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党组织在柳州地区的活动

柳州地区是个具有优良革命传统的地区,早在大革命时期,就建立了党的组织,在党的领导和影响下,武宣、象州、金秀的农民运动蓬勃开展,影响很大。一些早期的党、团员也在融县、三江、鹿寨进行了革命活动,建立革命组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两次经过柳北地区时,留下了很好的政治影响。虽然,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镇压,这些党的组织和革命团体遭破坏,但是,革命的火种已撒遍瑶山苗寨、侗乡壮村,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党领导的革命烈火又在这片土地上燃烧起来了。

一、建立党的组织,开展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

1936年,随着抗日救国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党迫切需要在各地恢复、建立基层组织,扩大党的队伍,以实现党对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中共广西党组织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在各地进行党组织的发展工作。1936年8月起,广西党的负责人黄彰多次来到武宣,从事发展党组织的活动,于1937年3月建立了武宣县工委,负责人覃秉寿、韦敬礼。不久,在武宣中学、通挽、东乡建立了三个支部,全县党员有十四名。1936年,融县有中共党员进行活动,当年冬,桂林特支负责人陶保桓浓党员张华到融县建立组织,于1937年春建立了融县支部,后因其成员多数

被调到外地工作,支部结束活动。同年秋,经过从外地回融县的党员路瑶等人的积极活动,具备了条件,广西省工委负责人陈岸批准,重建了融县支部,共有七名党员。此后,融县党组织活动活跃,发展迅速。1941年6月以后,学生军中的党员,以合作指导员的身份,分别到雒容、象县一带进行抗日宣传和发展党员的活动。1941年冬,三江国中有了中共党员的活动。1942年底,省工委副书记黄彰转移到来宾大湾,建立了省工委交通站和大湾党小组,1944年初建立了来宾特支。1942年的“七·九”事件后至日本侵略军进入广西前,桂东党组织把一批党员转移到鹿寨、象州坚持抗日斗争。这时,忻城也有了地下党员的活动。

中共广西省工委负责人黄彰到武宣建立党组织时,向武宣党组织介绍了在贵县召开的广西省党代会的情况,传达了省工委第二号通告的内容和西安事变的有关情况,指示武宣党组织尽快组织在校学生和其它进步青年在积极发展、巩固党组织的基础上“在短时内完成抗日鼓动阶段的工作任务”。根据这些指示精神,地下党紧张地展开了抗日救亡的宣传工作,当时,工作的主要阵地在教育界。

武宣县工委首先在武宣中学开辟了抗日宣传的阵地。当时在武宣中学任教的县工委负责人覃秉寿组织教员、学生阅读进步书刊,演唱抗战歌曲,组织学生下乡演出,用多种形式向城乡群众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和汪伪政权的罪行,号召人们团结抗战。经过中共党员的介绍,武宣中学校园兴起了一股阅读署列著作,讨论时事政治的热潮,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著作,几乎成了学生们人人必读的课外读物。县工委副书记韦敬礼和党员韦世刚、江明彬也分别在通挽、东乡、桐岭展开抗日宣传的活动,组织有读书会。一九三年,著名美术家廖冰兄利用漫画、墙报,配合江明彬在桐岑街进行抗战宣传。

这时,在三江、象州活动的党员,也利用课堂讲宣传抗日救亡。此外,这些党组织党员还发动青年应往抗日,动员学生参加学生军,发动群众捐献支前物资,送给抗日部队。

在融县,于当时广东、梧州、桂林等地一些大中学校汇集在此,抗日、民主的空气很浓厚,党组织利用这一独特构条件,不失时机地在知识青年中传播马克恩列宁主义,宣传民主思想.,领导救亡活动,还组织了读书会和抗、日反法西斯同盟等进步组织。

由于中共党组织的宣传活动,在武宣、象县、融县等地的城乡,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救国的情绪异常高涨。党通过宣传活动,在自己的周围集合了一批进步青年。

二、实行战路转移,党韵力量在农村的发展

1942年“七·九”事件发生,广西省工委坚持实行党中央关于“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将广西党转移到农村,这是广西党从城市向农村,在农村展开新的斗争的战略大转移。1943年2月,省工委副书记黄彰在武宣通挽召开谴西南党的骨干会议,决定:今后的工作任务是重整老区,开辟新区,把工作重点放在边远山区。遵照省工委的这个决定,大批党员从城市撤往农村、从外地返回原籍,隐蔽斗争。黄彰转到来宾大湾,组织“七·九”事件后失散的党员和传递信件,沟通省工委和各地党组织的联系。后来,桂林、陆川、贵县的一些党员也陆续转移到来宾,遂于一九四四年二月,建立了来宾特支。

武宣党组织在主要领导人调离、被捕,党的领导机构受损害的情况下坚持组织活动,江明彬、覃秉寿等人从外地回武宣后奉上级党组织的指示,成立了武宣特支,书记江明彬。1943年“一·一五”事件后,黄彰复将在外地工作的党员陈文渊、韦世刚等六人调回武宣工作,加强觉在武宣的斗争力量。

