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是组织给余则成最好的奖赏

晚秋是组织给余则成最好的奖赏



高潮迭起的悬疑谍战剧《潜伏》最后的大结局是晚秋被组织安排与潜伏大英雄余则成结合,奉命成为真夫妻,这当然遂了晚秋心愿,但观众普遍不爽,都为翠平同志打抱不平,认为组织不近情理,乱点鸳鸯谱,晚秋捡了个天大的便宜,为此不少观众对晚秋愤愤不平。我则认为从戏里看组织这种安排实在高明至极,安排晚秋与余则成终成眷属,既是在台湾继续潜伏的需要,更是组织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地下英雄最人性的奖赏;从戏外看则体现了编剧高超的编排技巧,对人物命运和剧情发展的匠心独运,这种不落窠臼出人意料的安排既体现了悬疑剧的高度悬疑之特性,又为更精彩更复杂的续集打下了深厚的伏笔。


在《潜伏》中,看来艳福不浅的余则成其实是一个感情的最大受害者。组织为了策反余则成这个军统特务,安排左蓝成为他的第一个初恋,让他尝到了最美最纯也最热烈最饱满最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惜,因为剧情需要,左蓝早早就牺牲了,这对他是致命的打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不如死!组织很“残忍”,但地下革命更无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生死一瞬间!因为潜伏需要,组织无奈之下仓促之中安排了一个并不是太合适的假老婆翠平掩护协助余则成的地下工作,这个傻大姐完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添乱,严重的时候还给他们这对假夫妻带来生命危险。余则成和翠平在一起,可能永远都不会像和左蓝或晚秋在一起时那么惬意、默契,两个人之间的文化差异更让他们之间的交流始终不是那么顺畅。翠平的出场开始让观众有点惋惜,怎么给孙红雷配这么个难看的傻妞啊?可是,越往下看就越欲罢不能,就喜欢上了这个纯纯的没心没肺不断成长不断进步的傻大妞。翠平的嫉妒是一种爱的方式,可笑但绝不可怜,可叹但绝不可悲。沐浴在翠平的酸味爱恋中,余则成只有幸福。


开始“敌对”的假夫妻最后“化敌人为夫妻”的时候却没得善终,最后的大结局观众万万没想到正好看到余则成和晚秋结婚,翠平抱着孩子站在山上痴痴等待的神情。这一刻一下就崩溃的绝不止我一人了,没有人想到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

剧中有段高潮戏是余则成在机场遇到翠平,俩人隔着车玻璃露出牙齿幸福的傻笑。翠平下车想要过去的时候,因为条件不允许被余则成摇头制止了,翠平回到车上失望的眼神让人心酸。当车子缓缓开动,余则成拦在车前做老母鸡的动作,向翠平传递情报的信息。看到那里本来应该笑,却发现眼泪止不住的狂涌出来,那是余则成表达爱的方式,是他和翠平之间最后的最无奈的心酸浪漫。

余则成与翠平的机场相逢无疑是整部剧最难忘也是最高潮的一场,只有这个时候,人们才能完全领略眼睛的通透与包容,千言万语皆在其中,什么也没说,却已将该交流该交待的表达完毕。遥遥相忘中,两人百感交集,即是重逢,也是分离,也许是永别,激动、喜悦、哀伤、宽慰、爱意、忍耐、无奈、绝望,全部交织在一起,将整部剧,也将观众的情绪推向最高处,热泪盈眶的是戏里戏外的所有的眼睛,那一刻,所有的男人都是余则成,所有的女人都是王翠平,感同身受。


为了余则成,最后,被限制了行动范围的王翠平抱着孩子在坡顶远远望着,翠平可能就要一辈子都带着孩子呆在那个小山沟里,防止有认识的人见到她,而暴露了自己的丈夫。可是,这样的结局,又会不会对翠平太残忍了?悲剧?在那样一个随时都会死亡的特殊环境下,他们都活了下来,带着自己的信仰,活着。翠平虽然离开了丈夫,但是总还有个孩子作为他们的纪念,他们的精神寄托。余则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但是,他在最后的时候知道了妻子还在人间,晚秋,又是一个和他和翠平都相知的人,可以和他一起回忆翠平,甚至,因为相知,会帮助他寻找翠平,会愿意让他心中永远都有翠平。这不是很好吗?至于晚秋,说悲剧吧,她找到并得到了自己的理想、自由和爱人。说喜剧吧,她的爱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会活在对翠平对左蓝的回忆之中,愧疚之中,身为一个女人,她的表面在宽宏,可是,心里都会介意的。而她,可能自己也都不能从对翠平的思念中走出来。

很多人可能一直不喜欢晚秋,从她一出场就不喜欢,即使她漂亮、聪慧有才情,即使知道她其实也挺无辜不幸,也挺可怜的,还是不喜欢她。看到后来观众就更不明白了,编剧干嘛就这么厚待晚秋?就让她在这部剧里当道宜人的风景不好吗?干嘛一定要让她跟余则成结婚啊?难道延安的青年才俊都死光了吗?共产党的队伍里就没个她看得上眼的?干嘛阴魂不散的老是缠着余则成。说实话,如果是个不认识的女人跟余则成结婚,观众心里或许还容易接受些,可为什么偏偏是晚秋啊?那样的话,翠平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


