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南部地区党组织和游击队的活动情况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404

来宾党的活动,全面情况我不太清楚。现在我着重谈谈一九四八年前后的一些情况。


一九四七年我同韦敬礼、江明彬、覃秉寿(覃以后投降敌人了)在贵县边境搞中秋起义,基本上把武宣南岸的四个大乡都解放了。又解放了贵县的山东乡、山北乡、龙山乡。那时来宾这边也有要求配合搞。但我们对来宾的工作没有做到。当时广西的形势有好几个地方同时起义,—个是桂西北的万岗起义,一是由杨烈他们领导的横县起义。廖联原是从新四军回来的也搞达开起义。我们一共搞了两个多月(六十四天)敌人把万岗、横县、上林等地起义镇压下去以后,集中力量围剿我们,共集中四个团,两个团扫荡廖联原中里,达开那里。保四保六团围剿武宣、贵县边境这一带。敌人是正规团,我们是游击队。我们主要是弹药缺乏,又是刚刚组织起来的游击队伍,不懂得打游击,又分村把守。以后敌人占领了古朴、桐岭、向通挽进攻。在这个情况下我同韦敬礼带一个大队的部分同志突围出来跑到宾阳同贵县边境镇龙山。在这个事情以前,杨烈派人到梁村搞一个联络站,曾派人到长岭找我们,因为我们又转移通挽了,未联系上,得这个情况以后我们判断杨烈在这边起码有个联络站。这样就决定我和韦绍有、何老茶三个人连夜从武宣安村一直奔到黄练居仕村找到潘荻风,(那时,我了解潘荻风已经回家)和十九团联络站接上关系了。把我们的情况和他们讲了,他们也把横县的情况和我们讲了。我们决定还是回通挽坚持,如果坚持不了再过来。这样我就带老方(即际集群)回到通挽见到韦敬礼。这时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敌人攻占了古朴,开始进攻通挽,如果再和敌人在这里逐个打,我们就吃亏了,一定要跳出去。我和韦敬礼研究决定突围,连夜向贵县、宾阳边境的镇龙山前进。大概在十一月中旬(一九四七年起义以后,整整是六十四天就撤退出来了,大概是十一月十五日到二十日)这段时间到这边的。到这里以后,在黄炼振南和宾阳的民治乡这一带活动。


为了破坏敌人的运输,决定以镇龙山为依托,打乱敌人由南宁至柳州和从南宁至玉林两条交通线。十二月初了解到玉林民团指挥官罗活,他在烟土车经过梁村,车队吃午饭以后,开往玉林,大概是四点钟以后,我和潘荻风组织武装二十多人,就在六壅那里埋伏打罗活的烟土车,打得三百多斤烟土,解决了桂中南地区和我们这个部队的四八、四九年的活动经费,不然就更困难了。这部分烟土除了上交粤桂边区之外,我们也支援了廖联原。


一九四八年三、四月份扬烈从横县过来,那是刚刚插秧的时候(清明前后),他带十九团留下的一部分(大部份去十万大山了)和陈清源、张声震都来到镇龙山田寮地方。通知我和韦敬礼去开会。我们把中秋起义经过向杨烈汇报了。他把边区的指示和我们传达,要我们坚持下去,坚持办法是:采取武工队活动,不要再搞大部队的活动,把大部队分散为若干个武工队。那时提出的口号是:“东山再起,重整旗鼓,挖塘养鱼,壮大队伍”的方针。我们坚持下来了,继续搞武装斗争。那时杨烈还要我去联系廖联原,当时廖联原也被打散了。我通过一切办法,找到了廖联原,我和廖谈了边区的指示。那时我们和廖联原同志还没有组织上的关系,廖是从新四军回来,关系还没有转过来。因此,我们和廖联原是横的关系,活动没有直接关系,他搞他的,我们搞我们的,互相支援也有。到了一九四八年七、八月,华南分局派李殷丹、黄传林他们回来。黄传林派一个李捷三找廖联原,先我到我,我通过交通站送他找到廖联原,李捷三找到了廖联原,廖联原接上了组织关系。当时分工廖联原属农委领导,成立了桂中区地工委。我们是属于粤桂边区领导,以杨烈为核心,成立桂中南地委,辖永淳、贵县、宾阳、武宣、上林、迁江、横县、来宾八个县。为了恢复武宣老游击区,开辟来宾新游击区,杨烈决定在横县的主力加上我们贵县和从武宣来的部队大概有五、六十人的武工队,有轻机枪、步枪,比较齐全,于一九四八年五月至八月开到贵县、来宾、武宣三边地区活动。由梁德、韦敬礼、韦凌霄、龙廷驹和我组织一个贵县、武宣、来宾三边特支。梁德是书记,梁寂溪是副书记,韦凌霄当时是武工队长,龙廷驹是指导员。当时宾阳石灰村同青岭蒙歌他们已有些关系,通过石灰村群众找蒙歌来,通过蒙歌了解青岭、五山、分界这边的情况,以后就由蒙歌带队去活动,一路去,一路探情况,一路找群众关系,到了止马这个地方就找到来宾的关系了。首先找到了黄祖盛,发展到方村、分界和古本,古练、到了石牙。在这个时间培养了黄祖盛、周炎超、周启新。在古本住的时间较长,开一个训练班,绝大多数是来宾的,贵县也有,把蒙歇、成国盛发展入党了。黄祖盛可能是第二批(一九四九年间)发展的。周炎超也是四九年发展的。(我记得在止马发展一批,以后又在方村发展一批,在黄祖盛村也发展一批,回忆起来,解放前在来宾发展有四、五十人入党)到了一九四八年八月中杨烈通知我们回横北,共有八个武工队都集中到横北。总结几个月“挖塘养鱼”的经验。搞了差不多一个月,在横北还打了一仗,以后又重新组织力量,组织调我去宾阳、贵县、横县、永淳四个县的边境搞一个特支,由我、陈雄、粱绍金、曾小林、潘荻风、屈友金等组织一个较大的武工队,任务是开辟宾阳南部把横县到宾阳、到来宾、到武宣这一线打通。杨烈还明确说由我负责来宾工作,为了掌握来宾方面的情况,我派李文忠、黄道旋到止马成立一个交通情报站。一九四八年十月到一九四九年二月打通了来宾、贵县、横县这条线。重点还是放在宾阳、横县的边境。一九四九年的二月,也就是春节,桂中南地委又集中到镇龙山开会,会议决定分县成立县委,各县都有个工委。我们贵县下边成立独立营。杨烈要我们继续和来宾联系,我们除了活动在贵县北区几个大区外,还包括来宾,来宾党的关系是由贵县工委领导的。一九四九年七、八月间来宾成立一个特支,骨干是黄祖盛、周炎超、周启新等七、八人。以后由他们继续发展到寺脚和沿河一带,红河南岸基本上都有我们的人活动。


