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往名的军旅佚事 杂质

whq197988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size][/URL] 一 “王班长,快醒醒,快醒醒。” “怎么了,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不好了,刚才有人进女一班宿舍了。” “什么,你说什么?” “有人进女一班宿舍了,你快去看看吧,学生都炸窝了。” “妈的,怎么回事。” 二 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学生们在宏杰反复的巡视和镇压下才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王班长,快醒醒,快醒醒。”

“怎么了,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不好了,刚才有人进女一班宿舍了。”

“什么,你说什么?”

“有人进女一班宿舍了,你快去看看吧,学生都炸窝了。”

“妈的,怎么回事。”

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学生们在宏杰反复的巡视和镇压下才安静的睡去.看着寂静下来的营房,宏杰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连衣服也没脱一头扎到床上,几分钟就呼声振天了.自从开始军训到今天,一个星期了,宏杰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实在是太累太乏了.

一个紧急的声音,一双急促的手推醒了宏杰,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跳,宏杰跳起来就往女生宿舍跑,心里直骂娘,军训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出了这事后会产生的严重后果,不但在学生脑海里留下了恐惧的心里,影响了军营在学生心里的神圣地位,更重要的是给部队形象抹了黑,一想到这些宏杰身上冒出了汗.步伐更快了.

敲开门进到女一班宿舍,挨着窗口的,最先发现进来人的那个女生被吓得还在抽泣着,其她女生也都围着被子坐在床上叽叽喳喳个不停,看着受到惊吓的学生们,宏杰压着心里的怒火,很少在学生面前有笑脸的他,缓和着语气安慰着学生们,嘱咐把窗户插好,让学生们安心睡觉,做着保证,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然后把还在哭泣的女生叫了出来了解情况.

其他教官也都来了,宏杰安排哨兵把室内岗改成室外岗,由固定岗改为流动岗,并每班岗加派了一个人,同时吩咐其他教官马上到战士宿舍检查,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整整七分钟,宏杰在脑子里初步分析一定是本连队人做的,只要细查一下,肯定能查出个蛛丝马迹,紧张急促的在一分钟内宏杰把一切安排妥当,看着各自展开行动的几位教官和哨兵们,领着已停止哭泣的女生来到教室.

请女学生坐下,倒了一杯水,宏杰看着女学生的情绪有点稳定了,才轻声的说:"你把刚才的经过在好好回忆一下,以便于我们追查.好吗?"

握着水杯,女学生定了定神:因为太热了,我睡不着就把窗户打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有点迷迷糊糊的,突然就感觉窗台上站了一个人,我开始以为是自己睡着了,在做梦,可是又不像,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又睁不开.直到那个黑影在翻我挂在床头的衣服,然后又去翻别人的,我才意识到进来人了,吓得我一下子叫出了声,也清醒了,同学们全醒了,那个黑影一闪就没了,等打开灯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特意看了一下窗台,确实有脚印,证明真的有人进来了,不是做梦.

送女学生回到寝室,又安慰了几句,宏杰坐在岗桌上陷入了沉思.在脑海里过着一个个有怀疑的人,陆续的几位教官都回来了,收集回来的情报很让人失望,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对这个结果宏杰很生气,真想痛骂他们一顿,疲物,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些日子教官们也够辛苦的,吃不好睡不好,都瘦了一圈,望着他们,宏杰挥挥手,都睡觉去吧。然后一个人往战士宿舍走去。

宏杰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本班的老兵任辉.任辉,从新兵来时就手脚不老实,喜欢小偷小摸,为这事,当时他的新兵班长没少收拾他,宏杰也训过他很多次,后来下连了,连队把任辉分到了宏杰的班,让宏杰好好管教.虽然宏杰对任辉百般教育加以管制,但真应了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老话,隔段时间肯定出回事.特别是前些日子任辉的胆大妄为着实让宏杰吃了一惊.趁着给地方关系单位出公差的机会,任辉竟撬开了私人住宅,偷了一部手机,一千多元现金。任辉有个毛病,有钱了就大把大把的花,宏杰发现任辉总请老乡吃饭,便想到了他肯定又做案了,连吓带蒙任辉就招了。当时对于任辉的处理方式,宏杰心里就不满。以宏杰的意思,任辉已经触犯了刑法,就应送到军事法庭让法律来制裁。可是连队考虑到年底评先进连和团队的声誉,硬是把这事压了下来,只关了几天任辉的禁闭,给了一个记过处分,把任辉所偷的手机和钱如实返回并与失主协商私了。

