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岛“仙人掌”——美国海军陆战队VMF-223中队

国产AK47 收藏 1 904
导读: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后,太平洋战争形势逆转。8月7日,美军在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卡纳尔岛登陆。在美军陆战第1师攻击下,岛上日军仅有的一支修建机场的工兵部队只好退到岛的西侧待援。次日,日本海军第8战队在萨沃岛夜战中重创美军舰队,驻拉包尔的日军海航也加强了对瓜岛的空袭。一时间瓜岛周边的制海和制空权都被日军掌握。日军又用驱逐舰运送陆军“一木支队”的1 000名官兵上岛,企图夺回被美军占领的机场。 美军也争分夺秒地调兵遣将。8月20日傍晚,从护航航母“长岛”号上起飞的海军陆战队第223战斗机中队(以下简称V

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后,太平洋战争形势逆转。8月7日,美军在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卡纳尔岛登陆。在美军陆战第1师攻击下,岛上日军仅有的一支修建机场的工兵部队只好退到岛的西侧待援。次日,日本海军第8战队在萨沃岛夜战中重创美军舰队,驻拉包尔的日军海航也加强了对瓜岛的空袭。一时间瓜岛周边的制海和制空权都被日军掌握。日军又用驱逐舰运送陆军“一木支队”的1 000名官兵上岛,企图夺回被美军占领的机场。


美军也争分夺秒地调兵遣将。8月20日傍晚,从护航航母“长岛”号上起飞的海军陆战队第223战斗机中队(以下简称VMF-223)的19架F4F“野猫”和海军陆战队第232俯冲轰炸机中队(以下简称VMSB-232)的12架SBD“无畏”俯冲轰炸机,冒着被日军击落的危险降落到由美军占领后修建完工的瓜岛机场上。为纪念在中途岛海战中阵亡的陆战队少校亨德森,这个机场被命名为亨德森机场。21日,“无畏”带弹出动攻击地面日军,“野猫”则起飞对付从拉包尔飞来的日本海军台



南航空队的A6M2零式21型战斗机(以下简称“零战”)。VMF-223中队长约翰-史密斯上尉首开纪录,一举击落日机一架。


史密斯当时27岁。他从俄克拉荷马大学毕业后参加海军陆战队,从潘萨科拉飞行学校完成训练后成为战斗机飞行员。日军偷袭珍珠港时,史密斯的部队正从夏威夷前往威克岛,但威克岛陷落了。随后他被任命为新组建的VMF-223首任队长。中队当时装备的是当时美国海军的主力战斗机——F4F“野猫”。这种由格鲁曼公司设计的舰载战斗机机身粗短,头部如啤酒桶,起落架主轮收在机身两侧,6挺12.7毫米机枪分装在梯形中单翼上,除机身构造坚固外,其性能不如日军三菱公司造的零战。


由于战争初期,装备日军航母的三菱A6M2零式21型战斗机在多次海空大战中战果惊人,以致大多数美军飞行员认为,千万不能与零战进行一对一的格斗空战。史密斯的飞行员均为没有空战经历的新手,对零战更有一种恐惧感。只有中队副马利奥-卡尔上尉在中途岛曾击落过一架零战。于是史密斯和卡尔除身先士卒率领19名队员奋勇作战外,还采用“萨拉托加”号上VF-3中队长萨奇少校创造的“萨奇交叉曲线飞行”战术——4架“野猫”分成两个双机组,在空战时交替向内飞行,以保护僚机不被零战从后方攻击——对中队严格训练。


亨德森机场的生活紧张、艰苦,疟疾与痢疾流行。土质的机场上,雨天到处是泥浆,晴天又是尘土飞扬,飞机发动机和机枪里粘满灰土;燃油奇缺,地勤人员只能用手摇泵为飞机加油。飞行员们苦中作乐,自称“仙人掌”(Cactus)航空队。他们白天升空作战,夜晚则要忍受日舰的炮击和日机的骚扰,但他们坚持下来,成为日军眼中钉、肉中刺。日本陆军一木支队被歼后,8月下旬日军又调遣旅团规模的川口支队登陆瓜岛。以拉包尔为基地的日本海军航空兵连日出动零战掩护一式陆上攻击机轰炸亨德森机场。24日,日军第3舰队的航母在瓜岛以北海面与美军航母交战(东所罗门海战)。瓜岛战役进入决战的高潮,空战也更加激烈。


争夺瓜岛制空权的空战从地理上讲对“仙人掌”有利。日军从拉包尔出动要经过布干维尔再经过“槽海”,单程飞行3个小时以上,只能进行15分钟空战,再用3小时返航。美军在日机空袭前两小时就能得到所罗门诸岛沿岸监视哨的报告,在日机临空30分钟前,起飞战斗机占据有利位置,对日机进行攻击。美军利用高度优势,采取打了就走的战术,致使日机损失很大。日军这才认识到从拉包尔到瓜岛间没有机场的失策,于是在布干维尔的布因、布卡和姆达紧急建造机场。8月28日,日军联合舰队把第3舰队的33架舰载机派到布卡机场,支援瓜岛作战,这也是被日军称为“虎子”的机动部队舰载机首次转派陆地机场。


