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九章 终到洛阳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4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张信回到客店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幸好张苟机灵路上买了几件衣服,几个人匆忙的换了。张信倒是不用那么麻烦,他身上没有血迹自然不用,就算换了,他的衣服都是张氏做的,回去发现不对,这不是自个找事吗?

“郭图,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看着一身新衣的郭图,这家伙换了衣服还真有点士子的风采,长相虽是有些猥琐,不过文人自有文人的一些神韵。

“以后自是跟着公子了。”郭图皱皱眉。他没什么办法,赵俨几个死了,任谁都知道和他脱不了关系,学院是肯定对不下去了。现在有棵大树在面前,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办。

“那也不要回学院了,省的落下麻烦,那些破书什么的也不要要了以后有你看的。”张信训斥到。

郭图可不敢说些什么,高顺正站在身后,手里攥着刀柄呢。

“阿福,你也不要回去了,你写封信我叫张苟跑一趟,顺便再带些钱过去。以后有机会了再回家接伯母。”对徐庶可不像对郭图那样,轻声的说道。

徐庶摇了摇头,看了看张信,没说什么话就站在了他的身后。张信知道他此时难受,也不在说些什么。

“二郎,你这家伙一整天干什么去了,不知道娘亲着急啊。”张信还没说什么呢,耳朵就被张娟扭住了。

“姐,姐!轻点啊,我这不是觉的屋里闷,你们又劳累,就出去转转么!啊,别…

别拧啊!”张信忙捉住张娟的手求饶。开玩笑,不求饶耳朵就没了。

“行了,二郎什么性子,你这个做姐姐的不知道啊。快放开,你看二郎的耳朵都让你弄红了。”张氏赶忙走了过来护住张信,揉着张信耳朵:“还疼么?你二姐就一点不知道轻重。”

“哼,就知道疼你家二郎。”张娟觉得委屈,为啥娘亲就这么喜欢这个弟弟。

“不疼不疼,从小到大二姐都不知道拧了多少次呢,早习惯了。呵呵!”张信慢慢从张氏怀里脱开,自己揉着耳朵,走到张娟旁边。

“二姐,怎么生气了,别这样啊!要不在拧一下。”

“滚开,你这个赖皮。知道我舍不得,老是这一招。呵呵!”张娟可受不了,从小到大这样的情景也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

“娘亲,二郎有点事情要和你说下。”看着张鹏没在,他想将高顺几个人的事情说下,要不张鹏回来了指不定还说什么呢。

“娘亲,今个去外面,认识了两个朋友,其中一个还是颍川书院的学子呢!不过现在倒是没钱继续在书院里读书,家里也没什么人了。我想啊,我都四岁了,去了洛阳肯定得读书,有个一起读书的也不觉的难受,就想着留下他两。魏都尉看着我上街,怕张苟一个人保护不了我,给我派了一个军卒,用了一天感觉挺好用的,所以也想留下来。”

张氏皱皱眉,她倒是不介意留下这几个人,张家家大业大,几个闲人都养不了传出去让人笑话。可又担心张信年纪小,三言两语的叫别人给骗了。

“这样啊,你叫他们过来让娘看看。”张氏想着不管什么人先看看再说。

“二郎,这么些人,你养的了么?到了洛阳,父亲可不会给你多少钱的。”张娟知道父亲不喜欢这个二弟,关切的说道。

“呵呵,二姐放心,不是还有娘亲吗?”张信给了张娟一个自信的微笑,出去喊高顺几人。

张信早和他们几个商量好了,张氏自是感觉不出什么问题,倒是觉得的张信的眼力挺好的,找的几个人都不俗。尤其那个叫郭图的真不愧是颍川书院出来的学子,谈吐不俗。

第二天一行人就起程了,张鹏看着多出来几个人也没说什么。有氏在,还轮不到他说话。

“别看了,相信将来一定会回来的。”徐庶不时的看着渐渐在目光里消失的颍川,心里感到难受。高顺看着也不好受,他不是个多话的人,却也忍不住。徐庶看看高顺,又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后。然后转过了头笑了笑,对高顺说道:“谢谢你”

……………………………………………………………………………………………..

