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中国工人平均工资仅为美国的4%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13日在中山大学中文堂与广东各界进行了题为《中国奇迹与广东创新》的对话。他表示,全球仍未走出经济危机,没有哪一两个国家能充当火车头作用,需要共同努力。他并提醒,中国仍相对贫穷,工人平均工资仅为美国工人的4%,目前急需提振内需。


经济前景慎言乐观


《信息时报》报道,在谈到经济危机,克鲁格曼表示要慎言乐观:“目前世界经济危机非常严重,全球产品经济总量自1930年以来第一次下跌,其中美国降了3%,德国降了4%,日本降了6%。尽管中国可能还会向前发展,但是总体来讲全世界多数国家都是陷入低迷,全球贸易量也在萎缩,这是前所未有的。”他表示,要回到上世纪的大萧条时期才会看到如此大的世界贸易量的跌幅。


克鲁格曼认为,目前世界经济整体而言并没有指标能够说明现在世界经济正在增长,所有指标都指向“收缩”,唯一乐观的是,衰退的步伐和程度在慢慢放缓。


当被问到哪些国家可能充当经济复苏的“火车头”时,克鲁格曼认为,走出经济危机没有哪一两个国家能充当火车头。相反,需要全球所有的大国,乃至每一个国家共同努力。


中国急需提振内需


“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正在提高,我对中国的成就充满赞赏。”在赞赏中国的经济成就之余,克鲁格曼提醒中国人民不应为已取得的成就沾沾自喜。“中国仍是相对贫穷的国家,中国工人平均工资是美国工人的4%,跟1975年的韩国类似。目前,即使墨西哥生产工人的工资也是中国工人工资的3倍。”


中国怎样才能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到生产资本密集型产业?克鲁格曼认为,中国必须更依靠提高内需,而不是出口。克鲁格曼表示,在全球化的推动下,日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韩国都依靠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获得成功,实现了国家的发展。但克鲁格曼认为:“出口劳动力密集型产品毕竟是有限的,其他国家也效仿的话,市场迟早会饱和,所以不可能说中国完全照这条路走下去。”


产业升级无法“计划”


克鲁格曼认为,中国发展必须走类似韩国的道路,发展高端产品。“中国已经能够出口一些精密的高端产品,我认为中国肯定会攀到价值链的顶端,她的企业家精神能够帮助中国成为一个薪酬水平较高的高科技国家。”


但克鲁格曼提醒,中国亦应该避免韩国犯过的错误。他举例说,韩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以政策推动发展被认为是高端产业的重工业,但是那个政策却不怎么成功,反而带来过多的外债、过度的产能等问题。因此他认为中国发展步伐如果太快是肯定不合适:“要有基础设施,要有好的电信通讯,要有足够的能力才能够在技术杠杆上向上爬,如果速度太快话是不好。”


[保罗·克鲁格曼简介]


今年56岁的保罗·克鲁格曼是最受人瞩目的贸易理论家之一,现为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1978年一篇关于垄断竞争贸易模型的论文使他一夜成名,1991年获得克拉克经济学奖,200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1992年的总统选举使克鲁格曼在全美国人面前大出了一番风头,他在电视上的经济演说给克林顿极大的帮助,但是克林顿在执政之后并没有启用他为总统经济顾问,而是选择了伯克利大学的女经济学家泰森,原因在于克鲁格曼的性格过于刚直,在华盛顿和学术界都得罪了不少人。


1996年克鲁格曼又一次令世人大吃一惊,他出版的《流行国际主义》一书大胆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该书在短短两年内重印了8次,总印数达120万。同时,克鲁格曼的经济地理学研究取得了明显的进展,经济学界的许多人已经断言克鲁格曼三年内必获诺贝尔经济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