在柳北,省工委联络员庄炎林,党员梁林、杨烈、莫矜也于“七·九”事件后分别撤到融县农村隐蔽活动。一九四三年秋,梁林、路瑶、莫矜受省工委派往桂黔边的富禄(属兰注县)建立据点,不久,成立了桂黔边特别支部,支部书记梁林,下有富禄、大年两个党小组。一九四四年春,特支奉省工委指示撤回融县活动,改称融县特支。在融县领导抗日宣传活动。

在鹿寨,由于党员向农村的转移,从修仁的广平到鹿寨的三江、三排、四排、十锦、雒容等桂柳公路沿线的中心小学几乎都布有中共党员的活动,四排还建立了党小组,受修、荔、蒙特支(书记潘晓初,副书记韦章平)领导,以公开的身份进行秘密活动,宣传抗战。此时,来宾中学也有一些党员在活动。

1944年秋以前的这段时期内,柳州地区各县党组织刚建立、恢复不久,党的活动,多是在发展巩固自身组织和致力抗日救亡的宣传方面。主要通过宣传去接近群众,并引导群众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从而不断扩大党的政治影响。

1944年秋,日本侵略军逼近广西,广西党组织执行党中央的指杀,把外省来桂的党员有计划地散布到农村。,参加抗战领导工作。原由桂林八路军办事处直接领导的党员司马文森等一批文化界人士和罗培元(广东撤桂党员)负责的《柳州日报》社全体工作人员疏散到融县。柳州的一些中学也撤进融县,融县党的力量更加壮大。同时,省工委特派员黄嘉把“七·九”事件后转移到鹿寨一带坚持斗争时象县籍党费撤到象县,组织群众,伺机开展武装抗日活动。

三、建立武装队伍,争取实现党对地方抗战的领导

1944年,日本侵略军为了打通中国东北到越南的所谓大陆交通线,发动了对国民党战场的新进攻,日军在11月间占领了桂林、南宁、柳州到镇南关一线及梧州到南宁的郁江沿线,柳州地区的武宣、来宾、融县、鹿寨、三江、象县、忻城相继沦陷,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侵入武宣乐业村的日军,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内就用大刀砍死了十三名老百姓,该村群众被拉夫后失踪的、被炸死、刀砍死的共有39余人,抢走耕牛30余头,猪70余头;还烧毁了房屋……

这时候,为了保卫人民利益,争取民族解放,我党组织挺身而出,带领人民群众冲向了抗日杀敌的战场。

当日寇将要侵犯广西时,党中央及时地发出了指示:在一切可能沦陷的地区的党员,要有计划有组织地散布到敌后去,发动

和组织人员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广西省工委根据中央的指示,作出了“一切为了建立抗日游击战争抗日武装”“一切为了开展游击战争”为中心内容的“八月决定”,即“最高要求”建立与创造敌后抗日根据地,最低要求,建立根据地,(亦应)扩大党的组织与群众组织,尤其武装方面……广泛动员与展开群众运动,(在)敌后领导武装斗争”。

1944年秋,省卫委派交通员庄炎林到融县,向融县特支负责人路瑶传达省工委的指示,要求党组织安排布置,全力以赴发动和组织群众,准备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十月,省工委副书记黄彰到武宣通挽,指示武宣特支要搞好统一战线工作,争取与国民党地方人士联合抗日,在通挽一带建立游击根据地。

根据上级党密织的指示精神,结合分析本地实际情况,柳州地区各地党组织有成效地作了三个方面的工作:密切组织之间的联系,增加党对抗战的领导力量;增强统战工作,争取各阶层人民团结抗战;组建武装队伍,开展对敌武装斗争。

1、成立,中共桂北临时联合工委

融县地下党组织经梁林、路璠、莫矜、陶保恒等同志艰苦工作,在日军侵融前已有了较大的发展,在融县的西区、南区、北

区建立了几个巩固的据点,梁林病逝后,路璠接任融县特支书记。

桂林八路军办事处撤离广西时,其领导的桂林文化支部(司马文森为书记)留在广西,由在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的中共特别支部负责入左洪涛负责联系,1944年秋,这部分党员众的司马文森、郑思等人撤到柳州后,左洪涛沟通了他们和柳州日报社负责人,由广东撤到广西的党员罗培元的联系。他们分别转移到融县后,文化支部及柳州日报社党组织与融县特支取得了联系,共同商讨发动、组织武装抗日的问题。经过相互交换意见,大家一致认为:三方面的党组织联。合起来,统一行动,更有利于党对抗日武装斗争的领导。1945年1月低,三方面党组织的代表(柳州日报社代表罗培元、张琛,桂林文化支部代表司马文森、郑思、融县特:支代表路璠、陶保恒)在罗龙村滩底屯陶保恒家开会,正式组成中共桂北临时联合工委(亦柳北临时联台工委),推选罗培元为负责人,成员有张琛、司马文森、郑思、路璠、陶保恒等。柳州日报社党组织和桂林文化支部负责宣传、统战工作,融县特支负责组织武装斗争。

