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地下党活动情况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235
导读:一九四二年九月前后,我在柳州市接到我的领导人杨若瑜(杨月英)从梧州市寄来的信,命我前往来宾县大湾联系甘化民同志,由他安排我的社会职业。我到大湾之后,甘将我安排在大湾乡中心小学教书。一九四二年底黄彰同志由贵县来到大湾,从此将甘化民和我连他自己组成一个党小组,我和甘化民都受他直接领导,我们党小组曾数次开会研究工作。内容是形势分析,通讯联络工作的纪律等等。当时有不少信件是从邮政寄给我再由我转交黄彰同志,有些地下党同志要和黄彰同志见面,也是经过我审查后再行约见,我也曾替黄彰同志传送党内文件。如送往鹿寨、柳州等地。

一九四二年九月前后,我在柳州市接到我的领导人杨若瑜(杨月英)从梧州市寄来的信,命我前往来宾县大湾联系甘化民同志,由他安排我的社会职业。我到大湾之后,甘将我安排在大湾乡中心小学教书。一九四二年底黄彰同志由贵县来到大湾,从此将甘化民和我连他自己组成一个党小组,我和甘化民都受他直接领导,我们党小组曾数次开会研究工作。内容是形势分析,通讯联络工作的纪律等等。当时有不少信件是从邮政寄给我再由我转交黄彰同志,有些地下党同志要和黄彰同志见面,也是经过我审查后再行约见,我也曾替黄彰同志传送党内文件。如送往鹿寨、柳州等地。


我自己是在一九四一年三月前后在桂平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入党后由我的入党介绍人杨若瑜直接领导,她当时是桂平县中心县委的负责人。


甘化民同意是桂平地下党成员之一,他在我入党前曾经对我进行革命前途教育。


自一九四二年年底至一九四四年冬,我的社会职业是小学教师、运输行店员等(大湾乡中心校、正龙新圩小学教师、大湾圩天马行运输店员)。


一九四二年冬或一九四三年春天,梁山同志从玉林地区来到大湾乡工作。他那时的社会职业是种菜。


一九四四年七、八月间,黄彰同志决定离开大湾回到贵县、横县一带工作。他在离开之前将我的组织关系交由梁山同志领导,从此我即成为中共来宾县特别支部成员之一,该支部成员,除梁山同志之外,还有陈达德、范金贵(现名陈雄)、范月珍(现名陈真)、郭坚和我,到一九四六年曾在当地发展了一个新党员曾淑莹。该特支书记是梁山同志。


一九四四年八、九月间,广西已临近沦陷,特支认为广西沦陷后,民族矛盾必然加剧,我们的任务应该从长期隐蔽以待时机,转变为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来宾沦陷,我和陈雄、高天梅等随甘化民一家,经良塘木铎撤退到麦村。在麦村时,经和高天梅、甘化民等同志研究后决定由我和陈雄,经甘化民介绍打入伪县自卫队做卫兵,我在该自卫队的时间是一个月。伪自卫队当时分两部分活动,一部分在红河南岸,由伪县长蒙志仁率领,另一部分由范湘痕指挥,驻在麦村,我们那时就是在那里做范的卫兵。


一九四五年一月左右,张毅樵到麦村约我和他一起出山到铁路沿线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我觉得老在伪县自卫队没有什么作为,随即和他到牛岩附近的大华山。到大华山时,张毅樵只有四、五个人带着几支枪,另收容了一个国民党的散兵(他带着一支捷克轻机枪)。


某一天上午,据一个当地农民报告,牛岩的鬼子一早入山抢牛抢粮,现在正经过大华山脚撤回牛岩圩,他们在路上押着十多个挑着粮食的老百姓,并且还赶着十多匹牛云云。我们接到报告后,随即决定实行截击,当我们的队伍拉到山嘴时,即被敌人发觉,我们居高临下,把敌人看得清清楚楚,总计鬼子兵十一二个,带的都是三八式步枪,赶的牛、挑的粮,如同那位农民报告的一样。这次战斗因为我们准备不充分,只打了二、三十分钟,我们虽然在敌人冲击下撤出了战斗,但是截回牛、粮的目的都已达到,因为战斗打响后,老百姓和牛都跑光了。不论这一次战斗能不能说是胜利的战斗,但是当时敢于和两三倍于自己的敌人较量,却揭开了来宾县对日作战的序幕。从这一天起,我们把这支小小的武装队伍称之为大华山游击队。


大华山战斗后的一个月间,队伍由几个人发展到,二、三十人(枪支经常有十多支,多时到二、三十支)。


一九四五年二、三月间,我们侦察到鬼子一支十人驮马队要从牛岩沿铁路线开往水落(现来宾县城),经研究决定袭击,当晚杀猪饱餐后休息,天亮前进入维都附近的埋伏圈阵地,待到八时许,敌人才慢慢来到,战斗打响,双方打了很久才结束,计敌人死伤共五人,留下三具尸体,捕获战马一匹,打死驮马数匹,缴获医药品一大批。我们有个同志也伤了一个手掌。维都战斗结束后的当天,我们曾在维都附近的一个村子召开庆祝战斗胜利的民众大会,并在会上劝告维都及附近居民迅速撤到山上,防备敌人报复。第二天敌人果然由来宾县城开来一个带着野战炮的队伍,把维都村房子轰平烧光,不肯撤出的老人小孩,通通遇难被害。自维都之战之后,敌人不可战胜的神话宣告破产,来宾各地的抗日游击战争迅速开展起来。


一九四五年五月左右,驻扎在大湾圩的鬼子兵,派出一些随军行动的汉奸,到处寻找花姑娘供他们发泄兽欲。为了惩戒他们的兽行,粱山同志陈达德同志负责诱杀这些为虎作伥的汉奸们。当时首先派出甘化民爱人和曾淑莹同志在瓦窑新屋附近走动,使他们相信这里可以找到花姑娘,然后打酒切肉约定他们(共三人)到瓦窑新屋饮酒吃肉,准备把他们先灌醉再动手,当时随同陈达德同志行动的也是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个叫老周),这些汉奸入屋后,一再催要叫花姑娘来,之后来不及吃肉喝酒就对打起来了,在混战之中打死了两个汉奸,但有一个被跑掉了,刚收拾好这两个汉奸不久,由逃脱的那个汉奸带大队鬼子兵追到了瓦窑,鬼子追不到陈达德等同志。却把曾淑莹同志的老母亲和一个未成年的弟弟抓去拷打审问,要他们供出游击队的情况,直至把他们打得死去活来,鬼子以为已把他们母子俩打死了,即把他们丢在野外,后来半夜他们娘儿才于复苏中逃生。


一九四七年春夏之间,高天梅和黄恺(均地下党员)在她们的住处谈论工作,发现一个生面男人在房外偷听,经和粱山同志研究,认为她们的党员身份已经暴露,因此决定将他们撤到别的地方去。为安全计,特支成员也全部撤离了,只留下郭坚同志一人在来宾附近的象县石龙乡工作。在撤退的人员中范金贵(陈雄)是经柳州撤到贺县方面去的,粱山、曾淑莹和我撤离后调到柳州市工作。


一九四三年或一九四四年,听说陈达德同志曾在白头村办过一期青年学习班,学习内容有社会发展史等,其中有些同学,以后参加了大华山游击队的活动,其中曾有二、三人以后在苏北参加了新四军,并且入了党。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