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群英传 乱隋篇 第四十二回 四十六友闹济南 十三太保家遭难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7.html[/size][/URL] 上回书说到群雄各自准备,但等时辰一到号炮一响要倒反济南府。樊虎在大牢里等的着急,正在这时,只见天空打过一道亮闪,紧跟着“轰隆!”一声震天炮响。这是信号,樊虎立即抽刀在手,喊了一声:“弟兄们!抄家伙,动手啦!”紧接着伸手把典狱司抓住,其他众人也把牢头、狱卒逼住。樊虎说:“我们是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7.html


上回书说到群雄各自准备,但等时辰一到号炮一响要倒反济南府。樊虎在大牢里等的着急,正在这时,只见天空打过一道亮闪,紧跟着“轰隆!”一声震天炮响。这是信号,樊虎立即抽刀在手,喊了一声:“弟兄们!抄家伙,动手啦!”紧接着伸手把典狱司抓住,其他众人也把牢头、狱卒逼住。樊虎说:“我们是反大隋的山东义军,现今要砸牢反狱,和你们无仇无怨,只要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一概无事,如若不然先要你们的命!”典狱司早吓得浑身筛糠,忙说:“樊大爷,你老饶命,叫我们干啥都行。”金甲喝道:“快把狱门打开,把所有犯人都放出来。”“是是是!”典狱司告诉牢头:“快去把狱门打开!”这时,狱门打开,挨号放人,程咬金、尤俊达、王伯当、谢映登四个人已经出来,牢头把他们身上的刑具去掉,程咬金乐得一蹦多高,哈哈大笑。他们来到前院,各人拿起兵器,骑到马上。樊虎对犯人喊道:“你们犯人听着:我们是山东义军,救你们来了。现今牢门已经大开,你们快逃命去吧!有家的回家,不愿回家的跟我们走。”众犯闻听,“噢”的一声好像野鸟出笼一样冲出监狱,有回家的,有参加义军的,就连牢头和狱卒也都跟义军跑了,他们怕官府找他们算账。众人由王伯当领头,冲出监狱大门,来到街上。这时钟楼上火光冲天,东西南北一片喊杀之声。王伯当照徐懋功的吩咐,领着众人直奔北门而去。

知县徐有德一夜发愁,三更天刚迷糊,就听大炮“轰隆”一声,吓得他赶紧坐了起来,披衣穿鞋下地,把仆人喊进来问:“刚才是什么响?”“好像是炮声。”话音刚落,忽听见街上人喊马嘶。这时,门房听差的一头撞了进来:“报太爷!街上出事啦!听说响马造反啦,现今到处都是大火。”徐有德一听吓毛了:“快!快给老爷顺轿。”轿夫备好轿,徐有德正要到知府衙门去报信,只听见县衙大门咣咣直响,不一会儿大门被撞开。义军一片喊杀声冲进了院里,为首的乃是大刀王君可。义军见徐有德要上轿,一刀把他杀死,并一把火把县衙点着,然后一拥冲到街上,直奔北门而去。

再说那知府刘芳声心中烦闷,喝了一肚子闷酒,天刚黑就睡了。外边乱了起来,他一点也不知道。直到府里衙役把他叫醒,他还迷迷糊糊地问:“为何大惊小怪?”“回老爷!不好了!响马来了。”刘芳声一听脑子里好像打了一个炸雷,忙说:“快把府门关好,到帅府去通报!”“回老爷,响马把衙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出不去了。”“哎哟,我的妈呀!”刘芳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这时,忽听“呼啦”一声,府门被撞倒了,义军冲进衙门,金城、牛盖各提短刀冲进内宅。金城问:“知府在哪儿?”衙役用手一指屋里,牛盖一脚踢开屋门,刘芳声正往床底下爬呢,牛盖手起刀落把人头砍下,然后放火烧了知府衙门。衙役、府兵早藏的藏、躲的躲、跑的跑,再找不着一人。金城、牛盖带着义军,来到街上,也奔北门去了。

