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三十四章 危局(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1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武汉的见面,对于王文文和李华雄来说都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激动。李华雄对这个弟妹从心里佩服。王文文的举手投足间分明流露出这个时代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的风范。 “文文,不做演员真是屈才了?”李华雄由衷地感叹,女人的适应能力比男人强多了。 “二哥说笑了,都是环境逼得!”王文文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武汉的见面,对于王文文和李华雄来说都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激动。李华雄对这个弟妹从心里佩服。王文文的举手投足间分明流露出这个时代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的风范。

“文文,不做演员真是屈才了?”李华雄由衷地感叹,女人的适应能力比男人强多了。

“二哥说笑了,都是环境逼得!”王文文摆摆手,然后正色说:“二哥你这次来太冒险了。委座和何应钦可定会加重对我们的不信任。看来我们作为一个花瓶存在是见到此永远的结束了。”

“我的安全没什么可担心的,到时你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

“这是险峰让我给你带的。”说罢把一封信交给王文文之后,径自走出房间。

“文文:

你走了以后,日夜思念。孤身在外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我在家里一切都好,勿念。

很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提起笔来,不禁回想起你在外面的日子。也许是冥冥注定我们聚少离多。现在你我又天各一方,不能见面、不能打电话,太多的不能是我们越来越遥远。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几乎成了我们永远也达不成的梦想。真希望这种日子早一天结束。不说这些了,省得你难受。

我这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感觉压力非常大,各个方面的要求越来越多,压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我们每个人都一样,这次二哥过去,你就会看到他老多了。大哥和天浩也是一样。

你在武汉千万要注意安全。鬼子炸弹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就写这么多吧!我实在太累了!想你,峰。”

这封平淡的短信却让王文文眼含泪水,她看了又看,几乎都能背下来之后,习惯性的把信烧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有些优美的诗句、词语只能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深刻理解其中的含义。多少日的孤寂似乎都在这泪水和灰烬中云消烟灭。

终于要面见委座了,李华雄难掩心中的激动。这位在中国近代现代史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英雄、枭雄抑或奸雄。多少历史的事件,在滚滚红尘中或人为或无意,使本就波云诡异的真相,遮掩得更加扑朔迷离。我们这些后来人只能从各种记载的字里行间的缝隙中,窥探只鳞片爪。

委座高大瘦削的身躯矗立在贴满米字型防碎条的落地窗前,显得那么孤独、寂寥。高处或许真的不胜寒。诺大一个破碎的江山,亿万濒临亡国之祸的民众,千万钧的压力都沉重的压在他并不厚实的双肩之上。外有强敌犯境,内有贼子觊觎、乱臣窥探,内外交困之际,举千里哀兵奋起抗敌。其处境之艰难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充分体会吧!

“振起(李华雄为自己新起的字)”委座转过身,微笑着,用浓重的浙江口音招呼李华雄“一路辛苦,坐!不要拘谨!”

不知怎么的,李华雄突然有种想冲过去告知他一切真相的冲动。“委座,不要再内斗了。咱们万众一心,为我泱泱中华开创一个万世江山吧!”这句话来到嘴边,脱口而出的却是:“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我等革命军人岂能坐视!”

委座一愣,他没想到李华雄会冒出这么一句,没来由的心中涌起一丝感动。

“振起说得对,倘我千万国军将士都能长抱如此胸怀,铭记革命军人之礼义廉耻。国家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李华雄精到的分析、严整的军姿给委座留下深刻而良好的印象。看着他依然挺拔的背影不禁点点头。透过李华雄的分析,令委座头脑冷静了一些,终于认识到日军的战略企图。如果自己这60万被日军聚歼,从现在的局势来看非常有这种可能。那么自己还拿什么防御、相持。委座开始出冷汗了,必须趁现在日军还未部署到位,立即将徐州地区的军队向武汉外围的长江防线转移,进行防御。但是委座依然看不透这个只有“2年”军旅生涯的中将军长。就他的军容仪表以及对战局的透彻分析,没有长期的军事养成是不可能达到的。联系到他们颇为专业作战计划,委座对他们产生更多疑虑。更让委座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不继续隐藏下去继续做他们的花瓶,为什么现在要跳出来。从他们主动请求国府派员到他们所控地区、军队,以及盛邀宋哲元这只死老虎的情况来看,似乎他们没有什么政治企图。如果真能达成他们作战计划的目的,对华中地区的作战的支持是不言而喻的。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再说,对他们如果过于苛责,陈公那里也不太好交代。提到陈公,委座心里是真的心存感激。当前正在修建的滇缅公路上,多少华侨儿女抛弃优越生活在那异常贫苦之地为中华默默的尽心尽力、无怨无悔。

