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真实的故事

a88013845 收藏 1 359
导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 “我的爱人,在战场牺牲了。”一道闪电将女孩的脸映得惨白。她眼中的光芒消失了。“而我没有死,这就是我的悲剧。”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

“我的爱人,在战场牺牲了。”一道闪电将女孩的脸映得惨白。她眼中的光芒消失了。“而我没有死,这就是我的悲剧。”

1986年,她18岁,在南疆保卫战前线却已经待了将近一年了。她已经不再惧怕鲜血,不再惧怕残肢断臂,不再惧怕死亡和炮火,也很少再流泪。她的爸爸是陆军侦察大队参谋长。他们很少见面,因为都有个自的一堆工作。

那时候,大规模的战役已经基本结束,敌人占不到正面战场的便宜,所以打起了特工战。他们主要出动小股训练有素的特工分队,对我们的军事和民政目标进行破坏,绑架和杀害我重要军政人员,甚至袭击医院和学校,希望靠这种手段来给我方造成难以承受的压力,达到正面战场达不到的目的。双方的边境线绵延数千公里,犬牙交错,根本不可能全面布防。于是我们的措施就是以牙还牙,也用小股精锐侦察部队对敌人后方进行袭扰破坏,使双方感受到同样的压力,最后双方达到某种默契,互相罢手。

就这样,前线陆续来了很多来自不同军区不同军兵种的侦察兵。他们都是各自单位的骨干,年轻气盛,身手不凡。当时在前线的女兵很少,于是她们除了完成自己的医护工作,也承担了文艺演出出发壮行的任务。

从天边很远的地方传来炮声,忽而密集忽而稀疏。夜色笼罩下,山谷里面小规模的文艺演出还在继续,上一个节目已接近尾声。临时充当后台的帐篷里面,女孩在对着镜子做最后的化妆。帐篷帘子被掀起来,她头也不回说“我马上就好,先报幕吧。”没回音,她回过头看见穿着迷彩服没戴帽子的男孩站在门口。

“你怎么进来了?这是后台,出去!”女孩站起来,毫不客气地说。男孩一脸深沉地看着她,半天不说话。女孩毫不犹豫:“再不出去,我叫人赶你出去!”男孩突然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给我点颗烟。”

“为什么?”

“我明天就要上去了。”男孩的声音很低沉。女孩气得眉毛都要跷起来了:“我告诉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到这儿的都要上去!出去!”男孩被不由分说推出去,女孩不客气地拿下帘子。

外面传来一阵哄笑。女孩从窗户往外看去,三四个侦察兵围着男孩乐。男孩悻悻地把自己的一条中华烟打开分给他们:“我认赌服输!换下一个女兵我再试试!我就不信我这颗烟今天没一个女兵能给我点着……”话没说完,一茶缸凉水泼出来浇了男孩一头。

“滚!”女孩站在门口拿着茶缸。侦察兵们哄笑着一哄而散,只剩下男孩还站在那儿。他抹了一把脸,转身:“我跟你说,我是天杀的伞兵力……”

咣!茶缸子都扔他身上。

“你就是伞王爷姑奶奶也不伺候!”哗!帘子放下了。男孩想怒,没怒起来,弯腰拿起茶缸子,上面写着:A军医院 方紫君……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对于女孩来说,他们都是一样的侦察兵。她哪儿管他们是来自陆军还是空军,是装甲兵还是天杀的伞兵?你不知道,他们这群半大孩子上前线都喜欢找女兵开逗,别提多损了!尤其是这帮侦察兵,鬼机灵!没事就跟女兵套磁,装可怜装悲壮,欺骗女兵感情,别提多可恶了!开始她还傻乎乎地瞎感动,后来见多了,就对他们没好脸了。

女兵,在前线,就是男兵眼中的天使。其实他们并不坏,都是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的大小伙子,这种心理也可以理解。

男孩用毛笔将自己的名字庄重地写在那面国旗上,顺手递给下一个队员。夜色已经笼罩群山,在这个小小的营地,出发仪式正在举行。男孩写好自己的名字就背着冲锋枪站回队列,这个时候看见对面列队走来一队女兵。男孩在队伍里面找,一下子就看见了排在前面的女孩。女孩看不清楚他,侦察兵们都是满脸迷彩,何况当时她对男孩也没什么印象。首长讲话完毕,喝壮行酒。男孩算了一下人头,对旁边的弟兄说:“咱们换换。”

“为么?”

“让你换你就换,一包中华。”那弟兄就往后错一步,男孩向左跨一步就换过来了。这时女兵们拿着酒碗,庄严地走上来。女孩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仪式,但是还是很认真。她向左转,就站在男孩面前。男孩看着她,眼睛晶晶亮。女孩没搭理他,也没瞪他,毕竟这是要上前线的勇士。男孩接过酒碗,还没喝,低声说:“方紫君”

女孩一愣,抬头看他。男孩笑笑:“我是天杀的伞兵。”

女孩立即就气不打一处来。喝完壮行酒,队伍准备出发,男孩突然开口了:“报告!”

首长就看他:“讲!”