再说那节度使唐璧没有睡,正想着明日如何审问这两个响马。白天蒙了不白之冤,窝了一肚子气,心想明天问出贼窝,我把你们一网打尽。三更时分,信炮一响,他就料定大事不好,急忙喊:“来人!看看为何放炮。”“是!”两个仆人出去一会儿就跑回来:“大帅!可不好了!街上响马满了,已把帅府围了。”唐璧一听,一边披铠挂甲,一边吩咐:“抬刀带马!”还是节度使衙门气派大,唐璧又是武将,府中驻兵五百人,很快集拢来,营官带领,保着唐璧冲出帅府辕门。这时义军见府内冲出人来,就往后退了一箭之地,唐璧往四外一看,城内到处都有火光,浓烟滚滚,烈焰飞腾,喊杀之声不绝于耳。再往对面一看,有不少义军各执火把兵刃,把辕门堵住,为首的一员大将,金甲红袍,全身披挂,手持明亮亮的一条金钉枣阳槊,正是赤发灵官单通单雄信。唐璧马往前提,用刀一指,高声断喝:“胆大响马!你们杀人放火,莫非要造反不成?”单雄信说:“爷爷就是要造反!”说着抡槊便打。唐璧横刀接架,槊刀相碰,“当啷”一声,火星四溅,把唐璧震得虎口发酸,两臂发麻,大战不过十个回合,唐璧支撑不住,这时,一员大将飞马来到,高喊一声:“大帅不必担惊!待我捉拿这个响马!”来者是铁枪大将来护儿。来护儿本是一员猛将,挺枪直扑单雄信杀来。不到几个回合,单雄信就见汗了。他见天气已快五更,不再恋战,虚晃一槊,跳出圈外,说了一声:“撤!”义军且战且退,退到北门。来护儿紧追不舍,唐璧也重整官兵向义军扑来,幸亏齐国远、李如珪等六位英雄把官兵截住,单雄信才率众平安撤出济南。众家英雄合兵一处,急退至长叶林小孤山内。

来护儿领兵追到小孤山下,天已大亮,他见山势凶险,树林茂密,怕中埋伏,未敢引兵深入,只在山下放炮助威。等到唐璧大队人马来到,这才进山搜索,结果全山搜遍,并无义军踪影。来护儿直气得暴跳如雷,万般无奈,只好和唐璧引兵回归济南城。唐璧即刻令官兵救火,然后出榜安民,并派人四处清查,这才发现知县徐有德、知府刘芳声以身殉职。唐璧命人用棺椁盛殓,行文上报朝廷。

这时有人来报:前些天“贾柳楼”有不少外地人聚集,颇有可疑之处。唐璧命来护儿带兵到“贾柳楼”搜查。去时,“贾柳楼”已经人去楼空。来护儿在楼上发现摆的帅台,一眼就看出是响马分兵派将的地方。官兵到处翻查,在一张桌子内搜出一份盟单谱,交给来护儿。来护儿如获至宝,展开观看,发现上边有秦琼的名字,马上带回帅府向唐璧回报。唐璧一看大吃一惊,心想:秦琼啊秦琼,你怎么和响马裹在一起,不用问这杀官放火反山东都和你有关呀。你就是和我再好,我也不能袒护你呀!他想这事非同小可,立即命人骑快马带着十万火急的公文飞报杨林,同时命来护儿去查抄秦府。来护儿奉唐璧之命,带了官军五百,直奔秦府而来。

且说秦母,九月初九寿诞过得甚好,老夫人满心高兴,外边的事情,她坐在家里是一字不晓。前边说过:徐懋功第十支令,令贾润甫、柳周臣把各家家眷接到长叶林小孤山去,为什么秦琼的家眷没有接呢?原来徐懋功以为秦琼是杨林的十三太保,又随杨林进京去了,这里造反,不会牵连到秦琼。如果把家眷接走了,反倒露出破绽。秦琼还在杨林手下,也怕于秦琼不利。所以就没有把秦琼家眷搬走。哪知道由于疏忽,竟把盟单草稿忘了销毁,才造成秦府的一次灾难。

