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9.html


夜深人静,淫贼和北洋将士都回去各归其舰队,酣然入睡,而皇帝和一帮大臣一阵闲聊后,也相继回去休息,有人甚至早已就进入了梦乡。


月挂中天,劳累了一天,李鸿章此刻却无法入睡,作为北洋大臣,他得为水师操心,全舰队的弹药,致远等舰的后主炮都得很快解决。由于海军军费紧张,后主炮虽然解决了,但整个舰队所需的弹药数目惊人,所需银子也惊人,一切的一切缺口甚大,这让老中堂忧心忡忡,时局紧张啊,几次摩擦交火,倭人的嚣张气焰,模糊间,他恍惚觉得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不仅海军让他操心,外务也不让他省心,刚刚驻守高丽的总领事务大臣袁世凯发来急电,说高丽数地发生骚乱,穷凶极恶的乱民冲击高丽地方衙门,杀死衙役,抢劫粮仓,高丽国王震惊之下,已向其发出求援国书。


朝廷属国的出事,事情非同小可,这让老中堂一下子就想起十年的旧账,此事即使不是倭人指使,只怕到时也少不了他们掺和,为了不至于夜长梦多,他思考一阵后,立马命令袁世凯帮助高丽朝廷,迅速平定叛乱。


其实,李鸿章不知道,高丽的那个袁大头瞒报了不少东西,此刻高丽哪里是几处骚乱,除了京都汉城外,其余各地基本都不平静,尤其是南部的几个道、郡更是烽火连天,混乱不堪。在高丽官吏长期的残酷压榨下,遭受旱灾的高丽平民为了生计,不得不揭竿而起,反抗朝廷。


次日,于国忠还在沉睡的时候,被并入北洋的三艘“广”字战舰的管带就齐聚超勇,接受海上御林总兵官的训示。


指挥舱里,超勇大副一边招呼众人喝茶,一边陪同人家闲聊:“吴大人,程大人,叶大人(广乙管带不详,杜撰)来来来,喝茶,喝茶!”


用杯盖轻轻拨弄了一番茶水,吴敬荣吹了几口后才笑着问道:“翁大副,咱们的于大人一般都几时起身啊?怎么这太阳都晒屁股了,他老人家还不来示下啊?今天可是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组建的第一天,怎么着大人也得起来和兄弟们讲几句不是?”


“是啊,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广甲管带话音一落,广乙管带叶学义、广丙管带程璧光也立马连声附和说道。


几个管带的的嚷嚷虽有些胡闹的架势,可人家的话毕竟在理,没折,翁守瑜只好给郑文超、周 琳 使了眼色后,立马转身出了舱门。


大约半个时辰后,于国忠才两眼惺忪地走进指挥舱,由于大副叫的匆忙,他起的也就有些匆忙,此时他连衣服还没穿好,披着官府,他就冲三个新手下说道:“都来了!”


“是,大人!”刚才嚷嚷还不耐烦的家伙们纷纷起身,给淫贼行礼。


说实话,南洋来的吴敬荣、叶学义、程璧光对与超勇管带并不咋的信服,年纪轻轻不说,这加入海军也没几天啊,啥资历威望也没有,很让让人心生畏惧。不过人家大小也是个总兵,这可比自己的副将要高出好大一截,再说人家也是海上御林军老大,手捧圣旨,代皇帝巡海,所以无论如何这面子还是要给人家的。要是对方那个一不高兴,给你来个藐视皇差,怎么着也落不了好不是。


一瞅三个家伙那样,于国忠也知道自己阅历浅,没资本,三人对自己还不咋的信服,不过即使如此,官架还是要摆的,他喝了口茶后,沉声说道:“今天是御林军特混舰队组建的第一天,本官起的有些晚了,不管如何,先召集所有水兵兄弟们见个面吧!如果三位管带没事,就先回去召集人手吧!”


年轻的脸上满是威严,话语也不容质疑,在淫贼虎目的注视下,吴敬荣、叶学义、程璧光三人都在恍惚间抱拳起身,出舱去召集各自人马。


一下超勇舰,叶学义愣愣地回味道:“真他妈邪门,被那小子一吓,我刚才傻掉了!”


