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二章:媚舞8

北方老驼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世上的女人,生得愈美,愈是会勾引男人的魂魄;世上的男人,无论官做得多大,在美人面前,都会主动放弃自己的尊严。蓝婷无言的含情脉脉丰九如岂能看不出来?加之她的舞姿的确是美仑美奂,直把丰九如看得魂摇魄荡,心猿意马,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目不转睛地盯着蓝婷,一边赞赏地微笑着,一边轻轻鼓起掌来。

在优美的音乐中,蓝婷为丰九如献上了一段优美至极的《梦幻天堂》,而后带着满脸春风,飘然在丰九如身边坐下,倒杯茶递给丰九如,含笑说道:“蓝婷献丑了,吴老板可不要笑话呀!”蓝婷特意说出自己的名字,是想让丰九如把这个名字牢牢记在心里的。

丰九如望着身旁的美人,禁不住心潮涌动。这种涌动他当年追求鲍晓琴的时候有过,但很快就消失了,忘却了。现在重温这种涌动时,他觉得既美妙又心跳。他希望蓝婷能多陪自己一会儿,便说:“很好,你跳的很好嘛!真没有想到,北原居然还有蓝小姐这样既聪明美丽,又多才多艺的才女。蓝小姐,能陪我喝一杯吗?”蓝婷连忙斟两杯酒,一杯给丰九如递过去,一杯自己端起来,美目传情,望着丰九如嫣然笑道:“吴老板过奖了,只要吴老板高兴,蓝婷今天愿意为您跳个尽兴。”丰九如见蓝婷如此善解人意,更是喜上心头。他面带喜色和蓝婷碰一下杯说:“好啊!蓝小姐,那咱们把这杯酒干了吧。”说罢,一仰脖子把一杯酒干了。蓝婷见丰九如对自己如此青睐,也把一杯酒一口干下去,却觉得其中味道特别,有一股异味儿。没一会儿功夫,便觉得面色潮红,脑子轻飘飘地犹如浮在云雾中一般。她柔声问丰九如说:“吴老板,这酒怎么这种味道,劲儿也大,我都上头了。”丰九如见酒后的蓝婷更是人面桃花、不禁趣味盎然,笑吟吟地说:“这是洋酒,叫人头马×○。”蓝婷听说过人头马、×○这些名字,却没喝过,拿起酒瓶端详着说:“哦!这就是人头马呀?听说这酒很贵的?”丰九如说:“是不便宜!商店里上千块钱一瓶,到了酒店,恐怕要翻番了。”又介绍说:“蓝小姐,喝这种酒要加冰块,要慢慢地品尝才有味道,你怎么一口把一大杯全给喝了?”蓝婷不解,问丰九如说:“吴老板,您不也一口把一大杯全都喝了吗?”丰九如一怔,可不,自己不也那么喝了吗?正待解释,却见蓝婷拿起酒瓶又斟了酒,并且加了冰块把杯放在丰九如面前笑道:“吴老板真是好酒量啊!既然这酒如此地昂贵,那我再给您斟上吧?”丰九如呵呵一笑说:“当然!当然!尚总请客,咱们不必客气。”

古人有“劝之以酒,以观其性。”之说。在酒的面前,再善于伪装的人,只要喝多了,也会性情大乱,露出些本来面目。丰九如刚才已经喝过了量,现在面对美色、欲念涌动,哪里还把持得住。他抓起酒瓶给蓝婷也斟满了酒说:“蓝小姐,你也再来一杯。”蓝婷见丰九如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反感,胆子更大了,把身子往丰九如身旁靠了靠,嗲声嗲气地说:“好,那我就陪吴老板再喝一杯。”

两杯美酒下肚,浓烈的酒精把一对多情的男女烧得热血沸腾。两人一个崇尚权力,一个垂涎美色,再加上头脑半醉半醒,尤其是蓝婷说话的时候娇声柔气,口吐兰香,丰九如魂不守舍之际,胆子也大了,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了蓝婷的大腿上。蓝婷见机会来了,便佯装醉了,把头轻轻靠在了丰九如的肩头。丰九如见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脑子一热,一把抓住蓝婷的纤纤玉手,另一只手则在蓝婷的大腿上抚摸起来。蓝婷半推半就,娇嗔地搂住丰九如的脖子说:“吴老板,你真好!”丰九如也说:“蓝小姐,你真漂亮,真善解人意呀!”蓝婷见丰九如就这么轻易地被自己俘虏了,不失时机地将两片红唇递过去,故意做作地娇吟起来。

