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骇人瘟疫 最缺商品是棺材

jiangtian082 收藏 1 831
导读:  全世界近日里都被甲型H1N1流感搞得惶惶不可终日。人类与瘟疫的较量如同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传染病始终相随。除了H1N1,世界历史上还爆发过几次破坏力巨大的瘟疫,尤其是在欧洲,这些骇人的瘟疫,让当时的欧洲社会最为短缺的商品便是棺材。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   最短缺的商品是棺材   据英国《独立报》10月22日报道,1918年春天,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然而在法国战场上战壕里的士兵中,一种疾病悄悄蔓延开来。他们向医生抱怨说嗓子酸疼,头痛,没胃口。由于战壕中

全世界近日里都被甲型H1N1流感搞得惶惶不可终日。人类与瘟疫的较量如同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传染病始终相随。除了H1N1,世界历史上还爆发过几次破坏力巨大的瘟疫,尤其是在欧洲,这些骇人的瘟疫,让当时的欧洲社会最为短缺的商品便是棺材。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

最短缺的商品是棺材

据英国《独立报》10月22日报道,1918年春天,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然而在法国战场上战壕里的士兵中,一种疾病悄悄蔓延开来。他们向医生抱怨说嗓子酸疼,头痛,没胃口。由于战壕中人员密集,这种疾病得以迅速传播开来,不过这种病发得也急,好得也快,军医们都将之称为“三天寒热”。

“拼命呼吸,直到死去”

但很快,军医们就意识到,这决不是普通的感冒。

从1918年至1919年,这场席卷全球的“西班牙流感”夺去了2000万~4000万人的生命,这个数字是一战所造成死亡人数的3倍。

1918年5月,在英国,格拉斯哥首先出现了“西班牙流感”的魔影。

当时住在格拉斯哥的医生罗伊·格利斯特描述了受传染者可怕的症状与表现:

“一开始,病人得的似乎是普通的流感。但当人们把他送到医院后,流感立刻会变成一种从没见过的肺炎。病人送入医院后2小时,颧骨上就会出现红褐色的斑点,再过几个小时,病人的耳朵开始发青,那是极度缺氧造成的。这种青色会从耳朵扩展到整张脸。随即,病人惟一的动作就是拼命地呼吸,直到最后因为窒息痛苦地死去。”

更令人恐怖的,是这种病的发病非常之急,很多人吃早饭时还好好的,到下午茶时间就可能被送进了火葬场。

仅仅几周的时间,病毒便扩散到英国南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全英国有22.8万人被这种病夺去了生命。在“西班牙流感”的威胁下,许多城镇里的戏院、舞厅、教堂和其他人口聚集的场所全部关闭。街道上喷满了化学药品,人们都带着防病毒面具。一些工厂决定允许职工吸烟,因为人们相信香烟能够防止病毒传染。

当病毒传到伦敦时,灾难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残酷的战争已经使伦敦民生凋敝,公共服务事业遭到严重破坏。轮船将无数战士从前线运回,同时也将病毒运了回来。

医院几乎被挤爆,医生、护士忙个不停,医校3年级和4年级的学生全部停课,去医院里帮忙。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任何效果,因为没有任何治疗手段和抗生素类药物能够对付这种病毒。

但媒体还是不停地向人们介绍如何防止被传染。1918年11月3日,英国《世界新闻报》告诉人们:“每个晚上和早晨用肥皂和水洗鼻子;强迫自己多打喷嚏,然后深呼吸。每天下班疾步往家走,多吃麦片粥。”

美国人均寿命少10岁

病毒迅速地从欧洲传播至全世界,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幸免。在太平洋的西萨摩亚群岛,20%的人死于非命。在印度,大约有1200万人丧生。

当“西班牙流感”跨越大西洋来到美国时,惨祸达到了颠峰:

由于病毒的肆虐,墓地管理员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尸体在仓库中堆积,许多人被迫掘开祖坟以埋葬新死者,棺材也严重短缺,有意大利移民甚至用原本用于装通心粉的木盒来敛亲人的骨灰。

“西班牙流感”是如此厉害,以至于当时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也因此减少了10岁。美国许多地方政府因此严禁外来人口流入,严禁人们握手,严禁每次葬礼举行的时间超过15分钟。1918年夏天和秋天,疫情到了颠峰,田里的谷物已经成熟,但没有人去收割。结果,一场流行病居然导致了严重的农业歉收。

可能卷土重来?

