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八,青梅竹马的画眉和冷长生2

北方老驼 收藏 6 2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自从听到朱玉祥战死戏云山的消息,秦天喜心中残存的那点希望彻底破灭了。他开始感觉到惶恐,这种惶恐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他不知道没有了希望后,自己的后半生会是什么样的?他开始回忆和怀念,这种回忆和怀念与以往又是不同的。

秋风萧萧生起,浩浩荡荡的油菜花开始渐渐枯朽、凋谢。秦天喜虽然住在有近百户人家的花村,却犹如住在罕无人迹的深山老林一般孤寂。村里人都知道他是个不成器的烟鬼,没人搭理和招惹他,也没人来他家串门。除了灵秀带红雁过来看看画眉,冷长生放羊回来给画眉送些甘草、鸟蛋、蘑菇外,连冷强都很久没有过来了。

每当没事的时候,秦天喜便躺在炕上双眼痴呆地望着屋顶。被烟熏得黑乎乎的屋顶四处都是尘埃,冷寂中的回忆与怀念不再是往日的花天酒地、腾云驾雾,而是一家团聚的欢声笑语,是在锅口前忙碌的妻子,是在地上乱跑的儿子。

秦天喜觉得愧疚,觉得没脸见人。虽然画眉还在他眼前晃着,给他做饭,为他洗衣服,承担着枣花曾经承担过的所有家务,但她含苞欲放的脸庞却黯淡无光,总是被淡淡的忧伤笼罩着。秦天喜似乎可以看得见自己刻在画眉心头的道道伤痕,看得见画眉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抱怨和和冷漠。

那天,秦天喜去镇上打酒,回来时遇上一股瓢泼大雨,躲没处躲,藏没处藏,回家便浑身打哆嗦,感觉冷气直往骨头缝里钻,血管里就像有了空气似的。画眉安顿着他躺下,又是烧水,又是出去借白面给他擀面条。看着画眉手忙脚乱的样子,秦天喜突然发现画眉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从那以后,秦天喜对画眉像是变了个人,又疼又爱,给画眉做新衣服,有了好的先让画眉吃,宁可少抽一口大烟,也不让画眉受一丁点的委屈。


画眉也时常想起枣花,想起不是亲娘,却犹如亲娘的舅妈。

那天傍晚,画眉趴在半人高的院墙上等着冷长生,待冷长生放羊回来路过家门时,她喊住冷长生说:“长生哥,明天晌午我到崖上去找你,你可别往远处去呀!”

冷长生听画眉说明天要去崖上找他,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

第二天早晨,秦天喜说秋凉了,准备找人给画眉做身新棉衣,要画眉和他一块儿到镇上挑块布。若是放在往日,画眉肯定会高兴得跳起来,可想起已经约了冷长生在崖上见面,便说:“爹,我就不去了,我在家给你做饭,你早点回来啊!”

秦天喜前脚一出门,画眉后脚便跑上了山崖。

山崖上的草坡已经失去夏天的翠绿,远看隐约还有些青黛,近看却十分稀疏,如同快要枯死了一般。秋风徐徐,白云游走,天地间一片空廓。

画眉举目望去,却不见冷长生的身影和他的羊群。画眉有些沮丧,怪怨冷长生忘了和她的约会。她本想回去,但又不甘心,便在山坡上徜徉。徜徉了一阵儿,还是不见冷长生的影子,画眉心里不高兴,干脆找块石头坐下,手托下巴朝山崖下望一会儿,朝远处望一会儿,心说:长生哥,我就在这儿一直等到天黑,看你来不来?

画眉等了很久,终于,她看见很远的地方有许多移动的白色小点闯入视线,向这边游荡过来。画眉的脸便露出了笑意。

冷长生没注意到画眉已经在山崖上等他了,他肩搭羊鞭,粗笨的大手灵巧地织着一只羊毛袜子。

“长生哥,长生哥!”冷长生听得有人远远地喊他,抬头一看,见画眉正站在崖头朝他招手呢!他心里一高兴,连忙小跑过来,“画眉,你来了?”

画眉却噘起了嘴,“长生哥,你咋说话不算数呢?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冷长生抬头看看太阳,“我咋不不算数了?这不还没到晌午吗?”

画眉撒娇说:“非要那么准时呀?你就不能早点过来等我呀?”

冷长生呵呵一笑,指着山坡说:“画眉呀,这坡上的草本来就长的不好,我每天来来回回路过这里,羊快把草根儿都啃出来了,我得先找有草的地方让羊吃饱呀!”

画眉扑哧一声笑了,“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躲着我呢。”

冷长生说:“哪敢呢,我盼着见你都见不着呢!”

羊群在山坡上散开,冷长生和画眉找块平坦的石头并肩坐下,画眉见冷长生又在织毛袜子,问道:“长生哥,又给谁织毛袜子呢?”

“当然是给你织了,不然冬天你穿什么?你看,我已经织好一只了,这只也马上就好。”

画眉歪着头说:“前些天你不是已经给我织过一双了吗?”

冷长生憨憨地笑着,“一双怎么行?反正羊毛也不用咱花钱,多织两双,你替换着穿。”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