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七十五章:民国一十八年(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七十五章:民国一十八年(五)


这边,马先生私下代表民党内反蒋势力,问卫富贵要了三百万经费。

马先生人刚走,两封电报不约而至,一封是蒋司令的,云冯胖子图谋不轨,命卫富贵小心戒备,同时指示,中央军第三军、第九军、第十五军一部随时会出兵豫东,让卫富贵及时响应。而另一封电报,则是老冯发出的,洋洋三千言,头两千五百言都是在和卫富贵拉关系,聊故交。到最后五百字才暴露实意,云蒋司令不放心自己,而卫富贵老弟与冯胖子关系匪浅,希望卫富贵给老蒋解释,消除其疑虑。同时建议一旦生变,希望卫富贵不要落井下石。电文结尾,冯胖子暗点,以蒋司令的脾气,大家唇亡齿寒,如果卫富贵最后不交权,免不了一样下场。一番话说的卫富贵暗叹不已。


卫富贵一见两封电报一并送达,顿知不妙,看来这次可不是小场面,情报部门显示各路反蒋势力四处活动,各路非蒋系的队伍都有蛇鼠两端的打算!

蒋司令虽然如今风光满面,但是无论蒋系之外还是蒋系之内不少非黄甫系的部队,都有朝三暮四的可能。

卫富贵心说,如今局势微妙,前年咱蒋司令也是开头风光无比,谁知转眼便落花流水,更靠着联姻才勉强一举翻身。自己一旦押错注,就万劫不复。

思绪良久不得其法,不得已召集二十七军高级军官召开相关会议。

众人看着两封电报,也都当场傻眼。众人都知道如今局势微妙,一旦走错,就没有回头路了,那时谁选错了,谁就是二十七军的罪人。


会议桌上,张铁捏着两份电报,自言道“照道理咱军长跟蒋司令是亲戚,咱们自然要帮中央,但是这边一系列情报也显示反蒋联盟势力庞大,可惜如今没有统合起力量,但一旦统合起,那就说不准了。万一蒋司令输了,咱们这帮人也都得下台。二十七军也就此完蛋。”

卫富贵心说,张铁你说的全是废话,谁不知道押错注就得完蛋。幸好我作为一个成熟的军阀,努力做好了两面下注。但是两面下注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墙头草,必须在最后关键时刻,完成最正确的倒向。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众人想应对之策想的头晕脑胀,不得其法。一旁朱大寒不由气闷地嘟囔"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现在操的哪门子心。"

这句话一下点醒了卫富贵,心说‘对呀!最后倒向那里,要看到时的具体局势,现在操哪门子心呀!现在重要的是要保持跟他们两方的联系,看局势不断向他们要价,为自己争得最大利益才是正途!’

随即卫富贵下定决心,下达一系列命令:

一、各部即日起提高部队戒备等级,各师集结兵力,并在防区要地摆开防御姿态;

二、命各部人马十日内完成人员和物资补充,军屯处和民团武装可战之兵全面动员戒备;

三、按照战局发展可能的最坏打算,囤积各类军事物资,包括粮食、药品、枪支弹药、被服等;

四、加强军事侦查工作;

五、派出两组谈判人员,一组立即与冯胖子接触,一组前往南京,随时准备向蒋司令要价;


众位军官一看也只能如此,随接令散去。


全面动员令下发没有两日,正忙着囤积物资的卫富贵就意外迎来个老熟人。


主要负责军内采购的二十七军军需处杨处长领了个人来拜见卫富贵。先进来禀报的杨处长跟卫富贵说,是个当年的熟人托他来拜见军长。

卫富贵心中好奇,于是接见了来人。一见来人进屋,卫富贵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上去就拉住了那人的手“张军需官?张兄!多年不见,那阵风把你吹来的!”——来人豁然是卫富贵还是团长时,在八蜀省城八蜀自治联军司令部认识的张军需官。当年稹军偷袭省城,张军需与卫富贵告辞后逃离省城,之后便渺无音讯。没想到,多年之后竟然在此相见。

意外之后的欣喜,让卫富贵热络地拉着张军需的手,请到了座上。两人攀谈叙旧一阵,卫富贵这才了解,原来这张军需自那日稹军偷袭省城,带着家当逃出城去后, 直接回了老家,本想在家修养一段再回军营,没想到在家避风头时就娶了一房媳妇。媳妇入了门,就竭力反对张军需再去军营里过朝不保夕的日子。更何况这张军需在位子上捞足了几辈子也吃不完的赃款。在家呆着享受之极,就打消了回军营的日子。过了几年,在家无聊的张军需,想寻个事做做打发时光,于是几个朋友出钱入股,开了个买卖。而随着八蜀丰得利带动大量八蜀商家出省寻找商机,张军需的这个商行也借机出了省,并在江南一带扎下了根。

这不,这次张军需前来拜访,一为叙旧,二为这张军需最近接到了笔大买卖,特来拜会卫富贵,想和二十七军搭上生意关系!