同时,柳州日报社以罗培元为负责人的党组织在龙岸组成了柳州日报特支,张琛为书记,罗培元为副书记,何家英为委员,特支先后成立了警卫队支部,柳州日报社柳城大部分社支部、罗城黄金乡分销处支部,柳州日报社融县和睦分社支部,共三十四名党员。

1945年春节前后,桂北临时联合工委在融县民乐乡举行第一次会议,会上分析了形势,确定把积极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建立敌后根据地作为工委的战斗任务。会议强调三方面要高度地协调行动,各自利用有利条件掌握武装,进行统战工作,三方面各自恢复党员组织联系,发展组织,各自对自己将来的上级负责,即行动联合,组织独立。从此,三方面的党组织在联合工委的领导下宣传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抗日游击斗争。

2、建立抗日武装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抗,国民党军政界一些下层官员,对政府的不战而退的行为不满,他们和地方上的富绅阶层一样,从维护自己利益出发,大多都有抗日的要求,这客观上使我党开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武装成为可能。

(1)建立抗日联防组织,相机打击侵犯日军

1944年冬,贵县、来宾、武宣三县交界地的村庄陆续出现了一批抗日村防组织,这些组织多为地方士绅所掌握,力量单薄,组织松散,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充分发挥作用,达到抗日保家的目的。武宣特支分析了当时当地情况,认为用联防的形式,组织群众,开展武装抗日斗争的时机已经成熟,经过充分准备,取得了地方上进步人士的支持,于1945年春,由武宣特别支部负责人江明彬、覃秉寿、韦敬礼主持,在通挽安村召集了贵县、武宣、来宾三县各界人士七十多人参加的会议,商讨联合抗1日事宜,会上,通过中共党员的引导,大家一齐反对那种通过给日军供应物资谋取安全的妥协投降做法,批评“惹了日本人挨烧房夥的消极恐日思想;认为“各家自锁各家门”的保守做法,是挡不住残暴的敌人的,只有联合对敌,互相策应、援助,才能使分散的弱小力量变为集中的强大的力量,以打击敌人,这才是抗日保家的唯一最好方法。统一认识后,经进一步协商,制订了联防抗日章程,宣布成立“贵、武、来抗日联防委员会”,中共党员和地方人士共同主持委员会的工作。会议最后号召捐献武器,筹款买枪,办兵工厂。委员会属下的各自卫队编好队伍后,进行了联合打击日军的各项准备。

为了使抗日武装在建立后能在较好的物资供应条件下展开活动,韦敬礼同武宣县参议长覃健(通挽人)交涉商议,。取得了覃的支持,建立了通挽抗日联防委员会,韦敬礼担任了委员会副主任,下设的自卫队,多由进步青年组成,其中有不少是“抗日同盟会”会员,全队拥有两挺机枪,五十多支步枪。

同一时候,中共武宣特支书记江明彬利用国民党四县联防指挥部为装点门面在桐岭建立河南办事处之机,和进步青年周浩祥、江明朗打入办事处任工作人员,以办事处的名义常到各村发动群众抗日,组织村防组织,开辟桐岭的抗日阵地,办事处属下的自卫队,已成为党能掌握的武装,在其它村防自卫队的配合下,成为了桐岭抗日的中坚力量。

在东乡,太平天国时期,这里曾是太平军活动的一个主要据点,太平军主要领导人之一肖朝贵的家乡。大革命时期,中共武宣县委也在这里建立并领导农民运动,东乡农军和通挽农军,是党在柳州地区开展对敌斗争的第一批武装。此时,在东乡活动的东乡支部书记陈文渊,是从外地撤回武宣,负责组织、领导当地的抗日斗争的,他同支部的党员韦世宽与党外积极分子陈明普、韦世常在花罗、平岭一带团结回乡军官潘新潮、陈绍坤、陈毓义参加抗日武装的组织工作,由陈文渊、韦世宽、陈明普负责作内部组织发动。由于中共党员已在群众中作了充分的宣传发动工作,所以很快就组成了一支“抗日义勇队”,在黔江北岸严密监视敌人,随时准备予敌人以迎头痛击。

(2)融县抗日挺进队及其他武装队伍的建立

1944年冬,在柳北活动的中共党员执行上级党组织的指示,把尽快掌握武装作为一切工作的中心目的。为达到这一目的,他们执行党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在融县各阶层人士中积极活动。

