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瑶山领导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简况(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141
导读:我是1941年2月,经中共邕宁党小组领导人李祖洳、张茨敏的同意,派随刘延年进入大瑶山国民党金秀警备区署工作的。通过老关系,在警备区署里任“宣导员”职务。 我到金秀初期,首先与无线电分台几个青年和医务所人员搞好团结,常谈抗日形势,畅所欲言,在取得思想认识一致的基础上,同心协力。共同办好金秀小学。利用各种形式,组织学生、群众开展文体比赛活动,激发群情,巩固校群关系。不久,又发动群众出力献料,把金秀小学扩建为金秀中心校。 为了掌握大瑶山各方面的情况,5至9月间,我巡察了五个县分辖的10

我是1941年2月,经中共邕宁党小组领导人李祖洳、张茨敏的同意,派随刘延年进入大瑶山国民党金秀警备区署工作的。通过老关系,在警备区署里任“宣导员”职务。


我到金秀初期,首先与无线电分台几个青年和医务所人员搞好团结,常谈抗日形势,畅所欲言,在取得思想认识一致的基础上,同心协力。共同办好金秀小学。利用各种形式,组织学生、群众开展文体比赛活动,激发群情,巩固校群关系。不久,又发动群众出力献料,把金秀小学扩建为金秀中心校。


为了掌握大瑶山各方面的情况,5至9月间,我巡察了五个县分辖的10个瑶族乡(即永宁、崇义、平竹、罗香、罗运、木山、东南、东北、岑祖、古蒲)和一些村屯,并两次到滴水和全金标(瑶族领袖)谈心。回来后,向区署领导人建议,要成立一个20人的巡回教育工作队,开展建立学校和教学辅导工作,帮助发展民族教育事业。趁此有利时机,同时秘密开展党的活动。


1941年9、10月间,区署批准成立15人的巡教队,命我任队长,并组织队员。我即将此情况向党组织领导人汇报,于是,邕宁、桂林两地先后派四批人到大瑶山。直至1942年3月,巡教队员聚齐金秀。


当时,根据我党的方针、政策和组织交给的任务,结合大瑶山具体情况,组织巡教队员在大六拉村进行了近两个星期的学习训练,介绍阅读进步书、报刊物,提高思想觉悟,制订巡教队工作要点,明确任务,统一行动。要求以一年半的时间,在10个瑶族乡普遍进行巡回教学和积极开展抗日教亡活动。


在具体做法上,凡到各乡村进行巡回教育工作时,先要抓好建立学校和开展教学辅导业务,同时努力办好青、壮年识字班,致力自编教材,紧密结合党的方针进行政治思想宣传教育。为了有利工作,每到一处,要求队员和瑶胞结交“老同”、结拜“姐妹”或认“契父、契母”,建立感情,打开局面。并以此为每个队员的“金科玉律”;其次,结合教歌、演戏、写墙标、壁画,参加群众劳动,利用群众集会,学生家长会和课余“野火会”等方式,积极搞好巡回教育工作,亦广泛地进行了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在办好金秀中心校的前提下,首先深入刘村、道江、金村、美村和江燕等小学作了短期辅导。


1942年4月间,为进一步扩大影响,便到东北乡搞巡回教育,建立了龙华、滴水两所小学。在长垌一带较大的村屯,通过墙标、歌咏、演戏比赛等活动后,群情振奋,皆大欢喜。帮助缺少劳动力的农户插秧,感情更加深厚。为了有利办学,促进统战作用,建议乡长陶道宏兼任长垌小学校长,请他到学校训话;又经巡教队员挨户动员学生,适年儿童入学率达80%以上,陶校长很满意。因此,巡回教学和抗宣工作,广泛地取得了社会各阶层的大力支持,很快就打开了局面。


由于前段时间,经过两次巡察。已选定滴水村为革命据点,以全金标为扎根对象。赴长垌巡教时,我一到滴水就和全金标并肩作战,发动群众一齐动手,出力献料,仅三天时间就建成滴水小学,有意公推全金标当校长,他很高兴,通过合作建校,思想感情日益融洽,他主动下田教我们捉黄鳝鱼;我约他进老山畅谈心话,灌输革命思想,他表示同心抗日,反对国民党的压迫、统治。全金标说:“听你一席话,句句在理,打动心弦。”次日晚,共饮鸡血酒,同全金标结拜为天长地久的“老同”,当晚,全金标还提出要攻打金秀警备区署的主张。


7月,转移到平竹、罗香、罗运等地巡教,以罗香中心校为据点,我住李锡华(地方名望人物)家里,依他作向导,同程访村串校,解除一切阻力;我们先后巡回了那历、平贡、罗州、平丹、纸蓬、古坪等山村瑶寨,并充分发挥了“金科玉律”这个条规的作用,对各村巡回教育任务均能顺利完成。最后,我还深入到边远瑶寨的古蒲乡坤林(盘瑶)村,开办成年人夜学班。


总之,巡回教育队在大瑶山办学过程中,兴建的小学共10余所,进行了教学辅导的有20余所,抗日救亡宣传面有40多个村寨,接受了教育的群众约3000余人。


1942年9、l0月间,金秀警备区署改为设治局,调我回局里任教育股长,即推荐梁达汶任巡教队队长,宋思义任副队长。我速给邕宁、桂林两地组织领导人去信,汇报情况,要求他们继续派人来充实力量,以便扎根据点,全面深入地开展党的工作,但都没有回音,组织联系中断。此时,我心中忐忑不安,于1943年元月请假赴桂林探查真情。抵桂林时,正见罗英泽(又名罗曼士)老师收拾行装,急离桂林。因为党组织受敌破坏,国民党省府到处抓人。约一星期后,接到梁达汶从金秀发去的信,暗示我不返金秀,幸获脱险。遂而奔走南宁、云南等地。从此失掉了党的组织关系,也是被迫离别了大瑶山。


后来,可惜全金标操之过急,提前攻打金秀设治局,事后被国民党省府诱骗到桂林杀害。深感痛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