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依娜

此刻,远远的看着匈奴王庭卫队仓皇逃窜,双目血红的秦风也拿着自己的武器倒在了地上,十来个残存的亲兵火速的赶过去将秦风扶起,显然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秦风不是被杀死了,而是力竭而倒……


当秦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此刻的秦风躺在自己的帅府当中,醒来的时候看着周围的景物,不自觉的露出一丝苦笑,《霸王决》的副作用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不过可惜却无可奈何。


不过还好每次发狂之后秦风的力量都会有所进展,这也是秦风唯一满意的地方了吧……


不过,秦风内心还有一丝担忧,担忧现在是在战场上自己时不时的会发狂,可是如果以后自己时不时的在家里发狂那会怎么样?虽然现在还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不过想到这里秦风还是忍不住冷汗直流。


看看自己受伤的身子,秦风不自觉的摇了摇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几个亲兵,秦风对着站在那里同样左侧手臂上挂着伤的赵武说道:“赵武啊……我昏迷了几天?”


“启禀将军这次只有一天……”赵武站了出来恭敬的对着秦风说道,赵家四兄弟当中赵武的脾气最像军人,铁血无情,一丝不苟,对于秦风更是忠心不二,相对的秦风也最喜欢赵武。


“一天吗?呵呵,对了,昨天的战况如何我们有多少兄弟受伤,有多少兄弟死了??”秦风听了这话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此时此刻秦风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死亡了,对于秦风来说,军人……死在疆场之上,总比老死家中要好,只是对死去兄弟的那种莫名哀悼,从脸上转化到心中而已。


“我们这次死了六个兄弟,剩下的都受伤不轻,只有我和赵文两个还不算严重……”赵武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六个……六个……哎……给兄弟们家里送些银两吧……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听了这话秦风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赵武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恭敬的说道,不过却并没有离开。


对于赵武有些了解的秦风看到这般景象,就知道赵武一定还有什么事情要说,不然的话,以赵武雷厉风行的性格来说,此刻恐怕早已走出去了。


躺在那里秦风看着面前的赵武说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将军,昨天那个匈奴人的箱子我们也给带回来了,您要不要看看?还有一百多匈奴卫队的兵甲我们也全部拾取,对于这次功绩的上报您看……”赵武对着秦风低声说道。


“这样啊,箱子让人抬过来吧,至于战功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秦风点了点头,对着面前的赵武说道。


“是。”赵武左手扣胸对着秦风恭敬的行了一个大唐军礼之后就恭敬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赵武离开的方向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始运转起《霸王决》因为秦风明白往往这个时候运转《霸王决》才是最有效的,运转了一周天之后,秦风感觉自己身体轻盈了很多,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内力又有一分精进之后才睁开了眼睛。


此刻四个粗壮的军汉已经将箱子抬了上来,放在了秦风的面前,红木制的箱子并不算巨大,匈奴良马一匹就可以拖动,不然的话那个叫做突利的匈奴汉子也不可能将它运到这里了。


“打开箱子。”看着面前的红木箱子,秦风淡淡的对着面前的几名士卒说道。


几人听了秦风的话赶忙领命打开了箱子,当箱子打开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尖叫也接踵而来……


“啊”一声女声的尖叫在秦风帅府里响起,引得外边的士卒不自觉的向屋内看来,要知道,秦风虽然贵为怀化中郎将,统领五万大军,坐镇龙城,并且总领军政,不过府中却不似其他高官一般奢华,一处普通的别院,一片并不豪华的家宅就是秦风的家,而秦风说到底也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一个处男,而且身在军中又有《霸王决》的隐患,所以秦风家中并无女眷,就连衣食住行也是由一帮亲兵伺候的……


所以此时此刻一声清脆的女人尖叫,自然引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闭嘴!”此刻赵武大吼一声,对着面前的女人说道,周围几个亲兵也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对准了面前的女人,吓得那女人立刻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此刻秦风才看向那女人,那女人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脸形有些稚嫩,不过皮肤嫩白,脸色圆润,弯弯的柳叶眉,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看上去有些柔弱,不过柔弱之中又透出一丝野性,水汪汪的眼珠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蓝色,头发有些发黄,不似汉族女子那么乌黑亮丽,身上的打扮更是和中原女子大相径庭,不过总的来说却是一个美女,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至少,秦风是这么认为的……


“你是什么人?”躺在那里的秦风用虚弱的语气对着面前的女人淡淡的问道,虽然声音虚弱不堪,不过语气中隐含的威严却让人无法抗拒。


“我……我叫阿依娜……”那个美丽的匈奴少女对着面前的秦风颇为胆怯的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