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华民族与汉族创造力

白矮星 收藏 8 888


一、关于汉族与中华文明


对中华民族概念目前探讨分歧很大,从现实生活来将,本人的学生中各民族都有,包括藏族,看不出他们对中华民族有什么反感,但在网络上,尤其是几年前在蒙古故乡网,基本都不认可中华民族,蒙独们都很反感这概念,本人在故乡网被封后,来到汉网,当时就此问题,汉网当时法人大汉先生曾问本人如何区分(其实是看本人的基本立场),本人当时就目前学术争论的分歧这么归纳的,即“中华民族不是一个单一民族,而是以汉族为中心的政治整合体”,大汉无语而退,不是他赞成,而是本人的态度还算可以接受。这就是本人后来进一步扩展的对中华民族内涵的最初认识。

说起来这概念不是孙中山先生第一个提出来的,似乎还有更早(我见过资料,但现在一时找不到),不过却是孙先生第一个提倡赞同的,当时主要是解决满清倒台后如何继承帝国法统的问题,这概念也就被接受了,即对外提到民族,统一以“中华民族”这概念,提到国体即“中国”,延续至今。

说起来,中华民族这概念有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华民族这概念解决了近代国家概念明确后的帝国历史继承问题,自不多言(我另一篇讲阐述)。

现实中汉族占人口绝对优势,在政权中也无可撼动,这不是我们汉族刻意掌权的结果,而是汉文化先进性以及在国家独立过程中所发挥的绝对作用的历史选择,无可挑剔。如何解决中国历史多民族的问题,这需要一个历史演化过程,以现代国际社会环境,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化汉民族文化,最后融合成单一民族——中华民族,这概念远比强行同化,策略和柔和,也比较现实,也易为国际社会所接受,但如果失离了以汉族为中心这个大前提,国将不国,也确实是国将不国。

但其实我都不愿意把这概念和涵义提得很明确,否则让别族很难受,大家都是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族群感,只要他赞同中华民族,不搞分裂,就是我们的兄弟,这就是我们提出的兄弟民族的含义——即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谁都想急速同化,要不的,台湾几乎都是汉族,还要分离呢,急统还很难让人接受呢。

但我希望的是潜移默化过程,前提是汉族自身也要加强文化的先进性和强大,所以我认为,这不单纯是复古的问题,老祖宗自春秋战国以来所创造的文明基础老本,我们都基本吃光了,还要扒层皮呀!呵呵。先人们为什么能创造出这么强大的领先上千年的文明?是因为他们身上鼓噪着一种原始创造力,这种原动力,加上当时所具备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人文环境,产生了一批圣人和东亚独一无二的文明。可惜这种环境,自独尊儒数以后,再没有过。即原始创造力逐渐远离我族,只剩下吃老本了。家底是要耗尽的,所以作为炎黄子孙,我们缺乏的不是口号,不是叫喊,而是原始创造力和动力的提升。一个民族,缺乏创造力的民族,很难在当今世界竞争的,要保持先进文化,必须恢复这种原始创造动力。

所以我与他们的分歧,焦点是对方只是喊加强汉族地位和文化,我强调的是加强我们汉族自身的内涵,就是不断的强化我们的文明先进性,你不是发展了吗,我发展得更快,并且是新的,独一无二的,即创造性的,这是我对汉族前途的思考和认为的重点。

很多人一方面骂我,一方面高喊恢复汉族精神。我曾多次说,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汉族精神到底有哪些?最根本的是什么?不要动不动就谩骂不同见解的人。汉本位是什么,不是靠别人的恩赐,而是自己夺得,靠自己努力啊!

曾经有一个蒙独分子说什么“蒙古落后是因为接受了汉文化,所以有些蒙古人缺德是由于汉族缺德”,我当时气愤不已,第一次恶语相加,但冷静下来,我们也要反思,不是反思他们造谣的“缺德”,而是反思我们为什么逐渐失去了影响力,不再那么吸引人了。祖宗们创造的强大文明,造就了这么大的东亚文化圈,包括文字,服饰,建筑,思想等很多方面。可我们现在没有了,不被看重了,被看轻了,甚至仰人鼻息了,惭愧呀!日本人能在百年之内创造经济奇迹,我们作为一个有创造力的民族,我相信同样能。

我不反对恢复文化传统和精神,但我更倾向于吸取我们的原始精神,即前秦精神,那是一种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的创造精神。

那么如何理解中华民族的概念呢?