28日9时,日军第1航空战队的30架零战(“瑞鹤”/“翔鹤”号各15架)和3架97式舰载攻击机从航母上起飞,经过2个多小时海上飞行,降落到布卡岛南部的野战机场上。机群指挥官是“翔鹤”号上的飞行队长新乡英城上尉,飞行员也都久经战阵。但在着陆时却发生不测:高须贺三寿飞行军曹的座机失速,坠入丛林烧毁。沙尘飞扬的机场上只有台南航空队十几名地勤人员。由于没有搭建好码头,燃油、弹药及食品等都是装在密封罐里,由军舰抛进近岸浅水中,再有地勤人员捞起来,这使从供应充足的航母上转来的海军飞行员很不适应。当晚,美机空袭布卡机场,又有两架零战受损。


29日,新乡上尉率队掩护从拉包尔出发的木更津航空队的18架一式陆攻空袭瓜岛。美军出动“野猫”、P-400(P-39“空中眼镜蛇”的对英出口型)等24架战机拦截。新乡专心保护陆攻的安全,尽量避免卷入空战。率队返航后,新乡接到拉包尔第26战队司令部电报:“本日战果太小,明日要进一步努力。”这使新乡甚为愤怒,决定次日全力投入空战,并扫射亨德森机场。


8月30日,新乡只派6架零战保护陆攻,自己率18架零战于8时15分从布卡起飞,直扑瓜岛。当日瓜岛东南天空晴朗,而北面和西面则有厚重的积云。美军从“槽海”附近对空监视哨得到大批日机南下的警报。史密斯率队于11时05分(日军时间:9时05分)起飞。8架蓝背白腹的“野猫”和陆航11架橄榄绿的P-400在机场以东12-16千米的4 500米高空中集合分成两队转向西飞迎战。由于没有氧气设备,P-400机队的高度比“野猫”机队低一些。巡逻40分钟后,史密斯从耳机中听到P-400机队喊话:“发现零战,准备攻击。”随即发现在北面下方900米有22架零战正与P400格斗。面对由技能纯熟的飞行员驾驶的零战,P-400根本不是对手,随即就有4架被击落。“野猫”机群看见空中已打开两具降落伞。


新乡将空战指挥交给日高上尉后,带僚机俯冲去扫射机场。史密斯的救援正得其时。在第一编队“野猫”从上而下的空袭中,猝不及防的日机被击落4架,其余的又被第二编队的“野猫”冲散。在混战中,史密斯先后打掉了3架日机,当他和僚机进入雨云向东飞行时,发现两架低飞的日机,史密斯立即冲过去将长机一举击落。这就是日军指挥官新乡上尉的座机。


新乡的座机被打成了蜂窝并燃起大火。面部受伤的新乡拉起飞机挣扎着向西飞行一段后,坠入瓜岛以西的海中。他弃机泅水上岸后被日军救出。新乡的僚机返回基地称新乡已经阵亡。4天后,新乡终于与拉包尔取得联系,并于9月17日乘驱逐舰返回特鲁克。当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向他询问瓜岛空战战况时,新乡不得不承认:“美军陆战队飞行员的斗志在我军之上。”这使山本对瓜岛战局的前景更加悲观。



8月30日,新乡战队共有8架零战未返回。除新乡外,其余坠机者均认定阵亡。日军报告此役击落美机12架(其中两架不能确定),实际上美军除P-400有4架被击落、5架受伤外,“野猫”没有损失。美机记载这次空战击落日机14架,其中史密斯击落4架,卡尔击落3架。


新乡未归队期间,其战队还出动过3次,但都因为天气不良未发生空战,9月4日该队全部返回航母。10月26日圣克鲁斯海战中,虽然美军“大黄蜂”号航母沉没,但日军舰载机与飞行员损失惨重,第3舰队只好返回日本去休整。失去供应线保障的瓜岛成为日军的“饿岛”。1943年2月,日军被迫撤出瓜岛。美军取得瓜岛争夺战的胜利。


VMF-223中队在瓜岛作战期间共击落日机83架,中队21名飞行员只剩下6名,包括史密斯和卡尔都幸存下来了。他们在瓜岛提出:“一架格鲁曼不能战胜一架零战,但两架格鲁曼可以压倒4架零战!”这个口号体现出他们编队空战和打了就走的战术原则。史密斯因在瓜岛取得击落日机16架的战绩而获得国会荣誉勋章,卡尔在瓜岛取得的15架战绩里包括击落被日本海军台南航空队称为“拉包尔的里希特霍芬”的井醇一中尉的战机。战争结束时,史密斯中校以19架,卡尔少校以18.5架战绩分列为陆战队战斗飞行员的第6、7号王牌。


1942年8月30日的空战,VMF-223中队以8:0的完胜打破日军“无敌零战”的神话。美军飞行员从此树立起战胜零战的信心和勇气。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