其实想想,如果说余则成和左蓝、翠平都是先有共同的信仰和主义,然后才有爱情,体现了人的理性一面的话,那么,余则成和晚秋的相遇和相爱则是余则成情感世界里感性的一次爆发。在以往,组织或编剧们很可能给晚秋另一个结局,让她以某种方式从余则成的视野里消失。就像剧中众多反派、正派角色“以某种方式从观众的视野里消失”一样。众所周知,出于革命和自保需要,余则成连杀晚秋的心都有,但最后是余则成出于“革命人道主义”冒险让晚秋活下去,并且在她万念俱灰自杀抢救过来后,是他劝说晚秋要珍惜自己,投身革命,并说服组织“罗掌柜”送晚秋去解放区。晚秋的出身不是贫下中农,以前也没有在解放区生活,这样的青年,思想上很难说在短期内就发生根本性的转变,除非为了爱情,为了得到余则成,她才这样做,就像当年余则成为了爱情,为了得到左蓝一样,弃暗投明。事实上当余则成多次从广播里听到晚秋的革命主义诗篇后,他除了对晚秋的进步转变感到欣慰外应该还有爱恋。还有最后时刻组织在电台里明码呼叫党的好儿子“深海”撤离的呼唤,那既是晚秋代表组织也是代表自己对曾经深爱过的爱人发出的呼唤!组织的爱并不是虚幻的,余则成已经失去了两个自己最深爱的女人,如今的组织和编导们都崇尚人性和完美,于是让晚秋在余则成蓦然回首的时候,重新出现在灯火阑珊处。组织让回不了故里的“深海”最终还是和一位爱自己的女人依然潜伏在台湾,而这何尝不是千百个余则成都所希望的?而另一位深爱自己的女人翠平却怀抱着自己和余则成的孩子每天守在山坡等待余则成回来。大陆、台湾都有自己的爱人,这样其实已经很“完美”了。


余则成是一个功勋卓著的特工,无愧于他的党、他的人民、他的信仰。所以组织有意让余则成成为一个爱情的丰收者,左蓝、翠平、晚秋的爱情将伴随他直到地老天荒。虽然左蓝、晚秋、翠平三个女人与余则成的爱情都不够完美,都有遗憾。但对于余则成来说,一生中能够拥有三个女人不同侧重的真爱,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也是组织极具智慧和人性的考虑。余则成与左蓝的同志之爱弥足珍贵,与翠平的伴侣之爱千载难逢,与晚秋的情人之爱可遇而不可求,而最后组织安排余则成与晚秋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是对功勋卓著的地下特工“暗中”的最大奖赏和明智之举!


如果从现实的角度看,左蓝已经不能起死回生,晚秋似乎跟余则成要更般配一些。长得漂亮,又有才情,而且彼此欣赏,也算有过一段情感。跟这样小资的女人在一起,确实要比跟粗俗的翠平合适,只是翠平是个实心眼的姑娘,这样的结局让人心疼,但现实总是残酷的。翠平已经完成了那一阶段的历史使命,新的更高要求的潜伏任务必须要由在解放区经过了革命洗礼的晚秋来协助余则成来完成!

这样的结局不仅荡气回肠,也给“续集”留下了精彩的伏笔。到此,该剧也并未戛然而止。当孙红雷一身白色西装、戴白色礼帽出现在香港,与曾经互有好感的晚秋“不期而遇”时,一段新的故事又将上演了……


现实中晚秋的扮演者朱杰也是《潜伏》最大的受益者,而且在演戏的时候,并不处于下风,评价“既有大家闺秀的婉约,又有小家碧玉的妩媚”,的确是非常到位,晚秋和余则成的感情既单纯又纠结,到最后,晚秋和余则成最终为夫妻,在很多人看来多少有点不自在,不过这又造成了朱杰——晚秋的再一次受人关注。朱杰不但角色转换,性格变幻,加上那妩媚的气质,不得不吸人眼球,一个新人,通过一部电视剧走红全国,又是一次电视剧造星的成功,在续集里,朱杰应该会有更精彩的表演、更多的戏份和更大的舞台空间,因为她在组织的安排下在《潜伏》第一季的解放区里做了很多很久的“潜伏”。


故事留下了很多悬念,吴敬中是否会发现他们俩是潜伏的共党分子?余则成是在吴敬中劝说下去台湾的,吴敬中也认识了解晚秋,晚秋怎么解释“凭空消失”的那段日子?到了台湾以后,余则成他们不可能不与吴敬中接触,说不定,吴敬中到台湾以后,自己开办了公司,还聘请余则成做总经理,他们就会天天在一起,余则成与晚秋的潜伏身份是否会被吴敬中识破呢?


晚秋是否能够与余则成配合得天衣无缝?继续到台湾潜伏,既是一个家庭,又是一个工作站,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上都能配合,也就是做到事业爱情双丰收。晚秋喜欢余则成,佩服余则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那是婚前的时候,但结婚以后,他们会怎么样呢?如果生活上过不到一块,真的离婚了,但为了革命工作、潜伏工作的继续下去而要继续扮演成“真夫妻”呢?“先真后假”,这和余则成与翠平的“先假后真”形成强烈对比。


晚秋是否具有潜伏工作应具备的一些素质?毫无疑问,与翠平比较,晚秋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也有城里人的生活气质,与余则成在一起,更像一对实实在在的夫妻,但与翠平比较,她也有弱点,比如她会打枪吗?翠平能够百步穿杨,这在危机时刻非常重要,再比如,她能吃苦吗?翠平农村出身,当过土八路,什么苦都吃过,而晚秋出身大家闺秀,如果不能吃苦就干部了革命工作。当然,要弄清晚秋是否能够胜任潜伏工作,还必须从思想上看晚秋经过了教育是否信仰共产主义。


《潜伏》是个体的悲剧。人最大的悲剧不是人不可以预料到上帝的安排,而是当你像上帝一样预料到上帝的安排你却对这种安排无能为力。你知道结局,但无法改变结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