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55.html


土肥原贤二和河本大作策划的方案很简单:几个日本浪人从被奉天示威民众重重围困的侨民居住区出来,在街口和示威市民发生言语上的冲突,言语冲突中免不了发生肢体上的接触,肢体接触的后果就是某个部位受伤流血,然后冲突就扩大双方混战在一起,再然后就是那几个故意挑衅的日本浪人被示威民众围殴,在侨民区入口境界的日军见同胞受困,于是就冲了出来将那几个日本浪人救回去,但是由于某个示威学生不小心撞到了某个日军士兵的刺刀上被刺了通心透,于是更大的矛盾爆发了。

“小日本杀人啦!”示威群众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就一拥而上去抢那群日本兵的枪,日本兵生命受到威胁,然后就开枪了。

枪声一响,示威时井然的秩序便彻底消失殆尽。人群开始逃命,他们涌向各个方向,有人滑倒了,然后被无数人踩踏着,很快就受了重伤,在这些人被踩死之前。他们奋力拉着推着踩向他们的腿和脚,制造了更多的摔倒者。现场的秩序已经失控。

“大家不要慌,有秩序地后退。。。”我的声音是如此的渺茫,在铺天盖地的枪声和惊叫呼号声中,我只能看着眼前的局面逐渐变得不可收拾。

三八式步枪特有的射击声仍旧不紧不慢地响着,因为人群太密集,每一颗子弹都要穿透好几个人才能停下来,人群中不断爆起一串串的血雾,而先前负责隔离示威群众和日本军人的奉天警察在日本人开枪后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眼前的事实惨不忍睹,我们这群军官愤怒的连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日本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砰。。。”一颗子弹击中了从我身边经过的一个妇女的脖子,溅起的鲜血喷的我满脸都是,我只觉得眼前脸上一热,眼前的景象恍惚变成了黑白颜色,都是同胞的鲜血啊!

一股热血突然涌上心头,我伸手摸出了少帅送给我的勃朗宁手枪,举枪便射。三秒不到,半跪在地上超人群射击的那群日军便被我击倒5人。日军立刻发现了打黑枪的我,击中火力朝我这里射击,一群日军趁机躬着身子朝我们这里冲过来,看样子似乎要将我拿下。

“老四你。。。”看到我开枪向日本人射击,黄绍宏想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赶紧将我扑倒在地,周正毅趁机夺下我的手枪。

“这下麻烦大了,”黄绍宏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小鬼子肯定会追过来,大家赶快离开这里。”说完便和周正毅一手拉住我一只胳膊往后拖,向旁边的小巷跑去。将我拖进小巷后,黄绍宏又将我背起来,这样逃跑速度可以快点。

“大哥,老四好像受伤了。”站在黄绍宏身后扶着我的周正毅说道,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血。黄绍宏赶紧将我放下来,发现我胸口已经中了一枪,鲜血将半身军装都染红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周正毅问道,“我们都穿着军装,太引人注目了,小鬼子很快就会打听到我们经过这里。”

“分头走,大家先把军装脱了,我和正毅、锡联留下来照顾老四。小鬼子肯定会找少帅要人,我建议大家先不要回部队,先找各地方躲一躲看情况再说。日本人是少帅的杀父仇人,我想少帅会理解我们的。”

“好,就这么办,家肯定不能回了,我们去那里躲呢?”沈能问道。

“去黑龙江吧!我表叔马占山是黑龙江副督军,他老人家也非常憎恨日本人,而且那里现在还是俄国人的势力范围,日本人就算知道了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李宝堂建议道。

“真的对不起,连累到大家了。。。”虽然胸口的伤口不断流血,脑子也昏沉沉的,我还是诚挚地向战友们道歉,“是我太冲动了。。。”

“这不是你的错。”黄绍宏脱下我身上的军装,将自己身上的白衬衫撕成布块包住我胸前的伤口,“如果当时我手里有枪,也会打死那群小鬼子。你现在不要多说话,我先将你送到医院。好了,大家赶快行动,小鬼子就要追过来了。”

李宝堂他们纷纷脱下军装,换上普通的衣服悄悄出城去了,黄绍宏、周正毅和郑锡联背着我,向奉天红十字医院跑去。

“老三,我现在和老二送老四到奉天红十字医院,你现在给老四家打个电话,叫他们派人到医院来接老四。”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

“记得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少帅,我们刚回来就捅出那么大一个篓子,现在少帅被日本人危逼甚急,希望他老人家不要迁怒我们才好!”

“大哥放心,少帅和日本人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一定不会向小日本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