孙中山先生曾就中华民族含义这样告诫国民党:“讲到五族的人数,藏人不过四五十万,蒙古人不过百万,满人只二百万,回教虽众,大都汉人。讲到他们的形势,满州既处日人势力之下,蒙古向为俄人范围,西藏亦几成英国的囊中物,足见他们皆无自卫的能力,我们汉族应帮助他才是。汉族号称四万万,或尚不止此数,而不能真正独立组一完全汉族的国家,实是我们汉族莫大的羞耻,这就是本党的民族主义没有成功。 由此可知,本党尚须在民族主义上做功夫,务使满、蒙、回、藏同化于我汉族,成一大民族主义的国家。民族的作用伟大不伟大?美国的民族主义,乃积极的民族主义,不能笼统讲五族 ,应该讲汉族的民族主义。或有人说五族共和已久,此处单讲汉族,不虑满、 蒙、回、藏不愿意吗?此层兄弟以为可以不虑。彼满州之附日,蒙古之附俄,西藏之附英,即无自卫能力的表征。然提撕振拔他们,仍赖我们汉族。兄弟现在想到一处调和的方法,即拿汉族来做个中心,使之同化于我,并且为其他民族加入我们组织建国的机会。仿美利坚民族的规模,将汉族尽管扩为中华民族,组成一个完全的单一民族国家,与美国同为东西半球二大民族主义的国家。 民族主义国家,必有种种的关系因果,有历史的关系亦有地球的关系。如瑞士国,他那国家已成了一个完全的民族主义的国家。瑞士位于欧洲中部, 他的国界,一面与法接壤,一面与德接壤,又一面与意大利接壤。但国土无论与何国交界,或与法国交界,或与德国交界,或与意国交界,其人民的语文、种族皆与相同,而又能组成一完全的瑞士民族的国家,是真难得。且瑞士为行使直接民权的国家,法国则为间接民权国家。全世界中行使直接的民权,以瑞士为第一,民权发达一臻极则,国内的政治及民族结合,与美国大致相同,真是我们一极好的先例。 故将来无论何种民族参加于我中国,务使尽化于我汉族。本党所持的民族主义,乃积极的民族主义。诸君不要忘记。”

以孙先生当时历史条件下,没有实现。那么在目前现实下如何理解中华民族和各分枝民族的关系呢?

我认为:中华民族不是一个单一民族,而是中国境内由多个民族组成的以汉族为主体的政治整合体,她是文化多元的,在这个政治整合体中,各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文化和经济特性,但在政治目标上认同一个国家——中国。

这里有三点:1.她是以汉族为中心的“政治整合体”;2.她是“文化多元”并趋向与“文化一元”;3.政治上必须认同一个中国。

说她是“以汉族为主体政治整合体”,是由于中华民族的形成是近现代以来,各民族共同在与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内部卖国势力的斗争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尤其是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各民族共同团结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主义,作为中国人第一次树立起民族自信心和自尊心,也意识到各民族只有团结起来才能使中国富强,从而对中华民族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由于中华民族文化中,汉族文化源远流长,尤其是春秋战国为界所创造的文明如此强大,她是奠定了中华文明几千年不倒的基础。由此才形成的中华文化圈,就象一个大家庭,必须有一个主管的家长一样,大家才能和睦相处,但如果家长不存在了,这家也要分了。

说她是“文化多元的”,是因为各民族几千年来形成的文化差异能共存,比如各民族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能够互相尊重和理解,但在互相吸纳的过程中最终要变成一元,即有多元到一元的历史演变。其实纵观整个中华民族史,都是由多元到一元的过程。

在此基础上,我们允许各民族有自己的感情,汉族,藏族,蒙族等各族群的人互相亲近是正常的,就好比你对你的父母兄弟姐妹远比对他人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是一个道理。

但大家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家并在政治上认同这个国家——中国,这是个共识。

民族主义极端分子故意散布说:中华民族是虚拟的,不存在啊?

怎么不存在呢,她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实体——各民族的政治整合体,她的外在表现形式就是中国。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国家是一种共同体形式,是一个社会共同体,是代表整个社会利益的机关,是各种利益的调节器。

现在很清楚了,中国就是各民族几千年来尤其是近代,在共同对外对内斗争和冲突中形成的政治整合体,代表各民族共同利益的机关,是各民族“各种利益的调节器”。


二、汉族文明的丧失


我一直在疑惑,何以中国文明自春秋战国之后再无创新,再无圣人出现,再没有影响中国几千年的学说产生,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式表达我的疑惑。前两天与某网友交流,当我说起这些时,他说了一个词使我豁然大开,这是一个很常用的词:“定型”。

对,文明的定型。文明一旦定型,就意味着集权发育的土壤具备了,而集权是遏制原始创造力的擎制力。

迄今为止的中国历史学家所描述和记载的中国历史,都摆脱不了当时历史背景的影响,即在一个受限时空的角度去描述和记载历史,从而不自觉地带有人为的表象痕迹,却与历史的真实内容多少相悖。

春秋时期晋国的董狐,齐国的南史尚能保持原始之史风,而无获罪,秦后的大一统,使身膏斧钺,或取笑当时,或书填坑窖,或遭秘密杀害而无闻后代的悲剧就为中国历史的客观真实造成了阴影。

从秦开始的焚书坑儒开始,所谓强汉时期的司马迁,北魏崔浩《国书》血案到清初庄氏史案。 大一统造成的高度集权导致历史的“失真和空白”,也导致现实的虚假与谎言,这多少为中国文明的原始冲动加装上擎制力。

为什么中国文明在秦之前具有原始冲动,而在秦后逐渐丧失了呢?