卫富贵随口问了下张军需,哦!不!如今是张掌柜,他做的是那路买卖!张军需拿出了一摞清单,卫富贵接过来一看,好么,整个就象一个军需部物资清单。

卫富贵笑着指着单子“老张,你这也太夸张了吧,把你的商行收买下来,我的军需采购都不用了。这么多类品的军需物资,你都能满足?”

张掌柜神秘兮兮地凑过头来“不瞒卫军长,这些物资,都是从洋人手里搞到的。”

“哦?”

“卫军长您也知道,西洋一次混战后,各国军事物资消费一落千丈,不仅咱华夏国相关物资出口受影响。洋人那边也是,战时生产的大量的军事物资积压在那里,处理不掉。军工厂生意一落千丈,厂子倒闭,工人失业闹事,都难呀。这次是英吉利一家商行与我们联系的,我的商行提供买主和国内运输,他提供货源。东西虽然有一些是多年压舱货,但是品质都能保证,而且价格比市价至少便宜两成以上。”


“哦!便宜两成!”卫富贵别有深意的看了下张掌柜。张掌柜头上汗一下冒出了一层!半天,才伸出个手比划道“二五折,卫军长,卫大人!小人我这买卖路上运输,要过这么多防区,担这么多风险。这利润上总还要保证一些。您总不能让小人我白干吧!”


卫富贵看张掌柜的窘状,不由哈哈笑了起来“老张,咱们老熟人了,我也不为难你,就按你说的按市面价打个二五折优惠。”说着提笔,在手中清单上勾画了一阵。

“我说老张,咱俩虽然私交已久,但这买卖毕竟是公面上的事情,军需采购,之前一直有些固定的商行和我们合作。你总不能一上来就让人家没有饭吃。而且,我虽信你,但你商行,你上家洋人的信誉和货品质量如何,我还不得知。所以我们头次,就先交易这些,如果东西真是又好又便宜,咱再加大量。咱们好事多磨!细水长流! ”

张掌柜接过单子瞅了一眼,一些货品的采购量还是让自己出乎意料。不觉十分满意起来。忙点头应是。

卫富贵一指旁边配坐的军需处杨处长,对张掌柜说“以后,具体的采购的事项,由我们扬处长跟你接洽。这老杨也是我们八蜀人士,跟着我多年的老人了。有什么问题,尽管找他开口。”



“好!多谢卫军长!杨处长,以后还得多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您是军长的朋友,又为我们二十七军出力,何言麻烦!”杨军需回道


.......


几人寒暄一阵,张掌柜就要请众人吃饭,被卫富贵军务繁忙的缘由婉拒了。送走了张掌柜,卫富贵把杨处长叫到办公室,直接告诫他,虽然自己和这张掌柜是老熟人,但是军需采购这等问题,不得马虎。人家东西便宜,是可以多采购,但是为了保证供货渠道,任何一家提供军需物资的商行的货品都不得超过总采购量的五成。再便宜都不行。更重要的是,卫富贵告诫扬军需切实把握物资的质量,确认是好东西后,再逐次增加采购比例。

杨处长领命而去。卫富贵返头将军法处的人找来,让仔细关注这家新进商行的货品质量和价格是其如其所说一般。

.......

随后半月,按照卫富贵亲点的一大批物资被张掌柜送到,卫富贵专门到仓库里视察一番。果然,一水的洋货,有些东西看着是压舱底多年的东西,但是质量依旧上乘。卫富贵不仅喜上心头,好东西,又便宜二成五,每年可以节省数百万的大洋。卫富贵心说,下次我要问问他,有没有军火可以买卖的。



就在卫富贵囤积物资、动员部队,大肆备战的时候,局势果然再度恶化。五月初,蒋系部队形成对桂系老巢战略包围后,蒋司令以桂系反水的部队为先锋,从粤、湘、稹三个方向发起攻击。

几乎与此同时,蒋司令的特派专员被派到了卫富贵二十七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