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一章 受命于多事之秋 002 柿子岭

红老鼠 收藏 36 1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此刻,左北泉正在柿子岭上,一边教他未过门的媳妇桑桑打枪,一边努力说服她,让她服从组织决定,回到家乡葛庄去当一个地下情报员。

“俺已经说了,俺不想回葛庄,也不想去当啥情报员!”桑桑坚决不同意,她嘟着嘴说,“俺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就想跟着你学打枪!”说着,把手往左北泉胸前一伸,示意左北泉把枪给她。

左北泉欲言又止,他从腰里拔出自己的驳壳枪,递给她。

这是1939年的秋末冬初,地处沂蒙山区腹地的沂水县在日寇铁蹄践踏下,尽管烽烟四起、生灵涂炭,但柿子岭上那几棵古老的柿子树,还是像往年一样无所畏惧地红了。

站在一棵红红的柿子树下,桑桑举着左北泉的驳壳枪,一边眯着眼睛向树上的柿子瞄准,一边不停地频频皱着眉头。

“桑桑,这事事关重大,你可不能意气用事……”左北泉试图继续说服她,但桑桑却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北泉哥,俺说不去就不去,你就是说下天来也白搭!”

左北泉半张着嘴,愣在那里。他知道,桑桑虽然是一个姑娘家,但有时候就像一头犟驴,拗脾气一旦上来,就是九头牛也别想拉回。看样子,今天要想靠他说服桑桑,恐怕是没有多少戏了。

“北泉哥,你这破枪连个准星都没有,咋瞄准啊?”桑桑说。

左北泉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地说:“破枪?这可是二十响哩,标准的德国造!还是张里元县长亲自送给俺的呢!”

“连个准星都没有,还德国造!俺看是土洋造还差不多!”

桑桑兀自笑着说。

“啥土洋造?这准星是俺找人锉掉的,俺嫌拔枪不得劲,干脆就锉掉了!”左北泉说。

桑桑怔了怔:“可是,没准星咋瞄准啊?子弹要往哪打都定不准,还不到处乱飞啊?”桑桑说。

“那可不一定!”左北泉说着,走过来,伸手从桑桑手里拿过枪,放在手里掂了掂。他看了桑桑一眼,手腕突然一翻,胳膊斜刺里平平一甩,做了一个潇洒的射击动作:“这种枪啊,枪口总是往上跳,你越想瞄准反而越会打不准,要横着打、斜着打才行!”

“横着打?斜着打?这不是歪门邪道啊?”桑桑重新拿过枪,学着左北泉刚才的样子挥舞着。

“你别管它歪门邪道,打起来就是准!” 左北泉说着,凑上来,纠正着桑桑的动作, “在打枪的时候,心里先要定住神,然后在出枪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去瞄准,这样才能打得准!”

桑桑试着做了几个甩枪的动作,然后转头看着左北泉:“北泉哥,人家都说你打枪根本不用瞄准,甩手就打,百发百中,看来,你打枪还真有自己的一套,怪不得人家都叫你摘星手哩!”

左北泉脸上一红:“啥摘星手?那都是别人乱吹牛,你可别跟着瞎起哄!”

“俺才不管哩!”桑桑说,“爱吹牛就吹牛,爱吹驴就吹驴!反正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要跟着你学打枪!”

左北泉笑了笑,有些无奈地看着桑桑。桑桑今年不到二十岁,头上扎两个羊角辫,身穿一件蓝底碎花的小袄,两只乌黑的眼睛嵌在黑里透红的圆脸盘上,像极了两颗刚刚熟透的野葡萄,既纯真,又野性。

“桑桑啊,这打枪的事,说简单也简单,无非就几个动作要领,掌握了也就学会了,但要真正把枪打好,却又不那么简单,一要天长日久地练习,二要有枪感才行!”左北泉说。

“要有枪感?北泉哥,啥叫枪感啊?”桑桑好奇地问。

左北泉张了张嘴,却没回答出来:“这枪感嘛,咋说呢?就是一种感觉吧。比方说,咱用镢头刨地刨习惯了,拿起镢头就有某种感觉……总之,我也说不清楚,只要你以后你多加练习,自己慢慢就会知道了。”

“俺知道了!”桑桑歪着头说:“有时候,俺一听到你的脚步声就心跳,是不是也和枪感差不多啊?”

