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1919年的那段振臂呐喊、激情燃烧的日子,我们从来不吝激赏之辞———它展示的是对当时救国救民的理性思考,对未来富国强民的认真期待。


“五四”的民主与科学精神,是爱国主义精神。在1919年之后弥漫硝烟的年代里,革命成为中国社会的主题。事隔多年回头望,“五四”精神的可贵,不仅在于爱国,更在于以正确的方式来爱国。在国家积贫积弱的危难之机,中国的知识分子高呼“德先生”与“赛先生”,也正是准确地认识到了其克服困难、救国强国的巨大作用。


审视中国自“五四”以来的历程,我们可以说,凡坚持了民主与科学精神的,便能引导整个民族战胜困难、走向进步;而罔顾民主与科学精神的,便将国家和人民拖向灾难。


到目前为止,再一次深刻地将问题指向了这一规律。有部分官员还欠缺“人民是主人”的观念,还抱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牧民”思想,还以为一个“捂”字诀,可以对付得了天下所有公理。


要把民主精神贯彻于社会生活之中,信息公开是第一步。只有信息公开了,在灾难面前,民众才能充分判断,分清楚哪些是应由政府负责的,哪些是应由自己负责的,才能公正地监督、评价政府的作为,才能避免大规模的社会恐慌以及因此产生的怀疑、怨恨、敌视等情绪。


只有信息充分的公开和共享,才能有彼此的交流沟通,才能够不被某些所谓的“权威”垄断话语,才能互相补充借鉴、彼此合作,求得相关研究上的突破;也只有信息的公开和共享,才能释放社会动员的能量,形成上下“团结一致,同舟共济”的局面。


科学精神,本质是实事求是。从尊重客观规律和真实情况出发,是什么说什么,说什么做什么。没有民主的基础,没有基本的信息公开,全面的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呢?事实上,民主本身就是科学的一部分——政治科学。它的指向,是政府与民众之间应有的科学关系,以及政府操作公共事务应有的科学决策模式。


诚如历史学家汤因比所说,面对困难的挑战,只有应战得好的民族才能胜出,使自己在文明的路途中上一个台阶。


昨日种种,追抚先贤;明日种种,以待来者;而“民主”与“科学”这四个大字,可以不刻在墙石之上,却不能不因今日之种种而更深劲地刻在国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