闻话,吴敬荣垂头丧气地没有吭声,四五十岁的老军人被一娃儿压下了气势,你叫他如何还有脸说活。不过程璧光却代他回应了一句:“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是刚出生的皇帝,你我还不得一样三跪九叩,又何况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一个时辰后,于国忠在黑子、石虎的帮助下,整了整官府,对着镜子照看了一番,才大步出舱。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海军兄弟,官威还是要的,他可以衣冠不整面对管带,但他却无法衣冠不整面对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的水兵兄弟们。


天津泊位码头,锦旗招展,无数绣着特殊龙纹的海旗帜迎风舞动。码头正中的一块空地上,超勇、广甲、广乙、广丙四舰近五百名水兵持枪站立着,其笔直的军姿,严整的军容,让相距不远的天津百姓一阵惊叹,尤其是超勇水兵站的最好,手中的家伙最怪异,引得不少百姓站在警戒圈外围观。


除此之外,北洋海军的各大头头也都来了,水师提督丁汝昌,定远管带刘步婵、镇远管带林泰曾等尽数到齐,为超勇管带架势助威。


在大批军民的注视下,于国忠稳步缓缓走下甲板,他的身后跟着三十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原来都是些土匪)。慢步走到四个方阵的中央,淫贼冷脸微笑扫视了自己的御林军后,威声说道:“本官受当今天子委派,组建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以扬大清威仪,代圣上巡海。今天是特混舰队组建的第一天,叫大家来没有其他意思,先混个脸熟,以后咱们相处起来就更容易嘛,特别是从南洋来的兄弟们。大家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什么地域保护,北洋水兵不会欺负大家,甭管大家都从拿来的,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守海卫土,保我大清安宁长久。下面,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北洋、南洋的各大管带,这位是我们的水师提督,丁汝昌大人!这位是定远管带,刘步婵大人...最后一位是广丙管带,程璧光大人!”


每说出一位头头,于国忠就从其面对走过,如此隆重的介绍仪式,让被介绍的人很有面子,他们也也都纷纷向方阵里的水兵点头微笑,特别是南洋的三位管带就更是得意洋洋,在如此多的北洋军士们面前露脸,可是头一次。通过这个简单的介绍,三人也看出一点苗头,超勇管带不简单啊,很会照顾大家的想法。


一句话,少年老成,老道!


后面的仪式比较简单,水师老大丁汝昌慷慨陈词后,各管带也一一发言,庆祝大清皇家海上御林军特混舰队的组建。事后,各大头头们都走后,于国忠对身后大副翁守瑜说道:“给特混舰队的每位兄弟发十两银子,让大家都上岸去乐和乐和吧!”


笑着点头,翁守瑜很清楚管带大人这是收买人心,收买就收买呗,这一手确实对拉拢双方关系,平复南洋水兵的思乡之情有所帮助。想到如此,立马回道:“是,大人,我马上去办!”


得到赏银,南洋水兵立马对新老大感恩戴德,立马将被收编的耻辱抛倒脑后,纷纷拿着银钱上岸去喝花酒,豪赌一番。对此,吴敬荣、叶学义、程璧光等三位南洋老大都是面面相觑,超勇管带这一手就不是简单的老道了,简直是老道的老道的先人,老他娘的太老道!


三天后,圣驾离开天津卫返回京师,光绪带着他的如意算盘高兴而去,只留下李鸿章收拾烂摊子,因为这几天北洋诸将几乎把他的门槛都快踩破了,原因无他,炮弹,炮弹那!


大家都去麻烦老中堂,只有淫贼没去,对他来说,如其缠着一发炮弹也没有老中堂,不如去缠着可以生产炮弹天津制造局老大,杜英才。


天津制造局制造局衙门,总办办公地。


这已是淫贼两天里第三次登门拜访,为了寻求做工更细、破坏力更强大的大口径炮弹,他可是没少烦这个杜老头。推开房门,他就大步走了进去。


一见来人又是皇上近封的海上御林军老大,杜英才立马起身,头疼说道:“我的于大人,于大总兵,您就饶了我吧!我们天津制造局真的造不了您要的炮弹,您就不用三天两头往这跑了!说实话,你来也是白来!”


今年是太后老佛爷的六十大寿,为了修建颐和园,掌管朝政的庆亲王到处搜刮钱财,他不光将海军军费挪用殆尽,就是工部的经费亦是被他挪去一大半。这直接导致工部旗下的各大制造局资金不足,就如此刻的天津的制造局,他们已经三个月没给工匠们发银钱了,又能拿什么去买原料组织生产,造枪、造炮以及炮弹。


整个制造局如今能开动的机器不到十分之一,很快他们连电钱都快付不起,现在海军还来索要炮弹,这不难为人嘛!


看着对方默不作声,步步逼近,杜英才十分害怕,尤其是对方的手往怀里抹去,很容易让大总办想起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最近的一系列恶行,难道对方在掏短枪?


