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弟兄们,前面就是同奈河,咱们这支分队所为上级授予的任务,我不说大家都清楚,夺取守边桥,为全师打开一条进军西贡的突破口。”黑幕一片的丛林中,岳海波对着面前的一众队员,做着任务前的最后动员“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好这次任务。”

“有!”数十号人低沉的喊杀声尽管很是压抑,但却不乏浓浓的杀意。

“好,现在按照预定计划,开始行动。”岳海波-咔嗒-一拉枪栓,大手一挥“1组,担任尖刀。”

钱鹏飞低吼一声“1组,向右转,掩护前进,保持和全队30米的接触距离。”

朦胧的月色淡淡的洒落在同奈河的浪花之间,浮云轻轻的遮挡起这碎银点点,使得本就昏晕惨淡的那月光更是显得模糊起来。河南岸的‘越人阵’守军阵地上一番死样的沉寂,除了那不断在水面上扫来扫去的探照灯光柱依然在不断的交织出灼亮。

更远的北方,整个如同剑弩之势展开的近卫集团军各部正严阵以待,等待着那‘突破同奈河天堑’的战斗的骤然打响。数以百门的火炮此时正高昂起自己的身管,将那黑漆漆、充满着螺旋膛线的炮管直直到斜指向苍穹,所有的炮手都在等着那最后时刻的到来。

“怎么样,他们这个时候应该过河了吧。”不时抬腕看看腕表的萧扬显得很是焦虑。

“还有15分钟才是预定开始的时间呢。”参谋长笑了笑,对萧扬说道“你太心急了,等等吧。”

“这时间怎么过的那么慢?还有15分钟。”萧扬嘀咕着,显然他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

而此时正在85师野战前指的近卫集团军司令员-贺平将军也在不断的看着自己的腕表,将军扭头对着刘天年师长问道“怎么样,部队就位了没有。”

“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刘天年笑着对老师长说道“一切都按照预案进行的。”

“嗯,那就好。”贺平将军点点头“关键还是在守边桥的跟进部队。一旦战斗打响,在侦察分队控制守边桥之后,配合部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突破过去,保证整个突破口。”

“这边萧扬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的253团将在第一时间内展开进攻,将自己的兵锋推进到守边桥以南,并完成对桥头阵地的巩固。”刘天年答道“我相信这小子能够办到。”

“是啊,这小子天生就是个打仗的好材料。”司令员笑着点头道“难得他这样的人能够碰上这样的大时代,太过漫长的和平时期不知道埋没了多少天生的将才、帅才。”

刘天年呵呵的笑道“是啊,老师长,所以说,这是一个大时代,一个天才能够畅快淋漓的发挥出自己所具有的才华的时代,一个无数男儿梦寐以求的时代,我们这些人算是赶上了。”

天色很黑,昏昏沉沉的,黑夜压抑得人几乎阵阵的心慌,这是一种大战前的死寂,一种让人几乎由来而惧的死寂。而这种令人感到极度不安的死寂是所有处于在同奈河南岸的‘越人阵’守军都能够感觉到的,即便是他们不想去感觉,也能够发现一波接着一波的恐惧在悄然的、猛烈的冲撞着他们的心理那丝丝的脆弱。

“此次让我们前去拉萨,是跟南方形势有关吧。”车厢里的纳兰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对坐在前排的少校问道“中南亚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那边有什么情况?”

“在西藏军区-第52山地旅、第53山地旅、第55山地旅从墨脱一线进入藏南之后,我新疆方面的第6山地师、第4步兵师、第7步兵师、第8步兵师、第11步兵师、第13炮兵旅已经在阿克赛钦地区进入高等戒备了。”少校解释说到。

“缅甸宋割、昆千页的空军支援基地、泰国的攀牙、宋卡-空军军事设备维持基地、科科群岛上的海空军基地群以及丹老群岛的潜艇分舰队、巴基斯坦-卡拉奇海军基地、瓜尔达基地也已经全面戒备,随时保持一等战备。”少校扭过头来对纳兰和阿卜杜勒-阿米德说到。

“哦?新德里方面有动静了?”纳兰打开车窗,用灌涌进来的寒风驱散那弥漫在车内的烟草味,尽管有些寒意,但却能够帮助纳兰很好的理清自己的思路。

“首长,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战区联指给我们发来急电,让我们务必要在第一时间内,安排您飞赴拉萨。另外……”少校看了看穿着一身阿富汗传统服装的纳兰说到“您的军服已经被蔡司令员专程送到了,到时候您在塔什库尔干基地可以先洗个澡,换了这身衣服。”

“呵呵,老蔡这一点倒是安排得周到,我那身军服可是有年头没穿了。”抽着烟的纳兰依然是那样的平静,尽管他也在疑惑,按照常理,公众场合,他这样的情报人员,很少会以一身戎装出现的。除非只有一种情况。

