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来宾特支活动情况(梁山口述)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386
导读:来宾特支建立于一九四四年二月至一九四七年八月。我是一九四四年二月(春节后)到来宾的,到时同省工委副书记黄彰同志接上头。他当时住板塘村。板塘村是在柳江县的穿山,与来宾县的大湾、象州县的大塘交界的地方,离大湾十多华里。当时组织上决定我任特支书记,公开名字叫周汉平。公开职业是在大湾甘化民家里的瓦窑附近种菜。很快我就出大湾来,工作从此开始。 当时同我在一起工作的有:范今贵,现在叫陈雄,真名叫熊福强,现在柳州军分区工作,离休了;范月珍,现名叫陈真,真名叫陈作华,现在桂林医专;杨林,现在自治区交通局,还有

来宾特支建立于一九四四年二月至一九四七年八月。我是一九四四年二月(春节后)到来宾的,到时同省工委副书记黄彰同志接上头。他当时住板塘村。板塘村是在柳江县的穿山,与来宾县的大湾、象州县的大塘交界的地方,离大湾十多华里。当时组织上决定我任特支书记,公开名字叫周汉平。公开职业是在大湾甘化民家里的瓦窑附近种菜。很快我就出大湾来,工作从此开始。


当时同我在一起工作的有:范今贵,现在叫陈雄,真名叫熊福强,现在柳州军分区工作,离休了;范月珍,现名叫陈真,真名叫陈作华,现在桂林医专;杨林,现在自治区交通局,还有两个同志现在已经去世了,这就是陈达德,原名叫林荪,解放后在蒙山去世,郭坚解放前去世。还有袁布坚和他爱人黄国英,袁现在玉林高中当教师,这两个人一九四四年在牛岩村当教师,曾于1943年自首变节。没有高天梅同志、刘琼同志(属省委机关)和黄恺同志。在来宾发展党员有曾淑莹,在正龙发展的有冼瑾,后来冼瑾因不服从组织分配而停止了他的党组织关系。此外,甘化民是地下党员,和我们有工作联系没有组织关系。


当时的活动,只能简单讲一讲。我们特支基本上都是从外地去的,当时执行的组织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到来宾是开发新区,是随情况不断变化而发展。在时间上大概分为几个时期,从1944年2月到1944年10月,我们的基本任务是安家立户,建立一个立足点,为今后工作打下基础。那时在那里经常活动的有六个人:我和范月珍、陈达德、范今贵、郭坚、杨林。杨林在甘化民家天马行做生意,我在甘化民家瓦窑种菜,后到高安小学教书。其他同志由甘化民通过张毅樵介绍去当教师。范月珍到正龙中心校当教师,陈达德到白头村的补习班当教师,范今贵在高安小学当教师,郭坚当时不在来宾是在象州石龙的左村私塾当教师,也归特支领导。这段时间只做一般的工作,没有想到约九月间日本鬼子就入侵广西了。学校统统不留我们。只好都到大湾甘化民那里去,当时生活就更困难了(高天梅和刘琼当时也回到甘化民那里),后来通过甘化民的关系又介绍到各地去。我和郭坚到大湾伪乡公所里去。范今贵、陈达德、杨林到蒙志仁那里去,蒙当时是自卫大队长。范月珍、高天梅、刘琼三位女同志就跟甘化民家跑。这段时间,指导思想是通过他们的关系把他们的武装抓到手。那时日本占了大湾,有个伪乡长姓叶的,带我和郭坚到南岸村,我们想搞点枪,可是伪乡警改编撤散了。我和郭坚又到张毅樵那里去,张是自卫队的大队长。有一次我们在大步被鬼子包围在山上,张毅樵的一个侄仔被鬼子打死在山上。


一九四五年甘化民回到大塘村,我也回大塘。郭坚仍留在张毅樵那里。那时我们常常组织力量去袭扰日本鬼。在甘化民家瓦窑,陈达德、曾子康、朱班长(他是机枪手)杀了两个伪军,后来曾子康的母亲和弟弟被鬼子抓去报复,打得死去活来。在石龙袭击了日本运输队,还打了一次大湾。后来日本鬼子突然来打大塘村,打一天就跑了,这里面有汉奸搞鬼。不久,日本就投降了。当时我们也知道蒙志仁这种上层人物,我们要搞他们的枪是不容易的,只搞一些下层人员的工作。没有根据地是搞不起什么武装的。


黄彰在桂东南武装起义失败后牺牲了。我们和黄彰失掉了联系。大约是1945年9月至10月间省工委书记钱兴同志到大湾和我们接上组织关系。省工委给我的任务还是在大湾搞省工委联络站。我和高天梅以种莱为掩护。杨林原来跟我们种莱,后来通过关系,他到伪县银行当会计。


我们和钱兴同志接上关系后,1946年下半年,陈达德、范今贵和范月珍也离开了大湾。他们的工作是通过甘化民和张毅樵安排的。据说张毅樵是从延安回来的,思想有点进步,但对他不大了解。由于陈达德他们流露了一些进步思想,张就想摸我们的底,我们也想摸他的底。有一次,在高安张毅樵问我:“你是那里人?”我讲是梧州人。他又问我,在梧州搭船在那里上船。因为我没有到过梧州答不上来,范今贵嘴快帮我答了,说是在三角咀上船的。他试我,更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钱兴同志到大湾我曾把他的情况告诉了他。


一九四三年广西发生一月事变时,袁布坚和黄国英被捕,他们自首过。省工委决定凡是这种人清洗出党。这是1946年钱兴告诉我的。当时即清除了袁布坚和黄国英。


1946年的下半年到1947年的上半年余下的人就不多了。那时黄恺和郭坚在正龙小学当教师。我和高天梅同志在大湾种菜为掩护,负责省工委联络站的工作。


一九四六年的下半年,冼瑾同志由于不服从组织分配工作,停了他的党籍,断了和他的联系。


一九四七年八月(老历七月十四之前),我和高天梅、黄恺住在甘化民家的瓦窑那里,有一天我上街买米,黄恺和高天梅在房里谈论关于地下党的一些情况,我从街上回来,见有一个人坐厅里,背向大门,此人在甘化民家食白饭一个多月。我一进门他便走出去了。后来我问高天梅和黄恺在房里谈些什么,她们讲坏啦!都讲党内的事情。当天中午我叫高天梅去问甘化民的爱人曾淑娟,了解那个人的情况,曾说,这人叫张其 龙,是蒙村石塘那边的人,今天去柳州了。我们感到奇怪,他听我们讲党内的情况后,偏偏就今天走了,当时我认为出问题了,后来我们三人研究决定立即撤走。第二天我和黄恺先走,到柳州后找不到我们的人。过几天柳州地下党派人到大湾找我们,告诉说敌人已发现我们活动了,提醒我们注意。但我们已先走了,他们就同高天梅回柳州。发生了此事,我们几乎全部*了。当时只剩下郭坚(在正龙中心校当教师)和曾淑莹(在甘化民家)。


关于和甘化民的关系问题。钱兴第一次来大湾没有明确我和甘化民的关系,他第二次来才明确我们有工作关系,没有组织关系,工作关系和组织关系是不同的。我离开大湾后,肖雷到那里去,他们如何发生组织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