昨天夜里,济南城里人声鼎沸,火光冲天,吓得阖府一宿没睡。挨到天亮,秦母让秦安上街打听消息,过了一阵,秦安回来,进屋哭着说:“老夫人哪!大事不好了!”秦母忙问:“出了何事?”秦安说:“刚才我到街上打听,原来昨夜响马造反了。他们砸牢反狱,四处放火,知县徐有德和府台刘芳声都让响马给杀了。听说这些事都是二弟的朋友单雄信、徐懋功、程咬金这些人干的,恐怕二弟也脱不了干系。”秦母听说,吓得浑身战栗,心说:秦琼啊!我的儿,你也太糊涂了。你怎么让你的朋友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呢?难道你活够了不成?即使你们要造反,也该把家眷接走哇,如今闯下大祸,岂不叫全家人受累?秦安说:“老夫人!我看官兵非来抄家不可,趁现在人还没来,咱们赶快走吧!”秦母哭道:“唉!到处都是朝廷管辖,咱能跑得出去吗?”这时候,罗士信、秦琼的妻子贾氏和乳娘张氏抱着秦琼的儿子秦怀玉都来了,听说此事乱作一团。秦母看看大伙,止住悲声,心想: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天,不能让一家人都死呀,能跑出去一个就跑一个吧,想到这里说:“秦安哪!你过来。”秦安忙走前两步,秦母说:“秦安!你跟着我们秦家三十多年了,和我们同甘共苦,为秦家立了大功,如今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我怎么忍心叫你陪着我们挨刀,你赶紧收拾包裹,多带金银逃命去吧!”秦安“咕咚”一声跪在地上说:“娘啊!您别往下说了。老主人和您还有我二弟都拿我当亲人相待,我也把您当作亲娘。咱们是一家人呀!有福大家享,有祸大家担,我岂能扔下你们自己逃命?儿情愿和一家人死在一起!”任凭秦母怎么说,秦安也不走。秦母无奈,又把儿媳贾氏叫过来说:“媳妇哇!自从你过门之后,咱们娘儿俩从没红过脸,你给秦家生下一子,老秦家总算有了接续香烟的后代。实指望咱们合家欢乐,又谁知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呢!都怪你丈夫交友不慎,惹下杀身灭门的大祸。官兵就要来了,那时咱们谁也活不成了,趁官兵没到,你赶快抱着我那小孙孙逃命去吧!你们能逃出去,也给秦家留一条根苗。”贾氏跪在婆母面前,哭道:“婆婆您不要说了,丈夫露脸我跟着光彩,丈夫丢人我跟着难堪,丈夫犯罪,我陪着伏法,儿心已定,决不离开婆婆一步。”秦母忙说:“孩子!你不走,难道叫孩子怀玉也跟着挨刀不成?难道叫咱们秦家挖根断苗不成?还是走吧!”“刚才儿媳已经想好了,让乳娘张嫂把孩子抱走吧!”张氏大哭,也不愿走。秦母劝道:“张氏呀!我求求你,赶紧把怀玉抱走,为我们老秦家留一条根。你要多带银子,走得越远越好。找个地方隐姓埋名,把孩子抚养成人之后,再告他姓秦,给他娶个媳妇,传宗接代,老身纵在九泉之下,也忘不了你的好处!”张氏还有些犹豫,贾氏忙把秦怀玉包好,又备妥了一个值钱的包裹,塞到张氏手中,硬让张氏把孩子抱走。张氏哭着跪下给秦母叩了一个头,说:“老夫人,我一准照您的吩咐做,您就放心吧!”然后一狠心抱着怀玉出后门走了。孩子这一走,好像摘去了贾氏的心,可是她又不敢哭,怕引起婆婆的伤心,便咬紧牙关,强忍眼泪。秦母一回头,见傻小子罗士信站在那里发愣,不禁一阵心如刀绞,说:“士信哪!你过来!”“娘!我来啦!”罗士信此时也知道家里出了事,但并不知事情的严重。他跪在秦母面前,秦母拉着傻英雄的大手,两眼流泪说:“我的傻孩子,你的命也太苦了,你自幼失去了父母,流落街头讨吃要饭,多亏王君可把你收养成人。自你来到老秦家之后,对为娘十分孝顺。说实在的,我待你比秦琼还亲近,实指望将来给你成家立业,为娘死了也就瞑目了。谁知如今大祸临头,全家遭难,我的心愿都落了空。儿呀!你也赶紧收拾收拾,自己逃命去吧!”罗士信听说叫他走,抱着秦母的腿大哭道:“娘啊!我不走!我要和娘在一块儿。”“傻孩子,你快走吧!你不姓秦,我怎么忍心叫你陪着挨刀呢!快走吧!”“娘!你别说了,反正我不走。”秦母急得用拐杖打他,傻小子挨打也不走。秦母无奈,也只好由他了。老夫人又看了看秦安说:“秦安哪!你去把家人都放走吧!越快越好!”秦安忙把阖府上下人等唤齐,说明原由,这些人也就各带东西,纷纷逃走了。这时,秦母心生一计,说:“秦安哪,我还有些话,忘记告诉张氏,你快去把她追回来。”秦安不知是计,应了一声,转身走了。秦母还想用计再把罗士信支走,这时,忽听大门外一阵大乱,人喊马嘶,官兵已到,把秦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来护儿手提马鞭,昂然而入,站在院子里传令:“来呀!给我搜!所有的人都给我绑起来。”霎时间,官兵在秦府之内乱翻乱找起来。来护儿带人闯进正厅,抬头看见秦母,二目圆睁大叫道:“老太太!你知道秦琼犯了什么罪吗?告诉你吧!他胆敢造反,不光杀头,还要祸灭九族,本监军奉命来抄你的家。对不起,给我绑了!”官军答应一声,好像恶狼一样扑奔秦母。罗士信一看可急了,大吼一声:“我看你们谁敢碰我老娘!”说着往秦母面前一站,挡住了官兵。来护儿厉声断喝:“罗士信!你还敢拒捕吗?”罗士信早就看着来护儿不是好人,又见他要抓老娘,岂能不急。他用手抓起一把硬木椅子,把两个官兵砸倒。来护儿大怒,伸手就掣出佩剑,直奔罗士信面门砍来。别看罗士信心眼儿少,打仗他可不傻。他把身子往旁边一闪,躲开宝剑,抡起椅子朝来护儿的脑袋便打。来护儿往后一撤身,把椅子躲开,罗士信乘机往前一进步,飞起大脚,正踹到来护儿肚子上。来护儿撒手扔剑,翻身摔倒。罗士信往上一蹿,把来护儿按住,说:“小子!我把你脑袋揪下来吧!”来护儿可害了怕,他知道罗士信最听秦母的话,忙说:“老夫人!快救我!”其实他不喊,秦母也不能让罗士信下手。秦母急说:“士信!你还不给我住手!你要把为娘急死不成!”罗士信一看秦母急啦,只好把手松开,退在一旁。来护儿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吓得脸色灰白,额角冒汗。他一看这个阵势,来硬的不行,就改换了软招,来到秦母跟前,假意带笑说:“老伯母!你儿秦琼犯下灭门大罪,大帅命我来捕人,我也是上支下派,迫不得已。我想秦琼是十三太保,是靠山王的义子,别看官司这么重,也许靠山王一句话就没事啦!您有话跟唐大帅说去,千万别叫小子我为难!”说罢不住施礼。秦母说:“将军!老身决不叫你为难就是。”回头把罗士信叫过来:“士信!你听娘的话不?”“我听!”“好!既然听娘的话。你老老实实地伏绑。”“娘啊!要把我绑上,咱们一家子可就完啦!”“不必多说了!”罗士信没有法子,狠狠地瞪了来护儿一眼,说:“小子!要不是我娘说话呀,我才不怕你们呢!来吧!小子,绑吧!”来护儿心中暗喜,说一声:“绑!”官兵上来用三条绳子把罗士信绑了个紧绷绷。这时搜府的官兵禀告说:“除了这三人,其余的都跑了。”从宅内搜出的古玩和上寿的“三星白玉人”、“万寿珍珠灯”等,来护儿一一看过,命人记账封存。把一家三口带到街上,大门上锁,贴了封条,并派人看守。他让秦母和贾氏夫人上了事先备好的车辆。来护儿上马,亲自押着罗士信回到帅府,关进一间空房,又把秦母和贾氏夫人带上帅府正厅交令。

