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九集 解围 第19集 解围 七、泪送芳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听成义说到当年要给若克评功,他看着大家说:“若克当年的功劳不只是炸了一车地雷,也不只是保护了春瑶和孩子,她的功劳等于打下了一个县城,没有她在县城里的起事我们也不会那样毅然决然地杀进去,消灭了二百多鬼子,解放了县城。”说到这里,占彪站起身来又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过,既便拿10个县城,来换若克的命,我们都不干!”

这时全屋的人都静了下来,分明感受到当年占彪指挥抗日班战斗的威猛气势,更感受到他对抗日班官兵护犊舔犊般的家长情怀。不减当年,不逊当年。

*************************************************************

神色大变的日军中队长看到200米外一支队伍,从北门进来四、人一横列的数排手端轻机枪的皇军,威风凛凛地大踏步走过来,后面还有两、三排人执着掷弹筒,随时就能蹲下发射的架式,再后面是两人抬着的三挺重机枪。

这是哪个部份的?松山大佐的挺身队?早撤回国了啊。而且日本人哪有这么多集中在一起的高个子。想到挺身队他念头一转,是打败挺身队的……他不敢想了,吉野大队、龟村联队、山口联队、加藤联队一个个番号闪过,是他们都惹不得的重机枪神风钢班?!他恍然明白了皇协军为啥望风而逃,心里大骂中国人就是不可靠,遇到灾难都自顾自地跑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一个中队才有3挺重机枪、9挺轻机枪、9个掷弹筒,虽然还有押运军火的一个小队,哪儿是这伙儿支那魔鬼的对手。看眼前过来这伙儿轻机枪就有十多挺,而左右两侧的街道好像也传来重重的脚步声,看来他们是从北向南拉网过来的啊。中队长快速地分析到此做出决定,喊道:“他们不是自己人,是那个支那重机枪钢班,全队边打边撤回驻地!进入工事打击敌人。”他必须回到驻地的工事才有一线生机,那里有通讯设备求援,还有重机枪阵地。

可一直在观察日军的占彪怎会给他从容撤退的时机,占彪在判定什么时候鬼子认出来什么时候开打,同时也在警觉地寻找若克和春瑶。这时已走到离日军150米的距离了,看到日军中队长喊叫着要跑便痛喝了一声:“干!”前面七、八挺轻机枪抢在日军动手前开火了,一阵弹雨铺天盖地洒了过去。这是成义的排,刚一打响成义就向两边一挥手,全排30多人闪进街道两侧民房里一多半,前面只留下卧倒的八挺机枪,而且是四挺先打连发另四挺点射着跟进,这样错开换弹匣时间不会中断火力。墙根七、八具掷弹筒也接连发射了。其它人则在旁边的小巷穿门跨院向前迂回移动。

日军的还击也很激烈,街上所有日军都卧倒使用着自己的武器。他们不敢相信在明晃晃的县城大街上会受到这样猛烈的打击。在街区里的日军也都不假思索地从四处纷纷跑向枪响处,前赴后继奔向死亡。

占彪早就要求大家在这种场合不许耍个人英雄主义,不能像电影和小说里那些英雄好汉们手执双枪,不闪不躲地如入无人之境,周围不管多少敌人全被英雄们打倒。在现实中那样是不行的。真正的英雄要做到既能保存自己又能消灭敌人,活着的笑到最后的才是英雄。所以占彪在城外就要求大家轻易不要打容易自损的巷战,要把敌人轰到一起再集中消灭。

本来大家一直按计划打得很理性,先下手为强已经把眼前的七十多个鬼子扫倒了一半,活着的也被机枪火力压住,只待掷弹筒稳稳地清理他们就行了。但没想到占彪这个规矩被他自己破坏了,因为他看到了前面死尸堆里的一抹天蓝色!

占彪一看到尸体堆中的那抹天蓝色,心里便突然一阵绞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若克的毛衣啊!占彪脱口大吼一声,惊天动地喊出:“章若克——!”让另条街道的三德听得心都要碎了,他深知师兄这种喊声意味着什么,眼泪顿时哗哗流出。接着占彪抱着一挺机枪就向若克冲了过去,边跑边喊着若克的名字边扫射着残敌。成义在后面一看马上大喝:“全体冲锋——,为若克报仇!”几乎没有停顿,成义带着三、四名身手快的士兵冲到占彪左右机警地打着点射掩护着。这时三德和曹羽排也从两侧的街道呼啸着合击过来,几十挺机枪的弹雨狂风般泼洒过来, 70多鬼子当场毙命,每人都身中数十弹。只那日军中队长和两个小队长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一路留下掩护他们的日兵尸体。

占彪扶起若克大声喊着:“成义,快过来,看有救没!”三德疯了一样扑过来,他突地愣在若克面前,把手里的机枪扔在地上,张着颤抖着的双手,脸部的肌肉纠结扭曲着。他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早上刚刚分手的若克怎么会躺在那里?!孩子呢?!这是梦吧!

三德愣了好一会儿才扑上前来,抱起若克哭喊着,拼命拍着若克的脸,晃着若克的肩,长呼着:“克克你睁开眼,克克你醒醒,你不会扔下我和小德自己走的,是吧!还有若飞,你的妹妹!是吧!求求你了,千万别走啊……”成义向三德喊道:“快送若克去小蝶家的“济生堂”去,找小蝶的爷爷!”三德闻言抱起若克就跑,身前身后全排人端着机枪开路断后。可占彪和成义都清楚,若克已死了多时了。

曹羽这时也疯了一样,他飞快地四处巡查着,口吐惊雷般吼着:“春瑶!春瑶——!”他的一排人也分散各处查找着春瑶。

占彪站起身,咬牙切齿地下令:“封城!血洗鬼子!”成义挥手一指,自己的三个班似三个箭头奔东门、西门、南门一路扫射着而去,北门早已被隋涛接收。这个县城的第二次血洗日本人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