洛阳

袁绍急匆匆的向袁府走去,他是庶子,母亲是袁府的下人。弟弟袁术是嫡子,自小就看不起他。可他不觉得自卑,自少时起就结交一些上层社会的豪爽之士。渐渐的在洛阳也有了些名气,袁术反而被他稳稳的压了一头。

袁家在大汉可是很有声望的,汉代袁安在汉章帝刘烜时为司徒,儿子袁敞为司空,孙子袁汤为太尉,曾孙袁逢为司空,袁隗为太傅,四世居三公位,人称“四世三公”。

也有种说法是“四世五公”,是指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

同在洛阳的也只有杨家可以相比了。

“叔叔,张温的家眷就要到洛阳了。”袁绍朝袁逢说道

“张温这家伙脚跟都没站稳,就想着接他的家眷,也没想着能靠到曹腾那老家伙多久!”袁逢还没说话,一个二十多岁面貌清秀的青年就阴毒的说道:“哼,曹腾若是倒台了,他接着家眷倒是可以赶着给他送终。”

袁术觉得这些年在府里的地位越来越不如袁绍了,急于在袁逢面前表现一下。

袁逢五十多岁了,多年的宦海沉浮没有让他显得苍老,倒是久居上位养成了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威严。听了袁术的话,皱眉训斥到:“公路,不得胡说。张温虽是靠着曹腾才做了尚书郎,可这人不简单啊,虽说文的不怎样,武的也不行。可蔡邕王允这些清流明知道他和曹腾有些说不清的关系,却依然经常和他混在一起,这人能小看吗?你先听听你大哥怎么说。”

袁绍看看袁术,越来越觉的袁术肤浅。整了整衣襟,刚才来的匆忙,衣服都乱了。

“叔叔,这张温姑且不去说他。可我看着这回说不定真的能把曹腾整到。”

“怎么说?”袁逢感到有兴趣,这些年和宦官们争斗,身为世家领袖的他又怎能放弃这个机会,“本初啊,可不要小看了这人啊。”袁逢禁不住想起了曹腾的一生:曹腾字季兴,东汉时期沛国谯人(今亳州市谯城区),安帝时入宫,陪侍太子读书。顺帝时,为小黄门,迁中常侍。因参与定策迎立桓帝有功,被封为费亭侯,不久出任长乐太仆,迁大长秋,用事宫廷长达30多年。这样的人,能轻易动得了吗?

“叔叔,曹腾虽是把持着朝纲。可毕竟老了,也不看看现在朝里都是些什么人,又有多少人是咱袁家的门生。圣上即位也不少年了,自然有他的心腹,定是用不上曹腾,说不定就等着他下台,好腾腾位置呢!我呢,去找找张让他们,再让公路去联系朝里的大臣们。咱袁家的门生又有您引着,约个时间一起发难。任他曹腾有天大的本事我看也得倒台!”袁绍的面容有点狰狞。

“张让那里靠的住?”袁逢看着袁绍觉得越来越欣慰,看来袁绍这些年没有让自己失望,历练出来了啊。

“那家伙是个贪财的主,又受皇上宠幸,做着小黄门,早看着曹腾的位置眼红呢。他是个宦官,给些钱财,再答应举他中常侍,他能不动心?”袁绍抿抿嘴又说道“张温呢,这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到时候自然看得清风向,知道该怎么办。”

袁绍其实也明白,张温现在也在朝里扎住了脚,又和清流们关系良好轻易也动不了。

“好,本初是越来越老成了啊!咱袁家有后啊!公路。以后和本初多学学,听见了没有!”袁逢高兴极了,袁术看着袁绍轻蔑的转过了头。

哼!袁绍,不要高兴的太早,庶子就是庶子。我袁公路一定会超过你的。

…………………………………………………………………………………………………

此时,张信一家也过了三辅到了洛阳。

注:汉末时,清流与宦官,世家鼎立于朝政。

汉末清流以王允,蔡邕为代表。他们认为能管理好国家的官员,首要的是品德,只有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受到他的重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