罗培元、司马文森、张琛以文化界人士身份上门拜会融县县长梁杓,对他晓以民族团结、抗战保土之大义,建议他组织一支武装的抗日宣传队,梁杓也想通过建队,利用文化界人士装点门面,提高身价,同意由县府供给枪弹粮饷,成立一支编制有三十人的武装队伍,称融县自卫队独立第二分队。二分队名义上属国民党融县县府领导,实际上队长杨凡、副队长何谷及其它骨干都是中共党员或进步分子担任,队员也是桂林文化吏部和融县特支选派的党员和进步青年组织而成,这是党在柳北创建的第一支抗日武装。

柳州日报特支建立后,也着手组建武装,罗培元通过统战关系,以保护报社正常的办报活动为由,向国民党桂北行署借来枪械,以柳州日报社的党员为骨干组成的桂北行署直属警卫队(也称柳州日报警卫队)。罗培元亲任队长,并任命骆维强为副队长,陈扬为指导员,融县特支派党员莫芷凡到队工作。

1945年1月,司马文森、郑思在罗城龙岸通过对国民党一八八师的镇国部队作统战工作,镇国部队同意司马文森提出的建立政治工作队的建议,聘任司马文森为政治部主任,郑思为组织科长,吉联抗为宣传科长。由司马文森组建和领导镇国政工队,郑思任队长,谢镇锋任副队长,工作员和队员都是来自中共桂林文化支部及柳州中学、龙城中学,融县中学和西大的进步学生和教师,这支队伍完全由我党领导,在各地进行宣传,并参加了对日军的作战。

由于独立第二分队不随国民党县府逃跑,坚持打击日军、保护群众的活动,引起县府不满,吴一峰接梁杓任县长后,揣测分队是我党控制的武装,下令断绝二分队的供给,中共桂北临时工委当即指示二分队撤离永乐,开赴河东,脱离国民党县府,改名为“融县抗日挺进队”,代号“北斗",放手扩大武装。遵照指示,二分队秘密转移到河东的罗龙滩底村驻扎。挺进队易名后在队内建立了两个支部,一是融县党员支部,芦起任支部书记,一是外来党员支部。通过在群众中作发动工作,扩大队伍,挺进队很快发展为三个分队,第一分队长朱世祺,指导员朱荻;二分队长陶树才,指导员徐行平;第三分队长覃宗义,指导员张谷虹。分工第一分队负责宣传发动,第二、三分队为战斗队。在1945年3月,派党员杨青和陶保禄到高沙滩底村组织第四分队,陶保禄任代理队长,杨青任指导员,在罗龙乡沿河活动。同时,朱世祺到大林组织了第五分队,分队长覃彦,指导员徐张帆;在培村组织了第六分队,分队长莫祖尧,指导员吴世彦;在北山大塘组织了第七分队,分队长莫士德,四、五、六、七分队均为半脱产的武装战斗分队,至此,挺进队发展到了五百多人。

1945年12月,为了开辟北区抗日根据地,配合在南区、西区的装武夹击县城、长安的敌人,融县特支派党员莫可量、陈智到融县北区,通过做黄治邦、黄建才两位民主人士的工作,取得枪弹粮食,再从挺进队抽调一批骨干到北区,在北区选招一批进步青年共三十多人。组成融县抗日挺秀队,一下设三个分队广特支派莫矜任指导员、黄吉士、莫可量、韦克分任三个分队指导员,以加强政治领导力量。

(3)象州、鹿寨等地的抗日准备工作

1945年初,中共党员李明和潘桂佳为展开抗日活动,在鹿寨十锦恢复了|乡政权,(原乡府人员已逃跑、)建立了十锦抗日自卫队,以乡公所名义号召各村屯建立抗日自卫联防组织,发动群众筑围墙,挖枪眼,联防放哨,随时准备抗击日军。

在忻城,党员莫家星,覃宝龙带领青年群众在马泗、龙拱一带进行抗日的组织发动工作,一些受党影响的进步青年;地方士绅也组织起来,筹粮买枪,建立队伍,决心战斗到底。

在象县活动盼党员,都是刚从外地转移回来坚持斗争的,虽然各自组织系统不同,但每个党员都在自觉地发挥作用,团结战斗,积极创造开展抗日游击斗争的条件。作了许多工作。首先是设法掌握武装。当时国民党自卫队正在招兵,地下党趁机派党员林松打入了自卫队,此外还活动了一批积极分子报名参加自卫队,伺机拉起队伍。为了培养革命的骨干力量,中共党员把进步青年组织起来,开展学习宣传活动,在中平建立了“圣堂山抗敌工作队”,在寺村组织了一“曦社”,在大乐组织了“读书会”。为扩大党的阵地,宣传抗日救亡,韦纯束、李文达,林岚还出版了不定期的小报《抗敌论坛》号召人民群众组织起来,抗日保家,还利用小报,驳斥当时流传的各种反动言论。

四、以武装抗日为中心,全面展开统战工作

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党在抗战中的任务是把党的活动和各阶层人民的一切活动和各阶层人民的一切活动会和起来;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革命战线,并将统战这个武器去组织和团聚千万民众和一切可能的革命友军,打击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中共党组织要通过统战实现对地方抗战的领导。柳州地区各地的党组织从本地实际环境出发,在上级党组织的指导下展开了一系列的统战工作。

