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还打算要孩子吗?——邓玉娇事件有感(原创)。

沧鸿一笑 收藏 2 400
导读: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本帖经本人同意,希望转载 没办法,我试着在华声发了一下,结果被送到回收站了,可能真话总是会让人眼痛吧。可能在这个网站逃脱这个命运吧。但毕竟是自己很辛苦的写的,就算只有版主看过,也算没白写了,删了就删了,也算是为和谐社会做贡献了,无所谓了,但至少,这会让我自己的良心好受点。 我已经28了,本来想要找个人结婚算了,因为我想要孩子,最好是女孩,因为女孩比较好养。 但现在,看了邓玉娇事件后,我就非常的犹豫。 现在事件的进展极有可能会向着各位期望的相反方向发展,不要寄希望给国家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本帖经本人同意,希望转载

没办法,我试着在华声发了一下,结果被送到回收站了,可能真话总是会让人眼痛吧。可能在这个网站逃脱这个命运吧。但毕竟是自己很辛苦的写的,就算只有版主看过,也算没白写了,删了就删了,也算是为和谐社会做贡献了,无所谓了,但至少,这会让我自己的良心好受点。


我已经28了,本来想要找个人结婚算了,因为我想要孩子,最好是女孩,因为女孩比较好养。

但现在,看了邓玉娇事件后,我就非常的犹豫。

现在事件的进展极有可能会向着各位期望的相反方向发展,不要寄希望给国家领导人了,不要以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可能早就知道,但是却选择了维护他们阶层的利益。具体做法是,严令各门户网站删除该信息,将事件冷处理减少其扩散程度,(不信的可以去搜索),二是对该涉案人严密保护,不能让他们有上诉及扩大影响的机会,至于已经形成的网络舆论力量,则以忽悠加无视为主,毕竟现在知道的也不多,网络的东西热得快,冷的更快,等到大家热度一过,立马以风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其宣判,事情顺利,中央就当不知道,具体做法参见习水嫖幼案躲猫猫案等,总之全盘交由基层中层处理,因为他们现在的处理方式方法,已经非常的有经验,处理结果也大多令其阶层的人满意。

有人会问为什么中央会这样处理这类案件,其原因1,有利于专制阶级之间的和谐。专制,何为专制,就是没有任何限制的统治,所谓的人民民主与专制,本身就是两个对立的驳命题(很佩服前人的文字水品,无愧于几千年的文明,竟能用专政这样的中性词把两个仇敌一样词撮合在一起,来忽悠他们的后代)。在这样的前提下,谁都不愿意放弃权利,谁也都不愿意放弃使用权利,如果放弃,那就意味着被专制。所以在九零年前,权利斗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但到了两千年后,事情有了变化,专制阶级通过自省,发现,其实这很没必要,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样打来打去,只会让被专制者拣了便宜,于是如今的政坛变得以和为贵,刀口一致向外,在内部大家都当和事老,对外大家都当侩子手。综上所述,维持内部的团结成了上层结构的核心命题,你碰到的事,我同样可能碰到,今天我给大家作个榜样,下次我遇上类似的事,同仁们同样的也会放我一马。至于所谓的形象,只是夜总会门前的牌坊说说罢了。于是,和谐,也就成了解决这一类事件的基本原则。

原因2,有利于被专制阶级之间的和谐。人生难得糊涂,灾难性的人生,在现在的统治形势下,概率较小,大多数人不会碰到,日子都能凑合着过。问题是,碰到的人对没碰到的人的影响。这往往是具有瘟疫性质的。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在乱世爆发的前一段时期,往往都较为和平,也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但总有些不和谐的事件发生,通过各种转播途径,使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与之相同的境遇,不安全感上升,当然,它传播速度非常缓慢,很容易让人麻痹。但是渐渐的由于概率的提升,或者由于大规模群体性灾难事件的产生,局部困境无法协调或协调不当,这就很容易造成局部燎原之势。所以,专制者非常注意大规模群体性灾难。而对于个体性灾难则采用传统式对付瘟疫的方法,即隔离甚至毁尸灭迹。虽然不能完全消除其影响,但至少能减缓其扩散的趋势,甚至达到淡化的目的。

原因3,有利于被专制阶级与专制阶级之间的和谐,任由这类事件扩大,那么势必会造成公众对其的关注,以及联想到自身的权益,肯定亦会有人顺势提出公民向公共机构索回权利及扩大公民监督权限等提案,或者变相的以此类事件为突破口,利用各种手段达到相同的目的,造成现有权利分配结构发生重大调整。这会极大的触犯专制阶级的自身利益,并会遭到其强烈的反弹。也就是说,就算是善良的统治者,也会从被专制阶级的方面去考虑,平民是无法与暴力机构相抗衡的。吃亏的肯定还是咱老百姓。于是为了大家好,为了社会的和谐,也为了让居心叵测者无可趁之机。作出一定的让步也是无奈之举。

但这真是最好的办法吗?如果单从现有的专制阶级和被专制阶级的两个方面去考虑,的确是。但是把它们合为一个整体即国家,从将来来考虑,这就是最差的选择。

说说后果吧,前面说的太罗嗦,后面简单点说,1,专制者失败,当金字塔结构的政府上层完全形成一块整体后,必定与下层结构脱节,最后面临的是下层将上层顶得坍塌。

2,被专制者摧毁专制者后,将陷入无政府状态,为了重组结构,结合残余的原专制者或者被他们利用,在内部展开你死我后的争斗,外部即他国乐得其成,继续他们发挥的风化作用,甚至有条件的话,还会大规模渗透。在这种情况下牺牲自然不可避免(具体情况参见1840年后的近代史)。最后大金字塔变成小金字塔,总之还是什么没有改变,只是我们的总体结构变小了,甚至有可能专制者被外人取代。即韩国、日本等国家的构想成为现实。

目光再放短点,此后因为缺少内部和外部清洗,为了渐渐形成整体的上层结构一步一步的变本加厉,像什么习水嫖宿案、邓玉娇案、杨佳案将成为常态。灾难性人生的概率将会大大增加,也就是说,你我的子女成为邓玉娇类型的受害者的概率将是现在的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倍。这时候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也会呈几何数字的增长,到了某个临界点就会爆发,而因为现在的信息转播速度、个人素质的提高、人们的忍受能力下降以及国际方面的作用力等等的影响,这个时间绝对要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短的多,可能就是我们的子孙一代,有可能我们自己就能亲眼看到这一中华历史痼疾的复发。而这个时候,主要承受这个后果的将是你我可爱的孙子们。

想想吧,面对这样的现实,你确定要孩子吗?如果你还是确定要孩子,就请你不要犹豫、不要麻木、不要沉默了。该是我们拯救我们未来的孩子们的时候了,尽量的将这些事件的过程传播下来,让大家都了解一下事件的原委。不要等到老了才像邓玉娇的父母们那样后悔,拜托了。

一个被专制者的恳求……请不要骂我网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