直到1919年,肆虐已久的“西班牙流感”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

1998年,一队美国科学家来到美国阿拉斯加州和俄罗斯北冰洋地区的永久性冻土地带,他们在1918-1919年的瘟疫爆发区,挖掘出一些保存完好的尸体。通过对尸体肺动脉组织切片的长期研究,他们得出结论:“西班牙流感”病毒最早是出现在鸟类中的。这种病毒与现在流行的禽流感病毒极为相似。也许,目前流行的H5N1型禽流感病毒就起源于“西班牙流感”病毒。(仁宇、原方编译)

席卷全欧洲的“黑死病”

持续三百年的瘟疫

从1348年开始席卷欧洲的“黑死病”,给欧洲人带来了最为沉痛的历史记忆。所谓“黑死病”其实就是死亡率极高的鼠疫,许多患者得病后四肢都会出现黑色的斑点,故而当时的人称之为“黑死病”。

人遭到猫的报复?

1345年冬,一支来自中亚的军队进攻热那亚领地法卡。久攻不下之际,凶残的军人失去了理智,竟将大量“黑死病”患者的尸体抛入城中。这一招果然“奏效”,大多数法卡居民死亡,幸存者也逃离了这座鬼城,去了地中海。

就这样,“黑死病”在欧洲蔓延开来。

当时的欧洲,正处于中世纪的黑暗之中,社会动荡不安,城市基础设施奇差,人们的生活环境肮脏不堪,在城市内经常可以见到人畜共居的情况。此外,教会对猫这种动物横加指责,说猫在夜间令人毛骨悚然的鸣叫和闪烁凶光的眼睛,说明它是魔鬼撒旦的化身。在教会的鼓动下,欧洲人对猫严加杀戮,竟然使猫在欧洲濒临灭绝。这导致鼠害泛滥,“黑死病”非常容易地在欧洲大地扎下了根。

到1348年,西班牙、希腊、意大利、法国、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都爆发了“黑死病”。1352年,“黑死病”袭击了莫斯科,连莫斯科大公和东正教的教主都相继死去。

用尿洗澡能治疗?

这次“黑死病”的流行,把欧洲变成了死亡陷阱:法国的马赛有5.6万人死亡;在阿维尼翁,有7000所住宅被疫病弄得人死屋空;甚至连著名的英法百年战争也因此一度中断。

在残酷的瘟疫面前,人们开始变得疯狂:医生们为治疗这种“旷世绝症”,尝试了各种手段:通便剂、催吐剂、放血疗法、烟熏房间、烧灼淋巴肿块或者把干蛤蟆放在上面,甚至用尿洗澡,但是死亡还是不断降临到人间。一些人以为是人类的堕落引来神明的惩罚,他们到处游行,用镶有铁尖的鞭子彼此鞭打,口里还哼唱着:“我最有罪!”在德国的梅因兹,有1.2万犹太人被当作瘟疫的传播者而被烧死,斯特拉斯堡则有1.6万犹太人被杀。

这一次的“黑死病”爆发,到1352年算是告一段落。到那时,欧洲已经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旅行者来到“黑死病”曾肆虐的地方,所能看到的,是荒芜的田野无人耕耘,洞开的酒窖无人问津,无主的奶牛在大街上闲逛,很多船只在开出港口以后,由于船员间爆发了“黑死病”,全体死亡,只剩下空荡荡的“幽灵船”在海上飘荡。

1361年,“黑死病”在欧洲卷土重来,此后它又多次复发。每复发一次,上述的惨状就会重演一次。据估计,在14世纪的100年中,“黑死病”在欧洲总共夺去了2500万人的生命,欧洲人口一下子减少了25%。

对中国也有影响?