“妈的,这水真他妈的清澈。”据枪淌水的钱鹏飞嘟嘟囔囔的骂到,夜视仪的屏幕中一片的惨绿之色,也许是电池的原因,图像面有些杂色。

“尖刀组就位,正向两翼展开。”机动用户系统里的就位报告声清楚的传来。

“狙击组就位,转向左翼,就位。”最后压队的狙击组也过河来了,钱鹏飞扭过头去,只见跟随狙击组行动的岳海波刚脱去轻型装具,还在从防水袋里取出枪。

“快,快,2组、3组,往蓝色、红色区方向展开,注意桥墩方向。”钱鹏飞爬上河岸,打了个手势,示意两队向南岸的桥墩方向展开,并掩护4组完成对爆炸装置的拆除。

“上,上,上。”趴在河岸边的岳海波在几个狙击手就位之后,也爬起身来,跟着突击2组的侦察兵向着桥墩方向摸过去。身后两个端着95短突的侦察兵则向着桥头阵地而去。

“注意掩护,当心有野狗。”钱鹏飞放下手里的夜视望远镜,敲了敲喉式送话器。

“明白,我们是专业打狗队。”耳麦了传来了1号狙击手的轻笑声,所谓的野狗就是指‘越人阵’武装的巡逻队,所以狙击组将自己笑比成了打狗队。

而尖刀组此时则是继续向前摸过去,两名侦察兵半跪在距离桥头不过十多米的废弃的沙垒后,掩护着两个同伴前出布设反步兵地雷,在253团没能赶到前,侦察分队预计要在这里坚守10到15分钟,直到253团的前卫部队接替防御,而这一切建立的基础是,确保守边桥不被炸毁,一旦桥被炸了,那所谓的任务也就不用说了。

按照计划,守边桥的夺取任务是由85师侦察营来完成的,而控制治安水电站,避免‘越人阵’狗急跳墙、炸毁水电站的任务则是由集团军特种作战大队来承担。战略意义上说,虽然确保治安水电站的任务确实是比夺取守边桥要艰巨,但从战术角度来说,占夺守边桥的意义并不比控制治安水电站小。也是因为集团军首长、师首长对于侦察营的信任,才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们,对于这一点,钱鹏飞并不是不清楚,可以说,整个侦察营自上而下,每一个人都知道意义的所在。要论特种作战,或许侦察营要比集团军特作大队差一点,但要比85师侦察营的名号毕竟也是卫国战争、对日战争中打出来的,也是久战之师、虎狼之旅了,而且在兄弟师、旅中,85师侦察营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

“哪来的两条野狗。”突然从远处夜幕中钻出来的两个散兵,让钱鹏飞蓦然的一惊。妈的,这两只野狗来河边干吗?看着两个背着枪、哼着小曲的‘越人阵’士兵,钱鹏飞低骂到。

看了看表,钱鹏飞更是焦虑起来,还有他妈的两分钟,这两条野狗的出现也太不是时候了吧。钱鹏飞偏转头去,看了看大桥的方向,岳海波正带着2组在桥墩下逐一的搜索、排除爆炸物。要是这个时候惊动了‘越人阵’,狗日的只要一声鬼叫、或是枪声一响就完了。

不过也是,这些蠢蛋‘越人阵’也太驴了,好好的一座大桥,你早炸了就完事了,还故作姿态的留着,啊呸,就你们的点鬼花样,以为谁不明白?不就想着等我军强行推进的时候,再轰的一声,让桥上的所有一切坐土飞机嘛,蠢货,就你们能够想到。钱鹏飞暗啐一口,对着身旁的两个侦察兵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两个小心的摸过去。

这两条野狗是‘越人阵’第1国家卫队师的师属搜索连的,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破事,两个家伙都是连里最不受待见的主儿,师里给搜索连下了命令,说是同奈河北的中国军队的无线电通讯极为不正常,那几个法国顾问说中国人恐怕有行动,在命令一线团、营进入戒备的同时,也命令搜索连增派巡逻力量。于是,本来这两个倒霉蛋轮不到今天的值守的,也被赶了出来,担负游哨。谁知道这么倒霉,车开到半路上冒烟了,司机查了好半天的问题,才找出了毛病所在,原来水箱烧干了,没水了。鬼才知道这辆雷诺吉普车什么时候加过水。

两个家伙连个水桶都没有,就晃晃悠悠的往河边上跑,一个家伙还哼唱着小曲《Thuy Chi》,一副满不在意的架势,也是,有什么架势,师里的那些家伙这会儿自己不也没搞清楚河北的动静嘛,什么中国人要打过来,都安静两天了,什么动静也没有,除了昨天,中国人胡乱的打了两炮,再退一步而说,就是中国人打过来,那还能怎么办,往西贡跑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