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七章 杀人 1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8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豫州颍川,阳光明媚。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赵俨走在街上,也觉得心情大好。自从他和郭图他们打了单福以后就感到郭图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本不是庸才,只是每次和郭图他们品评文章,自己总被呀这一头,在自己这群人里也就不配别人注意了。   这次在关键的时刻救了郭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豫州颍川,阳光明媚。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赵俨走在街上,也觉得心情大好。自从他和郭图他们打了单福以后就感到郭图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本不是庸才,只是每次和郭图他们品评文章,自己总被呀这一头,在自己这群人里也就不配别人注意了。

这次在关键的时刻救了郭图,虽然只是教训了那个白丁,可自己觉得比郭图强多了,至少他没害怕那个屁大的小子。

以前总是郭图他们嘲笑自己,这以后还指不定谁说谁呢!自己的父亲刚做了颍川太守,赵俨隐约感到,自己父亲飞黄腾达的日子不远了。而作为他的儿子,自然也就前途似锦了。哼!郭图,自己一辈子不会压在他底下的。

越想心理越觉得开心,赵俨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可是赵公子?我家公子请你前去一叙。”正在这时一个家丁打扮的小厮拦住了他。

“你家公子是何人呢?”看着小厮穿着不俗,赵俨细想着颍川那家公子用得起这样的下人。

“我家公子是当朝尚书郎张温张上书的二公子,前往洛阳路过贵地,因慕着颍川书院,各位学子的风采,听闻有赵公子,郭公子以及另外几位公子的文思敏捷,便着小人请赵公子和其他公子前去。”小厮恭敬的说到。

“嗯,原来是张府的小哥,太过奖了,我也就是读的几年书,哪里称得上是贵公子夸奖啊。”赵俨听完忙说道。

自己的老子只是个太守,人家老子可是尚书,能和这样的公子相交,只要哄得这位公子高兴,那自己以后前途哪还用说?

“请问贵公子现在何处?赵某马上前去拜访。”赵俨显然是急了。

“哦,公子就在城外的酒家相候,不知郭公子他们现在何处。”

“怎的?还要请郭图他们?”赵俨可不想要郭图他们分杯羹,要是郭图去,他还真怕抢了他的风头惹得这位尚书公子不注意他了。

“公子交代,一定也要让郭公子前去。”小厮可不管他怎么想的,依然卑微的说道。

“郭图他们现在在书院,他们不是这里人,在书院住着。我先告辞了,免得贵公子着急。”说完就匆匆的向城门方向走去。

看着赵俨的渐渐消失背影,小厮冷冷笑道:“早去,那就早死吧。”

…………………………………………………………………………………………………

郭图纳闷朝着城外走去,这位尚书公子怎么关注他这个小人物呢?当朝尚书郎那是多大的官儿?就是太守也不见得能入人家的法眼。

他是个精细人,自不会相信那位公子会真的“仰慕”他们的文采。自家知道自家事!他自己有多少墨水自己知道,能出点害人的点子是不错,可说是文采风流,超过自己的人多了,怎的不见请他们去。那个家丁虽是机灵,可自己瞧着,虽然家丁也没什么破绽,可他就是觉得不对。这公子八成是想找他们的事,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公子啊。真是奇怪了。

他本不想去的,可问题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真的要是没什么事情,得罪了人家,那人家动动小手指也能把他捏死。

到了酒店门口,刚刚请他的家丁马上迎了过来。

“郭公子来了啊,我家公子在里面等你呢。”忙引着郭图向里面走去。

郭图随着家丁走到里面,仔细的打量着。里屋一张方桌,坐着个长的挺可爱的少年,少年大概六七岁吧,正笑呵呵的看着他。少年身后站着个十六七岁的穿着士兵衣服的人,像是保护少年的。