此刻的丰九如已经没有了市委书记平日的庄严肃穆和矜持镇定,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蓝婷的一条香舌裹入口中,一边轻轻吮吸着,一边将手顺着白皙的大腿往纵深探去……蓝婷渐入佳境,双目微闭,娇喘嘘嘘,手伸进丰九如的衬衣,一边不停地摩挲着他那肥厚的脊背,一边发出那种激荡人心的呻吟声。她觉得她的生命渐渐地燃烧起来,性爱的冲动像无数条虫子一样舔噬着她的心房。这一刻,她的心中畅快极了。她原以为要接近这位权倾北原的市委书记会很难,或许还要大费一番周折,没想到市委书记也不过是凡夫俗子,面对美色时也是那样的迫不及待。突然,蓝婷的脑子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她把香舌从丰九如那充盈着烟酒辛辣味道的嘴里抽回来,甜甜一笑说:“吴老板,我再给您跳个舞吧?”丰九如猛地打了个激凌,他突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脸一红,忙把手抽回来,眼神慌乱地问:“小蓝,你说什么?”蓝婷抱住丰九如的脸,在他那宽宽的、油亮的额头上亲吻一下,嫣然笑道:“吴老板,我给您跳段艳舞如何?”丰九如慌乱的眼神再次变得犹豫起来,问:“什么艳舞?”蓝婷说:“我跳过您就知道了,我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的。”说罢,站起来甩甩飘逸的长发,双目含情,望着丰九如开始翩翩起舞了。

丰九如的心跳得好慌,他很快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蓝婷在变换了几个舞姿之后,开始一边扭动腰肢,一边褪去身上那件薄如蝉翼的纱裙。一时间,春光尽泄。面对着蓝婷魔鬼般的、几近赤裸的身材,丰九如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了,他只觉得浑身热血喷涌,口干舌燥,嗓子眼儿冒火,口水咕咕地往肚子里咽。他缓缓站起身,带着满眼的热望走向蓝婷,然后猛地将她抱起来,迫不及待地叫道:“蓝小姐,你真是仙女下凡啊!咱们不跳舞了,去卧室聊一会儿好吗?”蓝婷又是一声娇吟,紧紧地搂住了丰九如的脖子。

于是,丰九如抱着几近赤裸的蓝婷走进华丽的卧室,轻轻将她放在那张松软而宽敞的大床上……

第二天,天还没亮,丰九如便醒来了。昨天喝多了酒,脑袋到现在还乱七八糟地像团浆糊。当他发现身边熟睡着一个年轻的赤裸女人时,他的脑袋嗡地一下清醒了。他没敢说话,也没敢动弹,只是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不禁悚然一惊,脊背上冷汗涔涔,心中埋怨尚小朋说,小朋啊小朋,你做的这是什么事?这要是传出去,我这市委书记的颜面往哪儿放呢?不过,木已成舟,丰九如此时再埋怨尚小朋已经为时太晚了。他想趁蓝婷还睡着,趁蓝婷还把他当什么吴老板赶快溜走吧。

岂知,丰九如心念刚动,蓝婷竟然睁开了眼睛,她把一条雪白的胳膊搭在丰九如的胸脯上柔声叫道:“吴老板,您醒了?”丰九如再看蓝婷时,只见她双眼惺松、面带倦态、秀发散乱,一张俊俏的脸蛋儿楚楚动人,比起昨天晚上另有一种别样的风韵。好在丰九如还有些定力,坐起来说:“蓝小姐,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一会儿尚总会来看你的,也会满足你提出的任何要求。”蓝婷怔住了,她心里一急,一把抱住丰九如的胳膊,两眼泪汪汪地说:“丰书记,您看错我了,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我……”丰九如愣住了,打断蓝婷的话问道:“你知道我是谁?”蓝婷怯声说道:“知道!”丰九如立刻便魂飞魄散了,他盯着蓝婷,说梦话一样喃喃道:“是尚小朋告诉你的?”蓝婷摇摇头说:“不是!其实,昨天晚上我一进门就认出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