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拍电影再续

慕容严露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这场戏,拍了几乎半个月。后来我们就不怎么上了,开始负责警戒工作。

拍摄不是按照影片顺序拍摄的。我们这边都冲锋过了,登陆抢滩都拍完了,又转过头拍摄老百姓欢送解放军上船。。。。。。

群众演员可不是我们这些士兵那么听指挥,导演忙的是满头大汗。跑前跑后的呼喊维持秩序,可惜,老百姓还是该怎么还怎么。我们只能在一边负责劝说,维持秩序。结果也是满头大汗,乖乖,这导演也真够难的。

终于,这一个场景也拍摄完成了。我们接到命令,转向洪泽湖拍摄另一个场景,带上我们的大炮。

“洪湖水,浪打浪”唱的就是洪泽湖。呃。我们领导说的,不是我说的。洪湖和洪泽湖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也不知道,反正当地人也叫洪湖。

这次我们要拍摄的镜头是:解放军要度过长江天险,国民党防守在江边的某炮兵部队在解放军正义的引导下,临阵倒戈。当然,我们只拍阵地。至于那个堡垒里面的临阵倒戈,在别的地方拍摄了,后期剪辑就好。

我们把大炮拉到山上,呃,小土丘吧,十几米高的不算山来着。不行,没地方,又给拉下来。还是工兵团好啊,战壕他们挖的,碉堡他们堆得,道路他们开的,水坑他们炸的。。。。。。呃,水坑的确是他们搞的,主要是为了反映当时战况比较激烈。

这次工兵团干脆开着推土机来了,不是上不去吗?没关系,给你在山上推出来一条路好了。呃,捎带着把炮位也给你推出来。还有什么要推的吗?推土机的驾驶员临走前问了这么一句,结果他又把当地老乡的路给推了一回。。。。。。你看这多嘴的后果,哈哈。

这次我们可轻松了,连炮位都推好了,不用挖了。大家只需要装几个土袋子,然后给大炮头上支上伪装网,然后把炮口的消焰器给去掉就OK。

去掉消焰器的大炮看起来就有点像山炮了。没有了消焰器的大炮,炮口的膛线如同牙齿一般狰狞的暴露出来。五门大炮放在山头上,对着洪湖,加上山脚下的铁丝网战壕什么的,有点儿战争的意思。

可气的是,居然用我们的大炮,却换上02团的炮兵!合着02团长得像国民党吗?为什么不让我们穿那套衣服啊?羡慕死了!

不过,更糟糕的事情是,我们这个营发生了水土不服。全营上下都出现了腹泻的现象,连我这个适应力超强的家伙都被折腾的彻底的面黄肌瘦,啊,不对,我本来就很瘦。可怜的我啊,不但自己要承受腹泻带来的痛苦,还要跑来跑去的在村子里给各班发放止泻药。

不过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因为当地的渔民看到我走路无力,面黄肌瘦的样子之后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老渔民就给我说,洪湖水养洪湖人,你们不如试试看喝几口洪湖水。

呃,好吧,反正什么药都不行,不如干脆试试看民间的办法。

你不能不佩服洪湖人民的环境保护意识,别说在湖里洗衣服了,刷锅都不在洪湖里面刷!更不要说什么围湖造田了。虽然是渔村,但是保护的如同自然生成的一样,完全没有受到破坏!我去喝水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窝沙参!足足有脸盆那么大一窝!

虽然沙参不是什么值钱货色,但是这东西也是人参的一种啊!如获至宝的轻轻的挖了出来,抱到营部的军医那里,洗干净,切成片。军医留下一半,剩余的一半被我带了回去,每天每个人含上一片。

另外,我喝了洪湖水,果然腹泻止住了。就是这样奇怪,有时候民间的偏方还是很有效的。然后我又开始活蹦乱跳了,军医看到我又活蹦乱跳了感到奇怪。于是我就把老渔民的话告诉了他,他将信将疑的也去喝了洪湖的水,没几天他也正常了。于是这个方法便在全营推广,很快,全营都痊愈了。

我们在这个场景里面只是负责提供大炮和警戒,于是我们很无聊。整天看影碟看得我厌倦,于是我和老袁几个人便跑到湖边去看风景。

湖边有一个造船匠,正在用力的涂抹着船体。我们便围过去,想看看一艘小渔船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造船匠用水泥一点一点的涂抹着船身,整个船身使用麻布和水泥构成的。我们觉得很奇妙,水泥做的船也能用来打鱼?老船匠就笑,说无论什么材料,都可以做船。作为一个造船的人,他的职业就是造船,他就是要把各种东西做成船就对了。

我们几个忽然没了言语,老船匠的话很普通很平常,但是却莫名其妙的让我们都感到了点什么。我们坐在湖边上不声不响的看着湖水荡漾,鱼儿跃出,水鸟飞翔。

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只是觉得,老船匠说的话很对。作为一个造船人,他的职业就是造船。我们作为军人,我们该做什么?好像我们的职业就是军人,我们就应该把自己变成一个军人,这就是我的感觉。

可我们现在是不是军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军人。在我的概念里面,军人就是打仗的。可是我们现在没有仗可打,我们在拍打仗。

晚上,我们负责警戒。摄制组开始拍摄夜袭。

黑火药参杂着镁粉造成了耀眼的烟火效果,黑火药的燃烧点燃了煤油桶,浓浓的黑烟伴随着耀眼的闪光做出一副战火纷飞的效果。02团的弟兄们端着能打响的“汤姆逊”“三八大盖”“汉阳造”以及我不认识的武器,利索的跨跃过铁丝网和木头组成的障碍。

山上,我们的大炮也发出火光,那是只放药桶不放弹头的烟火效果。配合着02团兄弟们的喊杀声,一场登陆战完美的展现在我眼前。只是,这一切显得很安静,没有电影中那种气氛。埋在地里面的炸点伴着火光炸开,细碎的土粒漫天飞舞。02团弟兄们手中的武器喷涂着火舌,空包弹的弹壳飞出弹仓。

眼前这一切,仿佛让我们回到那个布满硝烟的战场。虽然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却给我们一种真实的感觉。

我忽然明白,原来军人是这样子的。为了一个大的理想,完全的放弃了自我。如同拍摄中那样,默默无闻的努力做着工作。放映的时候也许只是一个短短的瞬间,但是,我们做了。如果没有我们去做,那就没有短短的瞬间,也就不会有这短短的瞬间组成的一部影片。

这就是军队经常教育的,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思想。不管是抗洪也好,参加建设也好,警戒也好还是打仗拍电影也好。只要是需要我们,我们就要不管任何困难任何理由任何借口的去做好。

那些前辈,大多数人是默默无闻的牺牲在这场战役中,没有人将他们记载在史册上。只有将领和一些作出巨大贡献的士兵才被人们缅怀,其实更多值得缅怀的,是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们。但是,他们只变成了一个个数字的组成部分。我们,也将是这个数字的组成部分之一。

该埋怨什么吗?不,不是。当我们踏入军营穿上这身军装的时候,就代表了我们已经继承了那些和我们一样平凡的前辈们的意志。他们甘愿平凡,为了一个伟大的理想。这个理想我们在继续着,这个理想就是: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这份来之不易的安静。让这个国家安静的发展,壮大,民富,国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