(一)依靠群众,坚持抗战,把广大的群众紧密地团结在党组织周围党组织以自身的表率作用影响群众,了解群众的要求,支持群众的正义行动,并通过大量的宣传,积极引导、领导群众使群众接受党的主张,从而组织起来,积极参加党组织领导的斗争行动。柳州地区各县沦陷以后,党组织不失时机地挺身而出,领导人民走武装抗日的道路。使群众从绝望中看到新的希望,党组织的不断发展和党员的积极活动,象磁铁一样,在党的周围凝聚起广大的群众。当时,党在秘密斗争环境下能在短时内建立、一扩大武装队伍,正是党组织正确执行“在统一战线中依靠千百万劳动群众”的政策的结果。

(二)团结党外进步人士参加革命队伍

桂林、柳州沦陷以后,许多学校、团体撤到融县,文化、教育方面的进步人士很多,其中有不少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作家、教育家,团结这些进步人士向党组织靠拢,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是我党统一战工作的目标之一。桂林师范学校校长汤有雁在地下党的帮助、支持下,带领全校师生开展抗日宣传,并用护校的枪支组织学生组成抗日小队,后来还编入挺进队建制参加战斗。

当时,年已六旬的进步人士陶三公,家庭富有,思想进步,在党的教育、影响下,他开仓捐粮供党的武装队伍吃用,他还向党的抗日队伍捐献了一批武器弹药,并和儿子陶树才一起加入了挺进队,后陶树矛在战斗中英勇牺牲。陶三公为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三)争取地方实力人物支持抗日

罗培元在柳州工作时就认识柳州专员尹承纲,其才干很得尹的赞赏,在柳州日报社转到融县一带活动后,仍与已调任桂北行署主任的尹承纲保持联系,成功地作了尹的统战工作,柳州日报警卫队是尹承纲根据罗培元的提议批准建立的,尹承纲还几次拨下枪支弹药给警卫队,并下手令给各县,要按警卫队的实到人数发给口粮,从而使党的武装能在物质供应正常的条件下展开活动。

挺进队在刚脱离融县县府时,缺乏粮食和弹药,经过联合工委和融县特支的工作,融县南区的开明人士秦负豪、,莫伯贤在接受抗日救国的道理后,组织当地土绅召开会议,号召大家捐枪献粮,他们自己则带头捐献,带动了附近士绅出粮借枪、支持人民抗日,帮助党的武装队伍渡过了难关。

为了使党的地下活动得到掩护,融县党组织趁国民党县政府在北区成立办事处之机,动员同情革命的进步人士黄建材,黄治邦出来担任北区办事处主任及西隅乡乡长,成为白皮红心政权,从中掩护地下党进行工作。

(四)争取国民党军队及地方政府、武装参加抗日斗争

国民党大撤退时,四川军的两个营跟不上队伍,留在象县,为象县县长刘传忠收留,象县党组织派甫纯束去做他们的工作,希望他们为民族利益着想,抗日除奸,维护民众的利益。

融县南区潭头,驻有国民党一一八师李羲部,数百人枪。同地还驻有地方武装何平部队,何父为国民党所杀,为报仇才组织了这支队伍,对国民党怀有强烈仇恨。地下党对他们分别进行政治说服的教育工作,帮助何平在大敌当前摆正家仇与国难的关系,教育他要把抗日放在首位,鼓励他与李羲部队建立来往关系,团结抗战。使这两支队

挺进队共驻一地。后应何平的要求,派陶保恒等到何部工作,陶保恒任何平大队的政治部主任,并以挺进队的人员为骨干建了何平大队政工队。后来,党领导在进行的几次保卫战中,何部都参加战斗战时,这两吏队伍均能听从调遣,配合歼敌。

武宣地下党在争取国民党地方政府装支持、参加抗战方面,有一定的成效。党组织做了县长、民团司令陈续先、。县参议长覃健等人的工作,使之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抗战。如地下党组织通挽北堂战斗时,先得到韦敬礼的通知后派员前往参战。在抗战时期,地下党的抗日活动基本上没有来自国民党方面的干扰和妨碍。县参议长覃健还响应了韦敬礼的在通挽建立抗日联员会和自卫队的倡仪,担任了联防委员会和自卫队的倡议,担任了联防委员会主任。