唐璧一见秦母,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他跟秦琼不错,又有北平王的推荐,在一起相处多年,过从甚密。前两天为秦母作寿,唐璧还亲自到秦府祝寿。可是,转眼之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唐璧不禁感慨地想:人生在世就好像天气变化,真是风云莫测呀!他见秦母进来,忙起身相迎,让她们娘俩坐下,说:“伯母!现今您也别怕了,别看我是节度使,可也救不了你们,因为这个案情甚重大,还请伯母体谅!”秦母说:“大帅说哪里话来,秦琼惹下灭门之祸,这叫祸由自取,王法无情,老身怎敢怪大帅不救,请按王法治罪!”唐璧说:“伯母,这个案情甚重,我也无权审理,要把你们娘几个解送到京城,交靠山王。我想秦琼是杨林王爷跟前的人,或可从轻,或可免罪,也未可知,请伯母宽心进京,路上多多保重吧!”唐璧命人把娘俩带下去,软禁在内宅。又派人对罗士信严加看守。然后把来护儿找来,和他商议,派他押解秦母、贾氏和罗士信进京。来护儿满口答应。他回府备好了行装,当晚办好公事,点兵五百,次日吃罢早饭,令人把囚车木笼拉到帅府辕门,又命人把娘儿三人提出来装在囚车之内。

囚车是长途押解犯人用的,一般都用木头制作,高约三尺,宽约三尺,上边有盖儿,盖儿的对口处有一圆洞,正好把犯人的脖子卡住。囚车里有个小板凳,供犯人蹲坐。犯人坐在里边,脑袋卡在盖儿上,把盖子一锁,想逃走那是万万办不到的。囚车有四个轱辘,车前有车辕,用牲口拉着。一辆囚车只装一个犯人。来护儿命人把秦母和贾氏装入车内,然后命人把罗士信推过来。押罗士信的囚车是铁做的笼子,一根根铁条有鸡蛋粗细,特别坚固。来护儿知道罗士信力大无比,怕他路上跑了,所以特制了这辆铁囚车。官兵把盖儿打开,叫罗士信进去。傻英雄一看就急啦,说:“我才不进去呢,这里边不好受。”来护儿笑道:“今后好受的事情没有啦,你就委屈点吧!”官兵们七手八脚把罗士信按到车里,把盖子一盖,“咔蹦”一声上了锁,然后把牲口套上。来护儿又把囚车检查一遍,告辞唐璧,率领五百骑兵,押着囚车起身走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