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日报:丰富多彩的官之死法

707a311a911 收藏 0 59
导读: 检察日报:丰富多彩的官之死法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官员自然也是如此,不论职务再高、权力再大,最终也是要走向“大自在”的。有人曾著文《官之做法》,意趣盎然,史料丰厚,读来甚是痛快。受其启发,我也想狗尾续貂,谈谈官之死法。   鞠躬尽瘁之死,这是官员们最高尚之死,古有诸葛亮、海青天,今有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谷文昌。遭受冤屈之死,这是官员们最遗憾的死法,古有于谦、袁崇焕、岳飞,今有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邓拓、吴晗……名字可以排成一长串,好在历史是人民写


检察日报:丰富多彩的官之死法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官员自然也是如此,不论职务再高、权力再大,最终也是要走向“大自在”的。有人曾著文《官之做法》,意趣盎然,史料丰厚,读来甚是痛快。受其启发,我也想狗尾续貂,谈谈官之死法。


鞠躬尽瘁之死,这是官员们最高尚之死,古有诸葛亮、海青天,今有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谷文昌。遭受冤屈之死,这是官员们最遗憾的死法,古有于谦、袁崇焕、岳飞,今有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邓拓、吴晗……名字可以排成一长串,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冤假错案早晚是要翻过来的。还有意外事故之死,譬如死于车祸、坠机、中毒,死于事故的官员不多,但也算一种死法。当然,最正常的死法,是寿终正寝之死,或死于病榻,或无疾而终,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离开人世的。


近些年来,官员的死法是越来越“丰富多彩”了,除上述死法外,又添了很多花样,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有死于刑场的———从胡长清到成克杰,从王怀忠到郑筱萸,光是省部级官员,就有好几个,还不说那些“小萝卜头”。他们虽然死得不光彩,毕竟还属于明正典刑,属于非正常情况下的“正常死亡”。有死于酒桌的———这是最没出息的死,似乎每年都有几个,有斗酒而死的,也有陪酒而死的,有被自己灌死的,也有被别人灌死的,有男士也有女将,被人戏称为“酒烈士”。还有死于偷情的———已在报端见过好几例了,官员与情妇在汽车里偷情,结果被车里的二氧化碳熏死,过了几天才在车库里被人发现。


最无耻、最龌龊、最丢人的死,莫过于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公室主任邓贵大调戏妇女被杀死。邓贵大等3名官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邓贵大要求服务员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并拿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还两次将邓玉娇摁倒在沙发上。邓玉娇奋起反抗,用一把水果刀将邓贵大刺死(据5月14日《京华时报》)。


邓贵大之死,肯定是轻于鸿毛了,不管他生前招商引资功劳有多大,工作有多突出,他的死是最给官员脸上抹黑的一种死法,死得可耻且窝囊,就是想对他表示一点同情,也觉得难以启齿。尽管他并未犯罪得手,毕竟罪不至死,却死于非命,他也“冤枉”啊。他可能以前也多次遇到这种情况,估计每次只要拿出一沓钱就能搞定,没想到这次碰上一个“烈女”,也活该他倒霉。


邓贵大之死,也是时下一些腐败官员糜烂生活的一个写照:堂而皇之地出入风月场所,明目张胆地索要“特殊服务”,肆无忌惮地调戏良家妇女,无耻到了极点,堕落到了极点。古人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搞腐败就是死路一条,只是不知道那些“腐败至死”的官员们还会有什么更怪异、更离奇、更蹊跷的死法,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