很长时间里,宏杰都不能转过这个弯来,这到底是在帮一个人还是在害一个人,荣誉就这么重要吗,这种掺了杂质的荣誉还有其实在意义吗?几次三番的宏杰找到连队理论此事,但最终连队都以顾全大局为由压下了宏杰的提议并批评了宏杰的不满情绪。恨得宏杰牙根咬得嘎嘎直响,看到任辉眼睛都绿了,关起门来狠狠的一顿爆打,直打得任辉钻到了床下,嘴里都叫出了亲爹别打了,宏杰才还是不解恨的放过他。

从这件事后,好长时间里任辉工作学习训练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宏杰真为此感到高兴,还表扬了几次他。宏杰边走边想着:“难道又是他,老毛病又犯了?”

推开本班宿舍的门,宏杰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周,看着地上几双凌乱的鞋,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又为新兵陈健盖上。这才走到任辉的床前,心里的怀疑更大了。

拍拍任辉:“你怎么睡觉不脱衣服?”

任辉身体明显颤动了一下,坐了起来:“啊,班长,你怎么还没睡?”

打开手电,照着神色慌张,脸色有些发白的任辉,宏杰已猜到了八九不离十,刚才的事肯定是这小子干的了:“你睡觉怎么不脱衣服?”宏杰压着升起来的怒火,沉着声表情严肃。

“我,我,我刚才去厕所了,回来就没脱衣服。”任辉我了几声才说出个话来。

“你跟我出来,有话我问你。”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有事明天说吧,班长。”

“哪来那么多费话,让你跟我走你就走。”

宏杰不容置疑的下着命令,一并叫起了副班长周洪宇。任辉一脸不情愿的跟着宏杰走出宿舍,副班长周洪宇也莫名其妙的穿上衣服跟着走出来。

回到教官宿舍,宏杰又嘱咐了一遍哨兵提高警惕性,防止再发生意外。

把任辉和周洪宇领进自己的屋,关上了门,让周洪宇先坐着,讲述了一遍这几天任辉的表现和晚上睡觉前都做了什么。然后宏杰冷漠的盯着站着的任辉好长时间不说话。

任辉随随便便的站着,看着宏杰在看他,规矩地站好了一些,偷眼看看班长,还在看着,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站得标准了一些,宏杰还是不说话,任辉站得更标准了,完全按照立正的动作要领。

从新兵连到老兵,任辉跟着宏杰一年半时间了,对宏杰的脾气已了解得很透了,平时对兵的关心那是没说的,比亲妈还亲,可是在管理上严格的程度细到头发丝里,生活中对每个人都是笑哈哈的,可是在工作上严肃起来让人透不过气。

宏杰还是没有说话,一直在盯着任辉看。任辉头上冒汗了,手心冒汗了,背上湿透了。任辉清楚的记得上次的那件事,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脾气的班长,如同疯了一样,抓住他一把仍到床上,一脚窝得他差点没上来气,一根锹把都打折了,现在回想起来身上还疼,从那次以后,任辉真正的领教到了班长的历害,也从心底看见班长就直打颤浑身发麻。

“说说吧,任辉,你都干了什么。”宏杰终于说话了,惦量着时候差不多了,宏杰看着心里发虚的任辉展开了进攻。

“扑通”一声,任辉跪了下来,泪流满面:“我错了,班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时头脑发热,我不是人,班长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这一次吧,班长,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抱住了宏杰的双腿不放,任辉放声哭着、求饶着。

宏杰厌恶的看着任辉,对他的这一套把戏太熟了。已经懒得再搭理他了,回头对副班长说:“把禁闭室收拾出来,今晚他先在禁闭室住着,明天报到连队,让连队处置他吧。”

躺在床上,宏杰想着,连队会怎样处置任辉呢,会不会还是和上次一样,不了了之呢?

真的让宏杰猜中了,连队又一次的把事件压了下来,还是关几天禁闭,一番教育。

宏杰虽然明知结果是这个样的,但真正面对时还是很气不平,就为了这个狗屁的荣誉,就可以置法律于不顾吗,就可以让这样的人为所欲为吗?宏杰真的急了,强烈的要求不处置任辉,这兵就不带了,指着连队干部争辨着,几次决定去团里反映这事,可是每次都被排长劝了回来,内心里宏杰一方面对这样的处置气愤,一方面也不想成为连队的罪人。

几番挣扎,事情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任辉还是宏杰的兵。宏杰也无奈的当着这个班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