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7679亿美国国债未必大过3.4亿山西矿权?!

北星之光A 收藏 0 70
导读: 司马平邦:7679亿美国国债未必大过3.4亿山西矿权?! 2008年6月26日,新加坡万浦公司以约4.3亿美元收购了亚美香港公司78%的股权,成为山西亚美大宁媒矿的实际控制者,而新加坡万浦公司是泰国万浦集团公司用以海外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通过此交易,山西亚美大宁媒矿的实际控制权被转移到泰国万浦公司手里。 而参与这宗交易的另一方亚美香港公司由亚美大陆煤炭公司(AACI)于2007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有证据显示,亚美香港公司的注册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完成与泰国万浦的最

司马平邦:7679亿美国国债未必大过3.4亿山西矿权?!



2008年6月26日,新加坡万浦公司以约4.3亿美元收购了亚美香港公司78%的股权,成为山西亚美大宁媒矿的实际控制者,而新加坡万浦公司是泰国万浦集团公司用以海外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通过此交易,山西亚美大宁媒矿的实际控制权被转移到泰国万浦公司手里。



而参与这宗交易的另一方亚美香港公司由亚美大陆煤炭公司(AACI)于2007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有证据显示,亚美香港公司的注册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完成与泰国万浦的最后交易,2007年12月,山西亚美大宁煤矿刚刚投产不久,外方决定将持有的合作公司56%股权全部转让给亚美香港公司。



这就是《人民日报》刚刚爆出的《美公司低价获山西百亿煤矿经营权》新闻的主要内容,而许多网站和平媒在转载和延伸该报道内容时,居然愚蠢地加冠以“合资煤企国资流失严重,外方赚30亿不缴税”的字样,好像“我方”在这宗国际性资本交易中损失的只是3.4亿美金交易活动的税金而已。



虽然,泰国万浦和美国亚美大陆就山西亚美大宁的交易活动在2008年6月26日,但它的真相被曝光则延后11月到2009年5月,在此期间,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连续增长了2700亿美元,达到7679亿,成为美国国债的第一大债权人。



所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不得不振臂高呼:



兄弟们,不能再向中国借钱了,中国人终将厌倦,我们不能把这样一个烂摊子留给子孙后代。



我看美国亚美大陆煤炭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汪洁先生当美国财政部长或者中国的财政部长都比现任胜任得多。



汪洁先生的身份其实也很特殊,2009年4月20日下午,即所谓的“合资煤企国资流失严重,外方赚30亿不缴税”事件发生后10个月后,年轻帅气山西晋城市市长王茂设“在金辇大酒店松林阁会见了美国亚美大陆煤炭有限公司董事汪洁(华人)一行”,新闻还说“宾主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交谈”:



王茂设说,亚美大陆公司和我市进行了多年的合作,双方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求同存异,合作非常愉快。他希望双方能继续巩固友好的合作关系,在更大领域内展开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汪洁表示,亚美大陆公司来晋城市投资,得到了市政府和有关部门单位的大力支持。希望双方继续开展深入广泛合作,谋求双赢。



新闻中又说:



副市长王树新,市政协副主席、兰花集团董事长贺贵元会见时在座。



而就是这位兰花集团董事长贺贵元,即占有该矿36%股份的山西兰花科创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人民日报》发表的那篇关于“合资煤企国资流失严重,外方赚30亿不缴税”的新闻中曾痛心疾首地说:



“(美国)亚美大陆煤炭公司变相出售我国矿产资源,获利近30亿元人民币,一分钱的税都不给我们交,真让人心疼!外方将所有的合作公司股权转让给刚刚成立并无实际业务经营的境外子公司,其目的是为了规避我们兰花公司作为合作公司股东在其转让股权过程中应享有的优先购买权,逃避监管部门的审批、监管。由于采矿权是合作公司最大的价值所在,这种股权转让与采矿权的转让并无实质上的不同。”