贵县成立县工委,还成立区委。青岭区委是蒙歌、成国盛,还有一个是谁我记不清楚了。好似是毛郁明。


一九四九年五月,我们在来宾布置工作后,六、七月间转移到贵县山东石龙地区,在那里办一个学习班,发展一批党员。这时国民党贵县县大队粱愚的部队进驻石龙圩,我们引他们出来打。为了打掉梁愚的部队,我们还邀请了韦敬礼的部队过来,共有两、三百人,分为三个连,我是在刘村的。早上敌人直奔刘村,我们马上指挥机枪、步枪迎击敌人。我们占领了高山,打到八、九点钟,敌人溃退了。我们歼敌一个排,缴获敌人一挺轻机枪,二十多支步枪。敌人被打退了,我们也转移到莫思村,敌人又来一个正规团(二二九师六八八团)打我们。这一仗,我们还动员了一千多名民兵,利用地形杀伤敌人七、八十人。我主力撤退后,敌人烧杀莫思村很利害,民兵牺牲了几个人。


在山东石龙地区向敌人打了两仗,我们又转到来宾地区为了加强来宾县工作。贵县工委决定派梁宁、赖伟同志帮助来宾特支工作。县工委还在平安办了一个三十多人参加的地方干部训练班,这时来宾党组织有了较大的发展,红水河南岸各乡村都建立了人民解放同志会,会长是覃觉民,副会长是黄祖盛。一九四九年九月份八支队正式成立,杨烈拉队伍从横县一直到贵县、到宾阳,到来宾。这时候杨必尚、黄祖盛都去了,一直去武宣通挽。那时廖联原也和我们汇师了,协商分工接管。在通挽发展杨必尚入党,要他负责搞军事。他是不是参加特支,我记不清楚了。


我们在武宣成立两个团,贵县新二十三团,武宣新二十四团。来宾叫什么名称呢?(梁宁插话:叫独立营)属营的编制还是独立大队?我记不清楚。潘荻风同志插话:来宾的群众是好的,我们撤到来宾住二十多天敌人都不知道,在别的地方住几天就要转移了,这说明来宾的人民是好的,来宾县的党是好的,止马群众对革命的贡献是很大的。


我记得有一次大约一九四九年三、四月间,我们转移到来宾的某村的一个山头上,天亮了不能走了,这天还下些小雨,下午天睛了,看见下面有人铲草皮,派人去了解知道是周启新的同村人。天将黑,就将部队拉到这个村,没有东西吃,三角麦刚熟还没有收,群众就割些用锅炒干,磨成粉做粥给我们吃。


总的说,来宾人民是有革命传统的。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一九四二年“七·九”事件后省委副书记黄彰同志曾在大湾一带活动。一九四七年中秋起义时,来宾人民给予通挽起义部队大力支援。一九四八年五月份以后武工队在来宾连续活动四个多月,来宾人民不但直接帮助武工队解决给养问题,宿营问题,交通情报问题,而且派出了自己的子弟参加武工队,成为后来建党建军的骨干。到了一九四九年七、八月以后,来宾县建立了县一级领导(特支),组建了拥有八、九百人枪的武装队伍,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广西,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三日参加了对来宾县的接管工作,迎来了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