(五)对顽固反热派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

1945年1月,国民党融县县长兼西事处主任吴峰对我地下党领导的二分对独立开展对敌武装斗争心怀不满,对二分对在永乐(话区办事处辖区内)活动极不放心,为搞垮这支队伍,他下令停止对二分队供给,还放出谣言诽谤二分队,挑拨群众和二分队的关系。针对顽固派的破坏行为,柳北联合工委分析了当时情况,根据我党统战工作的原则,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策略:一是将二分队撤离永乐,以避免因顽固势力的恶意纠缠而出现摩擦,保全民族抗日力量;二是将二分队开赴河东抗日前线,坚持抗日斗争;三是公开树帜,改名“融县抗日挺进队”甩脱国民党顽固势力的羁绊,坚持了党在统一战线中柏独立自主原则。再就是加强党对挺进队的领导力量,放手扩大人民抗日武装。这样就挫败了顽固派阴谋,避免了一次内伤,以集中力量打击最主要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

融县国民党顽固派搞垮人民抗日武装之心不死,在1945年3月,又策划了一次大的阴谋,融县民团司令部驻和睦向对岸窥视我挺进队,一天,民团司令黄君忍带二百人枪,突然偷渡过河,想一举收缴挺进队的武器,挺进队发现后快速抢占有利地形,严阵以待,黄见偷袭不成,就借口是来与挺进队“联欢"的,挺进队要黄部就地等候,布置组织了“联欢会”,挺进队战士向黄部官兵演出了抗日救国的文艺节目,并由战士与黄部士兵接触谈心,宣传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道理,黄君忍害怕军心动摇,勉强开完联欢会,即灰溜溜退回对河驻地。

(六)坚决打击汉奸,反对妥协投降

武宣地下党在日军未来到时,就广泛开展抗日宣传,对一些妥协言论坚决予以驳斥。当时,有人散布:日本人来时,只要供应大米、猪肉、红糖给他们,他们是不会烧杀害百姓的谎话,地下党员听到后责问他:日本人还要花姑娘,谁给?前者哑口无言。在日伪的威胁下,有些人害怕了,准备扯目旗办维持会,地下党组织警告这些人,办维持会迎鬼子就是奸汉,汉奸就要镇压,使那些操办成立维持会的人只好收摊。地下党对那些已有汉奸行动的人发出警告,对做了坏事的死硬汉奸坚决镇压。1945年3月,挺进队在东岭捕获了潜入抗日根据地活动的权奸陈彦机公审后枪决了。5月,中共来宾特支用计把驻在来宾大湾的三个汉奸诱出,打死了两个,惩戒了汉奸的卖国行为。

五、配合武装斗争,开展以抗日为内容的文化、宣传工作

为了使党组织和广大群众能经常、及时地了解抗战形势,柳州日报社克服了由于物资缺乏,消息闭塞带来的种种困难,坚持出版《柳州日报》,还千方百计扩大发行量,除铅印以外,还在一些边远地区发行油印版,使《柳州日报》发行到融县、三双罗城、柳城的大多数地区。此外,,报社党组织还把报纸发行网建成地下交通网,把警卫队建成擅长于群众工作的队伍,利用发行点开展宣传活动。

镇国政工队的队员多数是来自学校的进步师生,是一支党领导的得力的武装宣传队,队内分武装、演出、歌咏、编写、壁报、妇女儿童工作等小组。在桂林文化支部领导下,高举抗日的旗帜,在敌后运用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活动,活跃于桂北山区。他们经常编绘墙报、巡回展览,当时孙平创作绘制了一套大型的彩色连环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和汉奸的卖国罪行,、向人民进行民族气节教育,展出时讲解人用本地方言讲解,观众层层围观,久久不散,很受教育。此外还通过编演戏剧、歌曲、向群众宣传。郑思、吉联抗等编写了一批很有影响的戏剧、歌曲。政工队还就地取材,把融江两岸人民武装抗日保春耕、陶三公智杀日本鬼和地方武装攻打融县县城等事迹编写成剧,鼓动群众积极参加抗战保家,郑思还根据国际时事编了一出哑剧,反映世界人民团结打垮德、意、日法西斯的斗争,每当看完这出戏,观众情绪高昂,高喊“打倒帝国主义侵略者!”等等,口号声响彻云霄。

六、武装打击日寇,为民族解放而斗争

1944年冬到1945年春,在柳州地区的地下党已作好了武装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的准备,抗日武装象一支支复仇的利箭,直射向敌人的心脏。

在武宣一带:1944年11月2日,日军第一O四师团越过东乡界顶,占领了东乡,四日,武宣城沦陷,通挽也被敌军占领,由此,党领导的一系列反抗日军侵略暴行的战斗也打响了。

十一月中旬,七名目军进犯通挽伏柳村,我自卫队一面保护群众疏散,一面组织火力对敌开枪,赶走了曰军,打响了柳州地区抗日的第一枪。十一月二十二日,韦敬礼带领联防自卫队在通挽北堂枪击由来宾经通挽去桂平的日本军队,毙伤敌多名,缴获战马物资一批。这两场战斗,使“日本人打不得”的谬论不击自破。从而鼓舞了人们抗日保家乡的斗志,这时,花马、进步、安村、石墙等抗日战斗连接不断,通挽抗战很快进入高潮。贵、武、来三县联防委员会频繁调动自卫武装,打击敌人,使日军不敢多迈步这一带的山路。在这段时间的抗日斗争中,安村自卫队队员覃登宰光荣牺牲。