2008年夏天,《财经》杂志曾报道,在山西晋城一家五星级酒店金辇大酒店贺贵元以亚美大宁煤矿第二大股东身份与汪洁(Pisit Sitkrong Wong)就美国亚美大陆之前以4.3亿美元的成交价将山西亚美大宁煤矿的控股权及采矿权转让给泰国万浦公司问题针锋相对,当时汪洁的身份是泰国万浦公司高级顾问兼亚美大宁董事。



《财经》杂志的报道显示,注册于新加坡的万浦公司是泰国万浦集团公司(BANPU)用以海外投资的全资子公司,泰国万浦成立于1983年,1989年在泰国证券交易所上市,是泰国前20大上市公司之一,总股本约40亿美元,在东南亚以煤炭、发电知名,近年来投资遍及中国、泰国、印尼、越南等国家,目前在中国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地有共约7亿多美元的投资。泰国万浦于2008年6月26日的公告显示,万浦公司以约4.3亿美元收购了亚美香港78.4%的股权。此前,万浦公司一直持有拥有美国亚美大陆21.6%的股权。交易完成之后,美国亚美大陆成为万浦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万浦同时成为山西亚美大宁的实际控制人,而原美方股东亚美大陆公司以最初3000万美元(占56%股权)的投资获得高达14倍以上的溢价全身而退。



而美国亚美大陆公司董事长兼泰国万浦公司高级顾问的华人老板汪洁,正是这宗价值3.4亿美元交易的最大受益者。



汪洁这宗以小搏大的“资本力作”的关键要点之一是让美国亚美大陆公司通过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名为亚美大陆(香港)控股有限公司(亚美香港)的全资子公司,然后利用亚美大宁煤矿股权合作合同中关于“合作方可向其关联公司转让股权”的约定,将所持56%的股权全数转让给香港子公司亚美香港,这实质上是让拥有山西晋城稀缺煤种优质无烟煤38.8平方公里的开采权和最高月产量56.31万吨及总价值近百亿人民币的山西亚美大宁煤矿56%的股权转让可以在“体外”运行,也绕过了“股东应有权利优先认购”的惯例,谁都知道,如果汪洁把自己持有的山西亚美大宁56%的股权转让给贺贵元的山西兰花,肯定不会卖上3.4亿美元的14亿溢价。



吃亏的是华人,占便宜的也是华人。



从此事被《人民日报》等媒体披露之后,似乎中国的国家利益也受到了莫大的损害,据4月份的一个新闻,以3.4亿美元拿下山西亚美大宁56%股权的泰国万浦集团2009年向中国出口的煤炭总量将增约30%达到200万吨,高于去年的150万吨,增长约30%。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国煤炭进口3月份激增至572万吨,主要因为国内煤炭价格高于国际煤价。



不是自吹,我觉得山西晋城的领导们、中国海关负责煤炭进口的领导们,还有与山西亚美大宁煤矿有关的领导们,你们真该认认真真读读我的这篇博客,看看海外华人汪洁及泰国公司是如何从中国的地底下挖煤再卖给中国赚钱的。



同时,那些经手以国有资本购买国国债和经营已持有的美国国债的中国财政官员们,也真应认认真真读读我的这篇博客,至少来自美国的汪洁先生是你们真正该学习的榜样。



其一,在民间及媒体语境下被斥责为骗子及小偷的美国亚美大陆公司的董事长汪洁,却在其玩尽“体外”交易把戏之后,仍然作为山西晋城市市长的坐上宾,这事忒吊诡忒奇怪了。



2000年2月,晋城市政府决定成立晋城市大宁煤炭有限公司(下称晋城大宁)作为与外方即美国亚美大宁公司合作的主体,注册资本金1.5亿元,其中,兰花集团持有70%的股权,由葛文山担任董事长。由于引资心切,当地政府甚至在晋城大宁取得法人资格之前的2000年1月21日,就已以晋城大宁的名义与美国亚美大陆公司签署正式合同。合同约定,合作公司的投资总额为1788万美元,注册资本为1200万美元。亚美大陆以现金672万美元出资持股56%(后增资至3000万美元);晋城大宁以大宁煤矿出资持股36%,煤运公司以现金出资,持股8%;合作期限为25年。



