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那年,谁走进了你的心

圣旨 收藏 0 130

我在读初中的时候,班上的男同学多,女同学只有9个,但我性格外向,一直与班上的同学打得火热,只是我的成绩却一直是倒手数。记得读初三的时候,为了迎接高考,老师要求我们没有休息,元旦的前夜,我们还在复习功课,一直到晚上10点才下课,只是班上有个同学的爸爸在教育组任职,所以他们家就在教育大楼单独给她留了一间房间作为她的宿舍,我也是临时得到消息说为了迎接元旦,我们10点下晚自习去那个同学的宿舍聚会,开个元旦联欢晚会


当时我记得班上的女同学,有的家住的近,下晚自习就回家了,我们住的远的还有5个女同学就被邀请一起去参加这个临时的元旦晚会。走进这个同学的宿舍,就是跟我们的宿舍不一样,是个大约10平米单间,靠窗台边里面摆着一张一米二的大床,床边有书桌,桌上最显眼的是一台录音机。大约在16年前的时候,录音机很稀少,她给我们播放当时的流行歌曲,我们这个迎接元旦的晚会就开始了,大家欢歌载舞,都跟着音乐扭扭腰,跳了起来,欢跃的氛围相当高。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只怪当时我们都太年轻,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深夜会影响到教育大楼里还有其他的老师已经进入梦乡。


“啪,啪,啪,很快我们所谓的欢快的音乐晚会,引来几个老师的敲门声,打开门的时候,那个老师喊班长记下了我们这次元旦晚会的所有同学的名单,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回是撞祸了。


这天晚上,我一直没睡好,想到自己成绩一直不够好,还跟她们一起搞跳舞晚会,明天一定是挨打了。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是班主任是阴沉着脸进教室的。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纸张,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念着,那些同学也一个个乖乖的站到讲台边上,我一直在等着我的名字,可是等到最后,还是没有喊我的名字。我自己正在费解的时候,老师的鞭子就开始了,当时的时候是用竹条编的扫帚,老师就抽出一根,一个同学一条子,打下去的时候,手上就是一道红色的血印。我听见这样的声音,就知道他们有多痛。


打完之后,老师开口说话了,你们知道这次你们错再哪里吗?同学们都不作声,头都差点低到漆盖了。


“好吧,你们都不承认,那就一直站着吧,一直站到会承认错误为止。”老师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吼道。


“老师,他们没有错,都是我带头的,他们不愿意去,是我以班长的名义邀请的,你就罚我一个人好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低声的说着。


“好吧,你们都下去,李祥一个人留下。”老师倒低了一写声音,面无表情的说着。


看到同学们都解了围,我们都心里歇了一口气,只是台上的班长该怎么办?


同学们都坐好的时候,老师说:“这就是你们的班长,带着你们不好好学习,半夜搞鸡叫,影响到老师休息,还跳舞?”说着就是几鞭子直接刷在班长的脸上。我的心情也跟着一阵一阵的揪动着。老师跟着又说:“下次还搞聚会吗?”“还搞的,这不是错,同学们都赶着高考,已经很抓紧了,总该轻松一下,再说要毕业了,以后就各分东西了.


唰-唰-唰,又是几鞭子,我在台下一阵着急,这个人怎么这么笨呀?都承认个错误不就好了吗?还要坚持自己的什么真理。这不,又挨打了不是?


那一整天,班长就一直站在那里,中午不准吃饭,我们同学好团结,有钱的出钱,给他买来饼干,我则去食堂给他打来热开水。下午还继续站,一直到那天晚自习,大家都得睡觉了,总不能不让班长睡觉吧,下晚自习的时候,班长才说:“我们班有两个叫丽萍的,一个彭丽萍,一个刘丽萍,我只报了一个名字上去,所以少一个挨站。”这时候,我才完全了解我自己逃过这一劫的原因。心里不免升起对班长的敬意。


那个中考很快就来临了,我们都因为各自的分数都去了的不同学校,那时候中专还算流行,我这个班上有一大半的学生没有继续高中大学,直接去上了中专,而我心目中的班长因为他优异的成绩,后来上了高中,上了名牌大学。


这一别就是16年,而这个班长的正义形象就一直在我心中完整保存了16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很难说清楚,隐隐的痛,隐隐的幸福,就是有这样一个人,一件事…….


告别多灾的08,迎来胜利的09。也迎来了我们难得并久违的同学聚会。那是一种别样的场面,同学一别16年啊,再不是当年小小少年郎,多数已成家立业。碰面的那天晚上,惊叫!拥抱!流泪!一切是那么自然的事情。


个体户!教书!白领!设计师!工程师!校长!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走在社会主义的幸福路上。最令我惊喜的是,我们的班长果然不出我所料,去了我们省城最好的高中,也上了武汉的某名牌大学,现在在我们市最大的商场当副总。


大家都在谈他的丰功伟绩的时候,只有我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一夜,我喝了很多酒,所有的女同学只有我例外,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我心里这么多年的隐痛,今天的见面,我期盼,我高兴,我喝,我干....


