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6月1日,英国皇家海军“西蒂斯”号潜艇在进行处女航时发生惨重事故,99名乘员被活活闷死在沉没的潜艇中。英国《每日邮报》4月4日披露,作家托尼·布斯新近发掘出的一份秘密文件显示,当年“西蒂斯”号失事后,英国政府为保住潜艇的“完整性”,拒绝对船体进行切割钻洞,竟然任由99名乘员痛苦地死去。


1.致命巧合集中在一起


二战前,欧洲各大国心照不宣地展开了军备竞赛,“西蒂斯”号潜艇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匆忙赶造出来的。这艘潜艇长84米,水下排水量1560吨,载员59人。1939年6月1日,“西蒂斯”号离开英格兰西北部的波肯黑德,开始了它的第一次试航。按计划,“西蒂斯”号将在利物浦湾海域航行一段,然后潜入水中,测试潜艇的各种性能。


据记载,那天试航现场的情况很怪异,核定载员59人的“西蒂斯”号,竟然挤进了103人,其中仅有69人是船员,其他人大多是建造该艇的卡梅尔·莱尔德造船厂的工程人员,此外还有海军部的官员。艇长盖伊·波鲁斯曾在潜艇下潜前请这些人上岸,但他们都表示要留在艇上。


6月1日下午2时,在驶出港口约65公里后,“西蒂斯”号开始下潜,却没有成功,原因是潜艇过轻。波鲁斯艇长遂命令往鱼雷发射管注水(由于是试航,发射管内没有鱼雷),以便使潜艇达到下潜所需的重量。


潜艇上的鱼雷发射管有前盖和后盖,两者之间设有防止意外进水的装置,可保证当前盖开启时,后盖不能开启。不幸的是,“西蒂斯”号潜艇的6个鱼雷发射管中,5号鱼雷发射管存在故障——即使前盖开启,后盖也可以打开。更要命的是,在建造“西蒂斯”号的过程中,一名油漆工将该管的测试旋塞(用于了解管中有无海水)涂上了防水性能较强的瓷釉,如此一来,即使发射管内有水,艇内的人也无法知道。


2.海水突然灌入 仅4人逃生


负责鱼雷舱的海军上尉弗雷德里克·伍兹,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致命的隐患,他下令打开了5号鱼雷发射管的后盖,瞬间,大量海水迅速冲进舱内。工人沃尔特·阿诺德当时在第3舱,他侥幸逃生后对家人讲述了当时的情景:“一股劲风从身边掠过,跟平时完全不一样,我意识到肯定出事了。”


很快,数百吨海水通过5号鱼雷发射管涌入潜艇,导致半艘潜艇都被灌满了海水。由于鱼雷舱位于艇艏位置,“西蒂斯”号潜艇在下沉40米后,头朝下栽到了海床上。


在经历了开始的慌乱后,艇长波鲁斯带领众人展开自救。他们先是通过电报向朴茨茅斯的海军潜艇总部报告,可由于海水涌入造成故障,花了3个半小时才和后者联系上。更让人失望的是,潜艇总部告诉“西蒂斯”号,最近的救生船也距他们有数百公里之遥,要他们在氧气耗尽之前“最大限度地展开自救”。


波鲁斯和另一名高级军官哈里·奥拉姆上校花费了17个小时,总算让潜艇的气泵恢复工作,并抛掉了60吨的饮用水及数吨燃料,从而使潜艇的重量变轻。终于,长84米的“西蒂斯”号以近乎垂直的方式浮出了海面,潜艇尾部升到了海面5.4米以上。由于一个安全逃生舱口就位于水下6米处的地方,弗雷德里克·伍兹、哈里·奥拉姆、沃尔特·阿诺德及另外一名艇员依靠呼吸面具,游出舱口浮上水面。可当他们成功逃生后,这个惟一的逃生舱口却卡住了,再也没有打开。



3.99人全部窒息身亡


4名生还者被救上了“大胆”号驱逐舰,他们向海军领导描述了艇内的情况,恳求军方立即实施紧急救援行动,救出艇内剩下的99人。


“由于缺氧,他们大多昏昏欲睡,彼此之间也没有交谈,无精打采。”沃尔特·阿诺德说。此时距“西蒂斯”号发生事故已经20小时,22艘救援船围绕在潜艇四周,船上载着大量海军官员、救援专家和重型切割设备。


