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看到占彪平静下来,曹羽笑对占彪说:“今晚我们可是三路汇合,赶上我们当年的三路出击了。”成义也拉着占彪走向占东东的桌子,悄声对占彪说:“看看你大孙子怎么忽悠小玉。”

随着靠山镇和杭州的两路抗日班人马即将汇合,小宝和小玉两个至情姐妹重逢在即。但大家都担心早就以为小宝不在人世的小玉会受不了这个特大的刺激。一直在想办法让小玉接受这个现实,可是一直没有什么好办法。有时暗示小玉世事的复杂小宝有可能还活着,小玉想也不想就说我宁可死了也要换小宝活着。

杭州的大队人马已从杭州出发晚上就要到了,占东东情急之下想出个办法,他想利用自己正在研究的《周易》诱导小玉奶奶,让她变被动为主动的接受即将出现在她眼前的小宝。

占东东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张太极图,正和二民、拴子和潘石头,还有郅彪、聂云龙、聂云飞、东光、权子、潘小梦等人说得起劲:“跟你们讲,这西方文明有《圣经》,我们东方文明有《周易》。周易八卦是我国最古老、最有权威又最神秘的一门学问,是中华民族聪明智慧的结晶。”二民的孙子东光说:“东东哥,你别把我们绕迷糊了就行,讲通俗点。”

占东东喝声“好”,接着讲道:“我挑最简单的说,这易经八卦,就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基本卦,称为八经卦。将八经卦两两重叠,就可以得到六个位次的易卦,共有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有特定的名称和卦辞。而六十四卦每一卦的每个位次上都有四种阴阳状态,于是全部易卦系统就共有4064种不同的卦。说点现代词,这是个储存量非常丰富的信息库。所以呢,易经八卦具有独特的今昔信息预测的功能,上可测天,下可测地,中可测人事。古往今来,生老病死,无所不容,无所不测,这是目前任何科学仪器无可比拟的。我呢,嘿,学了好几年了,只是把门欠开点缝儿。”

小蝶赞赏着说:“这里的学问真是不少啊,东东真聪明。”小玉问道:“能测出过去的事情吗?”占东东点点头说:“玉奶奶您就问吧。”

小蝶抢着问道:“那东东你能测测我们抗日班当年的一些事情吗?”占东东点点头说:“应该能,只是我功力尚浅,可以测测看。”小蝶想了下问道:“东东你测测当年若克牺牲的情况,我们至今不知道若克是因为什么死的。”

只见占东东把一枚古代铜钱放在小蝶平摊的手心里,然后东东接过闭目握了一会儿,又在掌上电脑上点了一会儿,最后长吁一口气说:“若克奶奶是五月的鲜花……”刚开个头,就被打断,是三德,他接着说:“若克就是五月的鲜花,盛开在原野上……”

******************************************************

打蛇要打七寸,打酒井要打他的痛处,占彪分析酒井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部队弹药给养的补充。仗已打了一周了,双方争夺激烈,国军坚持防守伤亡惨重。新昌、永康、武义、东阳、诸暨、浦江、义乌一个个城镇失陷,日军已呈合围金华、兰溪之势。但日军的给养也到了每日一补的白热化状态。此时能掐断酒井的给养,将对国军有着莫大的帮助,或许能达到解围的目地。为了达到这个目地,占彪把抗日班分成三部,分别出击。

第一路是小峰、曹羽、三德、正文排去袭击沪杭铁路。沪杭铁路是1938年1月由日军修复的,现由日本的华铁会社经营着。占彪要求小峰炸断一座铁桥即可,掐断日军从铁路运送给养。铁路桥要是断了够鬼子修段时间的,而且破坏铁路的影响也很大,能起到某种程度的拖日军后腿的效果。

第二路是占彪亲率聂排长、强子、刘阳、大郅排去沪杭公路打伏击。对公路占彪准备多处掐断,不只是打沪杭间的公路,也打杭州到金华间的公路。同时尽可能大量地销毁他们的物质。

第三路是给金华的国军运送地雷,用最直接的方式支援前线的国军将士。因路上情况复杂除了隋涛排开车外,由成义、柱子排一路保驾。六辆载运地雷的卡车被若克炸了一辆,加上三辆护驾车共开了八辆卡车。地雷还剩下一千枚,刘阳从中留下了50枚做研究。

三路人马都配上了短波电台,刘阳要求除了带好正常的一米顶部辐射叶鞭状天线外,还带上了4.4米偶极天线,使报话距离从7公里扩大到60公里,电报距离从15公里达到500公里。