一想到对方连大批的东洋浪人都敢杀掉,他还有什么不敢,尤其是最近人家又是皇袍加身,成了御林军,这下对方更该会有恃无恐。就在淫贼快走到自己面前时,杜英才惶恐说道:“于..于大人,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啊!现在...就是中..堂大人催促我,我还是...没有法子!”


冷笑间,淫贼猛地从怀里掏出东西,往桌子上一放,高声说道:“这样,你应该有法子了吧!”


“有,有,有,现在于大人,您就是叫我造枪我绝不造炮,叫我向东绝不向西!现在,您就我的老爹老娘啊!说吧,要多少炮弹?”眼睛死盯着桌上的玩意,杜英才抖着身子问道。


冷哼一声,于国忠耻笑说道:“120毫米炮弹,五百发!256毫米炮弹,二百发!另外,天津制造局以后制造的东西,北洋海军拥有优先权!”


“好,好,好,我答应您!半个月,我一定将炮弹全数交给您!”


最后看了一眼制造局的老大,于国忠叹着气离开了,对方前后巨大的反差让他悍然不已,就为桌子上那区区五万两银票,对方竟然连老爹老娘也叫唤开了,这真他妈见钱眼开。


返回水师基地的路上,淫贼瞅着马车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沉闷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马车左车窗口,大副翁守瑜脸色担忧说道:“大人,咱们老是花钱不赚钱,只怕老底很快就会花光,我看,您还是置办些产业吧!”


“产业?”于国忠十分赞同手下的说法,他刚刚沉思也就为这事。现在时局艰难,自己就算为朝廷办事也得自己掏腰包,可海军是个无底洞,包括那个海军陆战队,一个个都是赔钱货,就自己从方伯谦和土匪手里弄来的那点钱迟早会被折腾光。大副刚才所言不虚,为了长远发展,也的确该置办些营生。想到这,他悻悻开口道:“那置办些什么产业呢?”


“我也不知道!”翁守瑜老实回道。说实话,他是老实人,脑袋没有那么灵光,但办事认真,所以只最多只能当一个好管家,好大副。如果要他做一个独挡一面、掌握全局的人,明显不行。


问了等于没问,白问!于国忠一阵叹息,其实自己大副的专长他很清楚,人家是一个善于执行命令的人,你让人家去拿注意,发布命令,这不纯属扯蛋!


回到超勇,他还得面对同样头疼的问题,广甲、广乙、广丙的三位大爷都在自己的指挥舱里喝闲茶,一点忧国忧民之心也没有,就连他们统帅的破船也不知道担心。


三艘广字号炮舰,它们在吨位上勉强称的上巡洋舰,可三艘只包了一层破铁皮就当装甲巡洋舰的破木船很是让淫贼担心,他甚至怀疑广甲、广乙、广丙能否承受住人家的一门小炮轰击。即使到时能勉强不沉,一旦铁皮被击穿,只怕三舰立刻会浓烟滚滚,大火冲天,海水漫灌!


怎么办,怎么办呢?


三舰必须改造,从船身装甲,再到舰载火炮都必须做大的改造。给三舰再包上200毫米装甲,将甲板和船旋彻底覆盖住,这样在人家120毫米火炮打击下或许可以多撑一会。当然150毫米以上火炮可能就很危险了,但却也没办法,三舰的吨位都只有1000多一些,它们也只能再增加这么点重量,要是包的铁甲太多,它们的航速和机动性能将大受影响。只怕不会比海龟快多少。另外,三舰里,只有广甲拥有150毫米重炮,其他两艘都只有120毫米速射炮,这在以打击力度为重心的海战里,很是吃亏,必须再给广乙、广丙增加重炮,150毫米都算小的,最好是256毫米的大家伙。


想了一会,于国忠苦笑着和三位大爷打完招呼就下了底舱。作为海上御林军的老大,这装甲和火炮的钱肯定得自己出,可不论装甲还是火炮,哪一个不得大把大把的银子!尤其是火炮,花钱不说,就是有钱自己造起来也不容易。如果要自己的武器基地来制造,只怕难度不会小,这可不是什么步军的野战炮,这是炮舰的大型舰载炮,不论其庞大的吨位,还是其要求的精度都是很吓人的,而将重炮牢牢固定在炮舰上,这同样是个巨大的技术难题。


难!难!难!


钱难,技术难,而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难得南洋那三位大爷还能一点都不知道愁苦,悠哉悠哉地喝闲茶,这的确是难得,难得中的难得!