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 外传 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

苏会领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URL] 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 南京,1937年12月21日 一、 1937年12月13日日本士兵占领城市时的状况 星期五,12月10日的夜晚,新街口以南的中华剧院的对面发生火灾。我们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晚上10时前往观察,确认是一个木材仓库着火。城市消防队及时控制住了火势,成功地阻止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

南京,1937年12月21日

一、 1937年12月13日日本士兵占领城市时的状况

星期五,12月10日的夜晚,新街口以南的中华剧院的对面发生火灾。我们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晚上10时前往观察,确认是一个木材仓库着火。城市消防队及时控制住了火势,成功地阻止了火势向邻近建筑物的蔓延。

星期六,12月11日夜间,遭日本人炮击的城南地区多处起火。星期日,也就是12月12日夜间,同样也发生多起火灾。也就是在这个星期日的夜间,山西路北面的谷正伦家以及交通部的新楼发生火灾。交通部的建筑物看来像是给中国人自己放火烧掉的仅有的重要建筑物,当然有关这一点还没有最后证实。此外南门附近的几栋小房子也着了火。

星期二早晨,我们委员会的几个成员试图和日本当局取得联系,另外一些成员则前往城南去确认德国和美国财产是否遭到损坏。当发现只有为数不多的建筑物被烧毁或被炮弹击毁,我们感到惊讶。在太平路上,有一栋建筑物有大的火灾损失,但是这栋房子的火灾是在夏天就发生了的。在中山东路上,兴华信托公司(音译)的房子被烧塌了,除此以外的市内大部分地区未受到火灾的摧毁。

以上状况由以下人员观察并确认:

约翰·拉贝,爱德华·施佩林,R黑姆佩尔,R哈茨,A曹迪希,欧内斯特·福斯特,约翰·马吉,波德希沃洛夫,詹姆斯·麦卡伦,MS贝德士,WP米尔斯,刘易斯SC史迈士。

(当然,这里确认的是城内的损失。在城墙边,如下关和城墙附近,为了开辟作战场地,不让日本人在城墙边上有掩护的机会,中国人自己也烧掉了房子。对于这点我不能也不想否认,因为这是我亲眼所见。--约翰·拉贝)

二、 1937年12月20日夜晚的状况

委员会成员经过仔细调查,确认了12月19日夜间在安全区内发生的火灾及其损失情况。

日本士兵纵火点燃了平仓巷16号的房子。施佩林和安全区消防队的一名官员赶往火灾现场,但是无法救火,因为我们的水泵和所有的消防器材都在几天前被日本士兵抢走了。同一天,在中山路和保泰街路口的街角有一栋房子被烧毁,晚上在国府路的方向也观察到了一系列火灾。

12月20日下午5时~6时之间,菲奇先生和史迈士博士前往保泰街,顺太平路向南来到了白下路,他们发现整个一条街停满了日军军用卡车和汽车,日本人正在卸车。从珠江路南面的小河开始一直到白下路,他们碰到了数支由15名~20名士兵组成的日军小分队,有些小分队看来像是在小头目的监督下观察着街道两边燃烧的房子,有些则从商店里向外搬商品。菲奇和史迈士还看到了士兵在一些商店里纵火取乐。

他俩接着朝中华路走去,在那里看到了同样的情况。***青年会房子的北半部已燃起了大火,毫无疑问,火是从房子内部点燃的,因为房子的外面并没有着火。日本哨兵对这两位先生毫不理会。

12月20日晚上近9时的时候,克勒格尔和哈茨两位先生驱车顺着中正路来到白下路,然后打算向东去中华路,这时日本哨兵拦住他们不让向南行驶。***青年会的房子此时早已被全部烧毁。从太平路向北行驶时,他们清点了一下,除了以前被烧毁的房子,街道两侧共发生了约10起火灾。向西转向中山东路时,他们看见东海路和国府路的街角燃起了大火。到达中山路和珠江路路口时,他们看见珠江路的北面有一处大的火灾。这时,又有一支巡逻队拦住他们不让东行。街上到处都是日军士兵,人数很多,但他们根本不打算去救火,反倒是有许多人在拖走货物。

以上情况目击证人:

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鲁佩特·哈茨,G菲奇,爱德华·施佩林,MS贝德士,刘易斯SC史迈士。12月22日

宪兵总部的两名日本人今天来拜访我,并通知我说,日本人现在要自己建一个难民委员会,所有的难民都必须登记。坏人(以前的士兵)必须安置在一个特殊的营地。日本人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我答应了。在这期间,有组织的纵火活动仍然在继续进行。我一直在担心,中山路上燃烧房子的大火(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附近)会蔓延到主要街道的西侧,因为这一侧已经属于安全区了。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我的住房也会受到威胁。在清理安全区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池塘里发现了许多被枪杀的平民的尸体(其中有一个池塘里就有30具尸体),大部分被反绑着双手,其中有些人(在礼和洋行附近)的脖子上还挂着石块。在我这儿居住的难民仍然在不断增加,仅仅在我小小的私人办公室现在就睡有6个人,办公室的地上和院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睡觉的人,所有的人都被巨大的火光映照得血红。我数了一下,有7起火灾。我已经答应日本人,在寻找电厂工人方面提供帮助。同时我向日本人指出,下关那儿有54名发电厂工人曾经被安置在和记洋行。我们现在确认,他们当中有43人在三四天前被捆绑着带到了江边,用机关枪枪毙了,据说是因为他们曾经是中国国营企业的员工(其实发电厂是一家地地道道的私营企业)。将这次处决的消息传递过来的是一个同时被处决的工人,处决时前面有两个人挡住了他,因此他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跳到江里,才幸免于难。今天下午,克勒格尔和哈茨前去帮助一个被喝醉了的日本士兵用刺刀刺伤脖子的中国人,结果他们自己也遭到了攻击。哈茨用椅子进行了自卫,据说克勒格尔被日本人绑了起来,日本人之所以能把他捆起来,估计可能是因为他被烧伤的左手还吊着绷带。我和菲奇全速开车去解救他们,我们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但是我仍然又带着他们返回原处,以便在现场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我们看见了那个日本兵,一个碰巧路过这里的日本将军正在扇他的耳光,日本大使馆的田中先生也在场。这个士兵显然是用非常不利于这两个德国人的方式描述了此事,但尽管如此,他仍然(这对我们来说是万幸)一直被揍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事情终于又一次以对我们有利的方式结束了,当然弄不好也会有其他结果的!

处决后的中国士兵被日本人扔进水塘。之所以判定其为处决,是因为受害者被反绑着。这很典型,因为日本人处决数万名中国士兵和平民时用的都是此种方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