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拓普:专利维权咋就这么难

dhg7737 收藏 2 440
导读:“刚开始起诉对方侵犯专利权时,市场上才出现第一台侵犯专利权的机器,现在已经出现了40多台,我们的直接经济损失十几个亿!”尽管拿到了法院一审胜诉的判决,当谈到这起专利侵权官司时,郑州拓普轧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拓普公司)总经理赵林珍并不感到轻松。   一方在积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另一方的侵权行为一刻也未曾停止过。郑州拓普公司的专利维权官司,目前不仅索赔数额位居全国之首,而且专利涉嫌“公知技术”是否应该受到保护之争,在全国范围内成了专利维权的焦点案件。   一审胜诉判决来之不易   7月4

“刚开始起诉对方侵犯专利权时,市场上才出现第一台侵犯专利权的机器,现在已经出现了40多台,我们的直接经济损失十几个亿!”尽管拿到了法院一审胜诉的判决,当谈到这起专利侵权官司时,郑州拓普轧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拓普公司)总经理赵林珍并不感到轻松。

一方在积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另一方的侵权行为一刻也未曾停止过。郑州拓普公司的专利维权官司,目前不仅索赔数额位居全国之首,而且专利涉嫌“公知技术”是否应该受到保护之争,在全国范围内成了专利维权的焦点案件。

一审胜诉判决来之不易

7月4日下午,省知识产权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新闻媒体公布郑州拓普公司诉郑州天宏泰隆冶金机械技术有限公司、胡玉秀、北京泰隆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专利侵权赔偿案一审判决结果: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郑州拓普公司获赔经济损失2980万元人民币。

据省知识产权局介绍,该案为中国国内目前赔偿数额最大的一起专利侵权赔偿案件。

轧机是生产钢铁及有色金属的一种重型装备,全球生产轧机的核心技术一直被德国、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几家制造公司控制。自20世纪80年代起,郑州拓普公司董事长郑红专、总经理赵林珍夫妇开始致力于中国轧机的发明与制造,经过无数次实验与改进,原创发明了新型XGK系列轧机及其配套工艺技术,并申请了相关专利。

郑州天宏泰隆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玉秀原为郑州拓普公司的副总经理,主管技术部和设备生产,掌握有郑州拓普公司的详细技术资料。2001年年底,胡玉秀离开郑州拓普公司后,很快成立了郑州天宏泰隆公司。随后,胡玉秀和他的郑州天宏泰隆公司利用其掌握的拓普专利技术,与北京泰隆公司共同为江苏一家不锈钢带企业制造辊轧机,构成了对郑州拓普公司发明专利权的严重侵犯。

2004年7月2日,郑州拓普公司就郑州天宏泰隆冶金机械技术有限公司、胡玉秀、北京泰隆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侵权等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然而,在法院审理此案期间,上述公司仍然继续进行侵权行为。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然而法院迟迟不下判决,这对我们来说不公平。”赵林珍说,“今年6月底,省委书记徐光春要到我们公司视察的前一天晚上10点,法院突然通知我们说一审判决下来了,来拿吧。”

当谈到该案的一审判决时,赵林珍说:“打专利官司真是太难了。我们这个案件受到省市主要领导的多次关注,否则现在也不会有任何进展。”

郑州天宏泰隆冶金机械技术有限公司、胡玉秀、北京泰隆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目前已经上诉。

专利技术需要护航利剑

郑红专、赵林珍夫妇毕业于武汉钢铁学院,两人都曾在安阳钢铁公司工作过。郑红专是轧钢硕士、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赵林珍是我国第一批MBA硕士,夫妇两人从1992年设计出新型轧钢机后,经过十几年的研发,目前已经发展到第五代技术。

在郑州拓普公司的样品室内,摆放着一块厚度仅为0.03毫米,宽度为770毫米的带钢样品。这是世界上目前该规格最薄、最宽的产品。

2002年,郑红专、赵林珍夫妇携带钢带样品,到日本参加高科技产品展。会后,所有样品被日本川崎和新日铁两大钢铁会社留下研究。日本钢铁会社提出到郑州拓普公司参观被拒绝,对方又提出合作,又被婉言拒绝。

德国西马克公司副总裁找到郑红专,要求购买这项专利,也被郑红专婉言拒绝。

“我们只想把这项专利轧机技术留在国内,做成一项大产业。”郑红专、赵林珍夫妇如是说。

记者电话预约了多次,赵林珍总是抽不出时间接受参访。“案件现在只是一审判决,最终的判决结果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目前我们不愿意接受采访。”郑州拓普公司董事长秘书张晓说,“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后,我们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不是造势,而是为了正面回应我们的专利并不是‘公知技术’的说法。” 7月28日上午,按照预约记者冒雨赶到了位于郑州高新区的郑州拓普公司,赵林珍在其办公室接受了采访。“要是公、检、法能硬起手腕严格执法,专利侵权的人也不会如此猖獗。”对于如何保护核心技术一事,赵林珍认为其他的都不重要,关键要对窃取专利技术的人追究刑事责任,才是保护核心技术的有效手段。

在整个采访期间,赵林珍一直表情凝重,毫无胜诉的喜悦。

核心技术屡遭窃取之痛

为了保护专利技术不被窃取,目前郑州拓普公司对资料全部加密,并在房间内安装了监控设备,全天候录像监控。

郑州拓普公司这样做,能否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呢?“这并不能从根本上保护。别的公司直接从我们公司挖人,脑袋就能把核心技术带走。”赵林珍说。

谈到郑州拓普公司的这起专利案件,不得不谈到胡玉秀。胡玉秀和郑红专是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关系相当密切。1995年,拓普公司由焦作迁郑,在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创建前后,当时身为新乡钢厂副总工的胡玉秀,不仅动员本厂购置了一套拓普的产品,而且还带着技术骨干来给郑红专帮过忙。同年,正是在郑红专夫妇的几番邀请下,胡玉秀加盟拓普公司。

2001年11月,就在郑州拓普公司要签订核心技术保密协议的前夜,胡玉秀带着技术资料不辞而别。至于胡玉秀的离开,至今双方说法不一。胡玉秀说,郑红专的妻子2001年年底由焦作来郑,出任公司总经理,自己觉得和她“很难相处”,因此不得不于12月底提出“辞职”。而郑红专夫妇说,胡玉秀的“不辞而别”,是“偷走了技术资料”,外出组建了自己的公司,并由此造成了大规模的技术扩散。

胡玉秀的离开,对郑州拓普公司来说是一场劫难。对此,赵林珍说:“他出卖图纸,一台专利轧钢机就能纯获利100万元。我们给股份或者高待遇,也没有这样来钱来得快啊!”

据了解,郑州拓普公司的一台专利轧钢机市场售价近7000万元,利润3000多万元。

胡玉秀的离开,只是郑州拓普公司劫难的开始。2003年,郑州拓普公司第五代技术成型,一位技术部经理和两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以年薪100万元和50万元的高薪被挖走。

今年春节刚过,郑州拓普公司第六代技术成熟,生产技术部的经理又被挖走……核心技术人员的不断流失,致使该公司的技术机密不断外泄。

“我们十几年投入大量心血和几亿元研发资金研制成功的技术,被别人窃取后,反过来与我们竞争,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却无能为力。”赵林珍说,“留住人才,也不可能每个人都给100万元的年薪啊!”

郑州拓普公司起诉胡玉秀等的官司,无疑是一个样板官司。一旦郑州拓普公司最终胜诉,其他侵权的案件将继续起诉。

□文/图本报记者王登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