“我想让女兵给我点颗烟。”男孩严肃地说。首长想想:“好的。”

男孩就转向女孩,从兜里拿出一颗烟等着。女孩咬着嘴唇,突然也喊:“报告!”

首长纳闷:“讲!”

“这颗烟我不能点!”女孩语出惊人。

“为什么?!”首长有点动怒。潜台词很明显——我们的勇士可能命都没了,你连颗烟都不能点?!让你点是看的起你!

女孩不卑不亢:“这颗烟,我等他回来点!我相信,他会回来!”

首长释然,豪爽地:“好!”

男孩一愣,苦笑。女孩得意地仰起漂亮的下巴看着他。男孩想了想,拿出钢笔,在烟上写了几个字,众目睽睽之下庄严的交给女孩:“这烟你收好了,等我回来点出!”

女孩不能不接,气的胸脯鼓鼓的,低声说:“算你狠!”

“烟上是我的名字,你记住——等我回来!”男孩大声说。

这种场合,勇士说什么都没人说不行。女孩咬牙切齿,但是还是大声说:“祝你凯旋!”随既又低声:“你回来也不点!”

男孩想想,没说话,笑笑。分队出发了,消失在暗夜里面。女孩拿着那颗烟,想扔又不敢,只能收好了。

回到医院宿舍,她还是拿着那颗烟。她看见纸篓子,随手就扔进去。突然觉得不合适,急忙翻出来,好在烟还完好。拿着犹豫半天,看见上面写的是“飞鹰 张云”,她想了半天,塞进自己床头的花瓶当中。一颗烟和兰花插在一起,倒是别有趣味。熄灯了,女孩想了半天还是气鼓鼓地,拉上被子睡觉。……

对一个人有了担心好像就是知道他的名字开始的吧?如果你对一个兵不了解,你不会有感觉,因为他们对你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你认识了他,你对他就有感觉了,这种感觉倒不一定是爱情,可能只是一种战友之情,你不愿意他出事。但是张云太不一样了,他太傲气了,傲气得女孩恨不得亲手给他一拳;也让女孩担心他出事,和男孩相比女孩是老前线了,她知道这种傲气可能会给他带来危险。

“快!快!快!”主任高喊,“都做准备!我们的伤员马上下来了!”炮声清晰可辨,自动步枪声、轻机枪声连成一片,显示战斗很激烈。野战医院立即开始忙活,女孩和姐妹们一起在腾出手术室,准备急救器材。几辆吉普车急驰而至,伤员们被战友们抬下来。

“医生!医生!赶快救救他!”一个侦察兵满身是血污,抱着自己的队友嘶哑着喉咙高喊:“他肠子出来了!医生!救人啊!”女孩和几个女兵接过来。女孩麻利地撕开伤员的迷彩服,撕成碎片。大夫赶紧开始手术。女孩正在递给他剪刀,突然愣住了——飞鹰臂章!——她看见伤员戴着飞鹰臂章!

“愣什么?!赶快去接别的伤员!”大夫高喊。女孩急忙答应一声,前去门口接伤员。她拽住一个满身是血污的侦察兵:“你们是那个部队的?!”

“空降兵!”侦察兵的耳朵有点不好使了,声音巨大。女孩顾不上那么多,也是对着他的耳朵高喊:“张云哪?!”

“什么,云爆弹?!对,是云爆弹受的伤!他们都是!”

“我是问——张云?!”

侦察兵仔细听,听清楚了,高喊:“他还没下来!断后!”女孩愣了一下,手松开了。侦察兵跑过去接别的队友。女孩一咬牙,投入到抢救当中,麻利干练。但是她总是辨认每一个伤员的脸,没有发现男孩。她的脸上有几分失落,泪水突然流出来。她含着眼泪抢救伤员,手下依旧麻利。有一辆吉普车开来,一名伤员送下来。女孩再次迎上去,还不是男孩。枪炮声依然密集,女孩流着眼泪在抢救伤员,压抑着心中涌动的情绪。

黄昏。女孩独自站在医院外面的山坡上,劳累了一天的她洗了脸换了衣服,却掩饰不住已经哭肿的眼睛。她突然高喊:“张云——我恨你!如果你不回来,我恨你一辈子!”

她喊完,全身已经没有力气了,腿一软坐下了,大声哭起来,带着一个18岁少女的哀怨。一直到哭得没力气,奇迹还没出现。巡逻过来的医院哨兵同情的看着她,握紧自己的冲锋枪远远的为她站岗。

女孩破灭了自己的希望,转过身,摇摇晃晃走下山坡,走向自己的宿舍。这个时侯才发现,姐妹们都在帐篷口同情的看着她。她的眼泪又出现了,委屈的扑进姐妹们的怀里哭起来:“他为什么不回来?……我答应过他,等他回来给他点烟的……只要他回来,我给他点多少烟都可以……”

姐妹们安慰着她送回宿舍,她看见床头花瓶里面放着的烟,又大声哭起来……

清晨,没有朝霞,因为今天是阴天;女兵,没有笑容,因为今天是葬礼。

女孩站在三座新坟前。她的身后是一队摘去钢盔的空降兵飞鹰侦察队员,清一色的光头、迷彩服、飞鹰臂章、56—1冲锋枪、伞兵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