在桐岭,在自卫队于龙华口袭击日军后不久,敌驻雅岗的部队进犯禄禅一带八个村庄,想一举扑灭抵抗力量,党掌握的自卫队首先起来抗击,战斗从天刚亮打到下午,击毙敌兵二名,击伤十余名,最后,敌人被打退,是役打死敌酋征井正二郎和一机枪手,缴获上书“祝增井正二郎出征,唯武唯勇"太阳旗一面。

武宣一带的抗日斗争,以东乡红石滩战斗为标志达到高潮。

日军侵犯武宣,东乡首当其冲,因此,东乡民众的抗日要求特别强烈。敌人占领武宣县城后,经常使用船艇经东乡与桂平、梧州联系,往来于黔江上面。1945年1月22日,义勇队获得日军将乘船下桂平的情报,就连夜集中起来,制定了在河边伏击敌船的方案,一百义勇队员于次日到江北岸边竹林中埋伏待敌,并通知南河自卫队,在南岸配合歼敌。当敌船在上游出现时,不想国民党县自卫大队胡乱向敌船打了几枪就跑,使敌船停止下驶,靠岸后烧房抓鸡住下待援。伏击计划被打乱后,义勇队转移到红石滩,在江心的长滩上布阵埋伏。红石滩阵地是个反斜面,若后退则全身暴露,一旦打起来后,只能与阵地共存亡,主动选择这样的阵地,体现了义勇队决心以身报国的豪壮气慨。

1月25日早上,上游江面出现了敌船队,五艘驳船在江心,十二只橡皮艇在两侧顺流驶下,敌军一路用机枪、小钢炮向两岸轰击扫射,义勇队沉住气,待敌船进入伏击圈时,突然予以迎头痛击,以居高临下和突然袭击的优势压倒了日军人多火力猛的优势,近距离扫射暴露于江心的敌人。敌军占着人多武器精良,用二十挺机枪和几门小钢炮猛击义勇队第三组十二个人的阵地,企图打开缺口冲出去,第三组三亡三伤,在韦世常指挥下,剩下六人仍坚守不退,韦世常的机枪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使敌人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仍无法越雷池一步。这场战斗进行了十多个小时,直到下半夜,残余敌军才得以在夜幕的掩盖下悄悄飘流逃脱。敌军在逃,到桂平坪冲时上岸挖了二十四个坑埋尸体,每坑五六具,其中单埋一具的,后群众挖开一看,此人年约四十,戴眼镜,衣袋中有若干张上书“宪兵队长向井立夫”的名片,埋在坪冲的敌尸,有一百五十具左右,敌人被击落江底被水冲走的和随船逃走的伤兵数目,已无法统计。

这一仗威震敌胆,鼓舞人心,义勇队以少胜多,以劣势装备,在缺少弹药的情况下打败了武装整齐,训练有素的日本正规军,创造了我地区抗战史上的一大奇迹。是役,我牺牲了韦世光、黎金生、兰砚田三个队员。同年二月,中共东乡支部书记韦文渊,党员韦世宽等组织开会追悼战斗中牺牲的三勇士,并为首筹备建立了三勇士纪念塔,塔上书:“邦家不造,倭寇猖狂。兴亡有责,我武维扬。尔三勇士,实为国殇。黔江战史,红石光芒。"

在柳北地区:1944年12月,日军二占融县县城,党领导的独立第二分队在小荣一带活动,发现有小股日军前来侵扰,即组织当地武装群众向敌开火,敌不逞而退,我抗日武装初战告捷。

1945年2月,当挺进队侦知敌军用船载满物资顺融江驶向柳州,即在融江下游大扁洲鸵动了截击敌伪盐船的伏击战,击溃敌伪护航分队,维持队长龙祖明受伤,我截获食盐两万余斤,救济了群众,解决了挺进队的,给养的困难,鼓舞了融江两岸群众抗日的斗志。

三月,侵融日军带领伪维持对侵扰罗龙乡上下罗树,掳掠群众资财、耕牛,被挺进队击溃,夺回了群众的物资,耕牛等。保护了群众财产。二十四日晚,挺进军派小分队渡过融江袭击敌人,捕杀汉奸一名,打伤伪维持会人员一名。

挺秀队在北区浪溪河畔设法,截击从长安出发去雅瑶的日军,杀伤敌伪十余人,敌拼死突圈逛窜。

四月十八日:日军纠合伪维持陕大举侵扰东华并拟得手后规东辑盛插南区,袭击东岭挺避队总部又敌进东华多后为,挺进对发觉,第四分队酋能出动截击、其它各队亦金部出动围攻敌人,何平大队及罗龙;带群众武装也纷纷赶来,团团围住敌军,一时杀声撼地,敌军被围竟日,死伤甚众,乘黑夜逃窜。