“这个……”左北泉嗨嗨着笑了。

桑桑却突然想起什么,对着左北泉一撅嘴说:“北泉哥,你刚才还让俺回葛庄去当地下情报员,以后俺还咋跟你练习打枪啊?俺想好了,哪里也不去,就跟着你学打枪,杀鬼子!”

左北泉看着桑桑,沉思了一下,低声说:“桑桑,你的心思其实俺很明白,你就是想学好打枪,然后去杀鬼子给你爹报仇,对不对?”

桑桑点了点头:“俺从小没娘,是俺爹一手把俺带大的。他死得那么惨,俺不亲手杀几个日本鬼子,心里这团火就灭不下来……”桑桑说着,一边眼睛发湿,一边咬紧了牙齿。

左北泉叹了口气,他能明白桑桑心底的痛。

桑桑的爹就是我党的地下情报员。今年六月,听说日本鬼子要对沂水进行大扫荡,他和桑桑扮成摆茶摊的去东里店探听情况。在街头那棵五抱粗的大槐树下,父女俩刚刚摆好茶摊,日本鬼子的飞机就飞临了头顶。桑桑爹躲避不及,先是被一颗炸弹的气浪掀上了半空,紧接着,他的身体刚刚落地,对面油坊那个被炸飞的石碾砣子便跟着落了下来,不偏不倚砸在了桑桑爹的身上。这个石碾砣子有两千多斤,旋转着凌空飞落,力过千钧,桑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爹被那石碾砣子一下拍成了肉饼……

爹爹的惨死,让桑桑对日本鬼子的仇恨顺着牙齿一直钻进了骨髓!

“桑桑,让你去葛庄的事,是组织上决定的,并不是俺个人的意思。其实,你也知道,我心眼里也不愿意你走,也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可是,葛庄现在是鬼子的据点,那里有鬼子的弹药库,如果能摸清那里的情况,想办法搞到那里的一些武器弹药,咱们就能多杀一些鬼子。组织上让你回去,主要就是考虑你是那里人,对那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你也知道,咱们现在的抗日队伍里,很多人都还拿着大刀长矛,这些武器怎么和鬼子打呀?咱们缺枪、缺子弹,都快缺疯了!”左北泉说。

桑桑点了点头:“北泉哥,俺也不是木头脑袋,你说的这些理儿,俺懂。可俺就是觉得,干啥也不如亲手去杀鬼子来得解恨!”

左北泉笑了笑:“桑桑,你想想,只要咱们有了武器弹药,就能更多地去杀鬼子,这也算是多给你爹报仇了。再说,你的仇就是俺的仇,俺会狠狠地替你收拾小鬼子!”

桑桑咬着嘴唇,抬眼看着左北泉:“你的意思,是让俺回去?”

左北泉点了点头。

桑桑想了想,一点头说:“好吧,既然你想让俺回去,俺就回去!不过,北泉哥,你得答应俺一件事!”

左北泉一愣:“啥事?你说。”

桑桑低下头,用手捻着辫梢,咬着嘴唇沉吟着。好一会,她才羞羞地抬头看了左北泉一眼,脸上涌上一抹淡淡的红晕:“北泉哥,俺回了葛庄,不在你身边,你可不兴忘了俺!”

左北泉心头一热,郑重地点了点头:“桑桑,你是俺没过门的媳妇,咋会忘了你?不管走到哪里,俺都会把你放在心上!”说完,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低声说:“要是打走了鬼子,俺还活着,就一定把你娶到俺的炕头上,让你给俺好好当媳妇!”

桑桑看着左北泉使劲点了点头。她对着左北泉伸出一个小指头,轻声说:“那咱拉钩,一言为定!”

两人于是拉钩。彼此对望间,都开心地笑了。可是,左北泉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桑桑这一去,好端端一个自己没过门的媳妇,却让一个汉奸队长给一眼瞅上了……

此时,左北泉看着桑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就见长腿子从柿子岭下飞奔而来。

“左班长,郭科长让你马上回去,说有重要事情找你。”长腿子说。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