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深夜,百般无聊之中再次找出《异次元杀阵2: 超级立方体》进行观看,超级立方体是我最喜欢的科幻影片之一。

超级立方体2似乎是把人,活生生的人,就如我们自己放在了一个游戏的空间,或者说是一个理论数学的空间里面,然后,显现平行时空的景象,诡异的机关杀人机构,不稳定的立方体--影片中说的四维立方体,我们通常以为第四维是时间概念,这儿的第四维却是空间概念,成千上万的立方体,成千上万相同的立方体,立方体的六个面及其的相似,每个面的正中间有一个手掌感应的小口,在里面,似乎没有上下的概念,似乎没有左右的感知,迷茫、无助、恐惧、惊慌,每个人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就感觉是绑架、试验品,他们的一举一动被另外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监视着,然后再目睹身边的人一个个被这个超出我们能力和想象的几何体剥夺生命,是物理个体(尸体)的彻底消失而告终,瞬间开始,瞬间结束,找不到杀人机构(平行移动的透明金属(水晶、或是超高温的粒子束)墙,无坚不摧,变幻莫测的高速分解旋转的多面体,可大可小,一旦接触,不论是细胞核的生物体还是分子结构的随身物品,瞬间变为乌有,无处躲藏的柱体,一切的一切,正在加剧恐慌,逃出一个空间,又进入另一个相同的空间,甚至看到超时空的另外一个自己,要么是曾经的自己,要么是即将发生的死亡时候的自己,这样一样,眼睁睁的看到同伴被绞杀后,打开另外一个房间的入口,又看到同伴活生生的在找出口,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我是对数学比较感兴趣的人,对四维的超级立方体更是有莫大的兴趣,但是,看到这样的影片,虽然是科幻的作品,但也会激发无穷的想象和极大的兴趣,随着影片的进度,也在跟着电影中的主人公开始思索寻找出口的方法,我是在想,哪怕是理论数学建立起来的模型,也应该有破解的办法的,只是可惜,在超级立方体2中,没有破解这个四维立方体的运行过程,只是告知观众,这个不稳定,在高速的运转,我就简单的想,就如我们小时候的游戏魔方一样,不论如何,哪怕就是墙壁的移动,只要它移动,这个与移动的速度快慢没有关系,就必然有移动的动力,有移动的动力,就有移动的规律,当然,在移动的数量比较小的时候,可以程序设置为随机运行,但是,移动的数量足够大的时候,必然有规律可寻,更何况是立方体,四维的立方体,不是一维的线状,也不是二维的面状,也不是三维的普通体状,那样,必然有一定的规律可言。只是这样一个规律很庞大,很复杂,是把人置身于运行的空间之内的,要摸索思考出来,仅仅只是感受非常有限的几个运行特征后,是有相当的难度的。影片当中的几个人,几乎都是因为恐惧绝望而死,比如开始出现的国防部上校,而后的多面体绞杀的商人,神叨叨的理论数学家老太太,游戏设计师,律师,盲人姑娘等等。最后试验的主体是心理学医生,在最后的一瞬间,破解了四维立方体的奥秘,但也没有逃脱死亡的追逐。

采集立方体里面的人员,不是死于高科技的理论科幻产品,更多的是死于对生的渴望,对死亡的恐惧,对同伴的不信任,对现实环境的歇斯底里。这是人性脆弱的根源。这样的环境里面,疯狂是正常的,不疯狂是反常的,哪怕她是心理学的洋酒人员。

超级立方体2---人性脆弱的完美体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