救援人员用钢缆将“西蒂斯”号捆牢后,用船开始拖曳,想不到由于承受不了巨大的重量,钢缆断裂,随着一声闷响,“西蒂斯”号再次沉入海底。数天后,英国政府向外界宣布:救援行动失败,99名乘员全都死于二氧化碳过多引发的窒息。“西蒂斯”号潜艇事故因此成为英军和平年代最大的潜艇灾难。


3个月后的1939年9月3日,“西蒂斯”号终于被打捞出水,99名遇难乘员的遗体均在其中。英国政府随后对这起事故展开了调查,调查报告称这起导致99人遇难的灾难纯属“事故”,没有任何人需要为此承担责任,所以,英国政府也一口拒绝了遇难乘员家属提出的索赔要求。这份调查报告甚至还表示,此次事故之所以造成了这么多人死亡,主要是因为潜艇内部企图逃生者的“失误”。


“西蒂斯”号被打捞上来之后,经过修理,被重新命名为“霹雳”号,并在二战爆发后被派往大西洋执行任务。1943年3月14日,“霹雳”号在地中海被意大利轻型巡洋舰“鹳”号击沉,沉入1350米深的海底,它成为海战史上少有的沉没两次的潜艇。


4.艇员们本有机会得救


然而,就在“西蒂斯”号失事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英国作家托尼·布斯为他的新书《沉没的“西蒂斯”号:一艘潜艇的缓慢死亡》搜寻资料时,竟然从英国国家档案馆中找到了一份绝密备忘录,这份标注日期为1940年2月9日、有当时英国首相张伯伦的秘书约翰·科维尔亲笔签名的文件显示,英国政府当时完全可以在5分钟内用切割机在潜艇外壳上钻出通气孔,让被困者获得维持生命的氧气,然后再切割出更大的洞口,彻底救出被困的99名乘员!


英国海军部却拒绝实施这样的救援行动,据科维尔在备忘录上的记录,海军部之所以没有实施这一方案,是想“尽可能小地减少对潜艇的损伤”(因为切割孔洞会永久性地损害潜艇结构)。


当时欧洲正处于二战前夜,英国官员显然认为保住这艘潜艇的“完整性”要比拯救99名乘员的生命更重要,所以严令禁止救援人员切割潜艇外壳。托尼·布斯认为,正是这一决定导致99名乘员在“金属棺材”里被活活闷死。他说,虽然在潜艇上钻割的孔洞可以修复,但海军部官员认为,修复后的“西蒂斯”号将难以抵挡深水炸弹的攻击,因此禁止救援专家损坏艇身。


“吸入过多的二氧化碳会让人非常痛苦,眼球凸出,就像被捞出水的鱼一样无助。可以想象,这些人在最后的时刻拥作一团,用尽最后的气力互相安慰着走向死亡的情景。”布斯说,“救援人员亲耳听到潜艇内的敲击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5.“海军高层应负所有责任”


其实,早在“西蒂斯”号事件初次曝光后,就有声音指责海军部救援不力。英国作家戴维·罗伯茨还以此为主题,写了《“西蒂斯”号:秘密与丑闻》一书,披露了该潜艇失事后政府缓慢的救援工作。一些遇难乘员的家属多次向政府索赔,但均被拒绝。2005年9月6日,最后一名“西蒂斯遗孀”——96岁的梅·拉维勒去世。拉维勒的丈夫乔治·萨默斯是卡梅尔·莱尔德造船厂的一名电工,他不幸遇难后,拉维勒曾伤心地对女儿艾格尼丝·高卢说:“你父亲本来能够活下来的。”


如今,托尼·布斯的披露犹如一块大石投入平静的湖面,震惊了整个英国,那些遇难乘员的亲友更是悲愤不已。现年76岁的老妇乔丝·本特利的哥哥约翰·特纳,在“西蒂斯”号潜艇灾难中丧生,时年24岁。乔丝愤怒地说:“……这是真正的耻辱,政府的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我希望新的证据可以促使当局重新调查这起事件。”


99名遇难者中,时年45岁的造船工程师亚瑟·罗宾逊是年龄最大者之一,他的女儿芭芭拉·摩尔当时年仅10岁。现已80高龄的芭芭拉·摩尔获知父亲死亡的真相后,不禁老泪纵横。她对《每日邮报》说:“想起父亲的死,我至今仍很痛心。造船厂的救援人员不顾一切地想要救出被困人员,但海军高层官员却坚持要使潜艇保持完整,他们应对此事负所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