文明的发展的原始动力最初应源于“未来的恐惧”,所谓对未来的恐惧,其实是对未知的恐惧,对个体,对群体都是如此,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根源说白了,就是对未知的恐惧。这种对“未知的恐惧”必然导致一种“原始冲动”,亦即保证自身存在的内在需求,其外在表现形式就是谋求得到他人承认的向往和行动,这种谋求的保证之一就是自由竞争的环境或气氛。如果这段话很生涩的话,想一想达尔文生物自然法则可能有助与理解。

就非洲铃羊来说,它面临着与环境,与个体,与其它物种的竞争,从而导致物种的优化,其它物种的进化也同样,人类最初的发展史也是如此。

集权必然导致这种原始创造力的丧失,历史就是这样证明的。

集权在空间上限制人们去探索,在思想上禁锢人们去思考,在军事上诱骗给人们一个稳定的保护,政治上制造单一崇拜......从而整个民族产生一种幻觉,似乎独裁集权能给人们一个安逸的环境,从而导致整个民族失去对“未知的恐惧”,实际上就是使整个民族丧失原创力。这就是自秦之后汉族逐渐衰落的原因。

有人说:秦之后中华文明也在发展呀,是的,也在发展,那不过是春秋战国后原始创造力的惯性而已。而产生这种原始创造力得机制已不复存在。

但不可否认春秋战国所产生的文明基础让汉族受益两千多年,甚至直到今天。不过这决不是集权的后果,集权对我们民族创造力的产生是一个擎制力。


三、新汉族精神


我曾提出新汉族主张

1.能保持发扬汉朝以前的刚柔并济的特点

2.拥有容纳百川的气量

3.提倡尚武崇科学的作风

4.与世界其他民族相容,不再要蛮夷之眼光看世界

5.具有当仁不让的果敢和优胜劣汰的强者心态

这种精神的恢复条件首先是砍掉制约民族创造力的这种“擎制力”,我多次说过,民族的衰落不要怨天尤人,不怨别人,怨自己。

汉族为什么曾创造出如此博大的文化,而后来却逐渐不行了呢,内部的原因大于外部,那种怨天尤人的只不过是在推辞。

民族的原动力,来源于对未知世界的不断探索,而不是对逝去历史的悲情陶醉,就象秦后的大一统,就象清朝当初作为,导致思想文化道德军事等等停滞一样,自由思想和无法阻挡的多样化会使一个民族在新的现代文化中自然而然产生新的创造力。

我们最急迫的是创造一种能产生现代民族文化的环境,这种环境能容纳多样性主张,多样性思维,从而最终产生一个新型文明,当然这种行为是一种我们经常提到的“扬弃”扬的是找回民族文化复兴的原动力,弃的是已经无可救药的擎制力。

基于此,我们主张不否定任何形式的探索行为,在世界文明迅速发展的现代,对于在现代化道路上迅跑的中国人来说,我们更着眼于依人设境的、因地制宜的、与时俱进的,既超越所谓阶级、民族、时代的善恶、曲直、是非、黑白,更没有“自然正当的社会秩序”的这样一种观念,正象我前面说的,我们只保留,或“扬”那些能产生原始动力的基本的东西,包括道德规范,比如对乱伦,对抢劫等的谴责,对处于困境的人的救助等等。

基于此,我同样认为,我们不反对对过去产生过辉煌的民族文化进行修补,但我们也不应预设框框,更重要的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极权:对政治的禁锢,对大学的控制,对教育的限制,对言论的控制,对思想的控制,既重新恢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自由氛围。

占人口绝对优势的汉族新文化诞生是不可逆转的,但这种新文化不是某些人希望的汉族的“纯文化”,新文化将融入少数民族文化中令人赏心悦目的东西,或许可以不叫汉文化,但不可能叫蒙古文化或藏族文化,这是趋势。我还是叫汉文化吧,或直接叫中华文化。

与我们共同开发新文化,新中华文化,大家就能共处,这种新文化是多样性的,不是单一的,是丰富多彩的,其实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我在网友交流中,他说:如果没有日尔曼蛮族的攻击,欧洲不会有黑暗长达几百年的黑暗期。我说:如果没有罗马的崩溃,欧洲至今黑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