2000年5月12日,亚美大宁正式挂牌。根据合作经营公司章程,中方人士任董事长,美方人士出任总经理,经营权由美方控制,中方不参与具体经营。第一任董事长由史水清兼任。但史水清后因利用煤炭管理局局长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于2001年9月入狱;原晋城市沁水县副县长李国本接任为第二任董事长,后于2003年因工作调动任晋城市经贸委副主任。此后,贺贵元出任亚美大宁董事长至今。



长期出任兰花集团董事长的贺贵元说:“我自始至终反对外方控股,”“但当时这是政府意志。”



其二,汪洁的美国亚美大陆公司通过股权转让将持有的56%山西亚美大宁股权以3.4亿美元转让给泰国万浦集团,完全是在香港进行的“体外”交易,这一点貌似刚刚发生的青岛啤酒股权转让的民族品牌危机——原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英国英博公司将手中青啤股份全部转让给日本朝日啤酒,以解现金困境,却成就日本朝日啤酒险些向青啤的最大股东青岛啤酒集团地位发起挑战,幸亏商务部紧急叫刹车及福建富豪陈发树以2.35亿美元收购了青岛啤酒7%的股份,所谓的青岛啤酒的“民族品族”易手危机乃解——而山西亚美大宁似乎没有这么“幸运”,换句话说,在汪洁将手里56%的股权套现3.4亿出售给泰国万浦之时,我们也只有站在旁边发呆的份儿,就是那个说“我自始至终反对外方控股”的商人兰花集团老板贺贵元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在2009年4月要以晋城市政协副主席的政治身份参加市长王茂设与汪洁的“友好会谈”吗?



其三,《人民日报》及其它国内媒体关于“合资煤企国资流失严重,外方赚30亿不缴税”事件的报道中,都提到“由于外方缺少资金,缺乏煤炭管理经验,亚美大宁煤矿拖了7年才建成”及“公司成立时,外方提供的并不是自身的资信证明,而是以外方股东之一的资信证明代替,且以外方股东之一的管理人员的从业资历代替外方的煤炭开采经验,外方用虚假资料,骗取了晋城市政府的信任,取得了合作公司56%的股权”;这很明显,汪洁领导的美国亚美大陆公司在介入亚美大宁煤矿投资之初的目的其实早就暴露出来,就是要做资本游戏,而非真正的矿业经营,这才有山西亚美大宁煤矿投产半年即易手套现的事发生——汪洁的手段从资本运作方面上讲却是极其高明的,如果把山西亚美大宁煤矿的矿业经营比做“奴隶社会”,而汪洁的美国亚美大陆公司玩的资本游戏一开始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明显高出不只一级两级。



而另方面,即以晋城市市长等为代表的当地政府部门,基本上还是“奴隶社会”的玩法,让汪洁这样的“资本主义社会”们玩死了,还得替人家数钱。



汪洁这样的“黄皮白瓤”的美国人今天可以用3000万美元玩来3.4亿美元,明天就可以再用3.4亿美元玩来40亿美元。



现在,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7679亿美元——而银行国债又纯粹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游戏和玩法,但这7679亿美元美国国债的持有者能用它玩来8万亿美元吗?



我不想说这3.4亿矿权和7679亿国债里含有怎样的关于“美国”与“中国”之间说不尽的所谓国家或民族价值的分歧与对立,我只是想说,玩法——如果我们按照山西晋城市政府的“原始社会”的玩法持有7679亿美元美国国债,则一定只有如那么多中国经济学家们所说的路可以走:



我们这个冤大头现在除美国国债可以买,还能买什么?



因为,这些经济学家,还没有完全从“原始社会”的猴子进化成真正的人类。



那么,这7679亿早晚有一天会变成3.4亿。




(凤凰博报 司马平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