出发前占彪再次痛心地提起若克的牺牲,强调了抗日班战士的自我保护。尤其是九凤的安全落实到了人头:曹羽负责春瑶,三德负责若飞,隋涛负责秀娟,成义负责小蝶,大郅负责小玉,小峰负责静蕾,小宝和阿娇跟着占彪。多年后彭雪飞一个劲地感谢占彪为他代管阿娇。

小玉的儿子郅涛和若克的儿子克克暂时寄养在小蝶家中,小蝶爷爷要给克克调养一下受的惊吓。三德在若克牺牲后把儿子小德改名为克克以永生纪念。县城则由春瑶哥哥于顺水的地下抗日保家卫国队接管。占彪嘱咐于顺水只负责百姓正常生活治安,抗日班不在的时候,如果有日军回来了就转入地下不要和他们硬拼。

小峰的第一路炸铁路桥进行得不太顺利,日军有了上次沪宁线被炸的教训对铁路桥的守卫很严密。占彪电令小峰如果马上不能炸桥,就先扒铁路,不让他们通车就行,然后再找机会炸桥。扒铁路做得很痛快,因为各排里都有铁路工人。但扒铁路日军基本能做到当天修复,影响不大。曹羽动了点脑筋,他的特务排里也不乏爆破人才,终于炸翻了一列军火列车,惊天动地的连锁爆炸响了半天。后来占彪来电,如果不能马上炸桥,就专炸火车,别做扒路轨那种费力不见效的游击队活儿。

这也是占彪在对付公路时总结出的经验。因为扒公路就是很辛苦,士兵们累个半死,鬼子当天就能修好通车,反到害得很多修路的民工被打被虐。所以占彪决定只打过路的汽车队,不干扒公路的活儿了。

刚开始占彪打得中规中矩,先在路上设置障碍,让车停住再打,打得冒烟起火后再冲上去消灭押运的日兵。大郅排因在公路上打过伏击,有了一些经验一直冲在前面。后来越打越欺负人越打越经济。占彪把四个排的兵力不远不近地交叉布置在公路两侧,每排以树木和石碑为界负责一百米距离的公路,也不用费心设路障,不管它车队多长,押车兵力多少,车进来就打就拆,谁的地段打爆了打趴了算谁的功劳。四个排的火力有12挺重机枪,36挺轻机枪,掷弹筒这回每班五具配齐了四个排共60具,而且还用上了大郅新缴获的92式维克斯重机枪和带狙击瞄准镜的99式轻机枪,再加都是经过训练的专业“拆车手”和“狙击手”,更有占彪的命令要大家往狠里打、往死里打,如此伏击,什么样的车队能闯过去?!什么样的押运兵力能闯过路旁二百米的开阔地能躲过密集的掷弹筒轰击?!对见势不妙把车扔下溃逃的日兵占彪也不追,大有王者之师之范。

有次遇到了大型车队,足有五十多辆卡车,占彪打爆打燃了二十几辆后一声令下就没影了,日军归拢了后继续出发,走了不远遇到了第二次打击,是占彪转移到前面把刚才的一幕重演了一遍,结果还是全车队覆灭。

整整两天日军后方的铁路线、公路线上,枪声阵阵爆炸声声黑烟滚滚,酒井直次中将等前线各路部队硬是没有得到一点给养,逼得日军第十三军司令部不得不从水路和空投紧急向“铁道作战”的部队运送给养。但速度就慢多了,数量也少了,使日军放慢了进攻的脚步,国军也得到了喘息。

这是第三天的下午,一上午也没有鬼子车队过,看来是被钢班打怕了。占彪刚领着部队布置了一个新的阵地,从前方返回一个日军车队。对每天从前线返回的车队占彪几乎没有打过,因为回来的车队不是空车就是喷着红十字标插着红十字旗的伤兵车。占彪对大家提过要求,不许贪财,不许恋战,不打近战,不打医院。日军似乎也掌握了对手的宽厚仁德,回来的车队不用探头探脑的一路疾行。

这个车队有四辆伤兵车,四辆军车,双方都互相看到了,抗日班按惯例没有动手。可没想到在车队开过去后最后的军车里扫过来一弹匣机枪子弹,大郅排两名大意的战士挂了彩。大郅气得大叫:“奶奶的,打了这么多天没有伤亡,让我破了抗日班的零伤亡纪录,给我打下来。”占彪也很生气鬼子给脸不要脸,便对大郅说声:“你们排干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