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往名的军旅佚事 我和大象不得不说的事

whq19798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size][/URL] 首先我要声明,我这里所说的大象可不是动物的那个大象,而是我的战友,大象这名字的由来是在他和同学通信中得来的,也不知道他同学怎么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不过挺好玩,大象长得高高大大的,又有点胖,走起路来忽扇扇的,起这个外号还真像那么回事,大象这个名字也就叫开了。 大象性格挺好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首先我要声明,我这里所说的大象可不是动物的那个大象,而是我的战友,大象这名字的由来是在他和同学通信中得来的,也不知道他同学怎么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不过挺好玩,大象长得高高大大的,又有点胖,走起路来忽扇扇的,起这个外号还真像那么回事,大象这个名字也就叫开了。

大象性格挺好的,我最喜欢和他开玩笑,而他总是笑笑过去,很少有和我较真生气的时候,不过也不全是就这么放过我,偶尔的也装腔作势的对我大发一痛脾气,而且有时来得还有点莫明其妙,在新兵连时就有一次,我和他抢热水喝,惹急了他就端起杯子嘴里直嚷:“再抢,再抢我就往你身上泼。”我也没好呆的冲他较劲:“泼啊,泼啊。”结果他坏坏的冲我笑,真泼了,大冬天的泼了我一身水,棉衣都湿了,看着我呆傻的这个样子,他就哈哈地笑啊,腰都直不起来了,看着他笑我是哭笑不得。结果一狠心一壶水全泼到他身上了,这回公平了,我们两个被班长罚扫厕所一周。

刚分到一个班时,大象睡我的上铺,那可是将近二百斤啊,我又从来没有睡过高低床,晚上躺在床上,看着上铺我就担心这床板能扛住他吗,害怕床板折了,他这二百多斤要是压在我身上,那不砸死我啊,睡了两天,害怕了两天,说什么也受不了这心理上的折磨了,找班长给我们调了床,以后的觉才睡得安稳。

和大象站在一起,那真是格格不入,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个脾气不好,一个性格随和,可就偏偏我们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而且一起生活就是五年,并且成为了死党。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五年的部队生活,经历了上百名战友,可没有一个能与我和大象相比,从走进新兵连那一天,我们就生活在一起,下到老兵连又分到一个连队,后来部队编制调整又分到一个部队一个连,五年的时间,常在一起侃,我们靠黄了一个部队,再看看谁被谁靠走。最终我是失败者,第五年我选择了复员,他还继续留在部队服役。这下他可有话说了,总是冲我笑:“小样,这回我算把你靠走了。”也是,我们这一批兵,只有他的兵龄是最长的了,想当兵从一个毛事不懂的新兵蛋子转眼成了八年的老兵油子了。能不骄傲吗!

大象喝酒过敏,一开始他是这么说的,因为我们关系最好了,每有酒局或会餐时我都替他挡酒,大象也心安理得的受之,在老部队快要解散时,看到他一身酒味的回来了,可能是酒精作用吧,他真的多了,“我问他咋喝酒了,不是喝酒过敏吗?”大象醉意朦胧的和我侃上了:“老班长请客,我两人喝了一瓶白的。”这家伙,一人半斤,还跟我说喝酒过敏,害得我替他挡了那么多酒,恨得我咬牙切齿,看着他我就不怀好意了,跑到炊事班我就要了点料酒,告诉大象我给他弄了点解酒的东西,看着他一大口的喝下去,然后又吐出来,面目痛苦的表情,我就嘿嘿的笑啊,可算出了这口气了,大象非常生气,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竟要打我,不过在跑这方面,他永远也比不上我,更何况他又喝酒了,折腾了了好一气,酒也醒了,也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这家伙还真能整,弄出个喝啤酒过敏,喝白酒没事的理论。

大象是后调到我们班的,来的时候已是新兵连过去半个月了,可能是对原来的班级有感情了,又一次的面对陌生人,加上在新兵连时战士的心理都很脆弱,晚上他坐在班级不说话,我就看着他,忽然发现他流泪了,因为大象长得比较虎实,看着让人有点害怕,从进这个班级我对他就敬而远之,可是看到他流泪的那瞬间,我明白了,人长得高大那只是外表,并不能代表内心也是高大的。从那一刻起,我开始走近大象。看着大象哭,一会的功夫渲染的全班的人都哭了,班长回来看大家这样,搞得一脸迷茫,问了才知道,原来大象想家了,我们也想家了。

和大象相处了五年,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事,也想不到什么具体的可以值得一提的事,也没有什么非不得不说的事,但对这一段感情和共同经历过的岁月,大象和我都是认可的,任何事物也替代不了的,虽不轰轰烈烈但却平平实实,点点滴滴的生活让我们真真正正的走入了对方的心窝。

这份感情可以当之无愧的称之为最深最纯的战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