短暂的觐见结束,李华雄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离开委座官邸之后,他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迷惑。虽然委座拗口难懂得的奉化口音,自己没有完全听懂,但是不管是委座的御人之术也好,还是真情流露也罢。这次见面都应该算是非常成功的。接下来,李华雄又先后拜见了陈诚等国府大员。在得到委座对作战计划认可之后,圆满结束了武汉之行,返回特区。

“38军军长李华雄近日抵汉,与国府要员会见频繁并且得到委座接见。”上海特高科科长小成喜多郎,看着这份情报紧缩双眉。这个38军自从建立就蒙上了神秘面纱。除了知道他们是由一批海外侨民组成之外,人员、驻地、规模都不清楚。刚开始几乎所有情报都认为这只是一支象征意义上存在的部队,完全是为了政治宣传的需要。可是,徐州会战即将开始,当此敏感时刻,李华雄突然出现,并且得到高规格的接待,这是否说明我们以前的判断存在偏差?

虽然来自华北方面通报的情报遮遮掩掩,但是从事多年情报工作的小成喜多郎,依然敏锐的感觉到在华北地区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从武汉方面的情报分析,李华雄应该是从北方而来。难道在华北发生的事情与这支部队有关?难道这支花瓶部队,是委座的一支奇兵吗?看来今后必须加强对这支军队的情报工作。看来要动用手里的王牌了。


河南。新乡。日军步兵第14师团司令部。

土肥原贤二中将最近可是志得意满,由于自己所下的14师团在支那战场上的英勇表现、进展神速,真可谓兵锋所至攻无不取战无不克。自己取得的成果大大超出方面军、大本营的预期。来自军界的赞赏、舆论的吹捧使自己的自信心、成就感急剧膨胀。

西尾寿造司令官,站在地图前盯着眼前这位身体笔直的、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良久,西尾寿造似乎下定决心。“土肥原君,命你部南渡黄河,先下菏泽,再取陇海线。阻截开封、郑州的支那军队东进,增援徐州。”

“是!”土肥原贤二嘴里答应,心中却充满疑惑。自己一个师团不过两万多人,而开封、郑州的支那军队至少十万余人。这个行动是不是太冒险了?

西尾寿造从土肥原脸上也看出了他的疑惑,“此次,华北、华中军团南北对进,企图聚歼徐州的60万支那军队。帝国从国内增调5个师团,可是,兵力依然严重不足。因此,该作战任务,只能由你部一力承担。只要你部拖住支那军队,中岛今朝吾的16师团的快速纵队就能及时援助你们。

虽然敌我双方兵力悬殊,但是以帝国军队之战力,对付支那军队还是有一定把握的。该行动,事关徐州会战全局。风险,有一点,但意义更不可估量。拜托了!”西尾言辞恳切。

“是!我部一定不负阁下所托!”

话好说,可是事儿就不那么好办了。土肥原贤二作为中国通,对中国太了解了。委座这次是铁心抗日。现在自己的对手既不是当年的东北军,也不是华北战场上那些杂牌儿部队。自杀了韩复榘之后,支那军队将士各个用命、奋勇争先,否则也不会有台儿庄的惨败。就连素有嫌隙的张自忠、庞炳勋这一对冤家对头,居然能够精诚合作,两战临沂,与帝国精锐打成一比一的伤亡率。自己所率部队一旦越过黄河,必将陷于十余万委座嫡系部队的围追堵截之中。虽然他们的战斗力依然低下,无法和帝国军队相比,但是自己能避免发生孤军深入的必然结果吗?

土肥原贤二不是那些狂热的佐官们,不论是在谍海沉浮,疆场厮杀,还是置身于政治漩涡,他非常欣赏诸葛一生唯谨慎式的处置方式。即便成功一万次,也不能作为怠慢的理由。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任何一点疏漏都会给自己的将士们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


第二战区南路军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将军在年初的日军所谓北支那平定作战,我军称为反攻太原作战中,被日军逼到山西西部永和县内。然后,由晋南渡黄河,假道陕北延安,乘汽车到西安,再由西安乘火车到渑池县,回渡黄河,到达晋南中条山恒曲县。几经辗转才和在中条山的主力会合。他前脚进入司令部,后脚委座的命令就到了。

“孙蔚如之31军团,下辖38军(军长赵寿山)和96军(军长李兴中);17师(师长耿子介)、177师(师长陈硕儒)几日开赴你处,归你统辖。部队归建后,在固防基础上,立即着手对当面日军发起牵制性攻击之准备。”

“对当面日军发起牵制性攻击之准备。”他反复琢磨这句话,看来委座有一盘大棋要下。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

当你千方百计使对手陷入危局之时,自己往往也正在步入危局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