因,郑宇是松原兵,接这批兵的正好是指导员,那次点名连班长也不知道要报表现好的同志,

一直抱着没人没钱只要自已努力付出努力的去做就可以实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第一次宏杰不再相信自己,不再相信部队,好长一段时间工作训练都落后了,干与不干一个样,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思想情绪严重的影响着宏杰

班长发现了宏杰一段时间情绪很低落,究查原因给宏杰上了一课,让宏杰对部队又重新的找回了希望,也明白了看事情不能只是片面的,现在的新兵连只是一个临时的单位,三个月后将从新分组班排,只要干得好,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是谁也无法摸灭的.

果然从些后再也没有过私报成绩的现像,一律采取公众投票表决的方式,宏杰的干劲又上来了


宏杰踏踏实实的在新兵连里训练学习,但这只是行动上,在脑子里宏杰对当兵还没有转过弯来,只是多年来好胜的脾气让宏杰无论做什么是否愿意同兴,但都一样要做好,而且一定不能比别人差,这才让宏杰在军旅的前三年里少了许多遗憾.从登上列车开始,宏杰就执笔记日记,一直坚持到脱下军装的那一天,也正是这些日记让宏杰对走过的路记忆上更深刻.

2005-03-14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