五月二十七日,挺进对得到情报,侵融日军在县城拉夫抢船,有从融江撤退的模样,挺进对迅速通报了这一情报。二十九日,敌伪前后共四百余人于当天清早乘二十三只大木船从县城自融江顺流撤退,敌陆上掩护部队首先在高滩底村与挺进队第四分队接火,第二分队不久赶到假如截击,其他各队也到江边埋伏堵击,李羲别动队,何平大队和括河群众亦参处战斗,水陆两股敌军大部被歼,残余敌军窜往柳城,敌酋今野一男亦被我第五分队战士斩毙于船上,提役我军缴获甚多“我挺进队二分队长陶树才和战士陶雄英勇牺牲。

同一时候,挺秀队在融县北区的小片河排地区伏击从长安往百寿撤退的敌军,毙伤大队长冈村及其它目军官兵二I十参人残敌夺路逃窜。三天后,挺秀队在盘安的长耙村截击从长安逃窜的伪保安大队一部,迫使伪式队长邓德邻率部投降,共收缴枪枝二十余支,这时,挺秀队抓住有利战区主动奔袭驻富乐日翠犬队部。

在鹿寨、来宾:

中共十锦党小组长韦纯束和坚持在十锦领导群众抗日的党员李明,在敌人侵入,乡府逃散的情况下,积极发动群众,多次抗击日军。驻四达街的日军,由于多次被自卫队袭击,于十七日出动六十多火枪向十锦乡公所所在地木料村进攻木料村自卫队和村民五士多人,。在李明同志等带领下,以土枪土炮依凭村边围墙反击,激战两天两夜,打死日军二威缴获机枪一挺,我方牺牲一人,伤三人,李明同志在负伤后仍坚持指挥战斗。六月一天晚上,日军桊夜幕偷袭书锦乡的新村,气势汹汹地从林子两侧稻村背制高点向村子扑来,此时,留在村里的囱翼武装仅十余人,正在养伤韵李明同潘桂佳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迅速带领自卫队掩护全村群众五十多人冲过村前。田垌厂安全转移到树林中,避免了一场大屠杀。

中共来宾特支派员和靠近党组织的人士组织了自卫组织——大华山游击队,在大华山一带打击日军。1945年2、3月间,游击队侦知日军驮马队要沿铁路到水落,就在维都附近伏击这批敌人,敌三死二伤,游击队缴获了一批战利品。

疏散回乡的党员莫家星等簪在忻城马泗组建抗日游击对后,积极打击敌人,首战击毙了日军来尉尹藤博文和军士二十人,缴获恰枪支物资一批。

六、柳州地区抗战的作用及特点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宣告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战,以中国入民的全面胜利,目本帝国主义彻底失败而告终。

在这场反侵略的斗争中,中共党组织领导柳州地区人民沉重地打击了侵犯柳州地区的日军,加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崩溃,为民族解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抗战时期是地下党组织发展壮大的时期,党在斗争中站稳了脚跟,培养了一批具备了革命经验、经受了斗争跨验的干部,赢得了广大人民的拥护,积累了开展以武装斗争为主要内容的各种形

式的斗争经验,为党在柳州地区的革命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党在柳州地区领导开展的这场民族斗争,以微小的代价换取了重大的胜利,是非常成功的。胜利进行这么大的规模的斗争,在柳州地区历史上是第一次,和全中华民族同胞一样,我地区人民彻底挣脱了从鸦片战争起被套上的民族压迫的枷锁。

为数不多的共产党人在斗争中起了一种革命凝聚力的作用,把千万个群众紧紧地团结在自己周围。凡是有党员的地方,不管是否保持有组织联系,是否有上级领导,不管环境如何恶劣,条件如何艰苦,都有抗日的活动,都能坚持斗争。这表现了共产党人忠于人民,英勇斗争的高贵品质。

柳州地区的抗战,有一批较成熟的职业革命者的领导,他们中多数具备有较好的文化素质,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及社会实践能力,善于把党中央或上级党的指示成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的行动。善于观社会现象,把握斗争发展的趋势,掌握斗争的时机和程度,制定指导斗争的政策、原在失掉与上级联系的情况下,能独立地负担起领导斗争的责任。这些领导人还具有的革命胸怀,果敢的革命胆略,能正确处理好外来党员和本地党员的关系,互补长短,团结战斗;能在困难的时刻,艰苦的地方挺身而出,化险解难。

斗争的成功之处,还体现在地下党能忠实地贯彻实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功运用了统战这一革命的策略武器这一点上。党的抗日武装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无一不是统战手段的正确运用的结果。在统战工作中,坚持了又联合又斗争的原则,独立自主原则,依靠绝大多数群众的原则,对顽固派的斗争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原则,打击最主要敌人的原则。这也体现下党具有较高的斗争艺术和较强的统战能力。

这也是这场斗争的两个特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