回家的时候,我要求班长送的,他是副总嘛!有车!我家住的远,还隔一个市,从黄石开车过去要一个半小时,早上的时候,我醒来,才发现我是睡在车上的,旁边就是我的班长,正在熟睡中。我有些吃惊,以为是做梦一样,使劲掐一下自己,“哎呀”好痛的,端详他好半天,仔细看他微闭的眼睛上挂着一副金边眼镜,头发干干净净,额头、鼻子、嘴。我如痴如醉,亲亲的吻了上去……



这时候他也醒了,我脸刷一下通红。说:“这离我家不远了,你去我家吃个早餐再回去吧。” 他又说:“老同学,你昨晚怎么喝这么多,我只听他们说你住鄂州市,但不知道你在鄂州市那一户呀,到了这以后,你一直睡着,我喊你几声,你没醒,我就让你睡够为止。”


很快到了我的家,老公去乡下的老家过年了,正好清净一下。


我请他进屋,说:“你去卫生间洗洗吧,我去做早餐。”很快我给他煎了两个鸡蛋。再用榨汁机榨了一杯热豆浆。真没想到,我和我的班长会在一个桌上吃早餐,还是我亲手做的早餐。


“你做的早餐真好吃!真没想到当年的丑小鸭,现在都成了大美女,而且还是贤妻良母,谁娶了你是谁的福气....”班长笑呵呵大方的说着。


作为同学,班长总是喜欢开心的开玩笑。这话说得我心里揪痛,“谁娶我?你怎么不娶我?”我脑海里很自然的浮现这样的想法。


我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位30出头的男人,成熟,风趣,博学多才,更重要的是一直深藏在我心中多年的“正义”形象。


就好像天上突然掉下一块馅饼,就在我嘴边,闻得多香,伸手就可以触摸,就差吃到嘴了。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一顿吃好喝足,拍拍肚子说,吃饱了,我也该回家了。


我悠悠的送他出门,既不愿意他的离开,但还是摇摇手跟他说再见,事后的几天,我心里时乐时悲,乐的是我看得见了,悲的是我摸不着呀。


还好,现在通讯发达,有手机,老同学嘛,打个电话问候一声该可以吧。只是每次与他通电话后,我就会有一种巨大的收获和更巨大的失落



为了再见他一面,我找了一个理由说想到他的商场买金项链,想通过副总的关系买到更合适的价格,为了感谢他,我终于有理由请他吃饭。


这次吃饭,是在黄石一家叫“法国梧桐”的西餐厅,进入这个西餐厅,看到的一种三四十年代的装饰风格,很有怀旧的感觉,幽黄的灯光下,我和他坐在二楼的阁楼上,好像一对小情侣,我和他谈着同学时代的事情,他笑得格外的晴朗,这无疑是在为他的形象加分,我的心一阵阵的抽动着,我自己能感觉的这种多年的隐痛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只恨我已经结婚生子,但这块我梦寐以求的宝物就在我面前,还时时谈笑风生。我预谋,我的下一步行动,我要获取这块宝物给我带来的幸福。


我喝过几杯酒,假装喝醉,其实本意就是想他再次送我回家。他怎么会把这样一位喝醉的女同学丢着不管了,只是这次他知道我家,一直送我到家里。


他把迷迷糊糊的我抱到我的卧室的时候,已经是有些力不从心了,毕竟我结婚以后还长胖了,而他的身材还保持得比较好,虽然有些微微的发胖,但在我眼里却是恰到好处。


把我放到床上的时候,他也坐在我的床边踹口粗气,我的手不自觉的从他的腰部环抱过来,抱紧他,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已经贴到了他的背上。亲亲的说:“你知道吗?你在我的心中已经装了16年了,你知道吗....”


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慢慢也安静下来听我慢慢的讲着,我们同学搞元旦晚会的那些往事……


我亲着他的背,颈部,头发,我恨不得吃下他... 他猛的反过身扑了过来,把我一把压在下面,重重的实实的,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加快,呼吸的加快,我们热吻在那张床上,翻来翻去,他的手拉开我的衣服抚摸着我的腰,我的癜,我的胸,我闭着眼睛,感受着一切,跟着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感觉我进入了天堂,死了也愿意,这么多年的梦总算有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再见到他的时候是今年的情人节,可以想像那是一个多么浪漫的日子。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伤痛余生的永别。接到他不幸车祸的消息,我是坚决不相信这是个事实,火葬场最后的告别仪式上,铺天盖地的哭声淹没了我的表情。


而这个16年的秘密,我想也只能成为我余生的秘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