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一章 受命于多事之秋 003 多事之秋

红老鼠 收藏 21 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长腿子是北沂蒙办事处的通信员。他的真名,几乎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当兵前,大家都叫他羊倌。据说,这小子从小给地主放羊,一到羊群吃草的时候,他就拼命追野兔子玩,竟练就了一双追风腿儿,爬山越岭如履平地,因而大家都叫他长腿子。此刻,长腿子一路跑上山来,虽然呼吸略微有些急促,脸色却丝毫未变,一点也不像刚刚进行过长距离奔跑的样子。

左北泉随长腿子走下山来。


柿子岭下的山洼里有一个不大的村庄,叫柿树坪。在一间很不显眼的民房里,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郭春林正一边沉思,一边来回踱步。就在刚才,办事处的几位领导召开了一个临时会议。在会上,江海涛主任通报了一个令人痛心的消息:沂水县六区区长李淞的死因已经查明,他是被青山店子大地主”辫子爷”刘敬斋害死的。据知情者说,几天前的一个深夜,刘敬斋趁着风高月黑,带领自卫团悄悄摸到了李淞的住处,将李淞从被窝中拖出来,装入麻袋后劫持到了青山店子。开始,刘敬斋并不想把他弄死,而是劝他加入自己的自卫团,但不管刘敬斋如何威逼利诱,李淞就是不答应。刘敬斋一气之下才将他沉入了水井。在李淞被沉入水井之前,刘敬斋恨他骨头硬,就指使自己手下,用棉被蒙住他全身,然后用石匠锤一节一节砸断了他四肢的骨头……

李淞的横遭惨死,让北沂蒙办事处的人怒火中烧。大家都知道,李淞是沂水县党组织重点培养的干部对象之一,他作为沂水县区、乡民主政府中最年轻的区长,今年只有21岁。为了宣传抗日,他经常头戴苇笠、肩背钱褡,走乡串户发动群众,深受六区群众的喜爱,大家都亲切地叫他“苇笠区长”。没想到,这样一个年轻有为、一腔热血的爱国青年,竟会无端惨死在顽固地主刘敬斋手中!这笔血债如不讨还,天理难容!

何况,沂水县党组织早就记着刘敬斋的帐了!这个刘敬斋,绰号”辫子爷”。今年夏天,日本鬼子对沂蒙山区进行第一次大扫荡,他不但不抗日,还带着礼物屁颠屁颠地跑到一百多里地的东里店,亲自邀请鬼子到青山店子设立据点。仗着日本鬼子撑腰,他作恶多端,鱼肉乡里,几乎坏事做绝。现在,他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怙恶不悛,竟然又将黑手伸向了我抗日干部,气焰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更让人揪心的是,“苇笠区长”李淞的被害,又一次让北沂蒙办事处的人感受到了目前形势的严峻。事实上,在日军夏季扫荡之前,沂水县的抗战形势就非常微妙,敌我势力错综复杂:我党方面,作为山东敌后抗日指挥中心的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指挥部就驻扎在沂水王庄,统一指挥我党领导下的全县数十支抗日武装;而国民党方面,以沈鸿烈为首的山东省政府机关就驻扎在王庄东北的东里店,行使着管理山东包括沂水在内的行政职权,两地隔山相望,距离不过几十里地。与此同时,沂水西北部的圈里一带,还驻扎着以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为代表的东北军51军和57军,成为沂水县最强势的武装力量。除了国、共两党及其武装之外,在沂水县的青山店子、朱位、圈里等地,还分别分布着以”辫子爷”刘敬斋、“百变狐狸”武雨笙、“人狼”王锡九等为首的数个地主自卫团,这些自卫团各自为政,独霸一方。如此多种势力犬牙交错分布在沂水这块土地上,可谓鱼龙混杂,凶险莫测。日军侵入沂水之后,形势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先是国民党山东省府主席沈鸿烈连滚带爬仓惶逃走,国民党县、区、乡政府几乎全部瘫痪。紧接着我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指挥部也主动撤出王庄,转入深山坚持游击战争。日军占领沂水城后,设立了“红部”,成立宪兵队,并沿各交通要道大批安设据点,不遗余力清剿我抗日武装,一时间沂水境内腥风血雨、黑云飘摇,抗战形势变得异常严峻。这种情形下,为了挽回抗战大局,我党支持下的各抗日人士,纷纷建立起区、乡民主政权,自觉肩负起了抗日大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抗战形势危机四伏的节骨眼上,一些反动地主武装不但不抗日,反而投身日军,借着日本鬼子的淫威趁火打劫,在不断蚕食我抗日根据地的同时,频频对我抗战干部和抗日军民施以黑手。半个月之前,我四区区长去和“百变狐狸”武雨笙谈判,劝他举旗抗日,武雨笙不但不听劝说,反而将我四区区长活埋在了沙河滩上……到“苇笠区长”李淞被害为止,沂水境内已有五位抗战区长先后被害,同时被害的抗日军民更是不计其数……

北沂蒙办事处的人意识到,再也不能让这种情形继续下去了!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将这些反动地主武装的气焰打压下去,我刚刚建立起来的区、乡民主政府就会风雨飘摇,沂水民众的抗日决心就会动摇,后果不堪设想!

鉴于此,北沂蒙办事处果断决定,由刚刚设立的公安科组织一个便衣短枪班,立刻展开锄*特、剿匪反霸的秘密行动,枪打出头鸟,坚决将眼下这股兴风作浪的地主反动势力打压下去!当务之急,就是要坚决铲除青山店子大地主”辫子爷”刘敬斋!

对于北沂蒙办事处的这个决定,郭春林又兴奋又为难。兴奋的是,他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巴不得立刻就展开行动,将那些地主、汉奸、特务等反动势力一一翦除;为难的是,公安科刚刚成立没几天,对外还不公开,他手下除了仅有的一个俘虏看押班以外,没有一枪一卒,完全就是一个光杆科长。要枪没枪、要人没人,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成立一个短小精悍、战斗力强的短枪班,谈何容易?

虽然困难重重,形势却不等人,郭春林想来想去,眼前一亮,目光就锁定了左北泉。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