此后的三百年中,“黑死病”不断地发生,有学者甚至认为17世纪中叶时它可能越过俄罗斯传到了明朝。当李自成的农民军准备攻打北京时,明军中正在流行鼠疫,很多士兵死亡,剩下的也是嬴弱不堪,根本就不是农民军的对手。

到了18世纪,“黑死病”终于渐渐衰退,最后消失。其原因是,欧洲在16、17和18世纪经历了多次城市大火后,原有的木屋被石头房子所代替,卫生条件有所改善,家畜远离住宅,从而使病毒失去了传播的条件。

这次灾难也使欧洲有所“收获”:由于人口急剧减少,劳动力非常珍贵,农奴们只要活下来的便由此翻身,有些甚至占有土地成了“新贵”。此外,这场灾难也应验了“因祸得福”这句老话。1665年,由于鼠疫大流行,牛顿所在的剑桥大学停课。牛顿在沃尔斯索普躲了18个月。一天,牛顿在树下休息,被掉下来的苹果砸个正着,结果居然砸出了关于“万有引力”的天才设想。

欧洲病”侵袭“新大陆”

美洲人口减少90%

当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欧洲殖民者对这块“新大陆”的疯狂掠夺也紧接而来。美洲土著的印第安人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与欧洲殖民者展开了战斗。起先,欧洲殖民者们损失惨重,但不久,他们就发现自己并不用太过慌张,因为那些印第安人不知为什么开始大量死亡,欧洲殖民者们只要占领一个地方,接下来所要做的,仅仅是呆在那里,等着附近地方的印第安人死个精光,然后再由他们进入里面接收地盘。

有些欧洲人因此兴奋地叫嚣:“是上帝要将这里的土著从地球上抹掉,以便为基督文明让路!”

其实,令印第安人遭受灭顶之灾的并不是什么“上帝的意志”,而是欧洲人带来的传染病。当时,欧洲已经经历了几个世纪的传染病肆虐,幸存的人对鼠疫、天花、伤寒、麻疹、流感等烈性传染病都有了免疫力,但美洲从来没有类似的传染病大爆发,其居民也不具备免疫力。因此,当欧洲人大量进入后,瘟疫如同洪水一样席卷了整个美洲大陆。

当时,一个地方有疫病出现后,没有表现出症状的人立刻逃得远远的,结果一方面使病毒传播到更远的地方,另一方面也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人肯留下照顾病人,因此使得疾病死亡率高得惊人。

此外,印第安人对付疾病的方法,居然是蒸桑拿和用冷水洗澡以提高免疫力。这种不科学的方法使病人更加虚弱,死亡率也进一步上升。

根据统计,这次的传染病大流行,使得美洲人口减少了90%。由于可供奴役的劳动力几乎罄尽,欧洲殖民者不得不从非洲贩运黑奴到美洲,结果世界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因此而兴盛起来。

15世纪梅毒大流行

哥伦布作的孽?

1492年,经过艰苦的海上跋涉,哥伦布来到了美洲大陆。第二年3月,他兴高采烈地回到了欧洲。但与此同时,他也给欧洲带来了另一种瘟疫——梅毒。

由于哥伦布手下的一些水手们,在美洲时行为很不检点,因此当他们回到欧洲时,便将这种性病带到了西班牙和意大利。

两年后,也就是1494年,法兰西国王查理八世带领军队远征意大利。当时意大利国内正是梅毒大爆发时期,而查理八世手下的军队也随军带着妇女。他们和敌人交换女人。最终,当法军攻陷那不勒斯时,法军士兵们中爆发了梅毒大流行。这导致军队战斗力锐减,查理八世被迫将军队从意大利撤退。

查理的军队中,有不少来自西班牙、德国、瑞士、英国、匈牙利和波兰的雇佣兵。军队解散后,这些雇佣兵返回了各自的家乡,也把梅毒带了回去。到1499年,整个欧洲,包括俄罗斯都出现了梅毒的身影。此后,这种疾病不但在欧洲肆虐,而且还随着葡萄牙殖民者的脚步,来到了非洲和东方。

有意思的是,起初梅毒被叫做“那不勒斯病”,但在世人的眼里,梅毒被看作是道德上的不洁净,因而面对其蔓延,人们互相指责,都认为应该由别人承担责任,所以意大利人称此病为“西班牙病”或“法国病”,法国人则称之为“意大利病”或“那不勒斯病”或“西班牙病”,英国人称之为“法国病”或“法国痘”或“大痘”,俄国人称之为“波兰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