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9.html


剑锋毕业于中国国防大学,毕业后没有去组织上安排的某部队当军官。不是他怕死,怕死就不会考军校。而且如今天下太平当军官的基本就做在办公室喝点茶,聊点天。闲来没有事情了才到处转转。正因为看到了军营里的情况和想象中相差太远.热血青年骨子里流淌的是沸腾的鲜血。所以剑锋就托人找关系到了某特种部队当了个特种兵。专干那些打击毒枭,贩卖军火的害虫。

时光荏苒,飞快的几年过去.剑锋也由一个刚进入特种部队的小兵变成了大队长。更加重要的是他已经30岁了,已经到了那个所谓安家立命的年头。这不,今天组织上刚批下假,就急急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屁颠屁颠的去赶到长沙的火车去了。能不高兴么,有句俗话叫大登科金榜提名,这个他几年前就是了。而如今就是下登科,回家准备洞房花烛呢!

人都是奇怪的动物尤其是女人。女人要是心里爱着你,就会死心塌地,等你到地老天荒;要是女人恨着你,会让你坐卧不安,一阵毛骨悚然,直到你体无完肤;要是有个女人对你又爱又恨,那你就惨了,先会让你感觉天堂一般美好,然后就会把你抛下18层地狱,定会让你感受到天崩地裂,叫你刻骨铭心。

剑锋的女人可没有说的那么可怕。两人是真心相爱,但是却经常一分两地。虽然莲儿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而且也是大学园林专业毕业,对美学有一定的研究,没有像一些无知的女人一样大吵大闹,但心里的幽怨多少也是有的,嘴上虽然没有说过。而且两人的念爱可以算的上是海枯石烂了。以前我一直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他们的故事却让我动摇了。

那是金秋的一个下午,天气闷热异常,空气里跳跃着躁动与不安。剑锋陪着死党们打了半天篮球,一时兴起忘记了时间。只听见上课铃声响起,才猛的冲向教室。班主任刚准备宣布同学们将由一个幼稚的初中生升级到高中生的时候,一个怀里抱着篮球一身黄色T恤加一条运动短裤浑身冒着热气的男生嘿嘿笑着,在老师的惊异目光中,小女生爱酷男的冲动声中,更多男生的唏嘘声中缓缓走向教室。那进门的一刹那,对,就是一刹那。一双灵动的眸子和一双如火炬一般热情的眼目对视。那一秒四目交织,两颗跳动的心更加的慌乱,热血也开始沸腾了,就是这一秒,剑锋确定了她就是我的女人。

在这个梅雨时节,天上经常飘着绵绵细雨。这次回长沙剑锋的心里多少有些沉甸甸的,仿佛一块巨石堵的荒。明明知道长沙有自己的女人在等着自己,这次回去也好有个交代,不用再去推脱婚期。但是此时的剑锋却莫名的害怕起来。以前是怕自己当特种兵危险,不敢娶莲儿,怕她守寡。而如今家里的压力以及两个人的年龄问题也确实是该结婚的时候到了。这次结婚了叫组织上给自己转个不让莲儿担心的位置,组织上也同意了。但是剑锋总觉得差点什么,自己却又说不上来。管他的呢,不想这么多了,可以见到莲儿依旧是高兴的。

上了火车,剑锋开始回忆起他的这上半辈子来。

从小时候他的爷爷给他讲自己在打小鬼子的时候多么多么的厉害,自己上朝鲜战场的时候多么多么的英勇。以及那个时候的一些英雄故事,剑锋就莫名的冲动,想象着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兵,跟着将军一起冲杀叫嚣着杀入敌营的威猛。以及后来和莲儿的爱恋是多么的幸福。回忆着莲儿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情景。

剑锋对自己说,你该知足了。

“各位旅客,长沙站到了,请需要下车的乘客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物品,欢迎您的乘坐,祝您旅途愉快。”

列车员的声音将剑锋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提起自己的物品,便走下了火车。

“我靠,什么鬼天气,奶奶个熊哦。”昏暗的天气让人觉得十分的压抑与不安。尤其是此刻还下着豆点大的雨。剑锋随口骂着,脚下却也是丝毫没有含糊的就跨了出去。

骂人这个习惯可以说是很多人就有的。以前和莲儿朝夕相处的时候到还收敛一些,后来进了大学和莲儿分开便开始有所回升。没有办法啊,当代大学生熏陶出来了,尤其是进了部队遇到的都是豪爽的汉子,这个习惯就成了家常便饭了。本来剑锋觉得马上要见莲儿啦要好好改改,可是看见这样的天气又忍不住骂上了。

叭,一声惊雷响起,突然一道紫光劈了过来。所谓人有旦夕祸福。剑锋还没有来的急叫上一声就呜呼哀哉了。

层层黑云由上而下密密的压了下来,惊雷阵阵,闪电犹如巨龙一般划破长空。风呼啸而过,卷起片片残叶。八月的天气算的上是温和的。但是这样的景象却难免让人惊怵。

一个一袭紫袍的男子蜷缩着双手,显得格外萎缩,眼里充满了复杂的神情。身边跟着一个约十岁的小孩。小孩的脸色有些苍白,眼里流露出了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恐惧。更加诡异的是一群萤火虫围绕两人飞舞着。萤火之光虽然渺小除了让两人可以看清一米左右的道路外,还让两人心里感到一丝的慰藉。

两人就这样跟着一群萤火虫向前挪动着。

夜依然那样清冷可怖,雨点也打落了下来。但是两人心里的恐惧却远远不止这些。

震天动地的喊杀声让人心惊胆裂,接着便是平时如狗一般的奴才冲进来胁迫自己上了马车,走到半路又冲出一支军队,叫喊着咆哮着冲了过来,接着便是鲜血四溅,头颅翻飞......

一幕幕情景犹如电影般播放着。这样的冲击一次次蹂躏着他那柔弱的神经。身为少帝,他本应该是万人拥戴,世人敬仰。但是他却是言不由几,没有一点说话的权利。仿佛自己不是这个帝国的主人。只是这样也足够可怜了。但是十常侍的叛乱,将他捉为人质。自己和刘协两个趁乱躲在河边逃了出来,弄的现在身处荒郊野,无处容身。少帝想着自己已经在他们面前够无能的了,事事依从,句句顺他们的意思办理,可还是弄的如此结果。

难道是我还不够沉迷与酒色?或者是我在他们眼里太过无能,连可怜都不愿意施舍给我?

叭,又是一声巨大的惊雷,只见一道耀眼的紫色光芒忽地冲入了少帝的眉宇之间。少帝只觉两眼一黑就倒在了旁边的草堆之上。刘协本就是个9岁的孩童,早就已经又累又饿。看着少帝一倒最后那点意志力立马消失,双腿一软变跟着倒到了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