“这位想来就是郭公子吧?来来,快做。”少年起身作势要拉着他坐下。

郭图连忙避开,自己坐到椅子上,他可不敢劳动少年。

“呵呵,听说啊,郭公子才思敏捷,所做文章想必定时佳作。那就请郭公子先喝上一杯再给大家做上一首吧!”少年自嘲的搓搓手,抄起酒杯向他敬到。

“听贵府家丁说到也请了赵俨他们,怎么不见他们,人呢?”郭图可不敢这时喝酒。

“哦,他们啊,刚和另外一个下人去参见家母去了,别去管他,郭公子先喝了这杯酒咱再说不迟。”少年显得挺好客。

郭图觉得这回真不对了,那又还没相谈就喝酒的,他也没和少年有那么熟。

“不好意思,张公子。这几天受了点凉,怕是喝不成酒。真是失礼了。”

“呵呵”少年听见这话,朝着他笑了笑,慢慢的坐下,拿着酒杯慢慢的转着。郭图正诧异着,少年忽然哼了一声,只听酒店的门“咯吱”一声关紧了,门后走出一个脸上带伤的少年。

这少年正是单福,张公子就是张信,他本想着把郭图也向前几个那样灌倒再慢慢整治他。可看样子这个郭图挺精明的不上他的当,就只好暗暗吩咐高顺做好准备。提前动了和单福的暗号。

“单福,原来是你,上次打的不够是吧,这次找个小孩想要继续是吧!”看到单福,郭图倒是不紧张了,“想来这个张公子也是假的了,哈哈,这次还真小瞧了你,没想到倒上了你的当了。不过也没关系,这次就让你死。”说着抽出随身利剑满脸狞笑的就扑向单福。

“啪”的一声,利剑却和一把单刀碰在一起,原来是高顺扑了过来接下了这一剑。高顺杀法骁勇,所学的又是征战沙场杀人用的刀法,郭图毕竟只是书生,没过两个回合就被打飞了利剑躺到了地上,高顺的刀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呵呵,这回你说错了,我这个公子不是假的,没想到吧!单福会和我有关系。不是要单福死吗?这回看谁先死。”张信慢慢的走了过来,伸手抓起他的头发,盯着郭图的眼睛说道。

“张苟,他不是要见赵俨他们吗?去把那几条死狗拉过来,哼!想着他们刚才的样子我都恶心,什么公子?不就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么。”张信转过身慢慢的走到桌前,厌恶的说道了。

不一会,张苟就将赵俨几个拉了过来放在地上。

“呵呵,公子,这药还真不错,你看他们几个睡得看的我都想睡了。”张苟狠狠的踢了赵俨一脚,顺手拿了跟绳子就绑了起来。

“弄醒他们。”

张苟马上端着一盆水倒在赵俨几个人头上。

“阿福,你过来。”单福看了看被高顺打到在地上的郭图慢慢的走了过来。张信捡起地上被打掉的剑,递给单福。

“报仇吧!记得起我说的,谁侮辱了你就让他用鲜血来偿还。”

单福默默地接过了剑,举了起来利剑抖动着慢慢的,慢慢的向前刺去。

这时的赵俨像是要醒来,忽然嗯了一声,慢慢的挣扎。单福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脸就像白纸一样白。

张信走了过来,握住单福的手“记得我说的话么?记得吐在脸上的那口痰吗?记得踩在你头上的那只脚吗?”

单福的脸色显得更白了。

“别杀我,我父亲是太守,杀了我,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赵俨被张信的声音惊醒了,斜眼看到,马上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听到了么,他父亲是什么,是太守,我无所谓,我只是过路的,再说了,我父亲是尚书,就是他父亲那我也没办法。可你要想着你的弟弟,你的娘亲。“

“啊”单福大叫一声拿紧剑发疯的刺向地上的赵俨,顿时血如泉涌,单福犹若不知的继续刺着,等到实在没力气了,“啪”的扔掉剑向外跑去。

“你看到了吧,待会你也是一个下场。”张信向倒在地上像是吓呆了的郭图说。

“不要杀我,要不你会后悔的,来的时候我给同学说了,我死了,他们一定知道是你干的。”郭图像是突然惊醒。

“是么!”张信转过身“张苟,去你也练练手,将来这种日子怕是常见的狠了。”

张苟狞笑一声拿起了剑向一个学子走去。

“看到了么,我不在乎。”

郭图挣扎着想要起身,可脖子上有刀,高顺又紧盯着他,又停下了。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留下我的命。”郭图都快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