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版飙车事件? 大二学生驾宝马在斑马线撞人

驾车者父亲接受早报专访否认“改装车”“富家子”等说法


就网上“富家子弟飙车伤人”的议论,肇事者父亲曹先生昨天在接受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称,儿子根本不是什么老板,目前在一所大学读书,事故发生那天,儿子与同学一起,准备开车出去吃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上流传的肇事者当时在事故现场的背影。本组图片均为网友上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宝马车明显看出有改装过的痕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子监控设备先后13次记录下牌照为沪FJ5702轿车的“超速记录”。


5月14日下午,在淮海中路、陕西南路路口附近,一名约20岁的青年驾驶一辆宝马车将一名斑马线上的过路女子撞成重伤。伤者目前仍躺在徐汇区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神志不清,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仍无苏醒迹象。


事故发生后,网上议论纷纷,不少网友质疑这又是一起富家子弟飙车伤人事件,多名目击者坚持认为,宝马车经过了“改装”,因为“启动较快”。根据在上海交通安全信息网上显示的信息,电子监控设备先后13次记录下牌照为沪FJ5702轿车的“超速记录”。


肇事者目前已被警方控制,记者昨天联系到肇事者父亲曹先生,曹先生否认了网上关于宝马车经过改装、肇事司机飙车等传言,表示自己在全力协助伤者家属,抢救病人生命。


伤者姜女士


瞳孔放大 仍无苏醒迹象


到昨天,伤者50岁的姜女士已经在徐汇区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躺了近5天。自14日手术后,姜女士心跳正常,但瞳孔呈放大状,身体多处骨折,需要依靠机器进行呼吸。据院方介绍,伤者神志不清,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目前仍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昨天下午,徐汇区中心医院请来华山医院和上海市五官科医院专家为姜女士会诊。经专家检查,姜女士仍没有好转迹象,心跳正常,但由于脑干受损,瞳孔依旧放大,无呼吸。且血压偏低,仍无苏醒迹象。专家表示,姜女士苏醒希望渺茫。


据徐汇区中心医院院长助理朱福介绍,病人颅骨骨折、脑盖出血,肋骨、肾脏、骨盆都有损伤,属于危重病情,目前仍要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也就是说她的生命体征都在用药物和机器控制。”姜女士家属称,姜女士除了依靠机器进行呼吸外,血压也要依靠药物控制。对于昨日的检查结果,姜女士的家人失望万分,“伤得太严重了,而且医生说了,她颅骨下方有一根动脉非常薄,要是血流太快,容易爆开,那……”伤者家属悲痛地说。


目前,各院专家表示一定会全力抢救姜女士的生命,姜女士的家人也希望能有奇迹。


肇事者父亲


儿子没飙车 车辆没改装


事故发生后,网上议论纷纷,称这是杭州飙车事件的上海版,不少网友质疑这又是一起富家子弟飙车伤人事件。记者昨天设法联系到肇事司机的父亲曹先生,就网友们关心的一些问题对其进行了采访。


曹先生否认了一些网上传言,表示儿子当天并没有飙车,车辆也未经改装。据曹先生介绍,儿子还是一名大学生,当天开的宝马车并不是属于他自己,而是他母亲在2007年买的,孩子的母亲确实拥有一家公司。


曹先生表示,尽管目前事故鉴定还没出来,事故的责任归属还不清楚,但他仍然会积极协助伤者家属,全力抢救病人。


◎ 对话


“宝马车是他妈妈炒股买的”


“宝马车是他妈妈的,车子是2007年买的,当时股市好,用股票上赚的钱买的。”肇事者父亲曹先生昨天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


他妈妈是做小生意的


东方早报:网上议论你们家是开公司的,家资巨富,是这样吗?


曹先生:这是人家瞎说,我本人是上海人,在安徽工作;老婆是做小生意的,有一家服装公司。


东方早报:有人说你儿子也是公司老板,确实如此吗?


曹先生:儿子根本不是什么老板,他目前在一所大学读书,还是二年级学生。宝马车不是儿子的,是他妈妈的;车子是2007年买的,当时股市好,老婆用股票上赚的钱买的。


东方早报:他有驾照吗?


曹先生:我保证他是有驾照的。


东方早报:宝马是否经过改装?


曹先生:绝对没有。


儿子平常开车并不多


东方早报:你儿子经常开这辆宝马车吗?


曹先生:儿子平常开车并不多,只是在周末偶尔开开。事故发生那天,儿子与同学一起,准备开车出去吃饭。


东方早报:车子有多条违规记录,甚至有超速达到50%以上的违章记录。你儿子平常喜欢飙车吗?


曹先生:车子是有违规记录,但不一定都是他的记录;他妈妈开这辆车,我也开过,他妈妈公司的职工也可能用过车子。


东方早报:事发时情况到底怎样呢?儿子回家给你说过吗?


曹先生:儿子说他是在绿灯亮后启动的。当时前面一辆公交车突然刹车,挡住了视线,他的车才撞人的。当然,到底是谁违规也不是我们说了算,要听交通部门的认定;而且出事地点也有摄像头,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我们并没有推卸责任


东方早报:目前伤者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你们准备怎么处理事情?


曹先生:儿子出事后,我们做父母的并没有推卸责任。事故怎么认定,以后再说,我现在全力协助伤者家属挽救病人。


我已经为伤者支付了首笔5万元医药费,而且每天都在与伤者的家属联络,探听伤者病情的发展。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储静伟 李粤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