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一章 受命于多事之秋 001 摘星手

红老鼠 收藏 52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URL] 又是一个被害的区长! 这天拂晓,天空中星眼冷冷。青山店子村村民憨墩子早早便出门去挑水。来到井边,憨墩子弯下腰,熟练地用勾担将水桶甩进井里。可是,他没有听到以往水桶切入水中时发出的那种响声,反而感觉手中的勾担轻轻往回弹了一下,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憨墩子连忙下意识地一提勾担,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又是一个被害的区长!

这天拂晓,天空中星眼冷冷。青山店子村村民憨墩子早早便出门去挑水。来到井边,憨墩子弯下腰,熟练地用勾担将水桶甩进井里。可是,他没有听到以往水桶切入水中时发出的那种响声,反而感觉手中的勾担轻轻往回弹了一下,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憨墩子连忙下意识地一提勾担,很轻。他立刻就明白,自己的水桶脱钩了。

晦气!憨墩子暗骂了一声,有些沮丧地重新把勾担伸进水里,开始打捞自己的水桶。勾担的挂钩在水井里划过来划过去,很快就勾住了什么东西。憨墩子用力一提,却没有提动。这让憨墩子心里一动,按说,自己是没有道理提不动一桶水的,这是咋回事?这样想着,他手上就加大了力气。

勾担上的东西很重,很难提上来,连续几次出现了脱钩。等憨墩子费尽周折终于把那东西提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水井边已经围了不少前来挑水的村民。

挂在勾担上的重物是一个捆扎得结结实实的麻袋。当大家伙儿七手八脚把麻袋打开的时候,全都惊住了:装在麻袋里的竟然是一个死尸,他看上去年龄不大,嘴里塞着一团黑布,手脚都被结实的麻绳捆着,尸身裸露在外的部分也已经泡得泛白发胀。憨墩子壮着胆解开了尸体上的那些麻绳,这时候他又一次吃惊地发现,尸体四肢的骨头竟然全都断了!

死人的面孔已经有些走样,但在仔细审视之下,还是有眼尖的人终于认出了他:“这不是‘苇笠区长’李淞吗?他怎么会死在了这里?”

井边的人群出现了瞬间的寂静,大家面面相觑,在确信那人就是“苇笠区长”李淞之后,很快就有人低声嘁喳起来:

“前几天,还有人问我见他没有,没想到,他竟死在井里了!”一个人说。

“肯定是别人把他弄死的!也不知是谁干的,真狠,把骨头都给弄断了!”另一个人说。

“多好的一个人,年纪轻轻的,还是个区长哩,可惜……”还有人叹息着摇头。

“咋就光死区长哩?前些日子,听说四区区长也被人弄死了,是活埋的……”

“嘘——”很快就有人止住了这个话题,并且小心地四下里张望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李淞是“共”字头的人,而青山店子村的西头就住着日本鬼子,这种情形下乱说这个话题,稍有不慎,就有掉脑袋的危险。

事关重大,又是兵荒马乱的年头,村民们水也不打了,各自慌慌地返回家中。

“苇笠区长”李淞被人沉井害死的消息,就此不胫而走。已经撤退到沂水县西北部的北沂蒙办事处,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


北沂蒙办事处是相对于南沂蒙办事处而言的,两个办事处均成立于1939年10月,受山东分局直接领导。是时,沂水全境的主要城镇和交通要道已经全被日军控制,国民党沂水县政府狼狈逃亡。为了更好地开展抗战,中共山东分局将沂水县划分为南、北沂蒙,分设办事处,统一领导各自辖区的军政民抗战工作。此时,在北沂蒙办事处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安科里,科长郭春林拍案大怒,命令长腿子立刻去把左北泉找来!

左北泉,北沂蒙办事处公安科的俘虏看押班班长,此人可不是一个等闲人物。早在1933年初,国民党沂水县教育局局长、蓝衣社特务韩卿文密谋策划大批逮捕本县中共党员,企图一举摧毁沂水县的中共组织。就在韩卿文动手前的这年元宵节,他带着三个保镖在沂水城里观灯。人潮汹涌中,一个头戴面具的年轻小伙子突然闪出来,一枪击中韩卿文的眉心,韩卿文连哼没哼就当场毙命。慌乱中,当那三个保镖回过神来,拔枪找那小伙子时,早已没了人影。

这个头戴面具的小伙子便是沂水县最年轻的共产党员左北泉,正是他的这次谋杀行动,才彻底粉碎了韩卿文的罪恶阴谋。

1934年,盘踞在沂山的光棍(土匪)宋花山部杀人放火、抢劫绑票、无恶不作,新上任的国民党县长张里元决心铲除这股匪患。为此他专门成立了剿匪便衣队,左北泉就是队员之一。这年7月,剿匪行动开始,张里元的队伍和鲁北民团军两路夹攻,将宋花山的光棍打得唏哩哗啦、东躲西逃。后来,宋花山见大势已去,自己在沂水已无藏身之所,只好独自逃匿青岛。张里元得知消息后,决心除恶务尽,他亲手将一支德国二十响交给左北泉,让他带两名便衣队员赶赴青岛,务必捉拿宋花山归案,活要见人,死要见首。

在青岛码头,潜伏多日的左北泉将宋花山堵个正着。当时,宋花山自以为摆脱了沂水剿匪队的追捕,正自鸣得意地一边啃着一串冰糖葫芦,一边欣赏着大海风光。看到左北泉后,他一愣,刚要伸手拔枪,却被左北泉举手一枪,将糖葫芦上的一个山楂击飞。宋花山愣了愣,刚要继续动作,左北泉抬手又是一枪,将糖葫芦上的又一个山楂击碎。这一下宋花山肝胆俱裂,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兄弟……你就放过俺吧……”宋花山抖抖索索地说。

“放过你?你想得美!宋花山,俺实话告诉你,你就是跑到星星上去,俺也照样把你逮下来!”左北泉看着宋花山说。

宋花山面露惊恐,眼睛里全是绝望的死光。

根据张里元县长的命令,左北泉把宋花山就近交给了青岛警局。从这以后,左北泉便威名远扬,人送绰号“摘星手”。

让左北泉没有想到的是,宋花山后来竟然利用自己多年劫掠来的钱财,买通了青岛警局的官员,从监狱中逃了出来。多年之后,宋花山摇身一变,以国民党特务的身份重新潜入沂水雪山一带,在我解放区大肆进行破坏活动。为了重新抓住这个匪首特务,左北泉带领短枪班费尽了无数周折。这是后话。

抗战爆发后,张里元升任山东省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奉调临沂,左北泉便从国民党沂水县政府脱身,参加了我党组织的抗日武装,后来,他就被郭春林要到了身边。

现在,郭春林让长腿子去找左北泉,是要交给他一个艰巨而特殊的任务。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