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10岁男孩遭继母虐待 被迫与藏獒同住两年

10岁男孩遭继母虐待 被迫与藏獒同住两年

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西安两名遭父亲和继母虐待的孩子多么羡慕别的孩子能与亲爱的爸爸妈妈共同庆祝属于孩子们的节日。可这小小的心愿对他们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被迫与藏獒同居一室近两年

5月20日中午,在妇联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在西安东郊见到了10岁的小飞。小飞的姑妈指着小飞脸上、额头上一条条纵横的疤痕告诉记者:“这都是他后妈把娃打成这样的。”小飞和姐姐小雪是父母未婚生育的孩子,多年前父母已分手,母亲远走他乡。2006年父亲再婚,两个孩子的噩梦从此开始。父亲和后妈都无业,且有不良记录,去年父亲入狱。生活中后妈一直虐待两个孩子,经当地派出所和妇联的调查显示,小飞的后妈把当年不到8岁的小飞与两只大藏獒关在一个单元房内近两年时间,孩子的衣食难以得到保证,一次小飞在饥饿时与藏獒抢吃半个馒头,被藏獒抓伤了脸,血流满面。后妈经常用烟头烫、手掐、脚踢孩子,造成孩子身上、头上伤痕累累。小雪的眉毛、头部被后妈烫伤后就无法再生,她在全国妇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安全与健康成长”陕西合作项目宣传海报上写道“后妈不给我们吃东西,还老打我和弟弟,我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逃跑。”2007年11月小飞的姑妈向妇联求救,在当地妇联与派出所的干预下才把小飞解救出来送到医院治疗,并为其办了低保。

呼吁福利机构关注遭虐待孩子

在记者采访中,小飞很胆小不开口说话,记者问他想不想与爸爸妈妈一起过儿童节,他大声说:“想”。遭虐待的小飞让一个现实问题摆在了妇联工作人员面前:未成年孩子的亲生父母和继母都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甚至侵害孩子们的合法权益,今后他们的生活和教育怎么保证?省妇联权益部部长宁焕霞接受采访时说,省妇联接到过此类案例,父母有严重不良行为,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经常虐待未成年人,又没有其他合适的监护人,而民政部门的福利院只收留孤儿,救助站只接收流浪儿童,导致此类未成年人无处可去,基本的生存权都难以保障。她们建议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办法》修改时增加上:“社会福利救助机构应对父母均被剥夺监护权,或父母双方因犯罪被羁押,且无适当的其他监护人监护的未成年人提供救助并代为监护。”宁部长说,只有这样未成年人的生活和教育能够有所保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